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點播-
本地點播-

再一個受益的地方就是利他,不但自利,你看剛才說這些是我自利,自利以後他自然而然就利他。因為有樣子,我給你們舉個例子,我有一個小病友二十八歲,和我得一樣病,但她總是哭哭啼啼的,完了跟我說,劉姨,妳看得了這個病,可能就沒有活路了,我那孩子不到一歲,我死了咋辦?我說妳不能死,這是一個。還有一個二十四歲大慶的一個女孩,剛處對象,處成了要結婚,她得這個病。她就跟我說劉姨,我這對象能不能跟我過黃?我說孩子,我這麼跟妳說,如果不黃,他能陪著妳,這是一件好事;如果他離開妳,他不陪著妳,也是一件好事,妳不要把它放在心上。她說劉姨,我怕死。我說妳不能死,妳這麼年輕妳死什麼?妳怎麼老想死?我說那樣吧,妳就看著我,妳劉姨要是不死,妳肯定不死,從現在我就當著妳面說,妳劉姨不死。妳就那樣想,我劉姨不死,我就不死。我說這回妳有沒有信心?她說我有信心。我說妳回大慶以後,妳時常的打聽打聽,跟我一樣病的我劉姨死沒死。我說我要死了我就沒辦法,但是我跟妳保證,我不死,我最起碼我不死在妳前面。就這樣,所以給她堅定信心。妳就想,妳自己把病念阿彌陀佛念好了,妳把妳這妙招傳給她們,讓她們也念阿彌陀佛,她愈念愈清淨,愈清淨她細胞就變得愈健康,她病不就好了嗎?很自然的並不神祕。

  你看我又創造了一個奇蹟,我二00五年得了一場病,非常奇怪,我記得是四月二十六號,我為什麼這麼清楚?因為四月二十七號我準備把我姐姐接我這來。四月二十六號晚上,我們當時我和我姑娘還坐在電視前看電視,我姑娘說媽,今天晚上妳跟我睡一個床。我說都這麼大了,還讓媽媽跟妳一個床。她說妳跟我睡一宿!我說行。我那天晚上我就跟我姑娘睡的,要不我睡什麼地方?我是睡沙發。我們家那是三個屋,一個我老伴的屋,一個我姑娘的屋,一個佛堂,我是廳長。我廳長我住廳裡沙發,也給我老伴看鬼,他說妳住在門口,我心裡踏實,所以我就當了好幾年廳長,我這官也不小。就這樣,我就那天晚上我就跟我姑娘睡了,結果第二天早晨起不來了,不但起不來,腦袋必須枕在枕頭上,一抬頭就休克、一抬頭就休克,不知道得了一種什麼怪病,頭天晚上還挺好的。這個病多長時間?半個月十五天。我半個月沒吃飯、沒喝水、沒上廁所,一直發熱高燒三十九度左右。你們想,我不知道在座有沒有搞醫的,一個人半個月不吃飯、不喝水、一直發著高燒,沒有大便,小便三、二天有一點點都是紅的,就這樣我怎麼活過來的神奇!

  當時有一天,兩個孩子沒在屋,我跟我老伴說:你把我扶坐起來,你扶我往外走走,我上衛生間去試試。我坐不起來,我那脖子像彈簧這麼晃。我就用我的額頭頂著我老伴的額頭,他往後退,我往前,幾乎是他拖著我,沒走幾步,我就覺得「呼」一下我就過去了,休克了,這我知道。休克以後我是什麼狀態?就是很遠很遠有那麼多重重疊疊的大山,大山的後面好多好多人在念阿彌陀佛,我看不著人,但是我聽到在山的後面,好多人在念阿彌陀佛。一會我就醒過來了,醒過來我老伴問我,說妳知道妳怎麼過來的嗎?妳剛才休克了。我說我知道我休克了,念阿彌陀佛念過來的。他說妳知道誰念的嗎?我說好多好多人。他說不是,我念的,我老伴說他念的。他說妳告訴我,一旦有什麼特殊情況,不讓喊妳的名,讓喊阿彌陀佛,我記住了,所以妳剛才一休克,我就趕快喊阿彌陀佛,然後妳就回來了。我說那感謝你。實際我真是那種感受,大山的後面無數人在念阿彌陀佛。就是這一次下地,我一共休克兩次,兩次都是這麼過來的,你說神奇不神奇!所以你看不吃飯,如果要喝水也行,水都不能喝,喝了嚥不下去。

  我記得當時我姑娘剛處一個對象,不到一個月,這個小伙子上我家,一看我那樣,說這老太太也不吃飯、也不喝水這不得餓死嗎?說不行,我得去做菜,讓老太太有食欲。我記得給我做了四個菜,什麼紅的綠的黃的搭配的,一看應該有食欲。我和他一點也不熟,跟姑娘才認識不到一個月,拿個小碟、拿個筷子夾著菜:姨,張嘴。你說我也不熟,也不好意思不張嘴,把嘴張開,他把那菜夾到我嘴裡,我就擱嘴裡,說啥也沒嚥進去。後來他一轉身我趕快掏出扔了,嚥不進去,就這半個月,你看過來了特別神奇。當時我記得來了一個佛友,這個佛友來了一看我那樣,那眼鏡推到上面,這麼看我,後來他告我說:劉姐,我當時一看,完了,劉姐這次肯定留不住了。後來又找來一個佛友,這個佛友一來一看就開始哇哇的,那不是哭,就開嚎。領幾個人上佛堂的,我起不來,我能聽見,他們說阿彌陀佛,可別把我劉大姐接走,我們還需要她,她在那面這麼哭、這麼喊。我在這屋說,我說妳盡幫倒忙,妳喊阿彌陀佛,快接我劉大姐走,我劉大姐要回家。我就跟她唱對台戲,她在那邊就那麼喊,我這邊我就這麼說。

  完了這個時候,佛友們給我裝老衣服也給我做好,什麼褥子、鞋整個小包包包上了,拿來怕我看見說藏哪?我耳朵靈我聽著說,不用,擱在我枕頭邊,我走的時候明明白白,我自己先穿利索,到時候我告訴妳們,阿彌陀佛來接我來。不用等我走了以後,妳們折騰,這麼翻、那麼翻,妳們也累得慌,我也麻煩。我說我走之前,我自己把它穿明白。她們說姨,怕妳看,妳怎麼心態這麼好?有啥不好的,人早晚有這一回,我去好地方,我說我走我也走好地方。兩個弟弟來看我,一看就掉眼淚,說嫂嫂這回沒命了。上那個廳裡跟他哥哥說,哥,我嫂嫂恐怕是不行了,後事準備準備。他哥沒有搭話,我擱裡面耳朵尖又聽到了,我說我都準備好了,不用惦記著。我兩個弟弟說,你看讓我嫂嫂聽著了。我說沒有關係,這些事對我來說那小意思,像講故事一樣。你看心態好到這種程度,你看最後我還是沒死,這不值得你們學習嗎?心態一定要好,別怕死、別怕苦。

  我一個同學她是基督徒,夫妻倆都是基督徒,我當時不知道,不知道我就把咱們的光碟,我就給她送,我建議你們看。他夫妻倆說看挺好、挺好。後來說說說原來是基督徒,弄錯了,基督徒我咋給人家送我們佛教的光碟?但是我同學從來沒反駁過,也沒不高興過。後來我這不有病嗎?我同學就說素雲,我一聽說妳得了這病,我好難過,我這麼好的同學,怎麼能得這個病?因為她是內科教授,她知道我這種病的嚴重性。後來我這十五天不就過來了嗎?而且過來以後特神奇,一週之內恢復正常。就原來是那種狀態,那個時候我體重可能只剩七十斤左右了,除了皮就是骨頭了,一週之後我恢復正常了。我不是說連哭帶喊的那個佛友,不讓阿彌陀佛接我,七天以後她再來看我,一進屋眼睛又都瞪圓了:劉姐,妳咋好了!恢復正常,真奇怪。我這個基督徒同學就說,素雲,妳創造兩奇蹟。我說我創造什麼兩奇蹟?第一醫學奇蹟,我做為搞醫的我解釋不了;第二妳創造了生命奇蹟,半個月不吃、不喝、發高燒妳能活過來,這不是生命奇蹟嗎?所以我現在已經創造兩個奇蹟,將來創造啥奇蹟我不知道。這是我講的幾個方面,就是回答大家,妳說妳這十年受益了,妳哪些方面受益,就是這麼多方面。

  下面我想說說,我為什麼要選擇《無量壽經》和選擇念佛法門?這個題目我記得今年一月初,我在香港曾經講過這個專題,所以在這我就不再重複。我在這我想說說什麼?說說我怎麼樣認識《無量壽經》的,對《無量壽經》我怎麼認識的。師父在講經過程當中,曾經多次說過,說哪一個法門、哪一部經典最契機?就是這個法門、就是這部經。這部《無量壽經》裡面字字句句都是佛說的,一點都不假,這個經叫做契理又契機,這是非常難得的。這部《無量壽經》,是釋迦牟尼佛為我們打開通往極樂世界的一扇大門,這扇大門已經打開了,你進,還是不進,就看你的緣分。就當前來看,這部經是救急的,真正能幫助我們解決眼前危機的,就是這一部經、這一部註解,咱們大家一定要對這個認識清楚。往後九千年,這麼長的時間眾生靠什麼來度?就是靠這部經、靠這個念佛法門,這是稀有難逢的大事因緣。我們遇到了,你就是最有福報的人,如果你當面再錯過了,那就太遺憾。佛給我們第一無上殊勝的利益,就是教我們這一生成佛。所以這個念佛法門和《無量壽經》,就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就是讓我們這一生成佛,不要等下一生,不等來生來世。

  所以殊勝就殊勝在這個地方,你想文殊、普賢選擇的是念佛法門,現在你選擇念佛法門,你的智慧,和文殊、普賢一模一樣,你說你是不是個大智慧之人。遇到這個法門,這一生就有機緣,你遇到這個機會,你就有機會回歸自性。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都得了,該得的得了,該聞的聞了,又聞到了無比殊勝的念佛法門,我們要珍惜這個機緣。現在還有人對這個會集本有懷疑,我們不要管他,這是他的障礙,他的業障說明他有煩惱、有習氣,不了解夏蓮居老居士這個悲智弘願。老人家掩關十載,為們後人留下了這部最善本的《無量壽經》,他老人家到這個世界幹什麼來著?就幹這件事來了,老人家不是凡人,他是普賢菩薩再來。還有黃念祖老居士,他為我們寫的註解,抱病寫成的,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多次提到,老人家也不是一般人,他是觀音菩薩再來的。現在師父上人用一千二百個小時,把《淨土大經解演義》講圓滿,現在又在講《大經科註》,能夠聞到《大經解演義》寶典的人,是最幸運、最有福報的人,說明你這一生能夠得救,這是很難遇到的因緣。大家都知道,《佛說阿彌陀經》有兩部解釋,一個是蓮池大師的《阿彌陀經疏鈔》,一個是蕅益大師的《阿彌陀經要解》,一個是《疏鈔》,一個是《要解》,這兩部著作可以說是對《阿彌陀經》解釋的,兩大不朽之作。

  現在我們再來看看《無量壽經》,《無量壽經》第一個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咱們說對《無量壽經》的解釋,黃老的註解,第二是淨空老法師的《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三是老法師現在講的《淨土大經科註》,第四就是我剛才說的,老法師的講記。現在解釋《無量壽經》是這四個,這四個我把它概括為是解釋《無量壽經》的四不朽,加起來解釋淨土大經,《阿彌陀經》、《無量壽經》一共是六不朽,我說的對不對將來用事實來驗證。這些個解釋,是指導末法眾生修習淨土法門的不朽之作,它的深遠意義不可估量。這麼好的經本,這麼好的法門,哪有不選擇的道理!況且我與《無量壽經》,和念佛法門緣分很深,得到了就生歡喜心,愛不釋手、百讀不厭,這就是我選擇《無量壽經》和念佛法門的原因,因為這部經和這個法門能夠讓我一生成就。這是我今天講的第一個題,就是我的學佛路。

  第二個題「學釋迦佛,走釋迦路」,就回到我們這個大題上來。我想講這麼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要正確認識佛教,正確認識釋迦牟尼佛。我對咱們師父上人評價,就是他老人家對佛教最大的貢獻是什麼?當然老人家的貢獻很多,我說是最大的貢獻,我個人認為老人家對佛教最大的貢獻,就是為佛教正名。他怎麼正名?老人家首倡,就是第一個提出來的,佛教是佛陀的教育不是宗教,這是咱們淨空老法師第一個提出來的,我用了一個詞是首倡,首先的首,倡導的倡。佛教是佛陀的教育不是宗教,他老人家教誨我們,說近三百年來,原本是教育的佛教演變成了宗教的佛教,這是佛教的悲哀和不幸。我們後世弟子把佛教弄到這種程度,我們對不起我們的本師釋迦牟尼佛,我們後世學生對不起老師,把佛教搞變質了,這不是釋迦牟尼佛想要看到的。師父上人這些年來,極力倡導要把宗教的佛教回歸到教育的佛教,佛教不回歸到教育的佛教死路一條。他老人家這一重要理念,無論是對當代佛教,還是對後世佛教的影響都是深遠的,他的影響、他的作用,可以說怎麼評價都不過分,無以言表。對師父我是這樣概括的,「誰言能夠救娑婆,眾生離苦且得樂,徹法底源大智慧,究竟圓滿是佛陀。末法末劫苦難多,一代高僧來娑婆,半個世紀功與過,留給後人去評說」。

  師父上人告訴我們,要正確認識釋迦牟尼佛,第一要正確認識釋迦牟尼佛,是多元文化社會教育的義務工作者,他是教育家、是學者,他不是宗教家。釋迦牟尼佛從三十歲開始講經教學,一直到七十九歲圓寂,講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他一輩子所做的工作,是教學工作,所以說佛教是佛陀非常完善的教育,這是第一個要正確認識的。第二個要正確認識我們和釋迦牟尼佛的關係,我們是師生關係,釋迦牟尼佛是我們的老師,我們稱他為本師釋迦牟尼佛,我們是釋迦牟尼佛的學生。不是西方宗教創造者與被創造者的關係,不是父與子的關係,不是主與僕的關係。是師生關係,我們要把這個關係弄明確,真正的佛弟子要肩負起為佛教正名的重擔,通過我們一代一代堅持不懈的努力,把現在宗教的佛教回歸到教育的佛教,恢復佛教本來面目,這是佛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我們想救這個社會、救這個世界、救這個地球,什麼方法?講經教學。

  第二個小問題說一說,「以戒為師、以苦為師」。我們學佛只有一個使命,希望釋迦牟尼佛正法久住,佛幫助一切眾生破迷開悟。破迷開悟靠什麼?靠教學,這個理念我們一定要弄清楚。「末法時期苦難多,眾生顛倒多迷惑,講經說法救群萌,離苦得樂出娑婆」。走講經教學這條路,是一條很辛苦的路,師父上人他老人家半個多世紀堅守著這條路,儘管很艱難,很多障礙,他老人家慈心不改。我由衷的讚歎他老人家,是佛陀的真弟子、好弟子,是我們學習的好楷模。他老人家一生以戒為師、以苦為師,為我們做出了好榜樣。修學淨土,一定要守住釋迦牟尼佛的教誨,以戒為師、以苦為師,過清淡一點的生活,過苦一點的生活,生活愈簡單愈好,愈簡單愈清淨。清淡一點的生活、苦一點的生活好,好在什麼地方?讓你對這個世間不留戀。你真的想走,真的想去西方極樂世界,如果過得很舒服,你會起貪戀之心,你會不願意去了,那可就糟糕了。阿彌陀佛來接你,你說我還沒待夠,我再待一段時間,您再來接我吧。那個機緣就錯過了,阿彌陀佛就走了,這是最糟糕的事情。學釋迦牟尼佛一切隨緣,不求人隨分度日,老實念佛,這比什麼都重要,這是真修行,不是假修行。現在我們的物質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人們的欲望也不斷增加,現在我們衣食住行都不用愁,如果我們欲心日增,道心肯定是日退,欲心愈增,欲望的欲,道心日退,你就不想學道了。只有不好名聞利養,這是世出世間做學問、養德行的基本條件,我們不要把這個忘了,我們不要好名聞利養。如果我們好名聞利養,我們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碌碌無為。如果我們是重名厚利,貪圖享樂,現在我們想成就,就很難很難了。

  比如說昨天有同修跟我說,劉老師,妳啥時候出家?他說現在就我知道,好多同修他都說出來,有的同修可能三十多歲,就等著聽信,說劉老師啥時候出家,我就跟劉老師一起出家,她上哪去我就上哪去,就這個。以前在一起也曾經探討過這問題,我說我就這麼想的,一切聽師父他老人家安排,他老人家說,妳出家利益眾生,好我就出家;老人家說妳在家利益眾生,好我就在家。這個隨緣,我沒有什麼計畫,沒有什麼安排。所以我跟同修們說,我說關於出家這個事,你們得想好,我一九九四年前後我曾經想出過家,我記得上普陀山去抽個籤,那是我第一次抽籤,我老伴讓我去抽,我說抽那個幹什麼?他說玩。我說那你去抽,他說妳抽的靈。我靈我就去了,師父在那有個竹筒子,裡面有籤籤,到那都挺慷慨,我說師父,我抽籤。師父問我們妳求什麼?我啥不求。抽籤啥不求,給人師父都說愣了,可能人家求籤求籤,我啥也不求求什麼籤去。師父說那妳就心裡想個事,妳不用說出來。我就想了一個事,我沒說,師父說妳晃晃晃,晃晃晃蹦出來一個。師父就拿著籤,就拿著這麼大的一個小紙條,我記得上面四句話,師父就給我解釋了,第一句話是妳塵緣未了不能出家。一下給我說得的眼睛瞪多大,我心裡想的就是這個事,我啥時候能出家,我也沒說出來,這師父他哪知道?簡直神了。我就這麼想,我說師父你咋知道?他說妳心裡想的都在這籤上。我就抽過那麼一次籤,我就覺得大概這抽籤挺靈吧,反正我那是對的,我真是想我啥時候出家,籤上說我塵緣未了不能出家。

  所以既然是塵緣未了,咱們就回家了去吧,你看從一九九四年又了到現在,還沒了完。至於這一輩子能不能了完,我也不知道,了完咱就了,沒了完接著了。所以你想出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別把它想得那麼簡單。我就跟有些同修說,我說你對這個問題一定要有個明確的認知,你說你出家是不是就出了你這個田園之家,這就叫出家?我說師父講經不是這麼說的,真正要出的是什麼?出自私自利之家,出名聞利養之家,出五欲六塵之家,出貪瞋痴慢之家,出怨恨惱怒煩之家,出妄想分別執著之家,這是真正的出家。因為師父講的時候,我特別注意,因為我有出家念頭,我就得想聽明白怎麼出家法,什麼叫出家,所以師父講的這些,我就牢牢的印在我的腦海裡了。我跟我這些同修說,別把出家想得那麼簡單,我說你想十方供養那碗飯,可不是那麼好吃的。如果你真是走上這條路,你今生你要不能了生死,那你的帳可難還。我不知道我想的對不對,反正我是那樣想的,我現在沒出,如果我要是出了我就更沒有退路,我一定要今生成就,要不我這帳我沒法還。

  咱們在家的同修受了三皈、受了五戒、受了菩薩戒,你形式上受戒了,你實質上是不是受戒了?那關鍵看你守不守戒。過去我沒受菩薩戒之前,我看有一些受菩薩戒的老菩薩們很自豪,在一起議論好像是:我是受菩薩戒的。後來我聽師父說,受了菩薩戒不等於你就是菩薩了,你要是認為你受了菩薩戒你就是菩薩,那錯了,你是假菩薩,是泥菩薩,不是真菩薩;你真做到了,你把菩薩戒的戒條你都守到,你是真菩薩。我去年受了菩薩戒以後,我挺認真,我不是不想守戒,我是有的我弄不明白,我想請教,還沒請教著。我跟你們舉個例子,你們聽了又得可笑,前一段時間有些法師到我家裡去,我把法師接著以後,我知道那個戒條裡有,我不能走在法師的前面,我得走在法師的後面,就這條我記住了,把戒條守死了。接著法師以後我得讓師父走在前面,但是師父第一次來我家,他不知道往哪邊走,我就在師父的後面這麼指揮的,師父往前走,師父往前走,師父往右拐,師父往左轉。我自己我覺得可彆扭了,你說我這麼指揮,一會不把師父指揮暈了嗎?一會前、一會左、一會右的,但是我不這樣,我就又沒辦法。

  後來我突然想起來了,深圳的向小莉館長給我講過一個事,我就覺得我這和她犯的同一個錯,是小莉跟我說,她說她那個道場剛建成的時候,咱們老法師第一次去她這個道場,小莉挺高興,就把師父接著了。接著了以後,她就跟我一樣錯誤,站在師父身後,師父請,師父站著沒動,她說我想師父沒聽清,師父請,這是第二遍師父還沒動。她說我就是心裡咚咚咚打鼓了,師父咋不走?她說我第三遍又說,師父請。把老人家請火了,老人家說妳不在前面帶路,妳讓我往哪請?我一想我倆犯的一個錯誤。所以這回到香港,我就想我要遇到法師,我可得請教請教,說這怎麼辦,我走在哪合適,我怎麼辦?後來正好遇見了三位法師,我就真是誠心誠意請教,我說師父我遇到一個難題,怎麼辦?完了後來法師給我解答了,說如果法師說你前面帶路,你可以走在前面,側一點別走在正中,這就可以了,這就如理如法。這我就學了一招。那以後我就不能站在師父的身後,師父請了是不是?

  再一個我就想,我有次跟我一個好朋友去某個寺院,我這好朋友非得要去見新來法師,素雲,妳跟我去見見。我說咱也不認識,妳就別見。她說去吧、去吧,就硬把我拽去,走道上告訴我,素雲,見到法師要磕頭。我說我啥時候磕?她說待會妳看我,我啥時候磕妳就啥時候磕,我磕幾個妳磕幾個。我說那好。我就跟著她就去了,去了以後進屋三個人,法師一個,還有兩個客人美籍華人。我們倆進屋了,我這好朋友跪下去就磕頭,她磕,她告訴我她磕我就磕,她磕幾個我磕幾個,我也跪地就磕,她磕三個我也磕三個。磕三個頭站起來了,法師沒有回答,人家兩位客人發言了,說妳倆不懂規矩,磕頭磕錯了。完了,我就說我這好朋友,我說妳瞎胡整,跟妳學還學錯了,妳咋磕的?完了法師就笑了說沒關係、沒關係。我這個好朋友愣,敢問,就問這兩個客人,你說我倆磕頭磕錯了,不懂規矩?那咋錯的?那兩個客人說,妳磕頭的時候,妳的背後不能有佛像。他一說我趕快看,我一看不對,這四面牆全有佛像,我就弄暈了,他說我磕頭後面不能有佛像,那我後面就是牆,它也掛著佛像,四面都有。沒弄明白,就這一次我又向幾位法師請教,這次弄明白了。那還得是那個法師他坐在哪,我們就向著法師,因為他那面也有佛像是不是?這麼磕大概是吧。如果不對,等會兒法師們再指點我,就是四面牆都有佛像的時候,我往哪邊磕?因為我確實是個比較守規矩的人,我既然受戒我就想我好好守戒。我每初一、每十五我都誦戒,誦一遍我就覺得好幾條我沒做到,我沒弄明白,我就想儘快的把它弄清楚,我好好好的守我這個菩薩戒,請法師們,多多幫忙指教。

  所以說到這我們大家都知道,「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都知道這個典故,那清規就是戒律,是戒律的現代化,但是戒律的精神是永遠不變的。如果有清規,沒有道場,你一個人在家依照這個規矩修行,能夠成就。如果說有道場,沒有清規,沒有一個能成就的,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可見守戒是多麼的重要。所以我建議我們在座的同修們,不管你受五戒也好,還是菩薩戒也好,一定要老老實實的守戒。我去的道場很少,要不我咋這麼不懂道場的規矩,真是我去的道場很少很少,尤其去寺院就更少。在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個寺院,我印象特別深刻,一個就是五台山的圓照寺,一個是吉林長春的般若寺。就這兩個道場我去過,我有什麼感覺?就一進去給你的印象就是,是個修行的地方,是個修行的地方,很莊嚴肅穆,你一進去以後就讓你肅然起敬,你有這種感覺。我覺得這個道場,可能就是戒律各方面都比較嚴,就是院裡很少看人來來往往的,它好像不是一個旅遊的地方,它就是個修行的地方。說經是佛言,戒律是佛行,經是佛言就佛說的,戒律是佛行,我們天天讀經研究經教,聽佛的教誨,佛的行為就是戒律。通常我們說經律論,學佛學的就是這個,離開了這個我們到哪裡去學?離不開經律論。「戒定真香修供養,我願今生去西方,去到西方見彌陀,救度眾生早回鄉」,所以我要好好守戒。守戒從哪裡做起?從《弟子規》做起。這個我就不詳細說了,師父在講經的過程當中,關於怎麼樣學《弟子規》,怎樣落實《弟子規》,說得都非常詳盡,我就不再重複。這是第二件事,守戒這方面的。

  第三個我想說說,真信、真學、真幹,這個非常重要。現在為什麼有些人說不得力,念佛不得力、修行不得力、功夫不得力?主要是在這個真字上下功夫不到。真學佛的前提是真信佛,沒有真信不會真學,沒有真信、真學就不會真幹,所以這個真信、真學、真幹它是連帶關係的,缺一不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信願行三資糧,那信是排在第一位。師父曾經講過,說現在學佛人有的不能接受淨土宗的,他有三個表現,就說在信願行上他不真接受,有什麼三個表現?第一個表現是不信,這個很清楚,這個人壓根就不信佛。第二種是雖然有一點信,但是不願意求往生。我曾經在哈爾濱聽過有一個例子,就是一個老菩薩他見著阿彌陀佛了,阿彌陀佛來接他來了,他就跟阿彌陀佛告假,說我還有兩件事沒辦完,等我辦完這兩件事,你再來接我。阿彌陀佛就走了,一下子這個機緣就錯過去了。所以這就說雖然有一點信,但是不願意求往生,就是對這個世間還有些留戀,這是第二種。第三種是雖然也想去,但是不能夠依教奉行。這三種情況,這三種人他有個名詞叫什麼?叫非器,非常的非,器皿的器。根據師父他老人家這一段話,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念佛人如果真信、切願、力行,那你就是什麼?法器。前三種情況是非器,你要變成真信、真幹你就是法器,我們學佛的同修們是不是都應該做法器,不要做非器。什麼是真信?真信就是一絲毫懷疑都沒有,有個修飾語一絲毫,不是說沒有懷疑,是一絲毫懷疑都沒有。

  佛教我們要信自、信他、信事、信理、信因、信果,我們做得怎麼樣?是深信不疑?還是半信半疑?還是根本不信?每個人自己對對號,你屬於哪種類型。這個在前些天,師父講經的時候,有一片光碟重點講到關於疑,說這疑是修行人的一個大障礙,半信半疑都是大障礙,你有這個障礙成就很難很難。為什麼現在學佛的人多,成就的人少?為什麼修行不得力?我以我自己的經歷我給我自己總結了幾條,第一條是善根福德不具足,不是你說你沒有善根、沒有福德,而是不具足,就是這個圓它有缺欠,它不是那麼圓的。什麼是善根?信是善根。什麼是福德?幹是福德,真幹。所以你這個不具足,這是第一個。善根福德不具足它就障礙你往生,障礙你修行,障礙你成佛,你說這疑有多重!所以咱們一定要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不要疑。你對佛信不信?對法信不信?對善知識信不信?對老師信不信?你對對號你這幾個你是真信,還是假信,還是信心不足?如果你信心不足,你在佛門你能修到什麼?能修到福報、福德。你在佛門也可以修到東西,修的是福報和福德,但是福報跟福德,和往生、和成就成佛沒關係。如果是你要了脫生死,你絕對不能光修福報和福德,你不能有一絲懷疑,這樣我們就能夠成就了。現在我們還存在一個什麼問題,剛才我說的,第一個福報福德不具足。

  第二個是貪多,就是沒有一門精進、長時薰修,以我個人的經歷,我覺得後十年的收穫為什麼這麼大?就是一門精進、長時薰修。我們往往有些同修比較貪多,俗話這麼說,「貪多嚼不爛」,咱們還是不要涉獵得太多,涉獵得太多哪門也沒通,門門都鬆,這叫什麼?叫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蕩。你說你一點不懂你還懂點,但是你還沒完全懂,所以這個往往半瓶子又容易有貢高我慢。他要一點沒有,他就沒有貢高我慢的資本;因為他有那麼半瓶,他就容易產生貢高我慢,他覺得我修行不錯了,你看我懂這麼多,我讀了那麼多經,就像我前十年讀了那麼多經。所以蓮池大師告訴我們什麼?告訴我們說持名念佛是正修,有正修和助修,你記著,持名念佛是正修,持名念佛也是助修,就是你正修、助修都用念佛就對了。心裡只有一句阿彌陀佛,除阿彌陀佛之外,什麼都沒有,這是真正的念佛人。真正聽話,依照祖師大德的教誨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這條路是你回歸極樂最近、最近的一條路,你就不要到處去找了,這個路就給我們擺在眼前。我總結了四句話,「一經通了百經通,通了自有智慧生,辯才無礙多自在,妙理生花樂無窮」。這就是我後十年一門精進、長時薰修的,真實體會和感悟供養給大家,與各位同修分享。這是我講的第三個問題。

  第四個問題想說說,我們要把老法師的傳心法要,接過來傳下去。大家都知道,印光大師是我們淨宗的第十三祖,他老人家是大勢至菩薩再來,這大家都知道的。老人家留給他後世弟子,有十六個字的傳心法要,十六個字是「敦倫盡分,閑邪存誠,深信因果,信願念佛」。李炳南老師是印光大師的學生,淨空老法師是李炳南老師的學生,一脈師承,把印光大師的傳心法要接過來傳給我們。現在我們尊敬的師父上人,也留給我們二十個字的傳心法要,大家都非常熟悉,就是「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這二十個字,是師父上人留給我們後世弟子的傳心法要,這是師父他老人家一生學佛的精華總結,也是他老人家一生行持的真實寫照。這二十個字的前十個字,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這是什麼?是佛心。後十個字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這是佛行,如果你的心是佛心,你的行是佛行,你就和佛相應,相應了你就是佛。所以我們要把師父這二十個字的傳心法要,牢牢的記在心裡,落實在行動當中。師父他老人家這一生不正是用他的佛心,實踐著他的佛行嗎?師父常說要做出樣子給人家看,師父這是在給我們做樣子。

  可是我們麻木不仁,不爭氣,回想我前十年,我感到非常慚愧,我寫了這麼四句話,我說「大好時光匆匆而過,碌碌無為兩手空空,無顏面對十方信眾,愧對恩師慈悲教誨」。這是我前十年做得不好,真是感到白白的浪費了十年的寶貴光陰,感到非常慚愧。因為前十年我是門沒找著,路沒找著,如果我那十年也能像後十年這樣,一門精進、長時薰修,一部《無量壽經》,一句阿彌陀佛佛號,不換題目。如果前十年我就知道,師父有這二十個字的傳心法要,我這就加起來我應該是二十年的薰修,那我二十年的薰修肯定不是我現在這個樣子。所以我特別可惜,我那十年浪費掉了。這二十個字,也是師父他老人家教給我們的成佛祕訣,你相信,你真照著做,你一生成佛。但是人各有志,人各有緣,就看每個人的因緣!修行的祕訣是誠敬,誠敬通自性。「宏願悲心照大千,功德無量法界傳,一花甲子講妙法,救度眾生離苦難。末法眾生福報淺,寧願聽騙不聽勸,諸佛菩薩大慈悲,祈盼佛子回家園」。現在這個世間騙人太多太多,妖魔鬼怪到處都是,你說你不跟佛走你跟誰走?千萬不能跟鬼神走,也不能跟邪魔走。你應該有慧眼,要把人事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才不會上當。想想到現在為止,我們上了多少次當,受了多少次騙,千萬要有慧眼。

  我前些日子說,現在有佛友同修以我的名義在化緣,說我要建兩個道場,而且這兩個道場名都起出來了,說了我都沒記住,你說那能是我道場嗎?要是我道場我能連名不知道嗎?人家把名起出來了,說我要建兩個道場手裡沒錢,需要化緣。所以同修們一聽,劉老師要化緣,好在老太太人緣還不錯,大家就紛紛捐款。我聽說以後,我趕快凡是有機會我都要說這個事,沒有這樣的事,我向師父學習,向釋迦牟尼佛學習,我沒有道場,我也不建道場,我過去不化緣,現在不化緣,今後永遠不化緣,所以你們都聽清楚,誰要以我的名義化緣那是騙人,你千萬別上當。再有我在藉此機會,我也跟同修們說,我還有個願望就是我不接受錢和物的供養,為什麼?沒有德行,我接大家的供養我心裡有愧,我不安心。所以我就發了這麼個願,我不接受大家錢物的供養,特別是錢,那是堅決不行。前些日子,有佛友從外地給我匯了五萬塊錢,在那之前還有佛友來送個十萬、二十萬的,這些都勸說回去了,這把匯來的這一份,我告訴我刁居士她們,如數的給佛友寄回去,道個歉解釋解釋,就算大家也滿我的願。我走到哪裡,如果說佛友們一定要供養我紅包,有的時候實在推託不了,太推託,讓大家覺得很尷尬,所以我就採取什麼辦法?我在哪講課收到的紅包就留給哪個道場。

  譬如說我和師父一起出來,我收到的紅包我都供養,代大家供養給師父,在這裡我都跟大家說明白,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我、支持我。因為我這一輩子六十七年了,今天早晨我和師父我還說,我說我這一輩子過的就是比較清貧的生活,我非常習慣,你要讓我大富大貴可能還不行,所以我還是窮颼颼的好。這樣我沒有負擔,你看我真是我沒錢這是事實,但是我也不需要錢,現在佛菩薩都給我安排好了,你說那錢拿到我手裡我幹啥?還麻煩。這回出發之前,我老伴給了我一個摺,告訴我,老伴,我攢了一萬八千塊錢,妳看看妳給我藏哪?我說你看你這就沒我自在了。我一個錢沒有我不用藏,我提個包我就走了,你看你攢了這一萬八千塊錢,還惦記是個事,你還讓我給你藏,我說往哪藏得研究研究。這掖掖他看不保險,那掖掖也不保險,後來我說你不用看,我藏起來你都不知道,就保險了,我就給它掖到縫裡了,回去再還給他。你說這多好!我想錢多了也是負擔,錢少了也是負擔,沒錢最沒負擔。

  我現在你看吃飯我吃得飽,睡覺我睡得好,念佛有我念佛的地方。我現在我沒有房子,我住的房子就是有居住權沒有產權,我和師父不是一樣的嗎?你看它哪破了,哪個費需要繳了,這一概都不用我管。都同修們都給我包圓了,你說我要那錢幹啥?所以我就說,我基本上我不碰錢,這樣以後如果我再有出去的時候,不管我走到哪,希望同修們轉達,不用給劉老師準備紅包,我不要紅包。你們就拿什麼供養我?我拿成佛供養師父,你們也拿成佛供養我、供養師父,這是最好的供養。師父告訴我們,說我們要有慧眼、要識貨,你得知道什麼是真貨?什麼是假貨?你別把那假貨買到手,那錢都浪費了,咱們一定要買那個真貨。什麼是真貨?阿彌陀佛是真的,這二十個字傳心法要是真的,你把這個認準了你今生肯定成就,這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祕訣,我給它也叫祕笈,確實是祕。你說祕嗎?這都公開的,對我來說它不是祕,可能對你來說你覺得它祕。是祕你也把它接受,你照著做了,肯定你今生就成就了。把師父傳心法要接過來傳下去,我們要報師恩,要報佛恩,要續佛慧命。

  下一個問題想講講什麼?當前最重要的兩件事,這個可能對各位同修來說也應該是一個重點。這兩件事是什麼?就是我給我自己出的題目,我自己現在應該做哪兩件事,我也供養給大家,供同修們借鑒和參考。第一件事,老實念佛求生淨土,這個概括兩字自度,就是你自己要把你自己度明白了,要拿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通行證,這個通行證是真的,不是假的。怎麼拿?老老實實念阿彌陀佛,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路;你要是不信阿彌陀佛這四個字,通行證你拿不到。昨天胡老師講的十念法,是印光大師他老人家傳下來的,特別好。如果你們現在還沒有選擇好,我怎麼念好,你趕快選擇這十念法,從現在開始不晚。一定要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老老實實把這一句阿彌陀佛念下去。因為這一句阿彌陀佛它展開了就是四十八願,四十八願再展開它就是一部《無量壽經》,《無量壽經》再展開它就是一部《華嚴經》,《華嚴經》再展開就是世尊所說的,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法。你看看阿彌陀佛是不是那個頂尖?我過去一再說,告訴大家對面一個山,盤山路,我們繞著盤山路走上去也到這個尖,這個尖是誰?阿彌陀佛。

  譬如說電梯和樓梯,那有電梯,我們坐著一下子就上去了,走這樓梯我們得一步一步的。現在這阿彌陀佛就是那個電梯,你不選擇這個電梯,非得選那樓梯,那你自然就慢。當然了,早晚一天你會成佛的,因為一切眾生本來是佛,只是時間早晚,我們為什麼不爭取早點成佛?什麼叫老實念佛?這個老實特別重要,就是發菩提心,一向專念。大家要說什麼是菩提心?再簡單說,作佛的心是菩提心、救眾生的心是菩提心。你給它高度概括,我就給它概括這兩個,你今生一定要作佛,你發這個心你就發了菩提心;你說我一定要度眾生,我成佛以後我不忘苦難眾生,你就是菩提心。說念佛往生極樂世界幹什麼去?很明確作佛去。你一發這個心你的菩提心就發圓滿,就足了,這是師父在講經的過程當中說過的,我不知道大家看沒看到這段。所以你把你所有的一切精力、時間,全部用在求生淨土上,你就決定成功。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的人,是遍法界虛空界最有福報的人、最有智慧的人,願我們每位同修都能加入到這個行列裡來。

  老實念佛,這「老實」兩個字非常非常重要,千萬不要把這兩個字忘了。如果光念佛不老實,還是不行的,那個證你拿不到。這個證咱們一定要認準,就是你自己掂量掂量,我現在修到什麼程度,我往生極樂世界,咱們就把目標定在明年十二月底,就這段時間,你能不能把往生極樂世界的通行證拿到手?我有把握,不管什麼情況發生,我一定能往生極樂世界,那就是證拿到了。咱不能拿假的,不能像前面有的老同修,不是把我寫的阿彌陀佛當通行證了,那不行。我寫的阿彌陀佛弄一條一條的,整個小口袋裝起來掛在脖子上,每個人發一份,說這是劉老師發給大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通行證。我聽說以後趕快糾正,錯了,我說不行,我寫那個不是通行證,你得念阿彌陀佛念這個,掛我這個小口袋去不了極樂世界,你別搞錯,立馬給糾正過來了。所以咱們大家剛才說要識貨,你得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這是第一件事,老實念佛,求生淨土,就是自度。

  第二件事,老實念佛,廣度眾生,這就是度他。這是我們學佛的人,自己如果修行成功,一定不要忘了苦難的眾生,因為這度眾生也是我們發菩提心的一個表現。大家看現在虛空法界的一切眾生,真是太苦了,面臨當前這種形勢怎麼辦?我們必須要用講經說法的辦法,幫助一切苦難眾生破迷開悟。首先我們要廣結善緣、法緣,我常說這個首先你要有人緣,你如果說你這個人連人緣都沒有,你說我法緣很好,我沒太見過。反正我覺得人緣在前面很主要,你有人緣了以後你才能有法緣。所以我們學佛人一定要謙虛,要把自己的地位放低,不要把自己抬得高高的,讓人家都這麼仰視著你,人家這麼仰仰仰看累了,人家就把頭低下來,不去看你了是不是?所以咱們一定要把自己的位置放低,謙虛。老法師一再告誡我們要謙卑,我在我們住那個地方,我不每天早晨繞佛嗎?我們院裡有二十多棵柳樹,它柳樹是垂下來的,就給我一個啟發,我說這個柳樹,花草樹木都可以給我們做老師,我就寫了這麼四句話,你們看貼不貼切。「窗外有垂柳」,它是垂下來的柳樹。「隨風輕搖頭」,那個風一吹,它就輕輕搖擺。「示現謙卑相,時時低俯首」,我就沒看哪天垂柳條立起來是不是?沒有,我天天看它都那樣。所以咱們學佛的人一定要做到謙卑,不可以小瞧你周圍的任何一個眾生,你不知道哪個眾生他是誰示現的。你別小瞧,甚至我說那個觀音菩薩說,應以什麼身得度就示現什麼身,那應以乞丐身得度他就示現個乞丐身,你說你瞧不起那乞丐對嗎?不對。

  就包括你家那小動物,你知道牠是哪位佛菩薩示現來度你的?我家那小劉優祕,我絕對把牠當作我家的成員,為什麼叫劉優祕?我那天在香港解釋,大家都笑了。因為劉是我的姓,我老伴也姓劉,所以我家那個優祕牠也姓劉,劉這是牠的姓,優是名字優優,祕是什麼?祕是祕書,職務。我們人不是有姓、有名、有職務嗎?我們家劉優祕也是有姓、有名、有職務。為什麼安排個職務?因為我老伴喜歡當官,但是恰恰這一輩子人又沒當上個官,挺遺憾的。所以後來有一天我跟他開玩笑,我說老伴,你不是喜歡當官嗎?我給你安排一個。他說你給我安排個啥?我說董事長。他說妳呢?總經理,我得比你低點,要不你心態不平和,你領導我。我不知道是不是董事長領導總經理,反正我就這麼安上了。完了他就順口說那優優?祕書,你看咱倆都是領導,不得有個祕書,所以優優是祕書。這樣我們就三個,一個董事長、一個總經理、一個祕書,我們三個和睦共處,挺好的。每天我早晨起來拜佛的時候,那劉優祕都跟著我拜,牠會三種姿勢,第一種前拜,前拜就是前兩個腿跪著,後兩腿支著,這叫前拜;第二個是後拜,後拜是後腿跪著,前腿支著,這是後拜;第三種是大拜,前腿後腿一起拜,平的,兩個腳心朝天。牠得佔我那個拜墊,我不有個簡單的拜墊嗎?牠一來了我得下崗,我上哪拜去?我上地下拜去。牠上拜墊上來拜,平等,所以牠一來,我說祕書來了,你來拜墊,牠就上那拜墊了,什麼時候拜夠走了,我再回我這的拜墊上去。人和人要和睦相處,這人和小動物也要和睦相處,真是其樂融融。

  唯有謙虛才會令人尊敬,你就拿你自己比別人,比一比大家是不是都這樣的心?你說誰願意去親近那挺高傲的人,一句話撞你南牆上去,總疵你的人,是不是你不願意接近他?很隨和、很謙虛,你就願意和他接近,這就很簡單一個道理。你喜歡什麼樣的人,你要是喜歡那個高傲的人,你就高傲;你不喜歡,你也別擺你那個架子,你也別高傲。實際人有啥可擺的?我就覺得我就是個長得高點,另外我走路腰板有點直,是不是這樣?沒有羅鍋(駝背)為啥?因為我小時候身體不好,我四歲不會坐著,長瘡,全身長瘡。我當時是四大怪,第一怪,我媽生我難產;第二怪,我生下來是黑的,人家給我起名叫黑又亮,不有個皮鞋油叫黑又亮嗎?我媽媽說我小時候就像那黑又亮皮鞋油似的,滿身是黑的;第三日夜啼哭;第四個是滿身長瘡。四歲不會坐著那身體該弱到什麼程度,所以我是個另類、怪物,能活到現在真是不容易。我媽說小的時候,人家都想拿大板鍬戳著給我扔豬圈去,後來我媽尋思畢竟還有口氣先留著,啥時候沒氣了再扔。所以我非常感恩我媽媽,沒把我當時扔掉。

  你看說謙虛我就舉個例子,咱們在座有沒有研究《易經》的?我沒研究,但是我知道這個。那《易經》不是六十四卦嗎?只有那個謙卦它是六爻皆吉,其他的都不是,就那麼一卦是六爻全是吉,師父在講經的時候也講過這段經。你說咱們從這兒不應該悟到點什麼道理嗎?世出世間的聖人,教我們從哪裡學起?從謙卑學起。所以說我們聽了這段,應該對大家有所啟示,如果以前我們還有點不太那麼謙虛,從現在開始希望大家能夠謙虛,誰都是佛菩薩,只有我一個人是凡夫,你這樣你就把自己位置擺對了。不要這樣:我是佛,我是菩薩,你們都是凡夫,那倒過來錯了。說到謙虛,我說這麼幾個心,一個心是真誠心,真誠心是不虛偽;第二個心是清淨心,清淨心沒有染污;第三個平等心,沒有貢高我慢;第四個心,正覺心,沒有迷惑;第五個心,慈悲心,就是愛心。前面這五個心合起來就是佛心,你想想我們這五個心都具備,我們就有佛心。然後我們再佛行,我們就是佛。在這裡我給大家說兩首偈子,一首是「少言寡語多念佛,管住三寸不爛舌,言多有失造罪業,你說值得不值得」。為什麼《無量壽經》把口業放在第一位,你想想,我們是不是那禍都是我們這張嘴引起來的。我說為什麼中國的中,一個口字加一豎,那個口就是你這個嘴這一豎,閉嘴少說,是不是這個意思?我就那麼解的中國的中,也可能我這教語文的老師能發揮。所以我就一再說,一定要少說話,不說話,除了阿彌陀佛,其他那些話都是廢話,你自己掂量是不是?張家長、李家短,婆婆長、公公短,兒媳婦如何、姑娘如何,不就這些事嗎?沒意思是不是?咱們念佛人就老老實實記住阿彌陀佛,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是「佛眼看誰都是佛,清淨平等無分別,你要若有分別心,佛在眼前也錯過」。你說我們在座的,你的左鄰右舍、你的前後左右你知道誰是佛?你要是分別以貌取人,佛就坐在你眼前你也不認識,所以最後一句說佛在眼前也錯過。說信要誠,學要像,就是你信佛你要誠,學佛你要像,更要落實,不能紙上談兵,要把它落實在生活當中。有那麼一句話說,「達摩西來一字無,全憑心意用功夫,若要紙上尋佛法,筆尖沾乾洞庭湖」。就告訴我們得來真格的,不能在紙上談兵,那紙上談兵不好使的。「念念阿彌陀,心心極樂土,具足信願行,今生必成佛」。下面還有十分鐘咱們就開快車了。為什麼要學習釋迦牟尼佛?原因很簡單,因為釋迦牟尼佛是我們的老師,我們是釋迦牟尼佛的學生,你學生不向老師學你向誰學?所以這個問題答案很簡潔。怎麼樣向釋迦牟尼佛學?學什麼?我們要學釋迦牟尼佛教育的佛教,不學宗教的佛教,這是我們要向釋迦牟尼佛學習的第一點。我們學佛的目的,是學智慧,佛學就是智慧的教學,佛學就教人三件事,第一件事人和人的關係,第二件人與大自然的關係,第三件人與天地鬼神的關係,就是這麼三個關係。三個關係搞明白,這個世界就和諧了,就沒有那麼多麻煩,你學這個,那就是正知正見正修。我們真正的學佛人不搞歪門邪道,反正我信佛就信得比較實,我信佛我不信別的,我有事我找阿彌陀佛,我不找別人。所以你要今天找這個算算,明天找那個看看,相相面、看看相、算算卦,弄這些不是真正的信佛。所以咱們真正的學佛人,一定要把道搞正了,不搞這些歪門邪道。

  佛教教育的目的是什麼?它的功能是怎麼樣幫助人從習性回歸到本性,這個教育就成功了。換句話說,把壞人變成好人,把惡人變成善人,把迷惑的人變成覺悟的人,這是教育。用什麼方法來改變?教學。所以說佛教是教育不是宗教,我們一定要走釋迦牟尼佛的教學之路。我們學釋迦牟尼佛,不能跟世俗學,跟世俗學就完了,你跟世俗學肯定你走六道輪迴去了。怎麼樣走釋迦路?學習釋迦牟尼佛,走釋迦牟尼佛的路,就是要堅定不移的走教學之路。因為教學的方法幫助眾生破迷開悟、回歸自性,把宗教的佛教回歸到教育的佛教,為佛教正名。我們選擇了這條道路,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很難、很難。老法師這一生,六十年的學佛路走過來多麼的不容易,多麼的艱辛,如果稍微有一點退心走不到今天。老法師給我們做了好榜樣,所以我們學釋迦牟尼佛,首先學眼前我們的老法師,這條路確實很難。師父上人說走這條路要有決心、要有毅力、要能吃苦、要受盡屈辱,就這幾個字我真仔細琢磨了,不但受屈辱,還要受盡屈辱,就什麼樣的屈辱你都得受著,你才能一關一關的過來,過來以後你就勝利了,你就成就了。就是我可以說,我學佛時間也不太長,我跟師父沒法比,但是就現在我走出來給大家講,我這魔難、魔考已經現前了,說什麼的都有。反正我就是膽大、臉大,你咋說我也不在乎,按照我自己的話說,我就是說我該說的話,走我該走的路,做我該做的事,任憑別人怎麼說,只要我做得正確,我不是為我自己,我是為眾生,我就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最後我想再供養給大家三首偈子,因為我覺得這些偈子對我來說非常有教育意義,它能促進我。我就想我不能自己掖著、藏著,我把它都告訴大家。第一個是「諸法實相通達了,凡所有相皆虛妄,但自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這是第一首。第二首「我今捨命歸三寶,願我此生成佛道,成就佛道度眾生,續佛慧命佛恩報」。第三首「學釋迦佛,走釋迦路,續佛慧命,從我做起」。今天利用將近三個半小時的時間,我在這囉囉嗦嗦說這麼多,因為自己障深慧淺,對佛法的認識還很不夠,所以今天說的僅僅是我學佛二十年的,感悟也好、體悟也好,有不當之處,懇請各位法師、各位同修批評指正,不勝感恩大家。另外藉此機會,我和大家相約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在西方極樂世界見。好,謝謝各位,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