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大家好!請掀開《十善業道經》第十七面,從第一行看起:

  莊嚴故,悉能滌除一切結使。】

  莊嚴故,能如實知諸法自性。】

  我們先就經文的意思簡單的來說。這個「結使」是煩惱的代名詞,「一切結使」就是佛法裡常講的見思煩惱、塵沙煩惱、無明煩惱,全都包括在這一句當中。煩惱怎樣斷除?止觀的方法能夠斷除。所以止是定,把心安住在一處,就是止。安住在哪一處?這個沒有一定。在佛法裡面各個法門不相同,但是「安住一處」這個原理原則是貫通的、是不變的,佛在經上所謂「制心一處,無事不辦」,也是這個意思。

  凡夫妄念很多,所謂是「心猿意馬」,他那個心是止不住的。淨土宗教我們安住在佛號上,我們所修的這個法門是安住在佛號上。其實淨土宗制心的方法也很多,這就是講念佛的方法,大分為四種念佛:實相念佛、觀想念佛、觀像念佛、持名念佛,就有這四種,四種裡面每一種又分為很多種,所以念佛方法也很多。諸位讀《觀無量壽佛經》,裡面就跟我們講十六種方法,十六觀。這十六種觀,修任何一觀都能制心一處,都能夠把心定下來;換句話說,都能夠斷煩惱。幾種方法,這十六觀我修一種,或者是兩種、三種,合起來修都可以,它是屬於同一個法門。

  持名念佛是第十六觀,最後的一種方法。釋迦牟尼佛講經說道有一個原則,這個原則是跟世法相應的,可見得佛所講的佛法不離世間法,使我們世間人接觸到佛法,覺得釋迦牟尼佛很有人情味,那就是:最好的一個方法放在最後。像唱戲,最好的一齣戲一定是壓軸戲,放到最後。所以你看看楞嚴會上二十五圓通,「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擺在最後。如果按順序排列,二十五圓通它是六根、六塵、六識,按照這個排列的;觀世音菩薩耳根應該排列在第二,他把這個特別拿出來放到最後,告訴你這是特別法門。持名念佛擺在十六觀的最後,告訴你,這也是個特別法門。我們從這個地方能體會到世尊的意思。

  我們「制心一處」,把心止在哪裡?止在名號上,名號只有四個字。過去蓮池大師他就用這個方法。我們在《竹窗隨筆》上看到,有人向大師請教說:「您老人家教別人念佛,您教的是什麼方法?」蓮池大師說:「我教別人念佛,是教他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那個人就又問大師:「您老人家自己怎麼念法?」他說:「我自己只念『阿彌陀佛』四個字」。於是人家問他:「這是什麼原因?」他就說:「我這一生下定決心一定要生淨土,所以我就執持名號,這是《彌陀經》上講的,名號只有四個字。」他說:「我教別人,別人未必發心求生淨土,他沒有這個決心,沒有這個願望,我教他念六個字,加上南無,南無是梵語,古印度話,意思是皈依、是恭敬,客氣話,皈依阿彌陀佛,恭敬阿彌陀佛。」由此可知,真正下定決心求生淨土的人,客氣話不必了,可以省掉了,愈簡單愈得力。念六個字不如念四個字簡單,道理就在此地。

  要把心止於阿彌陀佛,心果然止在這裡不動,煩惱自然就斷掉了,自自然然煩惱就不起現行,心裡頭念念都是阿彌陀佛,「淨念相繼」。念阿彌陀佛是「淨念」,一句一句接著就是「相繼」,不中斷;如果斷掉了,妄念、雜念又生了,又起來了。這是所有修行法門裡面最殊勝的一個方法,我們仔細去想想,仔細去觀察,你會點頭,你會同意,確實是好法子,簡單、容易、穩當,還快速成就。所以,煩惱需不需要斷?不需要,只要把心安在「阿彌陀佛」這一句名號上,煩惱不斷,自然慢慢就斷了,這法子妙!

  一定要知道,這個「知道」就是「觀」的意思,世間所有一切法都是假的,沒有一樣是真的。佛在《金剛經》最後四句偈,那是般若會上的總結論,「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我們要多念念、多想想,這句話是真的不是假的,夢、幻、泡、影。存在的時間非常短暫,「如露亦如電」,很短暫,如果我們把虛幻短暫的這些法放在心上,錯了。為什麼?你放在心上,到最後還是一場空。這是佛祖常常教導我們,「帶不去的」;世間,你的財產帶不去,你所愛好的人物帶不去,連你的親情都帶不去。所以一家人,中國人講「倫理」,佛法講「法眷屬」,比儒家講得圓滿、講得深刻,既然是一家人了,佛說為什麼會成為一家人?總不外報恩、報怨、討債、還債,佛說是這四種緣,沒有這四種緣不會到一家。

  我們出家人的寺廟團體,大家在一塊共住,四眾同修在一起,說老實話,也是這四種緣。這四種緣,通過佛的教化,把善惡的緣都變成法緣;我們對於這個世間恩恩怨怨事情了解,應當一筆勾消,不要把這個再放在心上。恩德、善行我們可以放在心上,冤業、罪行消了算了,人與人才能和睦相處,大家在一起認真努力修學佛法,我們同一個目標,不再搞六道輪迴了。大家同心同德求生淨土,這樣在一塊共修就如法,這才真正是一個和合僧團,見和同解,戒和同修。我們修行方法是一樣的,都選擇持名念佛,大家念念都修十善業道,這就是「戒和同修」;同一個看法,世間虛妄,不值得留戀,同心同德求生淨土,這是「見和同解」。在這個基礎上,組織一個僧團,大家在一起共修,哪有不成就的道理?這裡面就具足止觀。

  世出世間一切法都不能放在心上。我們要報佛恩,要報父母恩,要報眾生恩,要報國家恩,迴向偈上天天念「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怎樣才是真正報恩?世間法裡頭儒家講「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一句話給我們很大的啟示。世間是要延續後裔,出世間法裡面,我們要知道,「正法久住」這才能報恩;真正是四恩三苦,報恩、救苦要正法久住,我們這個迴向偈就沒有白念。正法久住用的什麼方法?代代都有傳人,它才能久住;沒有傳人,法就斷滅了。縱然留下經典、佛像,沒有人理會了,也不懂了,所以要有傳人。

  說到傳人,我們就知道培養弘法人才的重要;弘法要得不到護法,弘法人才再多也沒用處,也不能起作用。就像辦學校一樣,我們有很好的教員,但是這個學校裡沒有職員,這學校辦不成;教員跟職員同樣的重要,職員是護法,教員是弘法,弘護是一體。所以一個道場管理的人員是護法,他來管理道場,就是道場的執事、道場裡面的住持,現在講住持、當家、維那、知客,這些都負著有道場工作任務的,都是護法;講經的法師在道場是屬於清眾,他不問道場任何事務,他做弘法工作。

  古時候,我們看到弘法的人到了一個階段,年歲大了,後面年輕人起來了,他就退出弘法來做護法,這個好!真正知道愛惜人才,培養人才,決定沒有嫉妒障礙,嫉妒障礙的罪過比什麼都重!肯定墮阿鼻地獄。我們知道,我們很清楚,佛在一切經論裡面講得太多太多了。過去我們選講的《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講得多明白,通常諸位常常讀的《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也講得很詳細。所以護法的功德不可思議,無量無邊。我常說護法的功德超過弘法,有些人聽到不以為然,其實這個話不是我說的,釋迦牟尼佛說的,在《大涅槃經》裡面講過。

  我這一生都在做弘法的工作,現在緣成熟了,要我做護法,我想想,我應該做護法。最近我們在澳洲圖文巴建了一個道場,昨天那邊的同修打電話給我,我們現在向市政府正式申請登記,登記要有幾個執事,要求我去當會長,另外有一個祕書,有一個財務,至少有三個人向政府負責任,我也同意了。我告訴那邊同修,希望我做五年,五年我就把這個會交出去了。為什麼?澳洲政府的法律,道場主持人一定要澳洲公民或者是澳洲永久居留;這些同修現在沒有拿到永久居留,暫時我來做。我想五年我們這些同學可以拿到永久居留,甚至於可以拿到澳洲公民,他們成為公民了,我這個全部就交給他,我們人事上再改組,我這個會長交出去。我說我再照顧五年,希望年輕人要發心弘法、發心護法,弘護一體,沒有絲毫的私心,我們念念在報恩,念念在求正法住世,廣度眾生。

  度眾生的事業一定要自己做出榜樣,你自己不能做個好榜樣,你就沒有法子幫助眾生。你說得再好,勸導別人,你自己做不到,人家就很難相信、很難接受,必須自己要做到。我們澳洲這個會,原來我是請澳洲一位同修擔任會長,他住在雪梨。澳洲政府的法律,會裡面的執事,距離道場不能超過七十五公里,它有這個規定。我們請的格拉米先生他住在雪梨,距離我們那裡一千一百多公里,這個不行,這個不可以;請他做顧問就可以,請他擔任會長、祕書都不行。所以要找附近的,為什麼?等於說是他天天可以來上班的,距離不太遠的;七十五公里大概開車一小時的樣子,有這麼一個規定。這就逼著我沒有法子。所以我們在一開頭就想到將來的退路,要退出,積極幫助他們取得澳洲的身分,我們來輔導,幫助他們護法,幫助他們弘法。念念止觀具足,念念離惡修善,這樣念佛求生淨土,我們才有把握,才不至於空過了。好,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