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點播-
本地點播-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下午好,阿彌陀佛。這節課是我來香港的第三節課。這節課和大家交流的題目是「聖僧示現在中國,講經教學度群萌--四談我所認識的上淨下空老法師」。這個題目是我第四次談了,就是說,我所認識的上淨下空老法師,以前我曾經談過三次,這次是第四次。

  我想談談這個因緣。可能有同修問,說劉老師,這個題目妳已經談過三次了,怎麼又談了?我告訴大家,可能這個題目,以後如果有機緣,我還會繼續談的,也可能還有第五次、第六次,這都說不定。我和老法師結緣,始於二OOO年,那個時候是我紅斑狼瘡病最重的時候,也是我生命時刻面臨死亡的時候。在那年,我有緣得到了一套光碟,就是老法師在台灣講的《無量壽經》,那是師父第三次宣講《無量壽經》。如果說我和師父結緣,這就是開始,是因為光碟結的緣。這是二OOO年。二O一O年,師父通過東北的同修打聽到了我的消息,師父約我來香港見見面,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師父,這次是真正的見面之緣。從二O一O年四月四日來香港第一次見師父,到現在基本上是七個年頭了。在這七年裡,我來香港九次,見到了九次師父,我和師父的因緣就是這樣的。

  所以說,有人總想仔細研究研究,我和師父究竟是什麼因緣,真正的因緣就是這樣。再進一步說,我和師父就是師生關係,師生的緣。好多時候師父都是我的老師,這一生一世,師生又在這裡相遇,就是這個因緣。

  為什麼這次又四談我所認識的上淨下空老法師,因緣是這樣的:去年的下半年,我給自己提問了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是,我為什麼來到人世間?我來幹什麼來了?這是我給自己提的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二OOO年我面臨著死亡,很多人都去為我送行,那就是病最重的時候,也是最危險的時候,為什麼誰都沒有想到我能活過來,我卻活過來了,而且活得挺好?我想這十七年,我的壽命是阿彌陀佛給的,不是我自己本有的生命。我想到這些,我就想:阿彌陀佛,你二OOO年把我留在這個人世間,讓我幹什麼?請阿彌陀佛告訴我,我好報答您老人家的恩德。

  當時,這兩個答案我都得到了。我來到這個人世間,是帶著任務和使命來的。這是一個。至於是什麼任務,什麼使命,那就實際當中見。第二個我的問題的答案是,就是阿彌陀佛為什麼把我留下來,這個答案就是說,要我把一個真實的上淨下空老法師,介紹給一切有緣眾生,讓眾生同霑法益。這就是我兩個問題的答案。基於這個因緣,所以今天我要再一次的,把一個真實的上淨下空老法師,介紹給一切有緣眾生。盡我所認識的,我能談到什麼程度我就談到什麼程度。

  今天我要從七個方面來談我認識的老法師,這個我歸納了七個第一。現在談第一個第一,上淨下空老法師是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第一人。這個從我認識師父上人到現在,我一直是這樣認識的。因為師父確實在我心目中,他是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第一人。不但在中國是第一人,在世界也堪稱是第一人。

  當今時代,學佛的人可謂不少,全球有七億人口學佛,佔總人數的十分之一,大家都在學釋迦牟尼佛留下來的法。縱觀學佛人的現狀,真正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人,可以說寥寥無幾。這樣說可能有些同修暫時不太理解,劉老師怎麼這麼說?全球有多少人在學釋迦佛走釋迦路,老師妳為什麼說真正的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人寥寥無幾?咱們慢慢來認識現狀是不是這樣。

  釋迦牟尼佛人人都在學,但是我們看到的一個現實情況是,教育的佛教演變成了宗教的佛教。就這一點,這個佛教不是釋迦牟尼佛留給我們的佛教。釋迦牟尼佛留給我們的,是教育的佛教,不是宗教的佛教。現在佛教演變成了宗教的佛教,可以說是佛門的不幸和悲哀。我是這樣認識這個問題的。

  老法師二十六歲入佛門,三十三歲出家,遵章嘉大師的教誨,走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學佛之路,一走就是六十多年。這是不爭的事實,就擺在我們面前。我說老法師是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第一人,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當之無愧,一點也不誇張,一點也不過分。

  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看,釋迦牟尼佛和我們的老法師,有幾個共同點:一是都選擇了出家,走弘法利生之路。這是兩位老人家的第一個共同點。釋迦牟尼佛不忍看眾生生老病死之苦,想找到一條救度眾生離苦之路,他捨棄了王位,捨棄了嬌妻愛子,捨棄了榮華富貴,毅然出家。這是釋迦牟尼佛選擇的道路。而我們的老法師,因為戰亂,到了台灣,在那裡他是隻身一人,沒有親人在身邊。在台灣,老法師認識了章嘉大師,在大師的教誨之下,老法師選擇了出家弘法利生這條道路。三十多年來,沒有見過慈母的面,這個老法師在講經的過程當中,曾經多次跟大家說過。這是一個。

  第二個共同點是都沒有道場。這個我們看《釋迦傳》,或者讀《無量壽經》,讀其他經典的同修們都知道,釋迦牟尼佛沒有固定的道場。這樣說似乎不是太嚴密,說沒有道場怎麼講道?我是這樣看的,老法師和釋迦牟尼佛的共同點,就是沒有固定的道場,但又時時處處都是他們的道場。這是兩位老人家的第二個共同點。

  淨空老法師,幾十年來,可以說是一位到處漂泊,講經說法的一位出家老和尚,是不是這樣?沒有固定的道場,居無定所,全世界來講經說法。這可能也是老法師的一個特殊的因緣吧。老法師在我的心目中,在我的記憶中,師父是一貫不提倡建自己的道場,別人給他道場,師父都不要。師父當時說了,不建道場,不要道場的理由,可能我們都會心裡很明白。師父就是這樣給我們後世的學生也好,弟子也好,樹立了這樣的一個榜樣。這是第二個共同特點,釋迦牟尼佛和淨空老法師都沒有固定的道場。

  第三個突出的特點,就是一生從事教學。這就是釋迦牟尼佛和老法師兩位老人家,最最突出的一個共同點。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講經教學,就這麼一件事,老人家沒有做過佛事。這個佛事,所謂的佛事,譬如說經懺佛事、打佛七、打禪七,等等等等。釋迦牟尼佛在四十九年講經教學過程中,沒有做過一次。我們的老法師在這一點上,是真正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第一人,老人家五十八年從事的是講經教學度眾生的事業,而沒有做其他的事情。老法師在這方面堪稱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儘管遭遇了種種不公平的對待,甚至有時候是走投無路,無立足之地,但是師父一直勇往直前。九十一歲了,還在堅持這條已經走過了五十八年的學佛之路,確實令我們敬佩和讚歎。釋迦牟尼佛和淨空老法師,都是義務的教育工作者,這一點我們人人心中都有數,大家是不是和我有同樣的認識,就是他們是教育工作者。

  以上三點,這就是我選擇的比較突出的,淨空老法師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三個比較明顯的共同點,供大家參考。

  學釋迦佛走釋迦路,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真是難,而且是難上加難。回首老法師幾十年走過的學佛之路,真是太艱難了。尤其是在師父身邊護法多年的老同修們,就知道得更清楚更明確,他們的體會也更深刻。幾十年來,師父過的是遊僧的生活,沒有立足之地。不是老人家不想在一個地方安定下來,而是沒有這樣的條件,師父沒有條件在一個固定的地方安定下來。如果想要安定下來,師父曾經說過,那就是要有個條件,就是放棄講經教學,改做經懺佛事。我記得師父在講經過程當中,曾經向我們說過,說當時他有兩條路,一條是放棄講經教學,改走經懺佛事的路,第二個條件就是回家,還俗。當時就面臨著這樣的境地,師父毅然決然的,仍然選擇了繼續講經教學的,走這條釋迦牟尼佛之路。

  不管遇到什麼樣的艱難困苦,師父幾十年來從來沒有放棄過講經教學。我們現在說起來似乎是很容易,說說幾十年就過去了,可是我們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師父這五十八年講經教學的日子,是多麼樣的艱難!就這一點,也足夠我們敬佩和讚歎師父的。就是在老人家八十五歲的時候,香港的一位老居士,把現在的六和園結緣給了師父,就是從那一年開始,師父總算有了一個比較固定的落腳之地。應該說學釋迦佛走釋迦路並非易事,就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老法師走過的路可見一斑。這是第一個第一人,就是老法師是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的第一人。

  第二,上淨下空老法師是講經教學第一人。上淨下空老法師是講經教學第一人。淨空老法師迄今為止,屈指算來,入佛門六十五年,講經教學五十八年。就說五十八年的講經說法,可以說全國乃至全世界,找不出第二個。也可能是我孤陋寡聞,我見識少,我不知道還有別人。就目前來看,我就知道老法師一個人,講經教學,而且是不間斷,講了五十八年。這是不是講經教學的第一人?可以說,我用了一個詞,老法師講經教學五十八年,堪稱是獨一無二。

  我想從下面幾個方面,突出講一下老法師講經教學的幾個突出特點。這幾個特點,我都用獨一無二來形容。第一個是時間之長,獨一無二。我剛才說了,到今年,老法師已經講經教學五十八年,這在中國乃至全世界,堪稱獨一無二。獨一無二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只有這一個,還沒有看見第二個。就是從古至今,恐怕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就是一生幾十年就從事一件事,講經教學度眾生。我是這樣認識的。如果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個前無古人好像是已經定了,後無來者是不是,我不敢說,那可能後面還有人講經比師父這五十八年更長的,就目前來看應該說前無古人。我們希望能有後來者,能夠超過老法師這五十八年,這是我們所期盼的。這也是老法師的心願,因為培養講經人才,這一直是師父孜孜以求的,一直在努力奮鬥的,努力爭取的。這是第一個獨一無二。

  第二個,專一不二,獨一無二。專一、不二,這兩個意思合起來,就是進一步說明它的力度。專一,就這一個,不二,沒有第二個。老法師五十八年來,做的就是這一件事情,講經教學,除此之外別無他事。這才叫真正的專一。不是今天講經教學,明天搞經懺佛事,後天打個佛七,等等等等,老法師是真正的專一,真正的獨一無二。釋迦牟尼佛一生講經教學四十九年,老法師講經教學已經五十八年了,我們能不能這樣說,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就這一點來說,咱們不說別的。我是這樣認識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學生在講經教學的時間上,超過了他的老師。這肯定也是釋迦牟尼佛所歡喜的,釋迦牟尼佛會為有這樣的學生而高興的,也會為這樣的學生點讚的。這是第二個獨一無二。

  第三個獨一無二,信眾之多獨一無二。這一點大家是不是心裡都有數。淨空老法師,聽老法師講經說法的信眾,可以說不可計數,看得見的眾生,看不見的眾生,都不可計數。就拿人來說,恐怕得以億來計算。因為現在的網絡教學,我們不知道有多少有形眾生和無形眾生,在傾聽老法師的教誨。無量無邊的眾生,在老法師的教誨之下,真是覺悟了,很多很多眾生回歸自性,回歸極樂世界,師父功德無量。最近一些年的網絡教學,使聽師父講經的信眾愈來愈多,愈來愈多,聽經的人數愈多,受益的人數就愈多。所以說有時候師父在錄影室裡給大家講經教學,有時候錄影室裡可能沒有一個聽眾,但是網絡裡的聽眾無量無邊,是不是這樣的?所以我說,聽老法師講經的信眾無量無邊,不可計數。

  現在能不能有哪一個法師,哪一個高僧大德,他的講經的信眾能夠超過老法師,好像不太容易。儘管這樣,老法師在人家對他有所不公平的對待的時候,師父老人家都是坦然處之。老法師心裡明白,他的信眾之多,影響之大、之廣、之深,真是不可計量。這個意義,深遠意義和歷史意義,現在無可估量。師父講經教學這五十八年,他的影響面我剛才說了三個,一個是影響之大,一個是之廣,一個是之深,是不可計量的。

  有的人一直對師父採取種種措施,譬如說封殺,對這個問題,我一直是持不贊同的態度。我是那樣想的:師父講什麼,說什麼,老人家在想什麼,他都是透明的,都是公開的,沒有一點隱私,而且他想的、說的、做的,都是利國利民的。就這樣一位愛國愛教的老人家,你封殺他幹什麼?這是一。二,我是那樣想的,法寶你可以封殺、銷毀,但是人心你能封殺得了嗎?有多少人可能是出於某種壓力,不敢公開學習師父的法寶,譬如說書或者是光碟。但是我知道,就是這些人他們仍在偷偷摸摸的看師父的書,聽師父的光碟。所以我想,師父的影響,那不是你燒幾片光碟、燒幾本法寶就可以封殺得了的,我覺得這種做法是不是有點愚痴。

  你可以仔細的看一看師父的書,聽一聽師父在講什麼,能不能不要斷章取義,以你的個人知見來解師父的意思,甚至是對師父是採取毀謗,這個不好,這樣會造作罪業的。我每次我都勸導大家端正心念,正確的評價一個人。你願意聽你就聽,不願意聽你就不聽,聽與不聽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要毀謗,因為毀謗你真的造罪業,你造罪業真的要受果報。我是替你著想,每次都要這樣勸說大家,希望大家能夠聽聽我的苦口婆心。我這個意見沒什麼不對的吧?你看,你的自由,你可以選擇,願意聽,聽,不願意聽不聽,就是一條,你別生煩惱,你別毀謗,這就好了嘛。這是上面我說了三個獨一無二。

  下面再說第四個獨一無二:無立足之地獨一無二。我所經歷過的,所聽說過的,就是說法的師父、法師們沒有立足之地,除了老法師之外,我還沒有聽到第二個。師父這麼多年是不是無立足之地,就是八十五歲之前,準確的說是不是這樣的?曾經記得師父有一張照片,拄著錫杖的那張,沒有照上腳。我記得我當時最先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我不太理解,我心裡還想,這是哪個照相師給照的,怎麼能沒把師父的腳給照上?後來我見到師父的時候,我問過師父,我說師父,您的那張照片為什麼沒把腳照上?師父笑了,告訴我,那是我在表法。我說師父您這是表的什麼法?師父說,表無立足之地之法。我聽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師父老人家在表法,表他的無立足之地。

  聽了師父的這個話,當時我好心酸,老人家是笑呵呵的跟我說的,但是我聽了,我一點笑都沒有,真是好心酸。學釋迦牟尼佛,走釋迦牟尼佛之路,遵師教誨,一生講經教學,這有什麼不好?有什麼不對?為什麼要遭到如此的不公平待遇?所以,每當說到這裡的時候我就想,總有一天,歷史會給師父做證明的。老人家這一生所做的事情,真是利國利民,功在千秋的,偉大的永遠不朽的事業,這要讓歷史來見證吧。這是我講的第二個第一人。

  下面講第三個第一人:上淨下空老法師,是佛教歷史上修忍辱的第一人。我為什麼這麼敬重老法師,為什麼有人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想逼我遠離老法師,遠離《無量壽經》會集本,但我都頂住了重重壓力,不為所動。我是一個性格比較倔強的人,我從來沒有盲目的崇拜任何一個人。有人說我是對老法師迷信,吹捧老法師,等等等等,用了一些叫人不入耳的詞,我就不給大家學了。但是我聽了以後真是不為所動,我心想,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親眼所見,不是你們幾句批評、幾句謾罵就能動搖得了的,真的是這樣的。

  說實在的,頂住這個壓力也相當不容易,也很難。你那樣想,一個人他走自己的路,而且再進一步說,我們畢竟都是凡夫,都是人,我們也有自尊心,也有自己的尊嚴。你所走的路,你所學的東西,你所接近的人,人家反對,人家用各種形式,可以說那個形式,有的都實實在在太過分了,太過分了。那時候我也想,為什麼這樣?我自己問我自己,為什麼人家這麼攻擊妳,這麼謾罵妳,妳還不改初衷,非要堅持走妳那條路,究竟是為什麼?我自己找到答案了,老法師什麼地方吸引了我,一個答案,老法師的人格魅力。老法師的人格魅力,讓我尊敬他、尊重他、仰慕他,所以我跟定老法師學習佛法,一生不會改變的。如果說一生那長一點,我前半生沒學佛,從我接觸老法師光碟的那天起,從那以後我不會改弦易轍的,我一定是沿著這條路走到底的。

  為什麼我這麼崇敬我們的老法師?很重要的一條,就是老法師的忍辱精神。如果按我原來的脾氣,我可能是有時候會冒火的,有時候我想,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你學你的佛,我學我的佛,你學你的法門,我學我的法門,你憑什麼老拿我來說事?開始是心裡不服氣的,甚至想出去和人對陣,那個對陣用現在的話說,較量較量。就是說,我當時甚至這樣想,論寫,我也不一定次於你,論說,我也不一定輸給你,你會寫我也會寫,你能說我也能說,那咱們就較量較量,你憑啥老這麼欺負人?當時是這樣的。

  後來我為什麼一言不發?就是學老法師學的。因為我看師父所受的那個屈辱,對我來說,我所受的那點小小的委屈,簡直不足掛齒,我覺得非常慚愧。師父老人家這麼多年一直在修忍辱,我就這麼幾年的時間,讓人家羞辱羞辱妳就受不了,妳還說妳要做佛的弟子,要做老法師的弟子,那太不夠格了。記得有一次,我跟大家交流的時候,我這樣說,我說我現在稱不上是老法師的學生、老法師的弟子,我對自己有個正確的估量,我卯大勁我現在是師父的編外弟子,編外學生,我還沒入編。

  有人也曾經說,劉老師,師父對妳那麼好,妳為什麼不拜師?不是我對師父不尊重,是我覺得我不夠格。如果我拜了師,我到了師父的身邊,我做師父的學生,我不是有意的想把事情做壞,但是如果我的能力有限,我的智慧有限,我做了什麼錯事,我給師父抹黑,我對不起師父,所以我寧願做師父的編外弟子。但是我接受師父的教誨,絕不次於師父的編內弟子,這是我對我自己的要求和考量。

  有人說我們了解妳,尤其我的朋友、同學、同事,說:我們了解妳,妳從來真是沒有崇拜過任何一個人。但是在妳的嘴裡,不管我們信佛也好,不信佛也好,信哪個法門,在妳的嘴裡我們聽到的,妳都是說,妳的老師淨空老法師如何如何。我們現在雖然沒見過老法師的面,但是從妳嘴裡,我們已經認識了妳的老師,淨空老法師。這是我身邊的同學、同事、親朋好友,他們跟我說的。真的是這樣,每當見到他們的時候,沒有別的話題,說起來就是學佛,就是老師,師父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以前我說過,師父是一個愛國愛教的老人,是一個慈悲的長者,我就一條一條給他們介紹,為什麼我給師父下這樣的定義,我有這樣的印象。我說這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不是我聽人說的,我都給他們舉出具體的例子來說,就是這樣的。

  老法師的忍辱精神,是我學習老法師最多的地方。因為一個人的脾氣稟性,是很難改的,我由一個剛烈的、點火就著的暴脾氣,能改變到現在,幾乎是沒有稜沒有角了,聽什麼樣的話我都能接受得了。而且由前些年的,我嘴上接受,我不和你對陣,但是我心裡沒接受,我心裡還和你對陣,我不服你,一直到現在,我不但嘴上不說,我心裡也沒有那個疙瘩,也沒有那個結了。我就覺得,如果說我見著師父之後,你們問我,說劉老師妳最大的進步是什麼?就改變了我的脾氣稟性,讓我由剛變柔了,這是我學師父忍辱精神的最大的收穫。

  因為我看到了師父的一言一行,和他所遭受的苦難,和別人對他的毀謗,我就想,世界上還有這麼大心量的人,老人家的心量究竟有多大?我就一點一點的看,一點一點的學。這可能是我的一個長處,我看明白了我就學,而且要真學,不是假學,這個學,是把它落實到自己的生活當中。現在很少很少有誰能聽到我對誰不滿意,或者跟誰較勁,跟誰對立。那個時候我記得小刁說:大姐,妳現在脾氣變了,妳變得沒有立場,妳不分是非了。我就笑了,我說妳給我舉舉例子,我怎麼沒有立場,不分是非了。小刁說:過去說什麼問題,妳都是一是一,二是二,七扯喀嚓的,跟我們說得一清二楚。現在我們再跟妳說什麼,妳都是行,好,對,都是這樣了,妳就不能說這個不對,那個對。我現在說這樣的話,有時候也有,不說一點沒有,但是逐漸的愈來愈少。因為師父說恆順,所以我現在也跟師父在學恆順,而且是發自內心的恆順。

  有的同學曾經問我,說劉老師,我們發現妳的心為什麼這麼大?我說跟師父學的,師父的心有多大,我現在連十分之一都沒學來。我說我的目標是,一定要把師父的大心量學到手。如果你們問我的心量有多大,我的目標是虛空法界有多大,我的心量就有多大,我要把虛空法界裝在我的心中;如果我的心量小,虛空法界裝不下。我就像開玩笑的跟大家說,說得大家都很開心,都很高興。我是這樣說的,現在我也這樣做。真是,我覺得一個人的心量擴大了以後,那種愉快,那種歡喜,確實是用語言沒法表達。為什麼?你過去遇到一個事,你心裡繫了個疙瘩,你不服氣了,你委屈了,你煩惱了,你肯定心裡特不痛快。我現在沒有這些了,誰說什麼都可以,誰做什麼都可以。所以我就每天都是樂樂呵呵的,沒有牽掛,沒有煩惱,沒有誰是誰非,就是這樣的。

  所以我覺得我認識師父以後,對我來說,最大的進步就是心量大了,比原來更大,可能以後比現在還要大。現在偶爾的還有點小小的小脾氣,我想以後這點小小的小脾氣,也要把它克服掉,要徹底的一個大心量,什麼都能包容。要像大海一樣,那比大海大還有天空,那比天空大是什麼?就是人的心量,就是這樣。

  學佛這麼多年,如果說我有收穫,我受益了,這方面的受益是最大的。所以你們看我現在這麼快樂,這麼瀟灑,這麼自在,我解決了心量的問題,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如果心量小,做不到這一點,每天遇到事,這個不滿意那個不滿意的,那多著了,遇到一個煩惱一次,遇到一個煩惱一次。現在我沒有這些,所以我每天都是快快樂樂的。我每天接觸的,經教、佛菩薩,是不是這樣?你說經教能讓我煩惱嗎?不能。佛菩薩能讓我煩惱嗎?不能。所以這是我從師父那裡學來的。

  我們師父老人家,這六十五年,可以說是修行的六十五年,也是忍辱的六十五年。講經說法五十八年,是進一步忍辱的五十八年,就這一點足夠我們學的了,怎麼學你都學不完。你如果再不認真的學,再打點折扣,你什麼東西你都學不到手。所以我說,我聽老法師講經教學二十年,我受益了。我就聽懂了那麼十分之一,我都覺得我受益了。如果我把師父講的十分之十,我都聽懂了,那我不成佛誰能成佛?是不是這樣?所以一直到現在,我仍然在努力學習師父,努力聽師父講經教學。

  今天早晨遛彎的時候,我跟師父說,我說師父,這些年我沒有出來講任何一部經典,為什麼?我是那樣想的,一是我笨,我講不好;二是我想師父講的,我就聽師父講,我把師父講的我聽懂了,我聽懂一點,我跟大家分享交流一點,我聽懂了兩點,我就跟大家分享交流兩點。有的同修說,劉老師妳就像講白話文似的,師父有的地方講得深一點,理論高一點,我們聽不明白,妳就像講白話文,給我們翻譯一遍,然後我們就聽懂了。我一想,如果我能起這個作用,不也是挺好的嗎?師父講我聽,聽懂了,我再用白話文說給大家聽,這不我也在弘揚佛法嗎?師父說好好好,就是這樣的。所以有的同修說,劉老師妳為什麼不站出來講《無量壽經》?就在網上給我提了幾十個問題。二十二號可能我有個學佛答問,其中就有這樣的問題,到那時候,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比較圓滿的答案的。

  記得二O一四年三月份,我來香港,正好那一次趕上老人家過生日。我不是故意的來給師父過生日的,是趕上了。因為我這一生,我不太想過什麼生日,我不過生日,我也想不起來別人過什麼生日,那次我來香港正好趕上師父過生日。當時因為不對外公開,來的人就來到咱們山頂花園這兒,也不是特別多的。當時舉行了一個小小的儀式,我記著蛋糕挺大,挺漂亮的,師父也挺高興的。結果給我一個任務,讓我上台跟大家說幾句。我也沒什麼思想準備,我說什麼呀?完了我跟刁居士商量,我說小刁,讓我上台,我沒啥說的,我給師父唱個歌吧。

  我這一輩子我告訴大家,我就會唱一支歌,叫小小的月亮,好像是這個名,一共四句話,是兒歌。這個歌是我學生教我的。我學生怎麼想起來教我唱歌呢?是每當春節的時候,我教那些寶貝們、淘氣包子們,喜歡上我那去過年,開聯歡會。開聯歡會每個人都得出節目,完了我的學生說:老師,我們都知道妳笨,一個歌也不會唱,舞也不會跳,給妳個任務,妳扮演個什麼角色?我說,那你們看老師能幹點啥?我就當聽眾行不行?學生說那不行,給我個什麼角色?讓我報幕,就是他們演節目,讓我來報幕,還給我整了一段報幕詞,說那個是勾嘎達K廣播電台什麼什麼,土豆麻小姐現在開始報幕。給我起個名叫土豆麻小姐,為什麼?因為那時候我皮膚不像現在這樣,麻麻嘟嘟的,所以我學生說,老師,就給妳起這個名吧。我就想為了讓大家高興、開心,學生既然有這個要求,那行,那我就當土豆麻小姐,我說什麼時候讓我報,我就開始報。開始的時候我就這樣說,勾嘎達K廣播電台,土豆麻小姐現在開始報幕,第一個節目,誰誰誰什麼什麼。結果這些孩子們樂得前仰後合。那就是我和我學生在一起開聯歡會。

  後來我學生說,老師妳一個歌也不會唱,我教妳一個吧,妳就學會一個就行,四句話,可好學了。我說那你教我一個吧。我學生就教我一個。現在教我歌的學生已經六十歲出頭了,那學生都那麼大了。我教的學生最大的比我小個五、六歲,我們在一起,看不出來誰是老師誰是學生,尤其那男孩子都比我高一頭。所以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學了這麼一首歌,因為它太簡單了。

  我跟小刁說,我就給師父唱這首歌。小刁說:大姐,不行,妳在廣州曾經給我們唱過這首歌,妳唱歌不在調上,妳在調下。說我唱歌跑調,妳別給師父唱,小刁不讓我唱。我說那你說不讓我唱歌,我上台我說啥?小刁說妳說偈子。我說沒有偈子呀。她說一會就有了。我說啥時候有?她說一會妳往台上走的時候就出偈子了。

  我心裡一點底也沒有。就在說下面請劉老師上台,就這個時候那我死活我也得上台,從我坐那座位走到那台上,我估計那有十步遠,可能都沒有十步遠。我心突突的跳,我想,唉呦我的媽呀,這還不知道說啥,這就開始上台了,這可咋整!我起立的時候我心裡是這麼想的,那也得去呀,我就一步一步的,比我平時速度要慢得多。我尋思我得想想,小刁不說我走的過程當中就有偈子,那我就慢點走,讓這偈子得出來。可能也湊巧,我走了三分之一的時候,就出了四句話。我當時心裡樂開了花,我想,唉呦我的媽呀,這偈子可是出來了,要不我上台我就站著去了,我就這樣想的。

  後來我上台以後,這不偈子也有嘛,四句話,我把偈子也說了。我那天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想給師父唱首歌,就唱我這小月亮。後來我也沒聽小刁的勸,說完偈子以後,我說今天是師父老人家過生日,我給師父唱首歌。我說我這輩子就會唱這一首歌,我就把這首歌獻給師父,只要師父開心就好。我就給師父唱了。唱完了以後我就回來了。回來以後,小刁表揚我,說:大姐,今天真不錯,今天妳唱歌在調上沒在調下。我說妳看看,妳還不讓我唱,多虧我唱了,今天不唱得挺好嗎?我這一輩子真的就會這一首歌,別的歌我都不會唱。我唱哪個歌,一是記不住詞,二是不在調上,我確實唱歌跑調,五音不全,那個什麼譜我更不知道,就是這樣的。我說那次我給師父唱歌唱成功了,高興我好幾天,甚至有時想起來我就跟小刁說,我說怎麼樣,沒聽妳話對了吧,我歌唱在調上了,真是挺好的。

  所以說和師父在一起,就覺得那種開心、那種快樂,你不親身體會到你說不出來,這都是我親身感受。你看我今年七十多歲了,七十三了,前些日子開玩笑,那天可能慧蓉看見我穿一個紅大褂子,你們各位沒看著。為什麼穿那紅大褂子?那紅大褂子前胸是兩隻雞,我今年七十三歲,本命年,屬雞的。我五十多年前的一個好朋友,就買個大紅褂子給我送去了,告訴我,素雲妳必須把這褂子穿上。我說我啥時候穿這大紅褂子?她說不行,以前妳沒穿我不管,今年妳得穿,今年是妳的本命年,怎麼怎麼的。而且告訴我,妳上香港,妳必須得把這褂子給我穿去。受人之託,我也聽話,我就把她這大紅褂子穿來。來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穿著,我跟慧蓉說,我說慧蓉妳看看我這大褂子多麼漂亮,前面有兩隻雞,一隻公雞,一隻母雞,那隻公雞是個領導,當官的,為什麼?頭上戴著桂冠,我說公雞是官,那母雞不是官。跟大家開玩笑。

  所以我說人學佛,真是你跟師父學這個大心量,我就覺得我受益太大太大了,我的快樂太多太多了,太幸福了!你說這個多好!所以我也勸大家好好跟師父學,把師父的言談舉止,把師父那真東西學到手。不要耍花把勢,整花架子,一定要真學。

  咱們中華民族有尊老愛幼的良好美德,在這方面,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把它落實在行動當中?現在有人今天批這個,明天批那個,這個是不是不太對頭?咱們師父教我們的是,要讚歎人,要表揚人,讚歎人,不要批評人。我過去當老師,是職業病,你說當老師哪有不批評學生的,尤其我教那班都是猴子班,一次教五、六十個猴子,你說能不批評學生嗎?我批評是批評,但是我對學生是愛的,不管什麼樣的學生我都愛他們,我沒有分別,我不把學生分成三六九等。所以因為這樣,學生對我的感情非常深,到現在,一九七O屆教的學生,七四屆畢業的學生,再後面那屆我只教了一學期,就這些,三屆的學生現在都和我有來往。有時候打電話:老師想妳了,去看看妳。我說老師是名人,不見客。我學生就說,老師,不管妳名氣有多大,妳永遠是我們的老師,我們永遠是妳學生,我們想見就得見,別的客妳可以不見,我們這個客是必見不可。那就見吧。所以現在如果說我敞開門,就是對我這些寶貝們敞開門,想啥時候來就啥時候來。

  接著說,老法師的度量之大令人難以想像,老人家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他落地有聲的這些個舉止言談,就是我們學習的最好榜樣。我們能不能把它學到手,那就看我們的因緣,看我們的誠意。在這裡我真想說,真誠心太重要太重要了!我之所以學師父的法,聽師父講經,這將近也就二十年,我為什麼受益了?我告訴你們,我心誠!我認準這條道,我認準這個老師,我絕不輕易捨棄。我不會左右搖擺,我不會人家說妳應該怎麼樣,妳就怎麼樣,不是這樣的。用我們東北話說,我這個人有老豬腰子,就是有主見,有主意,不聽別人的指揮和控制。這個可能也是我的一個缺點,也是我一個優點。

  你看應該說我最早聽老法師講經,是從二OOO年開始,那就從二OOO年開始計算,那時候就屬於比較正規的系統的聽師父講經,到現在應該是第十八個年頭了。十八個年頭,我有了一點點進步,真是聽師父的教誨,我學來的,我沒有別的本事。我比一般人都笨,比一般人笨,比一般人擰,比一般人倔,比一般人強,就這四條,我這十八年我還能學到這麼多。你們比我有智慧,比我聰明,只要你們認真學,你們很快就會有好大好大的收穫的。不信你們試試,我真的不騙你們。

  老法師告訴我們,要學聖賢、學君子,這一點可以說也是我的座右銘。我們現在一定要學聖賢君子,做聖賢君子。前天老法師說了一句,只有大聖大賢才能救中國,才能救世界。小聖小賢都不行,這是我說的,這不是師父的原話。所以我們一定要學大聖大賢,我們也要作聖作賢,最起碼我們要做君子,不可以做那小人。別人可以跟我們計較,可以整我們,可以算計我們,但是我們做為學佛的佛弟子,做為老法師的學生和弟子,絕不去琢磨、去計較任何人,絕不去整任何人。我對整人的人真是,我覺得他們很辛苦的,他都要動腦筋的。

  有些人好心告訴我,說素雲,誰誰背後琢磨妳,背後整妳,怎麼怎麼回事。我聽了以後,我的態度就是一笑了之:是嗎?有這事啊?這在我這就了結了,畫句號了,至於人家再接著怎麼整,我不去研究它。有人替我抱不平,說妳為什麼不琢磨琢磨怎麼整整他?我說那累人,是不是?他整我,累他不累我,我要再琢磨怎麼整他,我累,那他就不累了,我說我不幹那個傻事。

  所以說學老法師的這個大心量、大度量,一定要把它真正學到手,尤其是遇到事情的時候,它就顯現出來了。如果沒遇到事,我們想我也大心量,遇到事我也能想得開,我也能放得下。我告訴你,遇到真事的時候,那個坎也實實在在很難過。你們如果經過實踐了,就會覺察到劉老師經歷了,所以她說給我們聽。所以這個修忍辱,一定要把它提到日程上,你只有修忍辱你才能大心量,只有大心量你才能修忍辱。

  我說我還有點小小小小的小脾氣,我給大家舉例子,妳不能空口說白話,妳說妳有點小脾氣,那我們也不知道,我們也沒看到。我告訴你們,春節以後有一段時間,我那小脾氣就顯現出來了,我生氣了。可能大家聽了以後會笑,說劉老師妳還會生氣?我告訴你們,我是凡夫,我會生氣,我真生氣了。因為什麼?因為我聽到這樣幾句話,你看我聽了那麼多我都沒動心,我聽了這話,它不知道為什麼,就像那針似的,我刺激刺激妳。聽到一個什麼話?就是有人說,說我是某某某的後台,我是某某某的保護傘,好像我沒記錯,是這兩個詞。按道理說,這兩個詞要比以前我被人家罵,那要輕得多得多、多得多,但是被人家罵到那種程度的時候,我倒沒生氣,也沒往心裡去。就這兩句話,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氣沒有預備齊,沒有準備,突一下就冒出來了。

  我冒出來,你說我做了一件什麼事?我跟你們說,我給師父寫了一封信。我這封信什麼內容?我要兩閉一停。這兩閉是什麼?一,閉門謝客,不見客人,這是一閉;第二閉,閉嘴,不說話,這兩閉。一停是什麼?停筆,不寫任何交流心得材料。這就是在我生氣的情況下,我就給師父寫了這麼封信。什麼意思?找師父去訴苦,說說我的委屈。那我心裡就是這麼想的,你說我能跟誰說?我只有跟師父說。

  我寫完了以後,多虧我自己坐那旮旯默念一遍,我從頭至尾默念,那信不長。默念了一遍以後,我第一感覺,錯了,不對,我不能這麼給師父寫信。這口氣也太硬了,妳跟師父說妳要兩閉一停,妳這幹啥?我自己問我自己,我知道錯了。妳說妳錯了妳就別寫了唄,不行,這事還得說,我就把給師父寫的這封信,改成給勝妙師。我尋思轉個彎,我把這封信給勝妙師,勝妙師肯定是會跟師父說的,這樣這封信我不是給師父寫的,我是給勝妙師寫的。就這個時候,我那不叫智慧,來點小心眼,耍點小脾氣,我真的就把這封信讓大雲給我傳過去。大雲當時猶豫:劉姨,妳這個信這麼寫,好嗎?別傳了吧!大雲和小刁都制止,都不讓我傳。我當時倔脾氣來了,傳!完了大雲就把這封信給我傳過來了。

  今天早晨我跟師父說,我說師父,我給勝妙師寫了一個信,兩閉一停,您老人家肯定是知道了。我說師父這個事我肯定是錯了,因為啥?我當時就知道不對,就是那口氣,就想,幹嘛?我聽了這兩句話以後,我真發怒了,我當著大雲和小刁的面,我這麼說的,我說簡直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這不就是我心裡不服嗎?你憑啥說我是誰的後台,誰的保護傘?你有什麼證據?我根本也不是那樣的人,我的一切都是透明的公開的。就這個。

  我現在在這裡,把這個事面對鏡頭跟大家說,我這就叫公開懺悔,發露懺悔。劉老師這件事做錯了,我對不起師父,我也對不起對我那麼信任的廣大同修們。但是我一定要把一個真實的劉老師呈現在你們面前,這件事我完全可以不說,但是我一定要把它說出來,我確實把這件事情做錯了。我懺悔完了,我心裡也就亮堂了,不要掖著藏著,我這一輩子的一個最大優點就是透明度高,我說的話,我做的事,沒有一點隱諱的,我沒有隱私。有的時候我學生都說,老師,這件事妳能跟我們說嗎?我們是妳學生。我說有啥不能說的?完了我學生說,老師,這要是我們,這樣的事不能說,保密。我說在你老師這裡沒有一件事保密的。

  所以我就敞敞亮亮的,我就是一定要是真誠的我,真實的我,讓大家看到的是不加掩飾的,沒有經過包裝的,那個老師是真正的劉老師。如果這麼包裝,那麼包裝,這個可說,那個不可說,這個對他能說,對他不能說,那就不是真正的劉老師了。所以我今天坐在你們面前的,就要給你們一個真實的劉老師。

  這是我第三個第一人,我今天要講老法師七個第一人,咱們得稍微加快點速度,時間應該是夠用的。第四,第四個第一人,是上淨下空老法師,是倡導宗教回歸教育的第一人。今天早晨和師父散步,師父跟我說的那番話,其中內容之一,老法師就說,一定宗教要回歸教育,就是所有的宗教都要回歸教育。這是師父一個突出的理念。我曾經說過師父有幾大理念,因為師父這個理念好多,但是最突出的有那麼幾個,我們一定要牢牢的把它把握住。這個宗教回歸教育,就是師父最突出的理念之一。

  在這個問題上,師父是這麼倡導的,也是這麼落實的。這麼多年來,老法師倡導、力行宗教回歸教育,倡導宗教要互相學習,要互相讚歎,信仰宗教要由個人自由選擇。這都是師父的理念裡面所說的。每個宗教都是第一,沒有第二,師父講平等,絕對是落實在實處的,不是說這個宗教第一,那個宗教第二。師父告訴我們清清楚楚的,每個宗教都第一,沒有第二。師父說,信仰宗教不要感情用事,不要感情用事,一定要用理智,宗教要放棄傲慢。現在確實存在這樣的現實問題,有傲慢情緒,就是我這個宗教是好的、是對的,你那個宗教不好、不對,我們信眾之間,也有這樣或者那樣的矛盾。所以說師父在這方面,真是給我們做出了最好的榜樣。

  我為什麼今天總的題目叫「聖僧示現在中國,講經教學度群萌」,就是說,只有聖僧才能做到這些,才能做到這麼多個第一,凡夫是做不到的。在這裡有這麼四句話,是我對師父的發自內心的讚歎,就我剛才說了:「聖僧示現在中國,講經教學度群萌,六十幾載修忍辱,如如不動是真功」。最後那兩個字叫真功。為什麼我們有的同修說,我學佛為什麼功夫不得力?咱們沒有真功,咱弄的那個是花架子,是給別人看的,不是真功夫。師父六十幾年如如不動,這叫真功夫。我們要這樣學習。

  為什麼宗教要回歸教育?師父講經過程當中,曾經有過這樣的話,就是宗教是先於文化,就是宗教在先,文化在後,所以宗教它有起一個根基的作用。文化是在宗教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所以宗教的重要性那是不言而喻的。怎麼樣才能發揮宗教的作用?道路只有一個,就是把宗教回歸到教育。現在宗教,各個宗教和佛教也差不多,講經教學的比較少,其他形式的比較多。所以現在師父老人家,是力主一定要把宗教回歸到教育,老人家倡導,各個宗教都要講經教學,把這個放在第一位,這就對了。

  宗教為什麼不要分高低,為什麼說宗教平等,因為所有的宗教領袖都不是凡夫,可以那樣說,按我們佛門的語言來說,宗教領袖都是觀音菩薩示現的。我記得十幾年前就告訴我那麼四句話,就是:「宗教領袖皆觀音,示現世間來度人」,後面還有兩句。舉具體的例子,你譬如說《古蘭經》,這是伊斯蘭教的一部主要經典,《古蘭經》。《古蘭經》是怎麼出世的、問世的?是它的教主穆罕默德口述的。因為穆罕默德他不識字,他沒有文化,他不會寫,所以他是說出來的一部《古蘭經》,別人給他記錄的。你想,這叫什麼?這叫自性的流露。什麼樣的人才能自性流露出一部《古蘭經》?不是佛菩薩能做到嗎?是不是?

  我們這樣一想,你說宗教不平等嗎?是平等的。這樣看,我們不排斥任何一個宗教,不排斥任何一個法門,這就完全正確了。所以有的你還在分別誰高了誰低了,那你就錯了。過去錯了,咱們把那一頁翻過去,從現在開始,不再排斥別的宗教,不再排斥別的法門,這個你就會進步更快一些。這是第四個第一。

  第五個,上淨下空老法師是推動宗教團結的第一人。這個我一說大家都深有體會,老法師這些年來推動宗教團結,可以說成績突出,太顯著了!多年以來,師父推動宗教團結,我用了一個詞叫成績斐然,這也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二O一O年年末,到二O一一年的年初,我有幸跟隨師父出國一次,去了新加坡,去了印度尼西亞,去了馬來西亞,後來又有一次去了澳洲。就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就親眼看到老法師是怎麼樣推動宗教團結的。過去我是在師父講經的過程當中,聽師父講過,怎麼樣推動新加坡九大宗教的團結,那個我是聽師父講經說的。後來我跟師父出國,我親眼看到了師父是怎樣推動宗教團結的。無論是在印度尼西亞,還是在馬來西亞,還是在澳洲,師父都做了這樣的工作,而且成績都非常突出。

  我看到哪我最激動?就是各大宗教的領袖,或者他們的代表,在台上胳膊挽著胳膊,就是每人都發自內心的真誠的笑容,我看到這我特別激動。我就想,宗教團結了,人民團結了,這個世界不就和諧了嗎?所以師父做的這個工作,真是功不可沒,功在千秋,利在子孫後代。

  應該這樣說,老法師推動宗教團結,做成功了,做出榜樣了,我們如果要是學習這個,有地方學了,師父的試驗田已經搞成功了。這是我起的名,師父的試驗田已經搞成功,怎麼樣能夠推動宗教團結,師父給我們做出來看了。這是第五個第一人,師父是推動宗教團結的第一人。

  第六個第一人,上淨下空老法師是承傳中華傳統文化的第一人。這個大家可能感觸更深,就在我們身邊,現在就在做的這件事情,是不是這樣?所以我說老法師是承傳中華傳統文化的第一人。

  這些年來,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浪潮,可以說一浪高過一浪,此起彼伏。有的也小有成就,如果說成就有點大,咱們改一改,也有的小有成績。可是能用承傳中華傳統文化這個詞來說的,能擔得起承傳二字的,可能是非淨空老法師莫屬了。別人是不是在做這個工作?在做,這個工作要全民來做,大家都來做,這是事實。但是真的就是從做過的咱們來看,我的看法是,真正能夠擔得起承傳二字的,就是咱們老法師。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擔得起承傳這兩個字,力度不夠,只有師父力度夠。而且九十一歲高齡的老人,在擔這個重擔,為拯救中華傳統文化,傳承中華傳統文化,我心裡有個詞,我說老人家都在拼命。別的不說,就是這一年多,將近兩年,師父是馬不停蹄飛來飛去,幹什麼?不就幹這件事嗎?

  今天早晨我跟師父說,我說師父,你去英國大約多長時間回來?我聽說好像三個月要回來一次,我說太辛苦了,是不是?坐一次飛機就要十二個小時,我聽說下了飛機,還得坐六個小時的汽車。我們在座的同修們想一想,九十一歲高齡的老人,就我這個歲數,可能我都承受不了。再年輕一點的,你坐十二個小時飛機,你也會感到很疲勞的。可我們的師父,我們在後方享清福,我們的師父在第一線在奔波,在奮鬥,真是我們感到很羞愧。

  師父老人家時時處處樣樣都在給我們做樣子,自己用身體來給我們做樣子,給我們看。師父說,佛法有人要說出來,有人要做出來。我說師父是一肩擔兩樣,既說出來,正在講,還在說,也在做。你說師父是不是兩個肩膀挑兩個擔子?這面在說,這面在做。師父說了,不做出來人家不服氣,咱們聽了動不動心?師父說不做出來別人不服氣,你聽了,你該不該做?你是不是也得做出來?如果說我們在台上坐著,嘎巴嘎巴說得挺利索,到台下就變了另一個人。在台上道貌岸然,在台下妖魔鬼怪,你說讓誰服?給師父丟人,真是想起來很痛心。

  所以我們一定要向師父老人家學習,我們說不出來,說不明白,我們能不能把聽明白的那一點點,把它做出來,你聽一點你做一點行不行?你聽兩點你就做兩點,咱們沒有太高的要求。你別聽了一百點你一點也不做,全都誇誇其談,那你一點收穫沒有,你今生成就不了理所當然。

  有人曾經問過我這樣一個問題,說劉老師,妳知不知道?師父在國外建漢學院,跑那麼老遠,師父為什麼不在國內建漢學院?我不是太了解情況,但是我自己心裡的笨想法,我就這麼回答的,我說條件不具備,機緣不成熟。如果國內要條件具備,機緣成熟,那師父何苦跑到外國去建漢學院?我說你們有這個想法,師父老人家他就一點沒有想法嗎?是師父現在他不具備這個因緣,他因緣沒成熟。我說為什麼因緣沒成熟?眾生福報薄唄。我說的對不對?你眾生福報厚,老法師在國內建漢學院,承傳中國傳統文化,那不理所當然嗎?現在不具備這個條件,那沒辦法,就得到外國去建。他的目的就是一個,要把中華傳統文化保持下來。

  老法師一再說,他說如果在我們這兒斷代了,中華傳統文化就徹底的沒了,以後再找老師找不著了,誰懂,誰教?現在已經寥寥無幾,能教傳統文化的老師,他說再待十年就完了。所以師父是力爭在這十年,不管花費多麼大的氣力,也要把中華傳統文化保持下來,能夠承傳下去。這就是師父目前迫在眉睫要做的一件大事。那你們看,師父老人家這麼大歲數,東跑西顛在做這件事情,多不容易!但是你知道它的意義有多麼深遠嗎?不可限量,這個意義,我們仔細琢磨琢磨,是不是這樣?

  拯救,現在應該用這個詞,拯救中華傳統文化,就在我們這一撥人手裡了,是不是?如果我們這一撥人,不盡心盡力的去承傳我們中華民族這傳統文化,在我們這一代手裡斷掉了,我們就是千古罪人。你琢磨琢磨是不是這樣的事?老祖宗給我們留下了這麼燦爛輝煌的文化,在我們這些敗家子手裡給它敗掉了,你不是千古罪人你是什麼?而且我們中華傳統文化,不是我們中國的,它是世界的,它是全人類的,你想沒想到?難道你就認為中華傳統文化,就是我們中國的嗎?不對,心量太小。

  現在你看不出來嗎?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愈來愈突出。我給說了一個詞,我說將來能夠引導世界潮流的,非中國莫屬,我們中國要擔起拯救中國、拯救世界、拯救人類的重任。重點拯救什麼?拯救文化,現在習主席做的就是這個工作,我們有沒有感觸?國內的電視節目在變。這事我是有感觸的,我本來是不太喜歡看電視的,我現在看電視,我看到了電視節目在變,我就在心裡默默的高興。國家在變,往哪變?往好了變。過去那些亂七八糟的、烏煙瘴氣的電視節目,現在正在逐步的減少,正能量的電視節目正在愈來愈多,這是令我們欣喜的一件事情。

  那天我不給大家說,正在熱播的一部電視劇,叫「人民的名義」,火了,為什麼火?火在人民的心裡,多少年也沒看到這樣一部反腐大片了,老百姓高興,人民高興,看到希望了。所以現在,如果說過去看什麼電視連續劇,一到晚上就滿街沒人,我估計現在也差不多了。人人都在談「人民的名義」,就是我這不願意看電視的都看入迷了,我每天,沒來香港之前,我都在看這個大片。雖然是和實際情況還有應該說有距離,因為啥?有些個事情,它要有個時間,要有個階段,要有個過程,有的事情適合公開,有的事情不適合公開。我為什麼能說這些?因為我調省政府是一九八四年,我在省政府的工作就是反腐敗,我幹的就是這個活。所以我為什麼看這個大片我那麼認真,因為我知道那個工作是個什麼樣的工作。我那天說了一句,我說如果真正想要把這個工作搞好,真正的抓腐敗,就得拿出什麼樣的決心和勇氣?把腦袋掖在褲腰帶上,隨時準備獻身。我說沒有這個隨時獻身的勁頭,幹不了這個活,那是我深知的。

  你現在反腐敗,就這一件事習主席抓,我說過多少次,我說習主席不用抓別的事,他就抓這一個反腐敗,我就五體投地的,我就佩服他。這個渾水太難蹚了!習主席上任了就敢蹚這趟渾水,那英明的領袖,咱們中國遇到明君了,遇到明君就得度,就得救了。中國得救了,世界就得救了,它是連鎖的。世界得救了,全人類就得救了。你說我們中國的擔子有多麼重!不承傳中華傳統文化,我們是不是罪人?我們中華傳統文化不但救中國,還救世界,還救全人類。就這樣的一個燦爛的文化,被我們斷掉了,我們在中國是罪人,在世界是罪人,在全人類都是罪人。

  我們把這項工作做好了,我們中國真是了不起,我們不想讓誰給評功擺好,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重任在肩,我們一定要把它擔起來。師父老人家對我們寄託了太大的期望,我們有一分力出一分力,有兩分力出兩分力。現在建這個漢學院,也不是沒有困難,是不是?做什麼事都很難。現在建漢學院資金也不是不短缺,我聽出來好像是,因為師父說了,漢學院招生,就指這個英國漢學院招生,所有的經費都統一給出,不用個人來擔負,你想這一筆開支也是不小的。所以我就想,那我盡點什麼心,盡點什麼力?我就想我有一分力我盡一分力,有兩分力盡兩分力。上一次我記得有一次我在香港,我說斯里蘭卡建佛學院的事,這次我還想再說說英國漢學院的事。

  我這次又有一個小小的舉動,因為有佛友上我家去,臨走的時候,在我的沙發後面給我留點錢。等他回去以後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劉姨,我犯了點小錯誤。我說你犯啥小錯誤了?他說我偷偷的在妳沙發後面給妳留點錢。我說我去看看。我一看,一個小口袋裝的,我沒數,但是我會數沓,因為他那是十沓,我估計是十萬。第二天我把小刁、大雲找來,我說暫時擱妳那寄存,以後我們去的時候,把這錢一定要還給他。因為我發願,大家都知道,我不接受一分錢的供養,妳說話要算數的。你們想如果劉老師見錢眼開,誰給我都要,這幾年可能我就成暴發戶了。如果我是一個暴發戶的劉老師,你們還像現在這樣喜歡我,這樣信任我嗎?是不是?你看我說得對不對?說沒說到你們心裡去?你們到那時候那得說,劉老師也貪心了,她也見錢就摟了。我到現在我一分錢不沾。

  我來香港,有同修說商量:劉老師,妳給我們捎點錢供養師父,行不行?我說自己的事自己辦,我不沾一分錢,我真是做到這一點。這是十萬吧,還有同修過春節的時候給我發點過年紅包,拒絕不了,就這樣的,也攢了點,這幾年攢了點。完了大雲夫妻倆也發心,也要贊助點。我說我不反對,就這樣,這回我來了,又捐助了那麼一點點錢,也就十幾萬,就這樣,我就這麼大力量。但是我想,如果我盡心盡力做了,我就拿一塊錢,可能我的功德不次於你拿一百萬,因為我心是誠的,我就這麼大本事。

  昨天我跟師父說,我說師父,這些錢分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佛友給我留的;第二個層次,是佛友春節給我發的紅包;第三個層次,是大雲夫婦倆,他們要表達表達這個意思,加在一起總數十六萬。我就這麼大本事。小刁我倆一分沒拿,小刁要拿讓我制止了,因為最近她家有點事,我說妳手裡不能一點點錢都沒有,我說我不拿,妳也別拿。這次就是這樣的,我是如實的說。你有多大能力你就使多大能力,沒有能力,我不委屈自己,我不能說我想捐,我沒錢怎麼辦?我去化緣。我不化緣,我過去不化緣,現在不化緣,今後永遠不化緣。凡是你們聽到說劉老師要幹某某事在化緣,百分之百是假的,永遠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如果我沒那麼大能力,我一不化緣,二我也不會出去借,我找張三李四,你借我點錢,我要捐款,那不可以那樣做事的。我有多少我捐多少,沒有,我捐我的一顆真心,也足夠了,我就這麼想的,我也就這麼辦的。

  這一段話我給大家念一念,這是我寫的,我覺得這一段話好像是很重要。就是說:中華傳統文化關係到中國的命運,關係到中國的前途,同時也關係到世界的前途和命運,這是一個歷史的轉折點。上淨下空老法師,在這個歷史的轉折點上,所起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切切不可以小覷,就是不可以忽視的意思。一代聖僧示現在中國,這是中國人的福報。老法師示現在中國,是我們中國人的福報。有時候我一看老法師受了這麼多委屈,我心裡真是不平,我就心裡默默的說,師父你咋不找個好地方去示現,你怎麼跑這個地方來遭這個罪。我真是心裡這麼想的。

  所以說一代聖僧示現在中國,這是中國人的福報,這是我們的老祖宗,為後代子孫積下來的陰德,讓我們有這麼大的福報,我們要知恩報恩。上淨下空老法師,在承傳中華傳統文化方面的理念和實踐,無論是力度、深度,還是廣度、高度,無人可比,他的歷史作用不可測及。如果現在我們還不能完全理解和認可,那麼若干年以後,我們會知道這位老人是多麼的偉大和不凡,就是不平凡。他對中國文明、中國文化的影響,絕不在孔夫子之下,歷史將記載這位老人,對中國文化、對世界文化的巨大貢獻,他將成為一位歷史巨人。這是第六個第一人。

  下面說第七個第一人,上淨下空老法師,是推動世界和平的第一人。從七十年代開始到現在,上淨下空老法師先後參加了十幾次聯合國的和平會議。老法師深有感觸的說,聯合國的和平會議,解決不了世界和平的問題,師父一針見血的說。聯合國的和平會議,解決不了世界和平的問題,真是一針見血,一語中的。有聯合國代表團代表向老法師提出這樣的問題,這個世界還會有和平嗎?老法師的回答是肯定的,有的,就是能,能。又問,怎樣才能有和平出現?老法師給了八字方針,這八字方針是「平等對待,和睦相處」。又問,從哪入手?老法師回答,從四個方面做起,即國家與國家,族群與族群,政黨與政黨,宗教與宗教,老法師告訴我們從這四個方面做起,平等對待,和睦相處,就能化解衝突,促進世界和平。我給這八個字叫老法師的八字方針。

  而這四個方面又要從哪先入手?師父說要從宗教入手,宗教團結比什麼都重要,我剛才前面說了一段,這裡師父又說,說宗教團結比什麼都重要。在團結宗教方面,老法師身體力行,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豐碩的成果。譬如前面我們提到的,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等等等,這都是事實,我們大家都耳聞目睹。

  現在師父在澳洲做的這個試點工作,今天師父說了,這個試點已經完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有代表已經去參觀,對這個很認可,就是宗教團結的示範點。這樣,這個示範點被認可以後,就可以向全世界推廣,這是一件讓我們感到非常欣慰的一件事。圖文巴這個小城,有居民十二萬人,在這十二萬人裡,有八十多個不同的族群,這真是典型的多元文化。八十多個不同的族群,有一百多種語言,有十幾種宗教。所以這個地方的試點成功了,那真是有代表性,師父這個十幾年的工作在這個,沒有白做,真把它做成了。這是一個真正的多元文化的城市,老法師把這個小城的居民團結起來了。

  二O一四年五月,斯里蘭卡在巴黎教科文組織舉辦的一次衛塞節活動,澳洲圖文巴的代表參加了,他們的宗教團十幾個宗教,在教科文組織做了詳細的報告。這都很不容易,這個機會是很難得的。他們要給全世界做個榜樣,把圖文巴辦成世界第一個多元文化和諧示範城市。這兩個字很重要,和諧示範城市,現在已經獲得了完全成功。做成這件事靠什麼?靠老法師的智慧,老法師靠什麼?靠的就是一個字,和,和平的和。老法師靠什麼把這件事做成的?就是靠這個字,和,和比什麼都重要。

  後面這段話就是我今天這個課的結尾,我原文給大家讀一讀,說:世界大同,這是中國古人的理想,也是現代中國人的美好願望和不懈的追求。老法師對世界和平充滿了信心,他老人家教誨我們,實現世界和平,要從我們每個人做起,要從自己做起。只要我們棄惡揚善、改邪歸正、端正心念,就一定會挽救地球,挽救人類,世界和平一定會到來。上淨下空老法師堪稱推動世界和平的第一人,他的「平等對待、和睦相處」八字方針,必將有力的推動世界和平的進展。八字方針可以說是老法師,給實現世界和平開出的一劑良方、妙方。

  上面我從七個方面,談了我所認識的上淨下空老法師,都是我自己的認識和體會。對於淨空老法師,我的認識是,怎麼談、怎麼認識都覺得不過分、不全面,因為我的認識能力有限,我只能認識到哪我說到哪。這次是四談,以後有機緣可能五談、六談,我會接著談的,因為隨著我接觸師父的時間的增長,認識的深刻程度可能也會加深,我會繼續向大家介紹真實的老法師的。老法師在我的心目中,永遠是良師、益友、慈父,跟隨老法師學習經教,是我今生的幸中之幸,我會永遠珍惜的。我也希望我的同修們能夠珍惜這個機緣,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