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大家好!請掀開《十善業道經》第六面,從第一行看起:

  王,若離殺生,即得成就十離惱法。何等為十?一、於諸眾生普施無畏。二、常於眾生起大慈心。三、永斷一切瞋恚習氣。四、身常無病。五、壽命長遠。六、恆為非人之所守護。七、常無惡夢,寢覺快樂。八、滅除怨結,眾怨自解。九、無惡道怖。十、命終生天。】

  這是一段。諸佛菩薩在一切經論裡面,不斷的告訴我們,殺生是惡業裡面最嚴重的,果報也最苦。雖然這部經上只說不殺生的利益、好處,而殺生的果報我們應當曉得,佛雖然沒有說,這十種離惱法翻過來就是殺生的果報。過去蕅益大師為我們做了這個工作,講殺生十種惡報、不殺生十種善報,他一條一條都寫出來了,我們附在這部經的後面,大家可以參考。蕅益大師這個著作可以彌補經文之不足,實在講經文是具足了,我們讀經的人往往不能體會,祖師幫助我們。所以殺生一定要斷除,要從心裡面把這個念頭拔除,才叫真清淨。

  前面佛一再的教導我們,日夜要常念善法、思惟善法、觀察善法,不容毫分不善夾雜。如果不殺生我們做到了,可是念頭上還不清淨,那就叫夾雜。大小乘戒律裡面,小乘戒論事不論心,就跟我們世間法律判案一樣,一定要有事實證據。譬如殺生,確實你是殺了眾生,這個才有罪;如果事實上沒有,不犯罪。起心動念要殺他,但是沒有殺他,這個不犯罪。但是大乘法裡面就不行,大乘法是論心不論事,你心裡面起個念頭要殺害這個眾生,這個罪就成立。由此可知,小乘的善裡面有夾雜不善,大乘的善法裡面決定不容許夾雜不善,念頭就是不善。念頭尚且沒有,哪裡會有現行?決定不可能有現行。我們要從這個地方來培養,培養自己真正的善心。

  可是這個事情很難,難在什麼地方?我們在講席當中常說的,第一個我們自己煩惱習氣太重,見到不如意的事情,尤其是對自己不利的眾生,這個殺害的念頭就起來了。另外一個是貪心,見到這些小動物想吃牠,這屬於貪心;貪心是你喜歡牠,想吃牠。所以你愛牠也殺牠,恨牠也殺牠,這是無始劫以來的煩惱習氣,這是一個因素,你沒有辦法斷殺害眾生的念頭。第二個是不了解事實真相,這是一個教育問題,特別是聖賢教育。儒家沒有佛法講得這麼嚴格,但是我們在儒書上也常念到,「君子遠庖廚,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換句話說,儒家所贊成的是吃三淨肉:沒有看到殺、沒有聽到殺、不是為我殺的,這是世間的聖賢。宗教裡面的聖賢也注意到這個問題,在新加坡回教徒很多,我們的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都是回教國家,你看看《古蘭經》裡面所說的,宰殺畜生都要有傳教師去禱告祝福,沒有經過阿訇祝福的畜生肉就不能吃,都是有愛心在其中,這裡頭都有仁慈。

  佛法講得究竟,不食眾生肉。佛教大家吃三淨肉是不得已,為什麼?佛當年在世他們生活方式是托缽,佛法常講的「慈悲為本,方便為門」,決不要叫信徒添麻煩,他們吃什麼就供養什麼,決定沒有分別、沒有執著,這才吃三淨肉。佛教傳到中國來之後,托缽的制度在中國就不能流行,接受信徒的供養。初期佛法傳到中國,印度一些高僧大德是由國家供養,以後時間久了,國王大臣、普通百姓都知道供養三寶,可是在早期還是吃三淨肉。素食運動是梁武帝提倡的,這個年代比較晚。梁武帝讀《楞伽經》,佛在經上說菩薩慈悲,不忍心吃眾生肉,梁武帝讀到這個經文很受感動,於是自己就斷除肉食。他是佛門的大護法,他提倡素食,所以我們佛家出家的二眾弟子立刻就響應。所以今天諸位要知道,全世界的佛教只有中國佛教吃素,到其他國家看到佛教不吃素,不要覺得奇怪。我們常常去旅遊看到的時候,我們覺得他很奇怪,他看到我們也很奇怪,所以要知道歷史的淵源。

  素食決定有好處,為什麼?真的「永離殺生」。那些屠戶為什麼殺害眾生來賣肉?因為有人吃。如果這個世間都沒有人吃眾生肉,這個行業就沒有了。由此可知,縱然吃三淨肉,心不清淨,業不清淨。想想看那些屠戶天天殺生,你是吃肉的,你是他的顧客,你也有一份責任,推卸不掉的,所以要了解素食決定有好處。

  這十條裡面我們一樣一樣來看,十種離惱法,惱是煩惱,十種永離煩惱。第一條,『於諸眾生普施無畏』,這個功德就不可思議。佛教菩薩,佛教所有大眾,教什麼?沒有別的,布施而已,徹始徹終就是一個布施。你能行布施,你就是菩薩,你就是佛陀;你不能行布施,那你就是凡夫,凡夫跟佛的差別就在此地。菩薩法六波羅蜜,頭一個是布施,布施裡面有三類:有財布施、有法布施、有無畏布施,就包括這三種。後面這五條諸位仔細看看,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這五種,這五種都可以歸納到布施裡面。持戒是無畏布施,忍辱是無畏布施,無畏是令一切眾生身心安穩,沒有恐懼。一個持戒的人,眾生遇到他心裡很安,縱然有財寶被他看到,「不要緊,他持戒,他不會侵害我的」,他心安,這就是屬於無畏布施。忍辱的人,你得罪他,「沒有關係,他不會報復,他不會懷恨」,這心安,這屬於無畏布施。精進、禪定、般若屬於法布施。所以六度要總歸納起來,就是一個布施波羅蜜。

  你對於一切眾生殺害的念頭沒有了,眾生看到你像朋友一樣,知道你不會害牠,你還能夠愛護牠,還能幫助牠,牠會親近你。這種情形,我們常常在外面旅遊就能看得很清楚。在中國,這些鳥獸看到人都嚇走了,為什麼?大概我們的心不善,常常有殺害眾生的心。殺害眾生心就是一般講殺氣,中國人殺氣很重,這些畜生一看到的時候趕快跑,逃命!外國人,你看看山野裡面、公園裡面,許多野生動物,你餵牠東西吃,一招手牠就來了,牠不怕人。為什麼?沒有人去傷害牠,只有人去幫助牠,沒有人去傷害牠。有一年我們住在舊金山這個地區,住在Cupertino,附近門口有個公園,我們每天都在公園散步,這裡面有野生的野鴨、鴿子都很多,全都是野生的,我們常常去餵牠。有一次有一隻鴿子走路非常不方便,我們仔細觀察,牠的腳被人用繩子綁起來,綁了很多圈。我們仔細觀察牠,到第二天再去餵牠,牠又來了,我們招牠,牠走近,把牠腿上的帶子鬆開,除得乾乾淨淨,牠懂得了。到第二天牠又引來兩三隻,都是這樣綁著,牠來找我們幫助牠。所以牠懂得,牠有靈性,牠知道我們會幫助牠,牠自己沒辦法,不知道是什麼人把牠拴著很細的線,綁得很緊,皮膚都受傷。這是布施無畏,只要我們永遠斷除肉食,決沒有傷害眾生的意念,我們身上的殺氣就完全沒有了。殺氣沒有了,殺氣就轉變成慈光,慈悲的光明,小動物看到歡喜接近你。這是第一條,這個功德在佛法裡面就不可思議,果報是得健康長壽,無畏布施得長壽的果報。

  第二、『常於眾生起大慈心』,這是真的,你不忍心傷害眾生,你對於一切眾生決定有愛心,不但對動物,對植物,對所有一切生物都會起真誠的愛心。只要遇到了,眾生需要幫忙,你決定去幫助他,歡喜去幫助他。大乘戒經裡面佛教出家弟子,「清淨比丘,不踏生草」。你看那草坪的草長得那麼好,長得那麼美,你怎麼忍心去踏它,從它上面走過?可是佛有開緣,除非你必須要經過這個道路,這個地方沒有路,這個時候可以從生草踏過。如果有路的話,不可以抄捷徑。路是這麼迂迴的,走這裡很近,草地很近,不可以,除非有急事趕時間。如果沒有急事,決定不能夠踏生草,再迂迴的路也要走。這是離惱法,長養自己的慈悲心,修學自己的忍辱度,要有耐心。

  第三、『永斷一切瞋恚習氣』,「瞋恚」果報在地獄。人在世間,古人常說:「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不如意事情?過去今生造種種不善業。我們一生的際遇都是果報,不是別人給你的,是自作自受。幾個人明白這個道理?真正明瞭是自作自受,怨天尤人的念頭就沒有了,怨天尤人都是瞋恚。縱然自己心善、行善,還遇到許許多多不如意的事情,修行人知道,過去生中無始劫來的業報,他能夠逆來順受,心裡面不生煩惱。煩惱是貪瞋痴慢,他不生,他能夠忍受。

  第四、『身常無病』,第五、『壽命長遠』,這兩條是世間人所希求的。不管是中國人、外國人,縱然是我們現在講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沒有不求健康長壽的。健康長壽不是佛菩薩賜予的,不是神明給你的,向神明禱告沒有用,這是自己的業報,我們一定要清楚。諸佛菩薩、神明保佑我們,用什麼方法保佑?教誨,用這個方法。我們要肯接受教誨,依教奉行,才能夠轉自己的業報。我們命中是短命,命中多災難、多疾病,這是能轉得過來的。怎麼轉法?認真努力修十善業,這就轉過來了。如果繼續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還是造作種種不善,你的命運、你的業報轉不過來。不但轉不過來,罪業裡頭再加新的罪業,這個果報愈轉愈劣。

  這些道理、事實真相,不但在古聖先賢著述當中,我們常常讀到,歷史的記載、古人的筆記小說裡面,這些果報事相的例子太多太多了。我們讀到了、聽到了,要認真細心的去觀察、去思惟,這個道理真正懂得了,我們才曉得殺生這個罪過決定不能做。縱然我們遇到惡人殺害我們,我們也沒有一絲毫報復的念頭,更不可能有報復的行為。像《金剛經》上講的歌利王割截身體,這個故事很長,佛說得很詳細,在《大涅槃經》裡面,《金剛經》上只是提了幾句,詳細的在《大涅槃經》,成就忍辱波羅蜜,成就自己真實的德行。雖然被人殺害,立刻生天,享天福。如果有恨的意思,有報復的念頭,被人殺害了,立刻果報到三途去了。

  如果一生沒有做重大的罪業,有恨意,多半投什麼胎?毒蛇猛獸,他的恨意沒有消,他就變畜生。心依舊能保持清淨、保持慈悲,他上升,至少也到天上去作天王去了。所以你想想看,他怎麼會懷恨?人間很苦,天上很快樂,他把我殺害了,立刻送我到天上去,我感謝都還來不及,怎麼會恨他?吉凶禍福就在一念之間。這個要在平常養,常常去培養;否則的話,境界現前這個習氣敵不過,你的恨意會生起來,那就糟了,就往下墜落了。所以在平常天天去修養,把它養成一個習慣,遇到逆緣,遇到惡人,不生瞋恚,還是慈愛,這就對了。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