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空老和尚重要理念略述
【 点击数:】 【字体: 打印文章

  曾走過繁華閃亮的都市,或處於簡單樸實的鄉野;淨空法師,這位年逾八旬的智者,唯思效法古聖先賢佛陀聖哲的辦班教學,呼喚億萬人心,認識生命的真實內涵,五十寒暑孜孜不倦。

  從父子有親的赤子之情,至諸佛神聖的慈悲博愛,他寬闊平等的胸懷,引導著人們提升性靈。

  從謹慎細心的處世態度,至宇宙萬物的無窮新知,他睿哲聖明的智慧,激發了人們開闊思惟。

  從童蒙養正的弟子教規,至究竟圓滿的華嚴境界,他深入淺出的教學,啟迪了人們豐富生命。

  從億兆分之一的心識意念,至奔流無止息的輪迴長河,他善巧活潑的比喻,震動著人們放下局限。

  沒有任何顯赫背景,手無一張學歷文憑;淨空法師,這位隻身跨越五大洲的長者,唯思履踐佛陀聖哲的誠敬人生,團結多元宗教,宣揚神聖的真實教誨,世界一家平等對待和睦相處。

  學而不厭,誨人不倦;永恆揭示世人宇宙生命真相的,是他老人家日無有間的講經說法;

  慈悲為本,方便為門;永恆關懷世人幸福和諧安樂的,是他老人家念念眾生的博愛胸襟;

  學為人師,行為世範;永恆鼓勵世人積極奮發好善的,是他老人家無私無我的言教身行;

  師法古聖,回歸心性;永恆提醒世人認識真實自我的,是他老人家誠敬謙和的神奕風采。

  淨空法師,出生於民初戰亂之期,畢生致力於佛陀聖賢教育之弘揚。雖僅初中畢業,憑一股真誠好學、尊師重道的熱忱,先後師事當代大哲方東美教授、藏傳活佛章嘉大師與儒學大家李炳南老師十三年,勤苦勵志,深得師長垂愛。少年時,對宗教,特別是佛教,反感頗深。經方教授介紹,「佛是大哲、是聖哲。佛教是世界哲學最高峰,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始放下成見,閱讀佛經。時日既久,愈感法味濃厚。後親近章嘉大師,從認識釋迦牟尼佛,力行「看破放下」的開示,奠定學佛真實基礎。常懷李炳南老師「至誠感通」之訓勉,至今弘宗演教五十年而無間,齊攝萬法回歸淨土絕無疑。

  法師出家後,在處境最為窘困之刻,幸蒙聽眾高韓鍈居士挺立而出,闔家護持,借住高府,經十七載。在韓鍈居士辛勤奔波籌措下,成就了法師三十年講台說法的歷練,圓滿了法師深度的柔和忍辱定慧。

  今日,當我們恭敬瞻仰著老人家,環繞於無數大眾的讚嘆擁戴中;又或透過網路、衛視、光碟,浸潤於老人家活潑善巧、深入人心的講席開示中,不妨細心體會這位長者「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真實慈悲。那是一種基於真誠、清淨、平等、正覺的無盡慈悲;歷經百折萬苦而不撓,屢遭疑謗輕辱而不退。正是這份真實無盡的慈悲,成就了老人家圓融無礙的智慧辯才。正是這份百折不撓的慈悲毅力,使老人家歷經萬苦,始終步履輕健,為世界和諧而不辭奔波勞苦。也正是這份無私無我的慈悲襟懷,令老人家屢遭疑謗,仍舊高瞻遠矚,為眾生破迷啟悟而不厭諄諄勸導。

  法師學貫儒佛諸聖大道,通宗通教,圓說無礙;又於天文科技各類知識涉獵廣博,善取各宗教文化教育之精華;其心量廣博、睿智洪深,尤其是那份「舉世不見知而不悔」的襟懷,實非淺薄之輩如末學所能探究於萬一。今僅從有限的認識中,將其平日講學的重要概念,簡略歸納淺述。雖不免管測蠡見之陋,仍願懷拋磚引玉之忱,嘗試從較全面的角度,向這位年齡跨越世紀,心量跨越宗教,智慧跨越古今的長者學習。更重要的是,希望藉由這位長者的言行身教,讓我們開闊視野,對聖賢智慧的教育有正確認識,深入理解,進而效法實踐,共享人生本具的真善美慧。

  一、何謂佛陀聖賢 二、認識佛陀教育 三、實學力行大用 四、手段與時俱進

  五、首要培育師資 六、慈濟普利群生 七、華嚴多元和諧

[NextPage]

一、何謂佛陀聖賢

  現代人一提到佛、菩薩、神聖,或感莫測高深,或與迷信、虛構聯想一處。老和尚簡易詳明的解說,確實令人發聾振聵:

  「佛」不是神仙,佛是人。佛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從釋迦牟尼佛一生傳記裡看到,釋迦牟尼佛就像中國人所講的「聖人」。聖人的條件,是對宇宙之間一切人事物都能通達明瞭;換句話說,他是個明白人,樣樣明白,事事明白,不迷惑、不糊塗,稱為「聖人」。如果對一切人事物不明白、不了解,就稱為「凡人」。

  我們從中國造字六書來看,「聖」下面從「壬」,象人在土上,壬然而立。所謂聖者,挺立人群,咸通事理,故從壬聲。從耳者,非任耳也。言心通萬物,若耳通圓音。故聞聲知情,於事無所不通曰聖。所以「聖」的意思,是象徵此人心通諸法實相,從口宣演,挺立於六道十法界,幫助眾生破迷開悟。

  甚麼是「神」呢?六書的定義:「聰明正直是謂神」。「神」的一邊是「示」;示這個字的寫法,上面是兩橫,上橫短,下橫長,這是古代的「上」字。上指的是上天。下面有三條,是垂象。所以「示」的意思,古人講「上天垂象」,現代人所謂的自然現象。「神」的右面是個「申」字,用篆字寫起來,像個網一樣有三道關口,三道關口是障礙。這一豎像把寶劍,能破除三層障礙,通暢無阻,所以「申」代表通達。這三層障礙,是中國聖人所說的物欲,也是佛門裡所說的妄想、分別、執著。由此可知,「神」 這個字的本意,是能破除物欲(格物),放下妄想、分別、執著,通達明瞭一切自然現象。所以神是智慧、明瞭,而非迷信!

  中國人尊稱通達宇宙真相者為「聖賢」,在印度,則稱之為「佛、菩薩」。佛、菩薩、阿羅漢等名詞,都是梵語音譯。能徹底放下妄想、分別、執著,對一切萬法性相因果事理圓滿通達者,稱之為「佛」。「菩薩」能放下分別、執著,雖通達尚不圓滿。若僅放下執著,通達的程度更次一等,則稱之為「阿羅漢」。

  如果用學位名稱來看,佛好比博士,菩薩好比碩士、阿羅漢好比學士。所以佛、菩薩、神聖、賢士都沒有迷信的色彩,而是真正通達事理,值得我們效法學習的好榜樣。

  老和尚常說,釋迦牟尼佛當年捨棄王位,是因徹底了解,希望幫助眾生獲得幸福安樂,唯有教育,聖賢倫理道德因果科哲教育,不分宗教族群,有教無類的仁愛和平教育,才能真正辦到。這與中國聖王「建國君民,教學為先」的理念不謀而合。古聖先王深知,武力、軍事、文化、經濟、政治等手段,可以做為倫理道德教育的輔助,若做為主要手段,很難圓滿達到幫助眾生離苦得樂的目的。所以,釋迦牟尼佛放棄王位,一生從事於多元文化的義務教育工作,四十九年講經說法從無間斷。

  正如孔老夫子周遊列國十四年,希望得遇明君,施行仁政的理想抱負。遺憾始終因緣不具,只好返鄉教學。五年後與世長辭。然而夫子這五年教學的影響力,的確遠超政治、族群、經濟的力量,跨越古今中外。不僅後人尊稱其為「素王」、「至聖先師」,即使在兩千五百年後的今天,若提起古今中外帝王將相,未必人人認識;但提到孔老夫子,連西方人也不得不衷心佩服。這就是倫理道德教育的偉大力量。這是一股來自心靈深處至誠無妄的呼喚,是人人自性圓具德能的暢流,而非聖賢佛菩薩制定的約束規章。所以能超越時空文字,與天地萬物心心相印。堯舜文武孔孟諸聖一脈相沿,與日月同輝。諸佛菩薩祖師大德圓滿顯發,則光壽無量。

[NextPage]

二、認識佛陀教育

  孔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形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茍而已矣。」《論語 第十三章》因此,老和尚從出家以來,最重要的一樁事,即是為佛教正名。

  1. 性質:

  「佛」是覺悟、智慧的意思。最可貴的是,這圓滿的智慧覺悟,是一切眾生平等具有,人人都可證得;換言之,人人皆可成佛。此事無關言語文字,關鍵在於徹底放下「妄想、分別、執著」。三千年前在印度,釋迦牟尼佛為我們做最好證明,之後一千七百年在中國,禪宗六祖惠能大師也為我們示現最好榜樣。

  釋迦牟尼佛開悟證道後,第一句話說:「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由此可知,佛陀所證得的圓滿智慧、德能、相好,是一切眾生;不僅是人類,包括最微細的螞蟻飛蟲,造極重惡業的地獄眾生,自性德能都是平等圓滿具足。釋迦牟尼佛不比我們多一分,螞蟻小蟲也不比我們少一分。但為甚麼我們今天和佛菩薩的智慧、德行、相貌、享受等,相距這麼遠呢?佛說了:問題就在於我們有嚴重的妄想、分別、執著,所以相貌、福報、智慧、德行遠遠比不上佛菩薩。螞蟻飛蟲、地獄眾生的妄想、分別、執著比我們還重,因此受用更不如人道眾生。

  老和尚說,佛陀教育,是教我們放下妄想、分別、執著,做個頂天立地大丈夫的真實教育。是教導眾生回歸自性,顯現真我本色的智慧教育。修行,是修正錯誤的思想行為,也就是放下分別執著的過程。證道,則是放下妄想分別執著,恢復圓滿智慧德能的成果。

  一位名為曉恩的基督徒,在一篇題為「佛教的疑惑」的文章中說:「淨空法師說佛教是佛陀教育,是智慧、覺悟宇宙人生的教育。現代的佛教至少有四種不同的形式存在:第一、傳統的佛教,就是佛陀教育。第二、宗教的佛教,佛教本來不是宗教,現在變成宗教了。第三、佛學,佛教變成學術,變成哲學了。第四、邪門外道的佛教,這是最近三、四十年才出現的,那是非常的不幸。中國佛教把小乘捨棄了,以儒道來代替小乘,特別是以孔老夫子的德行,與道家的因果教育,作為我們入佛門的根基,是中國大乘佛法的特色。淨空法師好像是釋迦牟尼佛的親傳弟子,最瞭解佛教的真意。」

  (基督教網頁http://www.godoor.net/text/ziliao/fyzl09.htm其他信仰之門--佛教的疑惑)

  2. 內涵:

  老和尚常說,佛教,是釋迦牟尼佛對九法界眾生至善圓滿的多元文化社會教育。從時間來說,包括過去、現在、未來。就空間而言,從我們眼前的生活,一直推演到無盡的世界。不分國家、族群、宗教,含賅無限維次的空間。

  民國十二年,佛學大家歐陽竟無先生曾於當時的第四中山大學(現稱南京師範大學)發表一篇講演,講題是:「佛法非宗教,非哲學,而為今時所必需」。當時在中國引起相當的震撼。

  為什麼說「佛法非宗教」呢?老和尚解釋,在宗教裡,上帝和人民是「主僕」、「父子」的關係;上帝創造萬物,人民不可能成為上帝。佛門所說的「宗教」,『宗』指禪宗,『教』指教下,是各種不同學習法門(方法門徑) 的總稱。

  「佛法非哲學」。因哲學中必定有能所、有對待,故有唯心、唯物之說。而佛法說明宇宙萬法,「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則「能所是一」、「心物不二」,絕對沒有絲毫分別對立。

  歐陽先生的講題,雖未總結佛法到底是甚麼,但從先生的講演內容中,可以體會到,佛教確實是教育。老和尚從五十年的學習體會中,更明白指出,佛教非宗教,卻是圓滿融攝倫理、道德、因果、宗教、科學、哲學等教育,且達到此五種教育最高峰的至善教育。

  3. 效果:

  老和尚常說,佛法教學的效果,是幫助一切眾生化敵為友、化惡為善、化迷為悟、化凡為聖。真正努力實踐,小則轉變個人命運,離苦得樂,中可化解所有矛盾衝突,解決種種複雜問題,落實和諧世界;大能真正脫離生死輪迴,與法界眾生共享永恆圓滿、真善美慧的幸福人生。特別處於現代社會,小自個人、家庭,大至國家、世界,充滿矛盾衝突、憂悲苦惱。佛法乃至一切宗教聖賢倫理道德教育,確實如歐陽竟無先生所說:「而為今時所必需。」

  4. 修學:

  老和尚在二ΟΟ七年應邀於「國際儒學聯合會」的講話中談到:

  「儒釋道三家,在古代都不是宗教,而是教育。且三種教學早已融合為一體。儒家倫理的教育;道家因果的教育;佛家圓滿的教育,一般人自幼都奠定了基礎。根深蒂固,然後一門深入,十年薰修,古云『十載寒窗,一舉成名』,這是事實,也是我們自己親眼所見的。

  教學的總綱領,儒家講得簡要詳明,就是《三字經》上前八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

  教學首先肯定『人性本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聖賢教學的理念從這裡產生。『苟不教,性乃遷』,教學的實質、施行,就是根據這兩句話。如果不教,眾生的習性與本性決定是愈離愈遠;本性是本善,習性是不善,換句話說,就是學壞了。所以「教之道,貴以專」,這一句比什麼都重要。人之能成為聖賢豪傑,沒有別的,就是專。教是專,學也是專,這個專字就是佛家所說的戒定慧教學,不能不重視。

  至於儒釋道的三個根,如十善業道,跟佛的藏經,我覺得份量應該是平等的,為什麼?十善業道經就是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學、所修、所教、所傳的根本,也就是佛陀教育落實在人們生活中,全部《大藏經》的生活化,《大藏經》落實在工作、落實在處事待人接物,就是《十善業道》。《弟子規》應當跟《儒藏》是等量齊觀的,《感應篇》跟《道藏》也是相等的。我們要這樣的重視這三個根,尊重這三個根,認真修學這三個根,再把它發揚光大。具足三根的修養,即是養成聖賢的基本條件,然後專攻一門,長時薰修,決定有古聖先賢同樣的大成就。」

  由上而知,老和尚苦口婆心勸導學佛同修應重視《弟子規》、《感應篇》和《十善業》,【出家眾再加以《沙彌律儀》】,做為最根本首要的持戒基礎。這是針對今日眾生根性,落實釋迦牟尼佛「以戒為師、以苦為師」教誨的真實教誨。同時這三門基礎,也是世出世間一切學問事業成就必備的基礎。是落實「和諧社會、和諧世界」不可或缺的真實教育。簡單明了,極具實用。

  5. 原則:慈悲為本,方便為門

  老和尚常說,佛法的精神是教我們覺悟。修學的總綱領為:「覺而不迷、正而不邪,淨而不染」三句話。在手段方式上,強調本土化、現代化,與時俱進。無論在甚麼地方,均不改變當地本有信仰,僅幫助人們提升原有信仰的本質與內涵。例如,對拜神者,佛把神的真相完全說明白,讓我們敬仰神之德,效法神的聰明正直,這就是化迷信為智慧的教育。

  非常明顯的例子,佛法在公元六十七年,漢明帝正式迎請進入中國。兩千多年來,與中國文化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原因是佛教一進入中國就中國化,無論在服裝、建築、文化思想、生活習慣、道德理念,它與中國完全融成一片,所以中國全民接受它,容納它成為本土文化。由此可知,佛教對任何國家民族的態度,是絕對尊重本土,完全沒有與本土對立,它講究的是圓融一體。

  老和尚也常舉例,佛教傳到西藏,比中國漢地要晚六百年,是唐朝文成公主帶到西藏去的。但在佛教傳入之前,西藏人民有自己的宗教,他們所拜的鬼神很複雜。佛教傳過去之後,完全接納這些神,連宗教儀式都不改變,但在講解其內涵時,融合以「覺、正、淨」 的佛法精神,提升了其原有的信仰素質。何以故?須知西藏人民信仰當地宗教已經多年,根深蒂固,如果佛教反對它、排斥它,就無法在當地立足,利益一切眾生。由此可以體現佛法平等圓融的慈悲智慧。

  6. 歸向:廣說諸經,指歸極樂

  正如大部分同修所了解,老和尚講經最大的特色之一,在解門上,廣說諸經而處處指歸淨土,圓融無礙。於行門中,則普勸大眾斷惡修善,以念佛求生西方為最重要的大事。

  在五十年如一日的教學生涯中,老和尚不尚談玄,專重實質。無論是上台講經,或於生活閒談中,均能旁徵博引,說理精確,善於結合科學,巧用比喻,將佛法中許多深澀、奧秘、或令人誤認為消極的概念,深入淺出的為大家介紹。尤其對淨土宗的性相因果,講得極為透徹切要,活潑務實,教理教義,圓說無礙。不僅對淨土法門的弘揚,影響深廣,在當今佛教界,乃至世界宗教、學術界,都獲得高度的肯定。「依梵網菩薩心行,修自性覺正淨法,入華嚴無礙境界,住彌陀寂光淨土。」可說是他老人家畢生自行化他的修學心要。

[NextPage]

三、實學力行大用

  老和尚講經至今已五十年,無論是對自我的要求,或是教導後學,都特別強調「學為人師,行為世範」。身教重於言教,真正實踐才得真實利益。和諧世界,必須從我心做起。仁慈博愛,必須從謙卑柔和做起。

  老和尚曾應邀訪問牛津、倫敦、劍橋等著名學府,與中外漢學研究院的教授、研究生進行交流,非常歡喜。深感今日學者雖熱心於漢學,然多僅止於學術討論,難得真實受用。所以老和尚於教學、聚會、講演中,時常強調「儒學、道學、佛學,與學儒、學道、學佛」兩種概念迥然不同。「聖哲的仁慈博愛,必須靠學習者本身的言行思想,落實於處事待人接物中,才能真正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