諸位同學大家好!請掀開經本《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科會》第二十三面最後一行看起:

  【佛滅度後。經法雖存。而無信者。漸衰滅矣。嗚呼痛哉。將何恃怙。惟願世尊。為眾黎故。未可取泥洹。】

  到這裡是最後一段。我們在這段經文裡讀到阿難尊者的感受,對自己有這個幸運遇到佛,而且是能夠跟佛出家,為佛的侍者。世尊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法,阿難尊者完全聽到,是世尊傳法的弟子。我們後人能夠讀到佛的經典,聞到佛的經教,這都是阿難尊者對我們的惠賜。他的這兩段話,我們讀了也是感慨萬千!這個話是在三千年前講的,實際上就是講我們現前的社會。為什麼這樣純真、純正的大法沒有人相信?真是令人不能不悲痛!世間人不信還情有可原,學佛的人不信這叫人格外難過。學佛人當中,特別是出家人,出家人信不信?跟阿難在此地所說的沒有兩樣,「若有信者,若一若兩」,這話是真的不是假的,絕對不是我們學佛,我們信佛了。自以為信了,跟佛法裡面講的「信解行證」的標準,還有很大的距離。

  什麼是「信」?第一個你要能真正理解。開經偈講「百千萬劫難遭遇」,我們今天得人身遇到了,遇到了怎麼樣?「願解如來真實義」,這樣的信是我們平常講的「正信」,你是個正信的佛教徒。但是你還不是真信,為什麼?你只是理解正信,你還沒有做到,不是真的。怎麼樣是真的?真的要行。能解、能行才是真信,能解不能行,你自己做不到,佛家講你是解悟,算得上是正信,不是真信。雖然是正信,你也能講經說法、教化眾生,那只是人天福報而已,超越不了六道輪迴。超越六道輪迴要行,把你所信的、把你所解的,統統落實到生活上,落實到工作上,落實到處事待人接物,在這裡面證實你所信、所解、所行不虛,這才叫真信。阿難尊者這個地方說「若有信者,若一若兩」,是指這種人。

  由此我們知道,經典的教義要不能透徹了解,你怎麼能落實?你要是不能落實,你的心、你的願、你的解行跟佛還是不一樣,依舊隨順自己煩惱習氣。所以總算你做了一點善事,將來在輪迴裡面得有漏的善福,果報如此而已。真信的人,依教奉行的人,他這一生作佛去了,真的是億萬人中若一若二,希有難逢。

  阿難末後這一句感慨萬千:「奈何世惡,乃弊如此」,為什麼這個世間壞到這個地步?究竟壞到什麼地步,這一段經文裡面就接著說了,具體給我們說出來了。『佛滅度後,經法雖存,而無信者,漸衰滅矣。』佛教衰了,衰在哪裡?衰在經法雖存,經典存在,修行的方法也存在,這個方法都在經典裡面,沒人信!我是常常勸勉同修,我們的病根在什麼地方?病根就在自私自利。這一關要不能突破,經典裡面講的道理,我們總是不能夠明瞭。怎麼樣去讀,怎麼樣去聽,聽了之後似懂非懂,好像是懂得了,但是一會兒又糊塗了。什麼原因?我們有病根在,這個根沒有拔掉,它在作祟,它障礙了我們智慧,影響了我們理解的能力,障礙了我們的修行。佛陀在經教裡頭教導我們,祖師大德把這個重要的教誨從經典上拈出來,放在早晚課誦裡頭,讓我們天天念,不要忘記。這個重要的修行指導原則是什麼?四弘誓願。

  「四弘誓願」是菩提心、是菩薩行。第一要我們發願把心量拓開,「眾生無邊誓願度」,心量要大。小心量必定自私自利,大公無私是念念想到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我們那個自私自利的念頭,也就是佛經講的我執、我見,不必刻意去斷它,自自然然就淡化了,淡化之後自自然然就沒有了。這是大乘行法,比小乘高明。起心動念不要想自己,想自己得的利益太有限了,想眾生得的利益福報無量無邊。我們得學佛菩薩,根本沒有自己,只有虛空法界一切眾生,這就對了。

  我們在此地講經說法,效應隨著心量擴張。心量小,你講的東西,得利益的人只有小範圍得到。心量大,盡虛空遍法界眾生都聽到、都得利益。什麼道理?大乘經上說得很好:「一切法從心想生」。所以佛的音聲遍虛空法界,佛的智慧、佛的神通、佛的慈悲遍虛空法界。誰能感受得到?心地清淨、心量大的人能感受到。「我沒有感受到」,你心量太小了,作繭自縛,所以你有障礙,很深、很濃的障礙障住了,不是接收不到,而是你感覺不到。佛的音聲我們聽到,佛的光明我們眼見到,自己現在沒有辦法感覺到,那就是意識,第六意識、末那、阿賴耶識作障緣。我們現在明白了,總得要把這個障礙轉過來,轉八識成四智,宇宙人生的真相於是大白了。

  阿難在此地說「佛滅度後」,我們要曉得這是對我們這個世間說佛的應身。法身常住,報身有始無終,應化身是示現,有生有滅,是示現的。無生滅當中示現生滅。示現生滅也是對我們凡夫提示警覺的。佛在世,有機會親近佛,不要緊,今天功夫不得力還有明天,今年不行還有明年,有個依賴性使自己的心行懈怠。佛一示現滅度,這一下緊張、覺悟了,應當勇猛精進。所以佛一滅度,不少學生開悟的開悟、證果的證果。為什麼?加功用行,道理在此地。滅度也是度眾生,沒有一樣不是為了利益眾生。

  我往年在台中求學,我比台中的同學得的利益多,原因是什麼?我的警覺性比他們高。我不是台中人,我在台中是暫住,所以時間非常寶貴,抓得很緊。台中人他家住在那裡,李老師也住在那裡,沒有關係,今年學不會有明年,明年不會還有後年。我們沒有這個機會,我們的機會短暫,所以特別用功,道理在此地。住在一個地方講經說法,這一個地方人有福報,但是時間久了,這個地方人疲了、厭倦了。為什麼他疲厭?他沒有真正用功,他沒有嘗到法味,他沒有得到法喜,又受外面的境界誘惑。

  現在這個世間五欲六塵的誘惑,不要說佛的時代,比一百年前增長一百倍都不止,這是我們大家能體會到的。我這樣的年齡,我是十歲離開家鄉的,大概七、八歲的事情我都還能記得很清楚,我們生長在農村,沒有誘惑,完全生活在大自然當中。小朋友結伴出去玩,都是跟山水自然,這些科技文明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沒有!農村裡面偶爾唱一台戲,一年只有幾次,挺新鮮的,所以心地純樸。很難得我們這個地區是個文化水平比較高的地區,諸位讀歷史都曉得中國明清有桐城派,桐城派就是我們這個地區的。我們農村小朋友都念書,很少不念書的,念私塾,總會念幾年,所以對於舊文化都有概念,這個根紮得很深,對於一生當中都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

  我們在海外這麼多年,流浪在海外六十多年了,沒有被這些外面境界誘惑,沒有被它污染,什麼原因?小時候那一點善根,那個根底起了作用。我們長大之後,心裡面喜愛的是親近善知識,跟別人就不一樣了。我們親近善知識,聽這些善知識的言談教誨是一樁大樂事。一般人遊樂場裡面是他們快樂的事情,我們是親近善知識,這是真正的樂事。小時候這個根重要,家庭教育。有人曾經問我:家人老人都沒有念過書,都不認識字。沒錯!不認識字,他有道德的修養。誰教他的?父母教他的、長輩教他的,從小教,這是根。

  現在這半個世紀,麻煩來了,家裡面家長不教了、老人不教了,學校的老師也不教了,這是真正的不幸。不要以為今天物質生活水平提高了,有了財富發財了,文化水平低落了,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認識聖賢的真實教誨,反而不如過去農村裡面不認識字的這些阿公阿婆們,比不上他們。他們的心地要跟我們現在一般社會大眾來比,他們的心地慈悲,他們的心地善良,他們心地清淨,他們心地真誠,來生他們去的地方殊勝,依舊能享人天福報。

  我們總算是有幸,我想冥冥當中得三寶加持,我們遇到善知識,我們遇到正法,正法裡面純正的淨宗法門。這一生能不能成就?就在這個「信」。這一個信,諸位要知道,它裡頭包含著「解行證」,後面這三個要缺一條,你的信就欠缺。如果三條都沒有,你這個信等於無信,這個意思一定要懂。

  現在佛經,尤其現在的印刷術發達,在過去,《大藏經》你要想得到一部,那是作夢,不可能的事情!我曾經記得老人講,我們安徽一個省,好像只有兩套半《大藏經》,有一套殘缺不齊的。你就知道多不容易,一個省!現在託科技發達的便利,我們普通人家想請一部《大藏經》供在家裡都不是難事。我在過去從80年代到前幾年,我贈送國內《大藏經》將近一千套,贈送給海外各個地方的大概也有一千套。這是從前作皇帝都做不到的,皇帝一生下命令、下聖旨頒贈各個寺廟、大的寺廟,藏經數量也沒有這麼多。我們是託科技之福,現在太方便了。

  《四庫全書》的分量更大,乾隆皇帝當時編這套書的時候,總共只有七套,一直到清朝亡國還是七套。民國年間的戰亂,這些書遭破壞,好像現在《四庫》只剩三套半,臺灣有一套,中國大陸好像有兩套。《薈要》就沒有了,《薈要》只有兩套,那個時候一套藏在皇宮裡面摛藻堂,是乾隆皇帝的書房,另外一套藏在圓明園。圓明園有一部《四庫全書》,有一部《薈要》,八國聯軍的時候燒掉了,所以《薈要》最後就剩一部。這一部非常難得,臺灣在收藏。這也是託現代科學技術進步的福報,臺灣把這兩套書翻印,《四庫全書》翻印三百套,他印的時候,我估計他大概是三百套。以後商務印書館的總經理跟我見面的時候,我問他,他說確實是三百套。因為這部書太大了,普通人家不會買,買了沒地方放,一定都是圖書館,國家圖書館、著名的大學圖書館,三百套銷到全世界。我跟他買了一套,最後的那一套賣給我了。

  《薈要》在臺灣也印出來了,它的分量是全書的三分之一,流通量比《四庫全書》大概要大一點,我買了三十三套。這三十三套是送給中國每一個省,連它的自治區、直轄市各送一套,送了二十多套。以後北京圖書館問我要一套,上海市圖書館也問我要一套,所以北京有兩套,上海有兩套,這是我送給他們的,送給每一個省市地區最好的一個大學,我送大學圖書館,同時在學校設立獎學金。我把獎學金的基金交給我們淨宗學會,淨宗學會每年代我發,我很感謝淨宗學會,我自己不要再搞這些麻煩事情了。另外在香港,我們也在國內設立一個孝廉獎學金,這個獎學基金交給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由那邊代發。

  可是典籍雖然在,誰去讀?沒有人能讀。我買的這一套《四庫全書》,現在在澳洲淨宗學院,那個學院現在還保存兩套《薈要》,圖書館裡面有十套不同版本的《大藏經》,是我過去蒐集的。原來這些書珍藏在美國,從美國運過來,今天那邊同修打電話給我,才擺在書架上擺滿了,上架工作做圓滿了,我總是放了一點心,特別問他這書有沒有損壞?還好還不錯,三寶加持。放在倉庫裡面放了一年多,我天天提心吊膽,怕被蛀蟲吃掉,真的是佛菩薩加持。早年我記得我有兩個箱子書是用木箱裝的,那個時候自己沒有居住的地方,放在朋友家裡,家裡面房子潮溼,半年之後他通知我,你的書被白螞蟻吃掉了,那箱子生白螞蟻。兩箱書一本完整的都沒有,非常可惜。所以這些圖書我很擔心,蒙三寶加持,還沒有損壞。

  現在非常非常難得,我們在報紙上看到,中國江主席提倡以德治國,提倡學校裡面要讀《四書》《五經》,這是天大的喜事。他這種做法,我們深深相信,中國歷代祖宗都會保佑他,諸佛護念,龍天善神擁護。希望將來這個效果擴大,我過去也曾經做了一個工作,做得半途而廢,沒能搞成功。那是在大陸上找幾個教文學的教授,他們退休了,我希望他們在《四庫》或者《薈要》裡頭節錄,因為現在人看這個書不可能,把這裡頭最寶貴的教訓一段一段節錄下來再分類,編成一個菁華錄。我這個想法想了很多年,希望將來能有人把它做出來。現在更進步的是電腦,《大藏經》、《四庫全書》都有人輸入電腦,那就方便多了。一部《四庫全書》、一部《大藏經》幾片,好像《大藏經》只有十幾片,《四庫全書》好像也只有幾十片,提一個小箱子就走了,愈來愈方便。希望有人提倡,希望有人讀誦。這是中國祖宗、古聖先賢智慧經驗的結晶,這是真正中國的寶藏,不僅是中國人,是全人類的寶藏,智慧的寶藏,經驗的寶藏,我們一定要珍惜。

  當時我蒐集這些書,要找很安全的地方來收藏。我們在災難當中,這個世間天災人禍,我們的生命有限,希望寶藏能夠永遠保存下來,這是後人一線光明之寄託。所以我們在澳洲特別強調提倡讀古書,我希望同學們專攻一部,不要搞太多,將來個個能做專家。中國的國學精通一部,佛教的經論精通一門,儒學跟佛學有分不開的關係,我們要相信,要真信。現在儒跟佛確實已經到衰滅了,不是邊緣,已經衰滅了。阿難那個時候講「漸衰滅」,漸漸衰滅,今天是已經衰滅了。如何能夠起死回生,那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嗚呼痛哉』,我們讀到這一句,阿難尊者在那個時候感嘆「嗚呼痛哉」,我們今天這個「痛哉」不知道要加深多少倍。上痛佛法衰,下痛眾生苦。『將何恃怙』,「恃怙」是依賴的意思,佛法沒有了,儒道沒有了,我們依靠什麼?唯獨聖賢的教誨能令我們離苦得樂。聖賢教我們什麼?以儒家來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平天下是叫天下人都能得到公平,這是儒家講的。佛家講得比儒家還要透徹,斷煩惱是修身,學法門是開智慧,孝親尊師是齊家,儒家講綱領,佛家講細目。儒家從「格物致知」講起,跟佛法講的沒有兩樣。格物怎麼講法?「物」是物欲,對於五欲六塵的貪戀。「格」是格鬥,跟誰格鬥?跟自己的欲念格鬥。這就是佛家講的「煩惱無盡誓願斷」,格物是斷煩惱。「致知」是求智慧。煩惱不斷,智慧決定不能現前。

  我們今天學佛為什麼不開智慧?很簡單,你煩惱沒斷,你怎麼可能生智慧?煩惱把你智慧障礙住了,煩惱斷一分,智慧就長一分;煩惱斷兩分,智慧就長兩分,就是這麼個道理。所以「四弘誓願」給我們的順序是先斷煩惱,再學法門,最後再圓成佛道。它有順序不能顛倒,這是天然的順序,不是人為的,不是釋迦牟尼佛制定的。釋迦牟尼佛一生從來沒有給我們制定任何一法,所說的全是天然之理,順乎本性就是天然之理。

  眾生迷失了本性,思想、見解、言行違背了本性,造業。世出世間大聖大賢的教誨沒有別的,無非是本著天然法則,讓我們回歸自然,回歸自性,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順著自性,順著性德就對了,這個人就是佛菩薩,就是聖賢。所以聖賢教誨要是丟掉了,我們再靠什麼?科技不能依靠。科技今天帶給我們固然是有一些方便,但是帶給我們的負面大於正面,換句話說,得不償失。這是現代人逐漸逐漸已經覺悟明白了。科技要向著武器方面發展,足以能夠毀滅地球,所以今天在這個世界上生活的一切眾生沒有安全感,隨時地球會被毀滅。人為的毀滅就是核子戰爭,確實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現代的核武,這個核子大國,我們都曉得,核武都是用電腦在操作,不定什麼時候這個電腦發生問題,災難就來了,或者是一個冒失的人錯誤的按了一下,世界就毀滅了。沒有一個人有安全感。

  我們今天得到一條生路,這個生路是念佛求生淨土。這是我們一條生路,我們不怕死,我們對於災難沒有恐怖,不驚不怖。為什麼?已經看到這個必然的趨勢,心理上已經有萬全的準備,隨時可以走,隨處可以走。往生的保證,保證書就是淨土五經一論,是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保證書,我們今天拿到了。不是說這個書在你手上你就有把握往生,那不行,要做到。對於這六部經論,只要受持一部,任何一部,具足信解行證,這就是你的保證書。

  現在我們一般同學們大概信、解有了,行、證那就不知道,你自己要多想想。你們天天在這裡聽我講,解大概有了,如何落實、如何把它做到,日常生活當中常常反省自己,常常檢點自己,這比什麼都重要。佛在經上教我們做的,我們有沒有照做?佛在經上不許我們做的,我們有沒有違犯?最簡單的、最基本的十善業道,從根本修。淨業三福第一條「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這一條做到沒有?這一條要是沒有做到,往生就沒有把握。我們要有高度的警覺心。什麼時候做?今天就要做,不能等明天。明天再有明天,遙遙無期,那你就錯了。就要幹!做給社會大眾看,這就是轉移社會的風氣。

  今天社會人不知道孝順父母,我們要做出特別的孝敬,我這個做法就是教化眾生、教孝。現在學生不尊敬老師,我要教敬,我在任何地方,我們的課堂掛著老師的相片,念念不忘;出家人不忘記護法,我們護法照片也掛在講堂,他們的精神永遠與我同在。家親眷屬、老師、護法的後人,我們常常念在心上,他有困難,我們會盡心盡力幫助他。今天社會沒有道義、沒有仁義、沒有情義、沒有恩義,我們要統統把它做出來,用我們真誠的心感化眾生。

  我們只要認真努力去做,不要問效果,永遠去做,時時刻刻都在做,我們相信會有效果。總有一些人像阿難講的,億萬人當中總有一二人,他看出來了,他體會得了,他明白了,他覺悟了。有一二人,就有三四人,有三四人就有十人八人。我們不能看沒有人,沒有反應,算了,不做了!錯了,這是我們應當要做的。現在時間到了,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