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大家好!請看《了凡四訓》第二篇「改過之法」,我們從第二段看起:

  改過者。第一。要發恥心。思古之聖賢。與我同為丈夫。彼何以百世可師。我何以一身瓦裂。耽染塵情。私行不義。謂人不知。傲然無愧。將日淪於禽獸而不自知矣。世之可羞可恥者。莫大乎此。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以其得之則聖賢。失之則禽獸耳。此改過之要機也。】

  說到改過,了凡先生提出三點:第一個就是羞恥心。所謂「知恥近乎勇」,「勇」是勇於改過自新,所以他在此地第一句話說,『但改過者』。改過的方法,第一『要發羞恥心』。人能夠知恥,他決定不會起一個妄心,動一個惡念。應當常常想到古時候這些大聖大賢,我們都同樣是人;佛在經典裡面也常常跟我們說,我們跟諸佛如來原來都是同樣作凡夫。為什麼他能夠成佛、成菩薩,成聖、成賢,我為什麼不能?以這個標準來觀察,我們這個羞恥的心就發出來了。他們確實是百世可師。孔老夫子傳到現在二千五百多年,釋迦牟尼佛傳到今天將近三千年,為什麼這個世間不分國家、不分種族,甚至於不分宗教,流傳到今天,這世間人還有許許多多人尊敬他,接受他的教誨向他學習?這叫「大丈夫」。他能做得到,我為什麼做不到?人能常常有這個思惟,必定能夠發憤自強。

  接著說,這是說我們自己的毛病。『我何以一身瓦裂』,瓦裂,就像一個陶器破碎了,一文不值!我們的病是『耽染塵情』,「耽」是過分的快樂,「染」是染污;世間人耽染在七情五欲當中,而不知道這個情欲不是真的。這裡面有樂,沒錯,聖人也不反對,但是你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換句話說,得不償失。這個代價之大,如果不是佛在經教裡面跟我們詳細說出來,我們怎麼想都想不到。我們付出的代價太大了,這個代價就是六道生死輪迴。如果真正搞清楚、搞明白,才知道可怕,世出世間沒有比這樁事情更可怕。由此可知,聖賢人在這個世間,也不能離開七情五欲,但是對於情欲他淡薄,他的行為合禮合法。「禮」一定是有節度的;換句話說,它不能過分,也不能不及;不及是不合禮,過分了同樣也是不合禮。所以禮講「節」,節是節度。在古聖先賢教育裡面,家庭結婚生子,夫婦相敬如賓,他都是有節度的,絕對不是縱情耽染,決不是這樣的,跟現在社會不一樣!所以他家庭和睦,家庭有秩序。這一句放在前面,用意非常之深,把我們凡夫的病根說出來了。凡夫何以不能成聖,病根就在此地。

  現在,我們講到最粗淺的地方。人歡喜七情五欲的享受,但是人更愛惜自己的生命。到了要捨的時候,大概七情五欲也可以能捨,不願意捨自己的身命,而且還希望自己要長壽,這都是人之常情。你要使自己長壽,你就要在生活各個方面,你要懂得節制。古人說的話沒錯,「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你要遠離災禍,言語不能不謹慎,態度不能不謹慎;你要想身體健康,你的飲食起居不能不謹慎。今天許許多多人希求健康長壽,他不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中年以後身體就衰弱了。不懂得養生之道!

  我接觸佛法,那個時候我二十六歲。我接觸半年,我明白了素食的好處,對身體健康的好處,我就決心吃長素。我學佛半年吃長素,二十六歲,整整吃了五十年。當時,我的一些長官、同學、朋友都說我迷了,勸我不要這樣做:「年紀輕輕,學佛是可以,佛教很多事情不能做!」而我告訴他們:「我知道佛教太晚了。古時候許許多多人十幾歲就明瞭、就接觸,我到二十六歲才聽到,太遲了!」可是到了晚年,五、六十歲的時候,這些朋友們看到我,從前那個態度完全改變了,見到我都說:「你的路走對了。」現在再過二十幾年看到我,一個個都羨慕!

  頭一個羨慕是什麼?羨慕我的相貌改變了,我的體質改變了。我今年七十五歲,我沒有生過病,我身體很健康。去年,澳洲政府給我永久居留,按照規定要去做身體檢查。檢查完之後,醫生告訴我:「法師,您來檢查是多餘的。」我說:「多餘也要檢查。」這是什麼?這是在修學佛法裡面得來的第一個好處,大家都能看得見的。我今天的體力,大概跟三、四十歲的人還可以比賽。他問我:「您到底吃些什麼東西?用什麼營養品?」我說:「所有一概營養品,我一點都不沾的。」為什麼?那個東西都有副作用。生活愈簡單愈好,青菜、豆腐。我喝水,飲料我不喝。飲料裡面,實在講,現在人講衛生,飲料並不衛生,裡面有很多化學的東西在裡頭。連茶葉、茶,除非在應酬的場合,人家準備了茶水,我們對人尊敬,我們也喝茶。我自己不喝茶,我自己喝水。吃得很少,決定不吃零食。我每天讀書的時間多,晚上大概都到十二點鐘才睡眠,第二天差不多早晨六點多鐘起來。沒有事情,中午吃過午飯之後休息一會兒,有事情可以不必休息,精神飽滿,工作正常,你能說素食沒有營養嗎?我可以給你做證明。許許多多出家人,身體都很好,也吃得肥肥胖胖的,他沒有吃肉!

  健康真正的因素,是心地清淨,沒有妄想,沒有雜念。其次,是飲食起居如法。有秩序,有節制,決定不沾染五欲六塵,你的心才會清淨;一定要放下名聞利養,放下貪瞋痴慢。心地清淨,這是健康的真因;一切隨緣而不攀緣,這是健康的外緣。有真因,有外緣,健康的果報自然就現前。「耽染塵情」,「塵」就是五欲六塵;「五欲」是財色名食睡,「六塵」是色聲香味觸法,這個東西一定要有節制。如果沒有節制,縱情放逸,後果就不堪設想,你一定把你的身體糟蹋掉了。

  『私行不義』,「不義」就是不應該做的。無論是對人、對事、對物,一定要想到:我應不應該做?說話,要想到:這個話我應不應該說?真正講求修養的人他懂得,他很謹慎。私行不義,『謂人不知』,以為別人不知,錯了。古人說:「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掩藏再密,終有敗露的一天,哪會有人不知的事情?

  『傲然無愧』,「傲」是傲慢,「無愧」是沒有慚愧心;「慚」就是良心的責備,「愧」是輿論的制裁。外面人來批評你,你不在乎,「無愧」就是不在乎,我們今天講「臉皮厚」。這樣的行為,『將日淪於禽獸而不自知』,這一句話,我們要細心去觀察。「禽獸」是三惡道,它的意思是:你必定淪於三惡道,你自己還不覺察。佛在經上常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失掉人身,來生再得人身這個比例很小,大部分的人都不能夠得人身。得人身的條件是什麼?不僅是佛法,中國古聖先賢都跟我們說過,就像佛經裡面講的五戒十善,儒家講的是倫常道德、五倫十義,你都能夠做得沒有欠缺,來生一定得人身。我們這一生能得人身,是過去生中我們的五戒十善修得還不錯,這一生得的這個果報。但是這一生當中,我們有沒有再去做?那就要問自己了。

  『世之可羞可恥者,莫大乎此。』這個意思就是說,那些聖賢人原本跟我是一樣的,他們今天作聖、作賢,作菩薩、作佛,生天了;而我們今天思想、見解、言行都不善,我們的前途將來是餓鬼、地獄、畜生,果報相差懸殊太大了。我們看他們,那真是可羞可恥!有人問我:「法師,您為什麼學佛?」我的答覆很簡單:「學佛就是學聖人,學做一個明白人。」唯有明白,才能把自己境界向上提升,現前過諸佛菩薩的生活,將來入諸佛菩薩的境界,我們學佛真正的目標在此地。這個身體現在還在,還沒有離開,我們要把這個身體當作工具,多替社會、眾生做一些好事;現在人講,為人民服務、為國家服務、為眾生服務,這身體是個工具。在《了凡四訓》裡面來講,就是改過修善、積功累德,為大眾做個榜樣。做榜樣不能沒有工具,這就是個好工具,而與自己毫不相關,我們要明白這個道理。

  『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以其得之則聖賢,失之則禽獸。此改過之要機。』儒家講「知恥近乎勇」,你要能夠得到,你就能夠成聖、成賢;你要是失掉,不知恥,你就會淪落到禽獸、餓鬼、地獄。「知恥」是改過重要的一個訣竅,我們不能不注意。有一年我在美國休士頓講經,遇到一位同修,他在那一邊學校裡面擔任教授。我們吃飯的時候,他就跟我談到這個問題:「今天的社會動亂不安,要從什麼地方來幫助大眾回頭?」他想到一個問題,就提到「知恥」這兩個字。他說:「現在人之所以敢造惡業,帶來社會的動亂不安,追究其根本的因素,就是不知恥。所以今天必須要提倡知恥。」我聽了之後,我同意他的說法。他那個時候就想出來,他說:「我們組成一個知恥學社。」我說:「很好,你去擬定章程,我會響應。」以後,我離開了美國,這個事情大概也就淡漠下去了。所以,任何一樁好事,一定要有熱心的人士去推動。能夠在社會上尋找對於傳統道德倫理還有概念的人、聽到還能生歡喜心的人,把這些人集合起來,成立一個社團,我們自己認真努力修學,大力的來推動、弘揚,是一樁好事情。這個教授姓蔡,蔡居士。

  我們再看第二條:

  二。要發畏心。】

  知『畏』,知道畏懼,才能夠生誠敬之心。

  地在上。鬼神難欺。吾雖過在隱微。而天地鬼神。實鑒臨之。重則降之百殃。輕則損其現福。吾何可以不懼。】

  「畏」是怕、害怕,這裡面也含著有恭敬的意思,「畏」跟「敬」常常連起來用,「敬畏」。過去,弟子對於父母、尊長,學生對於老師,都有敬畏之心,又敬愛又害怕。如果沒有畏心,又不知恥,諸位想想,他還有什麼樣的壞事做不出來?今天這個社會,知恥的人少了,敬畏的人也少了,原因在哪裡?原因在沒有好好的教導。人不是聖賢,不是佛菩薩再來的,所以,教育比什麼都重要。懂得這個道理,懂得這個方法,確實是中國的古聖先賢。在《禮記?學記》裡面,我們讀到:「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再看看中國的歷史,自古以來,一個政權的建立,一個朝代的形成,不出五年,國家一定是制禮作樂,教化人民這一個工作就完成了。所以,改朝換代的亂世時間很短,很快就恢復秩序了。唯獨在我們這一代,這一代的人很可憐、很苦!滿清滅亡之後一直到今天,禮樂都沒有制作。禮樂沒有頒布,這個時代將來在歷史上就稱為「亂世」,這是在中國歷史上動亂時間最長的一個時期。人民的生活,人與人之間的往來,無所適從。

  過去我在台灣,有人問我。在台灣一般民間,父母過世了,兒女喪禮穿的孝服,有人披麻帶孝,有人穿黑色中山裝,同修們看了問我,他說:「這個合不合禮?」我說:「中華民國建國到今天,沒有頒布禮樂。他披麻帶孝,他是用清朝的禮;他穿黑色衣服,是用外國人的禮。」我點點頭:「都可以用。因為國家沒有禮了,人家用什麼都能行得通。」沒有禮了,跟過去不一樣。過去帝王時代,禮樂是非常重視的。穿衣服不能隨便穿,你是什麼身分穿什麼樣的服裝,士農工商都有分別,人家一看到,知道你是從事哪一個行業,你在社會上是什麼樣的地位;地位比你低的,對你一定要尊重,便於行禮。現在沒有了。現在你看看台灣,總統跟老百姓都穿中山裝,在一塊不能分別,沒有禮了,天下大亂,社會秩序沒有了,這在從前是絕對不行的。我們生在這個時代,我們嚮往古時候那種社會,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現代的現實,雖然別人不講了,我們心裡頭要明白。

  天地鬼神有沒有?肯定是有的。有,在哪裡?我們眼睛看不到,耳朵聽不到,身體接觸不到;不能說我們接觸不到,他就不存在,接觸不到的東西太多太多了,不可以說他不存在。何況鬼神的這些感應,不但在中國歷史上記載得很多,就是在現代,我們也常常在資訊、報章雜誌裡面看到一些報導。那些報導當然都是事實,可是依然有許許多多人不相信。這個也難怪,如果不是親自經歷的,別人講的都不相信。到哪一天你有這個福分、你有這個緣分,鬼神被你見到了,你才相信。

  我初學佛的時候,二十幾歲。朱鏡宙老居士,這是對我非常愛護的一位長者,他的故事很多,都是他親身經歷的,常常講給我聽,我們也很喜歡聽故事,因為這些故事是他親身經歷,真的不是假的,他不是編故事來騙我們。我們問他老人家學佛的因緣。因為他是學財經的,在抗戰期間,他是四川的稅務局長,管財稅的。抗戰勝利之後,他是浙江人,他做浙江省財政廳長。抗戰之前,他曾經在蘇州做過一個銀行的總經理。我向他請教學佛的因緣,他告訴我,他說學佛因緣是在抗戰期間。他住在重慶。他有一天晚上跟幾個朋友打麻將,這是常事情,常常夜晚兩點多鐘才散會。散會,各人就回家了。那個時候雖然他的地位那麼高,依舊沒有交通工具,回去還是走路。不像現在,都有車了,那個時候走路。而且路燈很暗,這個現在人都很難體會,像我這個年齡的人說起來,你都能夠知道。路燈,很遠才有一個電線桿,而且路燈那個燈泡大概是四十燭光的,掛得很高,很遠的距離,真的是若有若無。深夜回去之後,他走回去要走很遠,大概要走四、五十分鐘才能夠走到家。他在路上走,他前面有個人,也是那個時候走同一條路,在他前面,他也沒注意到。走了差不多將近半個小時,他忽然想到,看到前面是個女人,他就想到:「一個女子單身,怎麼會半夜這個時候出來?」他這一想,他說自己寒毛直豎,仔細看看前面這個人,她有上身沒有下身,這就嚇呆了,這一驚嚇,前面這個人不見了,就沒有了。他跟這個人在一起走,走了半個小時,絕對不是眼花,他真的看到鬼了。他說從這一天起,他才真的相信佛。

  學佛之後,他對那個鬼非常感激。如果不是親自遇到的,他說他一生永遠都不會相信。他的岳父是章太炎,在中國學術界很有地位的。他的岳父是個虔誠佛教徒,故事也很多,常常講給他聽,他聽了半信半疑。一直到自己親身遇到這個事情,他才相信了。這個事情真有,他的故事很多。如果我要講,得花好幾個小時,非常有趣味,決定不是虛妄的。

  我自己雖然這一生沒有見過鬼,可是我曾經真正遇到過像《聊齋》小說裡頭講的狐狸精。大概是我在十五、六歲的時候,我確確實實遇到過狐狸精,所以我相信那是真的不是假的。我遇到的這個狐狸精,已經變成人形,但是是男的不是女的,很多人見過,在湖南衡山。抗戰勝利之後,我回到家鄉,我家鄉有個親戚遇到一個很奇怪的事情。我們家鄉出米,收的稻米都運到蕪湖、南京那邊去賣。我這個親戚,他有一船米,是用麻布袋包好裝在帆船上。在裝船的時候,看到有一隻黃鼠狼從跳板進到船上去了。船上工人於是就找,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找不到,大家以為是眼睛看花了,就算了。這一船米運到南京,運到南京之後,在下貨的時候,忽然之間麻布包裡頭的米一粒都沒有了,一船的米不見了。大家曉得,這是黃鼠狼作怪。看到那個東西是真的不是假的,一船米沒有了。所以在南京逗留幾天,只好回家。回家之後,他的米在他的米倉裡頭。不知道是怎樣得罪黃鼠狼,黃鼠狼給他開個玩笑。沒有損失,但是一船米牠把它搬回家去,這是個真正的事實。所以,世間之大無奇不有,不能說自己沒有親自見到就不相信,我們親自見到的事情太少了。這些事情在香港也很多,在中國大陸是更多,在外國也很多。我遇到的人多,因為講經聽眾多,常常他們將他自身親身遇到的事情講給我聽。所以,天地鬼神難欺,我們欺騙人容易,欺騙天地鬼神太難太難了。

  『吾雖過在隱微』,我們的過失非常隱密、非常微細,人覺察不到,但是『天地鬼神,實鑒臨之』。「鑒」是鏡子,就像鏡子照得清清楚楚,照到了。『重則降之百殃』,如果你造的惡業重,你一定會遇到意想不到的災難;『輕則損其現福』,輕,你現前的福報折損了。你要是懂得這個道理,你要是了解這個事實真相,怎麼不害怕?再看下文:

  惟是也。】

  不但如此。

  居之地。指視昭然。吾雖掩之甚密。文之甚巧。而肺肝早露。終難自欺。被人覷破。不值一文矣。烏得不懍懍。】

  前面講天地鬼神看我們看得清楚,這一段講我們現前居住的環境,所謂「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尤其是現代都市社會,人口稠密,我們一舉一動都有許許多多人看到。我們掩藏得再密,『文之甚巧』,「文」是文飾,你遮飾得再巧妙,你的『肺肝早露,終難自欺』。前面跟諸位說過,有學問、有道德的人,他一看就清楚。被人家看破,一文不值。想到這些地方,又怎麼不害怕?『懍懍』是恐懼、害怕的樣子。這就是人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要本著良心、天良,要畏懼輿論的制裁。我們造善,不願意別人知道。我們造的惡,我們希望人都知道;別人指責,我們的惡就報了,這是好事情。他所指出來的,我真的有錯,我要接受,我要悔改;他指出來的,我沒有這個過失,我也很歡喜。我被冤枉了,被冤枉那是消災、消業障最殊勝的方法。

  所以,不論別人指責是不是事實,我們都要存感恩的心。古人講得好:「有則改之,無則嘉勉。」別人對我們的批評,特別是惡意的批評,我有,趕緊改過自新,沒有,我要更加勉勵,決定不犯這樣的過失,成就自己的德行。所以,一個真正懂得修養的人,真正懂得斷惡修善、積功累德的人,跟一般人確實不一樣。而自己念念當中,都想別人的好處,絕不把別人的不善放在自己心裡,那是最不值得的事情。為什麼?我們的心純善,把別人的不善放在自己心上,把自己的善心破壞掉了,你說這個多冤枉?我們看社會上這樣的愚痴人不在少數。別人讚歎我們、恭惟我們,我們也要冷靜去思惟,「他恭惟我的、讚歎我的,我有沒有這個實德?我是不是真的做了這個好事?」縱然是真的有,我們要謙虛,我們格外要努力。如果他讚歎是言過其實,我們要生慚愧心,一定要向他道歉,「我沒有這麼多的好處,你說得太過分了。我自己應當努力勉勵自己,希望不辜負你的讚歎」。這樣的修養自己,自己的德行才能成就。果報上,凶災才能夠免除,善福才能夠降臨,這是一定的道理。我們要明瞭,要認真努力的去修學,要有恥心,要認真努力。今天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