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點播-
本地點播-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早上好,阿彌陀佛。時隔三年之後,我又一次來到了香港,又和同修們見面了。這次來還是想和同修們交流一下學習佛法的心得體會。今天是我這次來香港的第一節課。第一節課和大家交流的題目是「守住本位老實念佛,一生成就圓證菩提」。

  我先說說這次交流的因緣。大約是春節前後,我又得到了六個題目,一個大題就叫慈雲法語,在這個大題的下面有六個小題。今天是我講的第一個題。就是這個因緣,我這次來香港,就和同修們來交流分享這六個題目。

  今天咱們開始講第一個題目。在《淨土大經科註》,第三百八十二集裡,尊敬的師父上人曾經諄諄的告誡我們,要守住我們的本位。我不知道大家注沒注意聽老法師講這個詞語,讓我們守住本位。聽了老法師這句話以後,讓我感到了震撼,我心頭為之一震的原因是什麼?我想師父在這個時刻告訴我們要守住本位,說明一個什麼問題?說明我們沒有守住本位,或者是說我們沒有守好本位。在這個危急關頭,這個話題是特別重要的,所以師父在這個時候告誡我們,要守住我們的本位。真是應該引起我們的重視了。我們學習淨土法門這麼多年,這個守住本位的問題我們是否提到了日程上?如果是過去沒有提到日程上,現在應該提到日程上來了。這就是我聽了老法師這一段開示,我心頭震撼的一個原因。所以今天來到香港的第一節課,我就想和大家說說守住本位這個問題。我想從以下四個方面來說明這個問題,說說我自己的一些體會,供同修們參考。

  第一,我想談談要守住做人的本位。有同修可能會說,做人就是做人,還有什麼本位不本位的?確實是做人也有做人的本位。我們要守住做人這個本位。我從兩個層面談談這個做人的本位應該怎麼守。第一個層面就是四好: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做好人。這個四好可以這樣說,人人皆知,耳熟能詳。仔細想一想,這四好我們做得怎麼樣?具體落實到生活當中,我們是不是把這四好落到了實處?原因我們找一找,為什麼這個四好我們知道得很清楚,但是往往落實不夠?為什麼現在人心壞到了極處,社會亂到了極處?人心之壞、社會之亂史無前例,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如果我們說這四好要落實了,不會是目前這種社會現狀。因為這個四好沒有落實,所以現在社會才亂到了這種程度。

  我舉一個例子,都是生活中的小事,但可以反映出人心不善。我舉一個什麼樣的例子?前一段時間,日本同修給我郵來一個郵包,裡面有吃的東西,有用的東西。這個包是通過郵局郵過來的。按照常規,這個包應該是郵局給送到家裡。我是這樣想的,我不知道我想得對不對。但是這一次郵局通知,讓到郵局去取這個包裹。大雲就去了。去了以後,發現這個包裹被掏了一個大洞,裡面東西掏出去若干,不知道具體數量。掏出去是吃的,還是用的,我們都不知道,反正包是一個大洞。裡面的東西明顯的是少了,這是事實。然後郵局的人就跟大雲說,如果妳要認這個帳,就是說妳這個包妳就可以拿回去,反正就這些了;如果妳要不認這個帳,那我們就把這個包再重新給妳郵回日本去。後來大雲一想,這郵來郵去,一個是很麻煩,二這影響也不好,你說就這麼一個包,中間還被盜了,所以大雲就把這個包拿回來了。所以通過這個事我就想,這在五、六十年代,就是我上小學、上中學,或者我參加工作初期,好像從來沒聽說過這樣的事情,就是郵局郵來的東西還可以中間被盜。所以這個事情,你想想,事情雖小。後來我跟大雲說,我說丟了就丟了吧,是吃的東西,他掏走了,誰吃都好;是用的東西,他掏去了,誰用都行,就算咱們布施了,這個事情就是這樣過去了。我開玩笑的跟大雲說,我說不還給妳留了一部分嗎?如果人家給妳連窩端了,那妳也得認,畢竟還給咱們剩了一部分。所以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就是現在的人心,比起五六十年代、六七十年代,那個善都要少得多得多了,所以社會才能亂到目前這個程度。

  記得上次從香港回哈爾濱,香港同修給我買了一個新的大拉桿箱,裡面裝滿了法寶和一些東西,結果這個拉桿箱,到我們哈爾濱取貨的時候一看,新的拉桿箱變成破拉桿箱了,那個抓手都掉了,不知道怎麼弄的,就是這樣。可能有人說了,他說老太太不明白,這叫野蠻裝卸,人家一看妳這個箱挺重的,因為它有法寶、書、碟什麼的,肯定它重量是比較重,人家拿的時候,裝卸的時候就不耐煩,是怎麼摔的,還是怎麼的,就把一個新的拉桿箱都給摔碎了。這是一個例子。

  再舉一個例子,就是今年的一月上旬,我看電視就看到這樣一則新聞,我就把它叫做新聞。這個新聞是什麼意思?就是說某某養豬場養生豬,當這個生豬養到一定分的時候,就是重量夠的時候就該賣了,就賣到屠宰場去屠殺了。就在沒出欄之前,還有一道什麼工序?就是給這些豬灌水泥漿。我覺得可能很多人都沒聽說過這樣的事情,我是在電視上親眼看到的,它有錄像。那個豬確實很胖,都長成了,要被宰殺之前,然後有一大箱水泥漿,用一個硬硬的塑料管子,從豬的嘴裡插進去,然後外面有一個氣泵,一壓這個氣泵,那個水泥漿就灌到豬的肚子裡去了。這個時候那個豬的慘叫聲,真是讓你不忍心去聽,太慘了。你想想,一個粗管子從嘴裡插到肚子裡,再一摁氣泵,那水泥漿順著管子往肚子裡灌,就那個脹的難受勁,你都能想像得出來。一隻豬是灌二十斤水泥漿,按照賣生豬的價格是十塊錢一斤,這樣灌二十斤水泥漿,每頭生豬能多賣出來二百塊錢。大家想一想,這人是多麼殘忍,就為了這個區區二百塊錢,就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你說豬臨死之前,還不能讓你好死,還得先讓你再遭一遍這樣的罪,多慘。所以我就覺得人真是這個心,不知道是長的人心,還是長的獸心?那個豬被灌了以後,管子從嘴裡一拔出來,有的豬能站著,有的豬站都站不起來了,就地就躺下了,因為牠一下子增加了二十斤體重,灌到肚子裡,那個膨脹勁,那該多麼痛苦。

  所以我看了這個電視新聞以後,我就想,我們有些人可能吃豬肉,如果你看到這則新聞,我想當你再吃豬肉的時候,你就想起這個場景,你絕對不會再把這個豬肉送到你的嘴裡去,你就會似乎聽到那豬的慘叫聲,你就似乎能看得到,你吃的這肉裡是水泥漿灌出來的,你吃的不是豬肉,你也吃的水泥漿。你說這樣的新聞,能在電視裡公開演出來,那不是哪個人編的,是不是?因為它水泥漿有水泥漿的鏡頭,豬有豬的鏡頭,灌的時候有灌的鏡頭,有豬慘烈的叫聲,這些都是在新聞裡反映出來的。所以我就想這個世界怎麼的了?人們怎麼就能變得這麼殘酷無情?就為了這個利,一頭豬多賣二百塊錢,就能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所以我給大家舉這兩個例子,就說人心,就是我們能看得到的、能聽得到的,我們眼目前發生的事情,都讓你慘不忍睹。

  再說說飲食。現在好像我們找不到什麼東西吃起來讓我們放心,就是你不擔心你吃這個東西,可能要有什麼什麼副作用,似乎是吃的也好、喝的也好,你找不到讓你放心的食品了。這個問題多麼嚴重!你想人是離不開吃的,他要飲食的,你這些個東西,全都摻、加各種各樣的東西,你說人們吃到肚子裡,你能不得病嗎?為什麼現在這種奇奇怪怪的病屢見不鮮?過去都沒有看見過的病,沒有聽說過的病,現在我們都說奇怪了,這是什麼病?到哪都診斷不出來,查不出來病因。那就是病從口入,你吃的東西有毒,你人的身體自然就充滿了毒素,那人能不有病嗎?所以佛三千年前告誡我們,說末法時期眾生是飲苦食毒。想想我們現在的現實,是不是被佛陀說中了,沒有一樣不兌現的,真是飲苦食毒。

  前些時候有幾家,應該說比較名牌的一些企業,還有這個企業製造出來的食品,被電視曝光了。因為我不太出去買東西,我都能知道它說的這幾樣東西,在我們心目中,那就是我們那裡的名牌,好像是最保險的。結果恰恰是所謂的最保險的,這次被電視上曝光了。當時我看了以後我就想,我的媽呀!這還有啥能吃?就這樣的企業製造出來的食品,都是這麼製造出來的。你看到它整個的製作過程,你真是慘不忍睹,那髒到你都沒法形容的程度,那怎麼能就變成人們所要吃的東西?他要吃進嘴裡的,真是太可怕了。

  我有一個小姪女,她告訴我,她說:娘,我開個包子鋪,可賺錢了。我說:妳那個包子鋪是素的還是葷的?我小姪女告訴我,她說:我開的是肉包子鋪。但是她特別強調的告訴我:娘,我開那肉包子鋪沒有一星一點的肉。我聽了以後,我大吃一驚,我說妳既然是肉包子鋪,怎麼能沒有一星一點的肉?那妳怎麼包的這個包子?她說:全都是兌的,用一些佐料兌的,吃到嘴裡嘎嘎香,吃了這頓讓你吃下頓。我說:為什麼?她說:香,上癮。我說:妳都擱什麼東西了?她笑了,她說:娘,這個我不能說,這是祖傳祕方。我說:妳去吧,咱們家,因為她也是我們老劉家的,我婆家這邊的姪女,我說咱們老劉家從來沒有這樣的祕方,我怎麼不知道?就像開玩笑的她跟我說,說很多人都喜歡吃她這個肉包子,但是誰都不知道她這肉包子裡沒有一絲一毫的肉,就是這樣的。我說:妳這不是騙人嗎?妳這樣是造孽!我勸妳,妳趕快把這肉包子鋪給我關了;要麼妳就好好的包真正的肉包子去賣,妳不能這麼騙人。後來這孩子還比較聽話,她說:娘,既然妳這麼勸我,那我就把我這肉包子鋪關了吧。後來我一問,她真的把這個包子鋪關掉了。如果我要不說,可能你就不知道她開多長時間。你看,她所說的這個包子鋪,如何如何賺錢。那肯定是賺錢,那個成本那麼低。然後她賣這個包子,她跟我說,多大一個。完了我就開玩笑的跟她說了一句,我說妳這包子太大了,牛眼睛要長得小一點,妳這個包子比那個牛眼睛還小一圈,就那麼大的小包子。當時她告訴我價格了。我說:一個人吃多少能吃飽?她說:要是一個男的,吃個三十、四十能吃飽。我說:這也吃不起,就按照妳這單個包子價錢。我說:要是女同志,吃個十個、八個要吃飽還行,一個男同志得吃三、四十個,誰也不敢來吃了。她說:娘妳不知道,因為他吃了這種包子他上癮,所以他下頓他還想來吃,就是這樣的。我聽了這個事,因為我孤陋寡聞,我很少出門,我也不上飯店,我不知道現在這個飯店都到了這種程度。

  你看看我們的周圍,再看看我們自己,我們自己每天你是存的什麼心,你這個心是善的還是惡的?是好的還是壞的?你再看看我們說的話,你說的話是好話還是壞話?是真話還是假話?我們再看看我們每天行的事,是好事還是壞事?是善事還是惡事?我們每天做人,做的是好人還是壞人?真得好好反思了,真需要好好的反思了,不能再糊裡糊塗的這麼得過且過了。如果這樣的問題繼續發展下去,人心繼續的壞下去,社會繼續的亂下去,我們這個世界真的沒有和平可言了。所以說守住我們做人的本位,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做好人,是我們必須守住的本位。這是我說的第一個層面。

  第二個層面,敦倫盡分。我想說說敦倫盡分,因為這個是印光大師教導我們的。簡而言之,敦倫盡分是什麼意思?就是扮演好我們每個人的角色。就拿我自己來說,你想想我有多少個角色,我自己數:我是父母的女兒,我是公婆的兒媳婦,我是姑娘兒子的母親,我是兒媳婦的婆婆,我是孫女的奶奶,我是學生的老師,我是老師的學生,等等、等等、等等。你仔細想想,你的角色多了。你每一個角色,你仔細琢磨琢磨,你是否做到了敦倫盡分?

  有時候我自己默默的反思,回想我七十多年來,我敦倫盡分還有哪些欠缺,所有的角色,我回想起來都有欠缺,都留有遺憾。我給大家一個一個的說。比如說我是父母的女兒,因為我爸爸媽媽只有兩個女兒,我姐姐和我,我在家裡是老姑娘,嬌生慣養,什麼事都不用我,什麼心都不用我操。所以我結婚以前,我過的是天堂的日子,無憂無慮,我的任務就是上學念書,回家吃飯,這就是我的活。想想對父母的教育,我落實得不好。雖然是父母以那種淳樸的感情,教育我姐姐我們兩個要做一個好人,那個時候就是:一、不能說謊,二、不能佔便宜。這就是我爸爸媽媽對我姐姐我們兩個的,可以說是家訓吧。這個起沒起作用?起作用了,我姐姐我們兩個可以說一生不佔便宜,不說假話,這個基本上做到了,只能用基本這兩個字。如果你說完完全全做到了,不是這樣的,還是有欠缺的。

  然後再說說我們做為女兒,對父母盡沒盡到孝道,就這個是我心中的一個遺憾。因為我結婚以後,是和公公婆婆在一起,我姐是和我爸爸媽媽在一起,所以我姐姐把我們兩個人應該對父母盡到的孝道,我姐姐一個人都包了。所以我特別感恩我姐,真是一副菩薩心腸。所以在對待爸爸媽媽這個問題上,一個遺憾是我媽媽晚年,就臨她去世的前三年,她有病了。現在我知道那叫老年痴呆症,當時我不知道我媽媽是病了,就覺得這老太太一天怎麼這麼鬧人呢?她總是罵我姐和我姐夫。我姐就去找我哭哭啼啼,小雲怎麼辦?咱媽老罵我。我就得去像消防隊似的,我就得去滅火去,有時候跟媽媽說話就有點生硬。這是對媽媽。後來我反思,那時候我為什麼不知道媽媽是老年痴呆症?我知道她是病態,我不可能那樣去對待她說話。這是對媽媽的遺憾。

  對爸爸的遺憾,爸爸臨走之前最後一次住院,他一共住了十二天。我因為忙著寫一份要往國家報的大的調研報告,我是在我爸爸的床頭櫃上,寫了十一天材料,十一天我把這個材料寫完了,第十二天我爸走了,沒和我說他想和我說的話。因為我爸每天都問:小雲,還有多少沒寫完?我說:快了、快了。再問我:我還說快了、快了。結果第十一天我寫完了,第十二天我爸走了。所以就這件事情,可以說是我後半生的一個非常大的遺憾,因為我知道我爸特喜歡我,他一定想跟我說點什麼,沒來得及說,老人家就走了;特別通情達理,他怕影響我工作。

  再說對公公婆婆,我公公婆婆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完了還得精神病,所以兩個老人真的很辛苦。老爺子照顧這個兒子半年就得了高血壓,歲數大又得了病。這個精神病患者他是到處跑,老人就攆不上他。我為什麼結婚比較早?就是為了照顧他方便。所以就早早的,我二十一歲那年就結婚了,然後我就半天上班,半天負責照顧老伴。我就覺得兩個老人挺可憐的,你說就這麼一個兒子,那簡直是心尖寶貝,還得了這個病,兩個老人就覺得好像無依無靠似的。所以我結婚以後,我就告訴老人;還有我,我沒結婚之前在家是乖乖女,嬌生慣養,我結婚以後就是我們家的頂梁柱。但是我對婆婆和公公有欠缺,我可能以前跟大家說過,公公臨嚥氣的時候,我沒在身邊守著。我去了,我在老人身邊,我婆婆讓我帶著我姑娘,上市場去買菜,回家做飯,做完了給醫院送去。我就領著孩子去買菜,回家做飯去了。做完飯拎著飯盒往醫院送,半道碰見我婆婆和我丈夫往回走,我說你們怎麼都回來了?我的意思是說,那老爺子一個人在醫院。我婆婆告訴我:老爺子走了。我說:怎麼就這麼一會就走了?我婆婆告訴我,她說:因為我知道妳膽小,妳沒有看見過死人,我怕妳害怕,我發現老爺子不行了,要嚥氣了,我就把妳支走了。就這樣,我公公臨嚥氣的時候,我就差那麼半個小時,我沒有看見我公公最後走的樣子。這是我的一個遺憾。

  我婆婆我對她遺憾相對來講少一些,因為我婆婆最後有病半年,我是半年沒上班,在家照顧我婆婆。這個好像對我是一個安慰。我婆婆有一點點遺憾是什麼?她讓我給她梳髽鬏頭,就這個髽鬏頭,我怎麼比劃老太太都說不對,可能我最後給她梳的那個頭,也不是她心目中要的那個髽鬏頭。不是我不想給她梳明白,我實在不知道這髽鬏頭是什麼樣的。就這樣,我就想老人家最後臨走之前,對我這唯一的兒媳婦,就提出了這麼一個希望,我可能都沒給做到。所以在四個老人身上,我覺得多多少少都留有遺憾。

  再說我是姑娘、兒子的母親,我自己給我自己的評價是,我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我是一個工作狂,原來我在小學、在中學當老師,我的全部心思都在學生身上。對我的兩個孩子,不說不聞不問也差不多,是公公婆婆給我帶大的。他們上學,上幾年級,學習成績怎麼樣,我很少過問。我記得有一次,我兒子考重點班,分重點校,那個名額數量不多。當時考完數學,在收發室,他們的班主任老師當著十幾個老師的面,把我這當校長的一頓臭罵。我當時就想,那我兒子考試沒考好,你罵我幹啥?人家老師說了,妳這啥當媽的?那孩子一道大題沒做上,得落多少分去,妳要負責任。我說他沒考好是他沒考好,你別跟我發火。數學一道大題沒答上,那肯定落分。好在第二堂課考語文,我兒子比較偏科,他語文學得比較好,所以這個語文就考得還可以。那一次我這個兒子就踩著分數線上的重點校。後來還引起了一場誤會,有的人就說,因為劉校長她兒子打了一百九十二分,所以這個重點校掐的分數線就掐到一百九十二。實際這個事實在是冤枉,你說我哪有那權力?這個都是人家教育處來管,我是一個學校的校長,我沒有權力定這個分數段。你說我兒子你要麼你就多兩分,要麼就少兩分你就上不去,他非得踩著這一百九十二的分數線,他就上了這個重點中學。這一關過了,也過了我公公婆婆這一關。這我就想,如果我兒子要考不上這重點校,我公公婆婆,尤其是我婆婆這一關,那我就難過了,妳這校長怎麼當的?妳還當了這麼多年老師,妳自己的孩子妳都不管,考個重點校也沒考上。好在我兒子他還真考上了。

  我姑娘上小學的時候,分的班就是一個普通的班,而且是輪番的換這個代課老師。大家知道,懂行的都明白,這個班如果這個老師是固定的,它就穩定,今天這個老師代,明天那個老師代,這個班肯定它就不穩定。我姑娘正好就分到這樣一個班。我就想我當校長,我不能給我姑娘挑班,誰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個好班?所以這樣,我姑娘就在這個班裡上學。有一次我還記得我去瀋陽出差,回來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姑娘下課從一個好班裡出來了。我就把我姑娘拽到一邊,我說妳怎麼從這個班出來的?她說媽,某某主任給我調班了,讓我上這個班。她去的這個班是這個學年裡最好的班,那老師教課呱呱的,那我當校長能不知道嗎?我當時就跟我姑娘說,妳哪個班來的,妳給我回到哪個班去,我姑娘乖乖的提了書包,又回到原來那個班去了。就這樣,我姑娘考重點中學的時候差兩分,沒考上重點中學,她就上了普通中學。大家現在都明白,那個重點校和普通校,那差老大一截,兩分之差最後就不是兩分了。所以最後我姑娘也沒考上大學,高中畢業就參加工作了。

  你說兩個孩子,她媽是當老師的,還當校長的,還抓過教學,結果自己的兩個孩子都沒考上大學。那我就想,他沒本事他就考不上唄。當時老太太跟我發脾氣,我也不吱聲,反正老太太妳有火妳就發,我該幹啥我幹啥,就是這樣。後來我回過頭來想,確實我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

  再說我孫女,我孫女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應該說成績都是名列前茅的優等生。我兒媳婦一心巴火的要把這孩子送到重點大學去。她這種心情我非常理解。我記得在她考大學的頭一年,譬如說明年該我孫女考大學了,頭一年,我跟小刁我倆閒說話的時候,我就跟小刁說,我說荷荷明年考大學成績不好。小刁就非常生氣,跟我說,妳這啥奶奶?孩子學習那麼好,人家當奶奶的都盼著孫女考個好學校,你說這還有一年,孩子學習又這麼好,妳就說人家明年考大學成績不好?我說那把話撂這。結果我孫女考大學,反正要麼妳就是超常的發揮,要麼妳就超低的發揮,我孫女就完全不是她平時學習的成績那個水準,老師、同學、爸爸媽媽,誰都沒想到我孫女考試能考到糟的那種程度。她為什麼考得那麼糟?有幾個原因,一、她文科突出,理科不行,她理科,數學突出,她就三個主科:語文、數學、英語都比較拔尖,那她非得要學理科,那還有物理、化學,她物理、化學屬於她根本就不學。妳想想,妳考大學,妳拿三科的成績去跟人家五科競爭,妳得吃多大的虧?這孩子強,我就不喜歡文科,我就要報理科,這樣她就分到理科班。結果考試你想,三科的成績妳再拔尖,那兩科給妳拽後腿,妳那成績能比人家高嗎?一下子就把分數拉下去了。好在真是阿彌陀佛保佑,她大學還真考上了。這個孩子心態好,她心態好,她爸爸心態好,我心態好,我兒媳婦心態不好,一心巴火讓這孩子考重點大學,這重點大學肯定是沒戲了,所以我兒媳婦一直到現在都耿耿於懷。這是一個。再一個,人家我兒子的好朋友告訴他,回家讓老太太給孩子念佛迴向,讓孩子考個好大學。我兒子說,這事我媽不能幹。回家真跟我說了,我說你說對了,我已經給所有參加高考中考的孩子們迴向一年了,所有的孩子都包括在內,那當然你姑娘也包括在內。我真的沒有單獨給我孫女迴過一次向。所以後來,這個我不能跟我兒子說,也不能跟我兒媳婦說,我自己跟我自己說,這個奶奶確實沒有盡職盡責,就是這樣的。

  妳說妳這些角色,妳敦倫盡分妳都沒有做到,我現在我倒希望時間倒流,再回去,我重新給我爸爸媽媽當女兒,給我公公婆婆當兒媳婦,給我孩子當母親,給我兒媳婦當婆婆。說到這,我想說說我的兒媳婦,我兒媳婦結婚以後受了很多委屈。雖然我想做個好婆婆,因為我和婆婆的關係特別好,我婆婆對我真是好,就像自己的姑娘一樣。我那個時候我就下決心,等我當了婆婆,我只能超過我婆婆對我的好,我不能次於我婆婆。結果我真的沒有我婆婆做得那麼好,讓我兒媳婦結婚,今年都二十一年了,確實是受了不少委屈。有時候我都想,如果還有來生,我還給我兒媳婦當婆婆,我會比今生做得要好得多得多。可是我自己知道,我沒有來生,我肯定今生就是我最後一個身,沒有機會給兒媳婦再當婆婆了。但願我去西方極樂世界,將來能把孩子們也都度到極樂世界去,這是我唯一的補救措施。

  現在我應該這麼說,我特別感恩我的家人,他們對我的理解和寬容。儘管我這個敦倫盡分,哪個都沒有盡好,最起碼說沒有盡圓滿,但是無論是父母還是公婆,還是兒子、女兒、兒媳婦,包括孫女在內,他們對我都很理解、很寬容,真的,我在這裡深深的感謝他們。

  對丈夫,雖然我覺得,我內心我是盡心盡力去照顧他,他現在身體狀況不好,但是我總覺得,可能有很多地方我照顧得不夠。有時候我也想,他娶了我這麼一個妻子,也夠倒霉的,因為我日常生活差得太遠太遠,我既不會做吃的,我也不會做穿的。在飲食方面我老伴絕對寬容我,每天我問他,我說老伴,你想吃啥我給你做。我老伴總是說,妳做啥我吃啥。我做好了端到桌子上,他吃的時候我問他,我說老伴,我做得好不好吃?他保證說好吃,我說真好吃假好吃?他說真好吃。實際我知道老伴是在鼓勵我。

  所以我用我自己的切身體會,跟大家說,如果你們的敦倫盡分盡得比我好,我向你們學習。假如說在敦倫盡分方面,你們還在某些方面,還做得不是那麼十全十美,你們還有機會,希望你們在這方面多多努力。

  再說我是學生的老師,現在有很多學生經常和我聯繫。雖然我教的那個大學生,比我小個五六歲、六七歲,我教的最小的學生,今年也都五十六、七歲了,就是這樣的。我覺得學生有些時候有些事想要去找我,要跟老師叨咕叨咕,說一說,訴訴苦,有時候我還不能及時的見他們,我覺得我對於我這些孩子們,也是一個欠缺。最最重要的,我現在老師,就是小學教我的老師,中學教我的老師,現在還有三位健在,都八十多歲了,我對老師沒有做到尊師重教,前些年不知道去看望老師,後幾年應該說有所進步,每年逢年過節的都去問候問候老師,但是做得遠遠不夠。你們想想我都七十多歲了,我老師八十多歲,我不會再有七十年了,老師也不會再有八十年了,所以我就想不浪費剩下的時間,好好對我的三位老師,也盡盡我做學生的孝道。

  我在這裡要講一件,在我對待學生方面,有一件讓我後半生遺憾的事情。大約是一九七三年前後,我們那個時候那個學年是十個班級。有一天有一個班的班主任老師就跟我說,劉老師,我們班的誰誰誰我教不了,讓他上你們班去吧。我當時二話沒說我就答應了,我說那就來吧。為什麼我這麼快就答應了?因為這個孩子我認識,他是全學年裡不說最調皮搗蛋的也差不多,在哪個班哪個班都上不好課。他這個班主任老師性格又很內向,根本就管不了他。這是一。第二,這個孩子他的叔叔是我小學的同學。他叔叔也曾經找過我,跟我說:素雲,妳能不能把我侄調到妳的班,妳帶他?基於這兩點原因,我就答應這個老師,我說那就讓他過來吧。這個孩子就上我班了。從他上我班的第一天起,我們班就像鬧翻了天似的,這個孩子跟老師打仗,跟學生打仗,沒有一堂課消停的。這科任老師都紛紛找我。他唯一不鬧的,就是上我的課他不鬧。那不行,我只是教他語文一科,那麼多老師上不了課。有一天他又打仗打得太大勁了,我就把我這個小學同學,他的叔叔,我就請來了。請來以後,我的意思是什麼?就是我跟我這同學商量商量,想個什麼辦法,家長和老師配合起來,把這個孩子教育好,最起碼不要讓他影響全班的紀律。結果我沒想到的是什麼,我這個小學老同學一進我們教研室,劈頭蓋腦的把我一頓臭罵,說妳算什麼老師,連個學生妳都教不好?說得特難聽,就我跟你們學的,這都是最好聽的話了。當時教研室那十幾個老師,聽得他們都目瞪口呆,有的老師就打抱不平,說這什麼家長,怎麼能這樣?後來我當時,我記得那年我是二十六、七歲,可能也正當年輕氣盛,也覺得非常委屈。你說你都知道你這個侄是什麼樣的孩子,我好心的把他收過來了,你為什麼不理解我,我找你來我也不是告狀,我是商量商量,咱們怎麼共同想個什麼辦法,來幫這個孩子,結果你不問三七二十一,你就把我一頓臭罵。我當時也承受不了,所以我說既然我是一個不稱職的老師,教不了你這個侄,那就請你把他領回去吧。我這個老同學脾氣也非常倔,他當時就把這孩子領走了,那都在火頭上。他領走了以後,我聽說他把這個孩子送到郊區一百中學去了,那是我們郊區的一個中學。結果送去時間不太長,就被學校開除了,這個孩子。那我能理解,他確實是攪得全班上不了課。開除了以後,我聽了以後我心裡挺難過,他畢竟是學生,你說這樣被學校開除了以後,他就失去了學習的權利,但是又沒法再重新把他收回來。

  過了不長一段時間,可能也就那麼一年半載的,我又聽到一個非常不幸的消息,就是我小學這個老同學,和他這個侄,就是原來我這個學生,叔侄倆都去世了。就是他被開除以後不長時間,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時間,我的另外的學生告訴我,他說老師,誰誰誰和他的叔叔都去世了。我就想,就這件事真是我當老師這麼多年,唯一留下的一個讓我遺憾的事情。我就想,如果這個孩子,我要不是感情用事,我不是讓他叔叔把他領回去,可能最後的結局不會是這樣的吧?所以到現在我覺得是我當老師生涯中唯一一件讓我遺憾的事情。我說給大家聽,如果現在還有很多老師,假如你們能聽到我這個講話,看到這個光碟,希望你們吸取我的教訓。做老師,我也知道不容易,但是我們就是幹這個工作的,一定要做一個好的教育工作者,不要把孩子們往外推,把孩子們推出校門,確實是我們沒有盡職盡責,我們對不起學生。

  敦倫盡分說起來容易,因為每天我們都要面對,做起來確實很難很難,不管如何艱難,我們一定要努力去做。家庭和睦,這是社會和諧的一個重要的基礎,所以如果我們每個家庭都和睦了,那社會自然就和諧了,就不會亂到這種程度了。我們每個人都捫心自問,你的家和睦嗎?你為這個和睦的家你做了什麼?是不是?這個問題,如果大家都認真的思考。如果過去被咱們忽略了,現在咱們重新把它提起來。一定要從自身做起,學佛先把自己的家學和睦了,這是基礎。這是我第一個說的,要守好做人的本分,從兩個層面來說。

  下面我說第二個問題,守住修行人的本分。這個比做人的本分,你就要提一個檔次了,對不對?你平平常常的做人,和你現在是一個修行人,他這個本位就要提高了,就和原來的那個要求不同了。我具體的說一說,那修行人的本位是什麼?概括起來,三皈、五戒、十善,這就是修行人的本位。

  三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按照惠能大師說的,皈依覺、正、淨,覺就是佛,正就是法,淨就是僧。所以我們修行人,如果把這三皈能夠守好,基本上我們的本位就沒有太大的問題了。我們現在再重新學習學習、溫習溫習三皈、五戒。這個老法師在給我們講的時候,告訴我們,我們一共要守五種戒。這五種戒師父是這麼順下來的,概括起來的:第一種,淨業三福。這是我們老法師告訴我們要守的。淨業三福的第一條,「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這是淨業三福的第一條,這個我們大家都熟悉,我今天再重說一遍,就是提起大家的注意和重視。淨業三福的第二條,「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第三條,「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這就是淨業三福的三福。

  第二種戒,六和敬。六和敬:一、見和同解,二、戒和同修,三、身和同住,四、口和無諍,五、意和同悅,六、利和同均。這個我們大家都熟悉,咱們道場有好多地方都貼著,我們天天都念、都看,問題是我們做到了幾條?就是我們這個道場的幾十個人、幾個人,咱們別說別的,就說說我們自己這個小範圍的,譬如像我身邊的刁居士、大雲,我們三個,這六和敬做沒做到?仔細對照對照,差遠了。所以這六和敬我們很熟,嘴裡經常說,但是具體落實下來,你仔細推敲,哪一條你做得都不是那麼完美的。不能說你一點沒做,如果說你一點沒做冤枉你,就是我們做得不完美。這是第二種。

  第三種,三學。三學就是戒、定、慧,這個大家都知道。為什麼要守戒?守戒的目的是要得定。得定以後幹什麼?開慧。戒、定、慧它是這個順序的。我們修佛修什麼?不就修這三個字嗎?修戒定慧。第四種是六度。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這也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咱們今天就是屬於複習功課。這是第四種。第五種,普賢菩薩十大願王。是不是這樣?這就是老法師告訴我們要守的五種戒律。

  老法師我記得在光碟裡說了這麼一句話,說「我們修行人守住這五種戒,阿彌陀佛歡喜」,這是老法師的原話。說我們修行人如果守住了這五種戒,誰歡喜?阿彌陀佛歡喜。這句話就這麼簡單,你仔細琢磨琢磨,含義多麼深刻。我們修行人要把這五條做到了,那將來我們不就到阿彌陀佛身邊去了嗎?阿彌陀佛能不高興嗎?是不是這樣!修行人修什麼?就是修的這個。你把這個修好了,你今生就成就了。

  目前的社會道德淪喪,科技的發達,給人類帶來了無窮的災難。按道理科技的發達是好事,但是現在恰恰是因為科技的發達,給社會和人類帶來了無窮的災難。道德的淪喪使社會亂了,亂到今天這種程度,社會已經亂到不能再亂的程度了,已經突破了底限,在這種情況下,世界和平上哪裡去找?所以現在已經是形勢非常嚴峻,我們每個人都要認真思考了。

  我們做為佛的弟子,皈依三寶了,一定要言行一致。在今天的社會,一定要做到什麼?你說出來的話,你一定先把它做到;你做不到,你不要說。咱們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例子?說起大道理來,可以說是誇誇其談,但是實際落實到自己身上,有點道貌岸然。我就想,那你說出來的東西,你都是教育別人的,當你教育別人的同時,你難道自己不教育自己嗎?當你說的和你做的背道而馳的時候,你不覺得你心中羞愧嗎?不覺得是一種恥辱嗎?我們的師父告訴我們,說現在需要有人把佛法講出來。師父老人家現在做的就是這個工作,把佛法講出來。師父還說,現在更需要有人把佛法做出來。而且師父給我們樹立了海賢老和尚這個做出來的榜樣。說出來我們有榜樣學,師父;做出來我們有榜樣學,海賢老和尚。我們對號想一想,你現在每天想的、說的、做的,是不是如理如法?

  尤其是讓我比較痛心的是,有一些離師父比較近的,經常能聽到師父教誨的,為什麼,是不經意還是經意,總要犯一點這樣那樣的錯誤、毛病?我是那樣想的,如果你不在師父身邊,可能還好一些,在師父身邊,你出了毛病,都是師父的麻煩。我想我們不能替師父分憂解難,我們也沒有這個資格,也沒有這個權力和能力,我們能不能做到管住自己,別給老人家添亂,行不行?就這一點,我們努努力加把勁,還是完全能夠做到的吧。我們捅了婁子,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師父老人家怎麼辦?所以我能聽到的,有很多人家說師父如何如何,都是說他身邊的弟子,你看誰誰誰、誰誰誰。你說怨人家說嗎?還是我們做得不好,我們要都做得響噹噹的,是佛陀的真弟子,師父的真學生、好學生,人家能說出來這些事情嗎?你沒有把柄抓在人手裡,他說你什麼?是不是這樣?所以一想到這些,我真的覺得很痛心。我想師父老人家已經九十一歲高齡了,我們能不能讓師父他老人家省點心,讓他騰出更多的精力,去為眾生做更多的事情,不要讓他對他周圍的人還要分心,還要去操這個心,還要去想方設法的怎麼解決?這樣我們覺得是不是對不起師父老人家?我說這個話不是批評哪個人,我是說得比較廣泛的。

  就是師父畢竟高齡了,我現在七十多歲,我都覺得有些時候比較疲勞了,師父九十多歲了。不說別的,就是去一趟英國,昨天師父跟我說,坐一趟飛機,從香港到英國需要十二個小時。你想想,我們年輕人要坐十二個小時的飛機,都覺得疲勞,九十多歲的老人家,坐十二個小時的飛機。然後我聽另外一個居士說,下了飛機還要坐六個小時的汽車,才能到達目的地。我們想想,我們在這種時候,再給師父添亂找麻煩,真的有點說不過去。我勸大家,不要老考慮自己那點小圈子、小利益,在師父身邊好好護持師父。你今生得到這個機會機緣,百千萬劫難遭遇,你一定要珍惜。不要因為天天守在師父身邊,就不把它當回事,那就錯了,以後你會後悔後半生的,你以後永遠不會遇到這樣的機會了。我真是非常羨慕師父身邊的同修們,希望你們大家齊心協力,好好護持師父,讓師父為眾生做更多的事。師父所想的、所說的、所做的,是利國利民,你們想想,可以說功在千秋。我們現在眼光短淺,還看不到那麼遠,將來歷史會做證明的。你們把師父護持好,你們功德無量,我向你們學習,向你們致敬。真是這樣。我今天真是掏心肺腑的,跟大家說這些話。這是我真實的感受。如果我們現在為了自己一點點小利益,或是我想怎麼的,我要怎麼的,是不是心量太小了?

  老法師現在為我們做的榜樣,真是,我們怎麼說都不過分,怎麼學都學不來。如果我們能把師父的東西,我們能學來十分之一,你今生成佛都大有希望;就怕你連十分之一,你都學不著,那就空過了,那沒辦法。師父所說的東西,尤其是最近一、二年,我記得我跟大家說過,師父在說什麼?一乘佛法。一乘佛法就是讓你成佛的法,最高的佛法。你聽懂了,你就成佛了;你聽不懂,你就這耳聽,那耳冒。都是在聽,有的人受益了,有的人一點東西都學不去,就是這樣的。這是我說的,修行人要守住修行人的本位,三皈、五戒、十善。

  第三個,守住念佛人的本位。這個層次要比修行人的本位又提高了,它是階梯式的。念佛人的本位是什麼?簡而言之,對於我們修行淨土念佛法門的同修們來說,我們的本位就是:老實念佛,求生淨土,親近阿彌陀佛。就這句話從我嘴裡說出來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多少遍了,同修們是不是聽得耳朵都長繭子了?劉老師老說這幾句話。這幾句話重要!我必須得說,反覆的說,你別怕我囉嗦。我如果是從你們迷茫中,給你們囉嗦清醒了,我這三句話我說多少遍我都不嫌煩。我一遍遍的跟你們說,我們念佛人的本位就是這三句話,老實念佛,求生淨土,親近阿彌陀佛。這就是我們念佛人的本位,也是我們的終極目標,是不是這樣?我們的本位只有這一個,如果有人又弄出了第二個本位、第三個本位,那就錯了,念佛人的本位就這一個,沒有第二、第三。如果有人弄出來第二、第三,我給它起個名,那不叫本位,那叫錯位。所以咱們一定守住本位,不要錯位。離開了這個本位,我們就會在錯位的路上愈走愈遠,那就叫背道而馳。

  怎樣才能守住我們的本位?有人可能說,老師你說念佛人要守住念佛人的本位,那你得告訴我們,我們怎麼守。下面咱們就說這個問題,怎麼樣才能守住我們的本位?以我二十年的學佛經歷,回顧我所走過的學佛之路,我自己總結,我解決了三個認識。這三個認識是什麼?咱們慢慢說,因為今天是第一節課,可能我這麼長時間沒說這麼多話,嗓子有點緊,大家別著急,慢慢說。我這三個認識是什麼?一、我認識了阿彌陀佛,我二十年前我不認識阿彌陀佛;二、我認識了西方極樂世界;三、我認識了我自己。我這二十年學佛,我就解決了這三個認識。我再說一遍,我認識了阿彌陀佛,我認識了西方極樂世界,我認識了我自己。下面我具體說怎麼認識的。

  二OOO年,是我紅斑狼瘡爆發最重的一年,醫生說我隨時面臨死亡。當時我自己也沒想到我能活過來,既然已經沒有退路了,那就是絕路一條了,我倒想這也是一件好事,你要有退路,你可能還想退退,你這沒有退路了,就是絕路了,那絕路了,那就絕了唄,反正我好在我不怕死,就這麼一個不怕死的念頭,可能就救了我。當時處在生命的倒計時,醫生告訴我,說三五天也是妳,三五個月也是妳,三五年也是妳。那我想我沒有那麼長時間,我兩個學生都是半年走的,我現在三五個月也就差不多了,所以就回家吧;我又不能用藥,所有的藥物過敏,就這樣我就回家了。回家了以後,也可能我就命不該絕,就在回家之後,我就有緣接觸到了一本《無量壽經》會集本,這是我姐給我結緣的,然後我又得到了一套《無量壽經》光碟。我說過若干次了,這套《無量壽經》光碟,是老法師一九九四年在台灣第三次宣講的,這套光碟一共是七十碟,每碟看一小時。這個時候我得到了這本會集本,得到了這個光碟以後,我就如獲至寶,每天看這個光碟。

  我記得我跟大家說過,我看這個光碟是分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消磨時間。因為這個病苦的折磨,漫漫長夜特別難熬,我就用看這個光碟,那個時候我都不知道叫老法師,我不知道法師,我一看,我怎麼稱呼老法師?稱呼老爺子,我就面對這個鏡頭心裡想,這老爺子天天和我嘮嗑,給我作伴,我就減輕了我很多那個難受的。如果不是這樣,你說這一宿我怎麼熬?就這樣,這是第一個層次,消磨時間。第二個層次,突然有一天老法師說,人生為什麼這麼苦。我一下子我就精神了,腰板也拔直了,完了我就想,這個老爺子要說人生為什麼這麼苦,現在我正苦著,面臨兩個絕境,生活的絕境,生命的絕境,我可得聽聽這個老爺子他咋說。師父就把答案說了。說了這回我心裡怎麼想?這老爺子說得真好,他咋知道我咋想的,我還有十萬個為什麼,可能這個老爺子都能給我答案。這第二層次,我就去找答案去了,由消磨時間升到第二層次,我找答案。

  第三個層次,愈聽答案愈多,愈聽答案愈多,我心裡的十萬個為什麼,老法師就像一個解一個解的,老爺子都給我解答了。這回愛不釋手了,聽進去了,這回是真聽進去了。所以我那十年聽老法師講《無量壽經》,每天七八個小時、十來個小時,這是真的。因為我不能出門,滿身滿臉滿頭全都是那種大嘎巴兒,嚇人,五十七天長了五十斤體重,整個人都是橫著的,我自己都不認識我自己。所以也可能就是這一個絕境,這也是我的一個機緣,二OOO年就成了我轉變命運的關鍵一年。從那一年開始到現在,十七年,我的命運就完全轉過來了。這就是現實,你們現在就面對著我,是不是真的?是真的。

  所以我說,第一個我認識了阿彌陀佛。我就從無量壽經四十八大願裡,認識的阿彌陀佛。在這之前,我不認識阿彌陀佛,我更不知道什麼四十八願。這回我既得到會集本了,我又得到光碟了,我就知道阿彌陀佛有個四十八願,只要你念阿彌陀佛,將來你就能去見阿彌陀佛。我心就有底了,有依有靠了,我不是無家可歸漂流的孩子了,我當時心裡一下就落地了,就這種感覺。

  第二個,說說我認識了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壽經》裡說得很詳細,尤其是《佛說阿彌陀經》,後來我也得到了,那基本上說的就是西方極樂世界的勝景。所以就認識了阿彌陀佛,知道阿彌陀佛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只要你念阿彌陀佛,將來阿彌陀佛來接你去西方極樂世界,就這麼連帶的,認識了阿彌陀佛,接著我又認識了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

  最後一個,說說認識了我自己。那有的同學說,劉老師,妳這七十多歲了,妳才認識妳自己?說實在的,以前我真不認識我自己。我不知道我幹嘛來到這個世界來了,因為我覺得太苦了。我記得以前我跟大家說過,我本來不想來到這個世界,誰一腳把我踹來了,就是這樣。就在聽《無量壽經》光碟,十年的過程當中,我認識了我自己。我解決了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我是從哪裡來的,我來自何方,說白了,簡單的說就是我來自何方,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我來幹什麼;第三個,我去向何處,總有走那一天,我走的時候我上哪去。所以你們想一想,一個人,當他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又知道他來到這個人世間,他幹什麼來了,更知道他將來走,他上哪去,你說這三個問題解決了,我還有什麼憂愁?還有什麼煩惱?還有什麼牽掛?所以我剩下的,我就是這樣想,從二OOO年到現在,這十七年的壽命,不是我自己的壽命,是阿彌陀佛給我的,這我是認識得清清楚楚。所以我後來又給自己問了一個問題,阿彌陀佛把我留下幹什麼?這個問題我也弄清楚了,我這十七年是阿彌陀佛給我留下來的,我自己是這樣認識的:讓我為眾生服務。按照咱們師父上人的話說:你要給學佛人做個好榜樣。這話我是牢牢記在心裡,我一點也不敢怠慢。儘管我不出來,大家見我面的機會比較少,但是我已經說過幾次了,你們放心,我絕不會待在家裡養老的、去享受的,我每天都在幹我應該幹的活、說我應該說的話,我真是踏踏實實的在為大家服務。

  認識了阿彌陀佛,認識了西方極樂世界,認識了自己,完完全全的知道我自己將來的歸宿了,你說這些個問題都清楚了,那你說我現在不就是放下心來,放開手去為大家好好的服務嗎?這是理所當然的。尤其是二O一二年,我姐姐的往生讓我太震撼了!我雖然和姐姐從小一起長大,而且我也知道姐姐的脾氣稟性,我知道我姐姐是個好人。但是我真沒想到,就這麼一個特普通、特平凡的一個老太太,一輩子窩窩囊囊的,就這麼一個老太太,最後她能表了這麼一個法,真是讓我心靈上的震撼。姐姐往生以後我就想,姐姐能做到這樣,我也能做到;姐姐的歸宿,將來一定是我的歸宿,我就是這樣想的。因為我知道姐姐的歸宿是常寂光土,我必須也向這個方向努力。如果我做不到這樣,我對不起姐姐,對不起眾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諸佛菩薩,對不起對我寄託了那麼多希望的諸位佛友。所以我一想到這些,我自己不敢懈怠,我必須每天都在努力精進。

  一旦這個方向定了,路子確定了,我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這個是毫無疑問的,任何力量、任何說法、任何人,都動搖不了我這個決心,我一定要今生成就,就是這樣的,這個信念我是非常非常堅定的。有這麼四句話說:泰山壓頂不彎腰,要讓泰山把頭搖,驚歎壓頂奈我何,一路高歌奔極樂。這可能是佛菩薩對我的鼓勵吧。所以不管是泰山也好,還是別的什麼山也好,什麼山壓頂都不能彎腰,就是一路高歌向極樂邁進。念佛,這是我跟大家說的,怎麼樣守住本位,把這幾個認識問題解決,解決了你就知道你怎麼樣守住這個本位了,我就是這樣守的。

  下面我想說,念佛人為什麼要守本位。有的同修可能說,劉老師,我們就念阿彌陀佛,啥守位不守位的,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守,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守。下面我這個問題就是回答,我們念佛人為什麼要守住這個本位。這個問題非常複雜,守不住的原因也各有不同,就是你守不住,我守不住,咱倆守不住的原因各有不同。究其主要原因有以下這麼兩點,就是共性的,個別的我在這裡就不詳細說了,我在這裡說,大家共性的問題是什麼。第一個,疑。守不住我們本位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疑,懷疑。這個疑可真是耽誤大事,你這個疑心一起,你這個本位你沒個守住,因為你就是處於半疑半信的那種狀態,你這個本位你都守不了,因為你一會想守,一會你又產生了懷疑,你這個本位肯定你守不住。如果我說你不信佛,很多人覺得冤枉,這劉老師說話太嘴黑了,我們信佛這麼多年,劉老師說我們不信佛,你覺得冤枉。但是仔細想一想,我不是批評誰,這包括我自己在內,你仔細想一想,關鍵時刻你到底信誰?我以前多次說過,遇到難關了,遇到具體事了,你找誰?這是我給大家一個衡量的標準,我就問很通俗,我說你遇到難題了,遇到困難了,遇到過不去的坎了,你找誰?我告訴大家,我說我遇到天大的困難,我肯定找阿彌陀佛,我肯定找觀世音菩薩。我不會去找神,我也不去找仙,我也不去找什麼大師,我也不去卜卦、看相、問命,這些我統統不來。

  我跟大家說,舉我兩個例子,要不有人說,老師妳就是說,那妳給我們舉兩個例子。我給你們舉個例子,就今年的二月二十八號,晚上睡覺,我從床上掉地下去了,摔了。大家想想,那個床它能有多高,就是我睡覺不老實,我就骨碌下去了,又能摔得怎麼樣?不是這樣的。那天正好我姑娘在家,幫我照顧她爸,我們三個人住一個屋,我和老爺子我倆住一個大床,我姑娘住一個小床。是十二點,半夜十二點多,不到一點,我從床上掉下去的。我姑娘從小床上一個高蹦起來,媽呀!地震了。一起來一看床上沒她媽,她媽在地下,我姑娘趕快就跑過來,媽呀!媽呀!妳怎麼的了?我說我掉地下了,特別清醒。但是我覺得摔得挺重,因為掉地下沒有那個摔法,我自己都能隱隱約約聽到,那種像地震一樣的響聲。我說樓上樓下可能都聽著了,要不你說我姑娘正睡覺,她喊媽呀!地震了。你說給我摔到多大聲音吧。當時我姑娘說:媽,我把妳扶起來。我說:不用,我自己站。我自己翻過身來,我扶床,我自己站起來。站起來,我尋思我到廳裡去活動活動這個腰、胳膊、腿,看看摔沒摔壞。我就上廳裡去了,沒走十步我就不行了。我告訴你們什麼感覺,就要嚥氣的感覺。我趕快喊我姑娘,我說姑娘妳快點來,來扶我,我就站不住了。我姑娘從屋裡跑出來,一把就把我摟住,這時我倆臉對臉。臉對臉,完了我姑娘說:媽妳摟著我的腰。我這兩個胳膊根本就不會去摟她的腰。我姑娘拿著我兩個胳膊把她腰摟住了,它又耷拉下來,又掉下來了,我不會摟,使不上勁。我姑娘一手摟著我的腰,一手拍著我的後背,大聲的喊阿彌陀佛!不是念阿彌陀佛,你想想半夜不到一點,那聲音。後來我跟我姑娘開玩笑,我說:姑娘,妳活了都快五十歲,妳是不是頭一回發自真心的念阿彌陀佛?那都眼睛瞪圓了,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而且還喊她爸,爸!你快念阿彌陀佛。她爸說:我念,晚上就我們三個。我是一直在念阿彌陀佛。

  當時我不是感覺到,我給你們舉個例子,就什麼感受,就像這個水銀柱,這個水銀柱直線往下降,上面這個氣就沒有下面的氣來接它了,這個水銀柱是下降的,你說那個滋味該有多麼難受,我當時我感覺到我都要翻白眼。這個時候因為我姑娘摟著我,我倆是臉對臉,我姑娘膽小,我怕嚇著她,我把眼睛閉上,我念阿彌陀佛。我姑娘也喊阿彌陀佛,老爺子也念阿彌陀佛。後來就像有個什麼東西,從我這後脊柱,一下子從上就到下面了,我也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感覺。然後就好像這水銀柱,咱們說就這口氣,逐漸開始往上升、往上升、往上升,可能這個上氣和下氣接上了。那天晚上就把我摔到那種程度,摔得我第二天我就感覺到五臟六腑挪位了。有時我就開玩笑跟他們說,實際我特別難受,我翻身翻不了,我起床特費勁,整個全身都疼,完了我就跟他們說,我說這心臟應該是在這個地方,它怎麼跑這兒?我就這麼晃蕩晃蕩,我說我得讓我這心回到原來這位置去,他們都哈哈一笑。實際我說的是真的,我就覺得我五臟六腑都搬家了。後來我就想,阿彌陀佛派特使重新給我布陣來,原來這旮旯不舒服,那旮旯不舒服,重新來給妳安裝安裝,所以我就覺得一切都換新的了。我就那麼想的。所以我這個心態,不管遇到什麼事,就不忘阿彌陀佛,不忘觀音菩薩。這要換個人,那還了得嗎?半個月我起床費勁,翻身都費勁,我疼到什麼程度只有我自己知道。你們想,就那麼高的床,我掉下去,我能摔到這個分上,那不是考試是啥?這回我說你聽懂了吧。你要不信,你回家你試試,你就從床上往下骨碌,你看你能摔成啥樣?絕對摔不到我這種程度。我的考試,這五十多年了,是一個一個就這麼考過來的。

  一開始我沒敢告訴大雲和小刁,後來我都好了,我告訴她倆,我說我這次從床上掉下來摔得五臟六腑挪位,比我那年摔胳膊摔碎了要嚴重得多。她們都覺得很驚訝,因為我那次胳膊摔得就相當嚴重了,這次還能比那次還嚴重?我說我自己感受,比那次重多了。上次我摔胳膊小刁不是哭嗎?說大姐妳這麼遭罪,我也代替不了妳。我不給她講金剛神臂的故事,給她講好的嗎?這次我摔到這種程度,她笑了,她怎麼跟我說?小刁這麼說:大姐妳這次摔了,我可高興了。你們明白啥意思嗎?我也不明白,我說為啥?我都摔到這麼慘樣了,完了妳還樂呵,妳高興了。她說:大姐妳這次摔完了,以後妳連著上好幾個台階。我說:但願妳說的話是真的。

  所以我給大家講這個故事,就是告訴大家什麼?不要把這些考試當作一個包袱背上,遇到事,我說平時說得嘎嘎的,那決心表得呱呱的,遇到具體事,完了,按照我們東北有句土話叫掉鏈子。平時說得怎麼怎麼都好,一到關鍵時刻完了,禁不起考驗,是不是這樣?我這二月二十八號摔一次,這個月的五號我又摔一次,我也不知道我這段時間咋的了,又摔一次。我現在就摔了也好,還是發生什麼事情也好,有時候我都不跟他們叨咕,他們都不知道,摔了就摔了唄。但是我這次摔了,我有點著急,因為啥?那時候我就有個念頭,我要來看師父,我就尋思,你別讓我去不了香港,我得去看師父,三年多沒來香港看師父了。結果這不就也好了,我也來了。但是我實事求是告訴大家,身體有點弱,就是我今天跟大家面對面的,跟大家交流的時候,滿身冒虛汗。所以我這次說話的速度,可能比以往說得都要慢一些。我跟大家說的都是真實情況。但是它不會有大事的,你們放心。

  有同修經常問我這樣的問題,說劉老師,真有西方極樂世界嗎?那你說學佛學了這麼長時間,還問我這樣的問題,通過這句話就說明,他本身他不信有西方極樂世界,最起碼他是半信半疑。你這種念頭存在,你不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有的說,那我也沒看著。我給你們說,真念佛的人和佛是感應道交,他不是什麼神通。你感受不到的時候,你就想挺神,神乎其神。昨天我跟師父報告了一個消息,我說:師父,我學佛二十多年了,我見到了一個真的念佛人。我跟師父學,這就是前段不久,也就不到一個月,我真的見到了一個真的念佛人。這是我給他下的定義。這個人是一個什麼人?我給你們介紹介紹,四十多歲,沒有處過對象,沒有結婚,一個農村人,他是一個殘疾人,腿有毛病,走道一瘸一拐,其貌不揚,就是如果這個人走在道上,不會有幾個人正眼瞅他一眼的,太微不足道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不能再平凡了,就是這麼一個人。就遇到這麼一個機緣,和他的一個親屬就上我家。這個人就想,他的願望就是我能不能見見老師。他這個親屬一開始不好意思往我這帶,後來想你看他又是殘疾,他就有這麼個願望,完了就來了。

  來了,我說:來了就來了。我倆就面對面的坐著說話,他跟我說話的時候,他眼皮是往下的。他說出那個話讓我震驚。我告訴你們我看見他,他跟我說話的時候,我第一個感覺是什麼?六祖惠能第二。這是我的第一個感覺。他沒有文化,他不識多少字。就是這麼一個人他跟我說,他說老師,我這個念佛才念一年整,他見我的時候,正好是他念佛一年整。他說一年以前我聽他們說皈依,我不知道啥叫皈依,我說你們皈依也帶著我,人家沒人領我,可能一看是殘疾,又是這樣的人,人家也沒把他當回事,反正不領他,後來他遇到一個機會,他就做了三皈。他見我的時候,三皈也是將將巴巴一年,這不三皈一年,念佛一年。你們想,我們有些老菩薩念佛二、三十年了吧?你們真的沒有念出來他這個境界。他念佛一年整,他跟我說:劉姨,這個是真的,還是怎麼回事?我說:你說。他就跟我說,他說他發了一個願,給一個養老院這些人免費修鞋三年。他這樣的一個人,他沒有收入,他怎麼辦?他去找活幹,給人家燒鍋爐,掙出來這個錢,夠一年買這個修鞋材料的,他就回去給這些人修鞋去了。這個老人院是個什麼樣的老人院?一部分是老人,一部分是老年痴呆症患者,一部分是弱智,老老少少,大大小小,反正都在這老人院。你們想一想,這個老人院的環境它能好到哪去?

  他告訴我,他說有一天,他坐在那個院子的台階上,念阿彌陀佛。他時時刻刻在念佛,他現在念佛,你別看他念一年,我認為他肯定是成片了,否則他絕對沒有這樣的境界。我說你有什麼故事,你給我講講我聽聽,他就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他說有一天我在院子台階上念佛,他問我:劉姨,那個院子的景象它怎麼變了,它不是原來那個景象?我說:你說說什麼樣的景象?他說:那個院子的地變成金色的地了,院子裡的樹五顏六色、五彩繽紛,閃閃發光;他說:院子裡飛的小鳥都是金色的小鳥。你們聽了我說的,我學的,能不能像我認識的這樣?我認為他說的是真的。因為他這一年的念佛,他又不太有文化,他又沒讀過佛經,他又沒看過西方極樂世界什麼樣,他給你說的就這個景象,咱們說是不是西方極樂世界的勝景?這他看到了。我到現在我沒看到過,我念佛不如他。

  他給我舉了好幾個例子,第二個例子他跟我說,他說劉姨,我現在知道了,想阿彌陀佛能想得心疼。我說那你跟我說說,你想阿彌陀佛怎麼想得心疼?他說有一天我就是想阿彌陀佛,然後我就覺得我心疼。我說想到這個心疼的時候,有什麼景象?他說一尊大佛頂天立地,金光閃閃的,是金佛,就在我的面前。你看,如果他沒有見到這個景象,他能編出來嗎?所以我說,真念佛,假念佛,境界實在是不一樣。有的總是追求什麼神通、什麼感應,這和真念佛人的那種感應道交,那種境界是截然不同的。你們想想,和自己對對號,你念佛多少年了,你現在念佛念到什麼樣的境界?你看我學佛二十年了,我確實我認真的在學、在念佛,但是就是我和這個人比起來,我覺得我差遠了,我念二十年,我念不出來他這個境界,他是我老師。我從來沒有給任何一個人下定義,說他念佛念得好,他是怎麼怎麼的,唯獨這個人。不兩天我就跟小刁和大雲說了,我說我見到這個人,是我二十年來遇到的一個真正的念佛人。他將來能不成就嗎?那肯定成就。

  他這次來見我是幹什麼來?來找活來了,他給老人院掌鞋掌一年了,把那個掌鞋材料用光了,他又出來找活,再賺錢,再買料,再回去給老人們掌鞋,他是這個。所以昨天我跟師父說了,我說我這次從香港回去,我就想幫幫他,別讓他到處找活了,你說走道一瘸一拐的,好人都找不著工作,他這樣找工作多難,我幫幫他,我把這個買料的錢給他備好。他不發願掌三年嗎?已經掌一年了,還有兩年,一定讓他滿這個願,我就想做這件事情。

  我跟大家說,你是不是一個真的念佛人,你自己衡量。你說人家就這樣一個人,他不是什麼高人吧?那太不起眼了,就像如果我們見著,能瞧得起他嗎?所以我告訴大家,不要小瞧你身邊任何一個眾生,你別看人家窮嗖嗖的,土啦吧唧的,可能他就是哪位佛菩薩示現,來這個人世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