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信願持名就是大徹大悟——讀誦《無量壽經》三千部圓滿小結報告

  尊敬的師父上人慈鑒!阿彌陀佛!慚愧弟子妙音遵師教誨。讀經三千部已經圓滿,現做一小結,敬呈恩師,乞師批評,弟子當敬順信受。

  弟子今年五月底在香港拜見師父上人之後,回來即開始複講「四十八願」。圓滿之後,從八月一日起,恢復每天十小時讀經、兩小時聽經、餘時念佛的功課。至十一月十二日圓滿。一個總的感受,就是一千部好像是一個轉折點,每讀到一千部時候,總是能夠感受到明顯的進步。所以對於師父上人所說的講求遍數,深有體會。

  此一年來,讀完三千部,確實感受到三寶加持不可思議!讀經的功德不可思議!愈讀愈輕鬆,愈讀愈歡喜。對念佛求生淨土,信願愈來愈堅固。真是欲罷不能!

  讀滿三千部《無量壽經》,弟子有一個體悟就是:《無量壽經》歸結就是信願持名!

  甲一、疑問

  弟子在讀經到二千五百部之後,突然產生一個疑問,就是《無量壽經》裡面,佛到底給我們說了些什麼?結果發現,整部大經,從前到後,無論說彌陀因地修行、彌陀大願建立極樂妙土,還是釋迦世尊介紹極樂依正莊嚴、三輩往生、往生正因,乃至此土濁惡苦痛,皆是苦口婆心勸導一切眾生,尤其是我們五濁凡夫,信願持名,求生淨土,得不退轉,一生圓滿無上菩提!

  甲二、今昔對比

  雖然過去,弟子聽師父上人講經多年,於此道理亦似知曉。但於今日經此發現,心中好像點亮一盞明燈,眼睛一下子亮了。那種歡喜心是過去沒有過的。對過去曾經學習、聽講的內容,許多祖師的法語以及師父上人的教導,就像泉水般湧了出來。自己覺得又加深了理解。許多往生祖師大德的懿範,也更加強了弟子的信心與願行。不妨簡單舉幾例說明。

  乙一、理上的體悟

  丙一、我們淨宗四祖善導大師說:「如來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也就是說,三世諸佛出現在世間,都是為了稱說淨土、宣講《大經》及淨土三經。勸導一切眾生,信願持名,求生淨土,不退成佛而已。於此深義更能體會一些了。

  丙二、又過去淨宗祖師都告訴我們,此經是「如來正說第一經」,現也能多體會到一些深義。在本經「獨留此經第四十五」裡面佛說:「當來之世,經道滅盡,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經,止住百歲。其有眾生,值斯經者,隨意所願,皆可得度。」這是說將來佛法快滅盡了,佛以大慈悲加持此經最後住世一百年,那時候眾生業障極重,有緣遇到此經,信願持名,還可以得度。彌陀第十八願十念必生,五逆十惡極重罪人臨終遇到殊勝因緣教以懺悔念佛,若能至誠懺悔,十稱佛名,即得往生,亦是當生成佛!所以我們現在能聽聞、信受、依教奉行,哪有不往生的道理?!所以古來祖師大德都讚歎此經此法:至圓極頓、三根普被、利鈍全收。可見持名念佛法門的功德真是無上殊勝!不可思議!

  丙三、又師父上人於講經中常講到,隋唐佛法盛世之時,那些祖師大德曾經把世尊四十九年所說一切經法做了一個比較,世尊所說一切經中哪一部經第一?大家公認,首推《華嚴》,《大方廣佛華嚴經》第一,這是根本法輪!而《華嚴》和《無量壽經》相比?《無量壽經》第一。為什麼?《華嚴》最後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導歸極樂才圓滿,而本經完全講極樂淨土。又本經有四十八品,哪一品第一?第六品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第一。四十八願裡面哪一願第一?第十八願十念必生!最後就是一句彌陀名號!所以名號功德不可思議,這句名號不但包含世尊所說一切經教,實則包含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所說一切經法。所以這句佛號就是一切法的最高峰。所以古來大德都說:「千經萬論處處指歸!」歷代祖師亦是苦勸念佛,求生淨土!蕅益大師《要解》裡面說:「唯有剖心瀝血而已!」師父上人在「發大誓願」第二回中說到:佛出現世間就是為一切眾生離究竟苦,得究竟樂而已!而不出輪迴,就沒有真正離苦,不能往生,就不能得究竟樂!而能普度一切眾生之法,就是本經。當然也就是信願持名,求生淨土一法!可見信願持名功德不可思議!

  丙四、又歷代祖師都判本經與小本《阿彌陀經》是同部,只是詳略不同而已。今讀此經,確實能從中體會到一些義趣。小本之宗在信願持名,本經之宗是「發菩提心,一向專念」。蕅益大師《要解》裡面說:「深信發願即無上菩提」。「一向專念」即是持佛名號。所以「發菩提心,一向專念」就是「信願持名」。小本《阿彌陀經》序分、正宗分、流通分皆勸信願行,即信願持名。本經自始至終亦是苦勸眾生信願持名求生淨土!

  所以弟子體會到,過去雖然念佛,但是沒有現在這種心境。現在通過讀經、聽經,密集、長時薰修,深深領悟到釋迦、彌陀兩土導師悲心至極,感恩、敬順、信願之心自然流出。雖是初生,但亦歡喜無量。再回頭來看古來祖師大德,很多不識字的,就是一句名號,得大成就。可見祖師皆言,所謂「大道至簡」,確實不虛啊!信願持名,功德不可思議!

  乙二、往生祖師大德的懿範

  丙一、明朝龍褲國師

  國師法號樵雲,明朝神宗年間剃度出家,不識字,出家後在寺院幹些苦活雜活服務大眾,幾年後遇善知識教其要學古來祖師大德,隱居念佛修行。於是入寺院後山,居山洞,糧食吃完,只食野果,如是晝夜念佛精進不懈,得大成就。至皇太后駕崩,託夢請皇上求國師超度,結果國師僅稱三聲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就將其超度到天界。只是一句六字洪名,真是妙德難思!

  丙二、民國鍋漏匠

  民國初年,浙江寧波觀宗寺大德諦閑老法師有一鍋漏匠的徒弟,法師為其剃度後,不許受戒,給他找了一個鄉下的破廟,找了一個護法為其做飯。只傳他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讓他晝夜不間斷,念累了休息,休息好了繼續念。如是三年,站著往生,而且往生後又站了三天等諦老為其辦後事。還是一句彌陀名號,不夾雜、不懷疑、不間斷,如此成就,確證名號功德,不可思議!

  丙三、現代念佛榜樣來佛三聖

  海賢老和尚、海慶老和尚、賢公老和尚的母親。我們已經熟知了,三位大德都是不識字,都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念到底。結果,賢公母親自在往生,且如達摩遊戲神通,示現徵信;慶公老和尚,預知時至,自在往生六年後,示現金剛不壞身;賢公則念到大徹大悟,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又奉彌陀慈命住世表法為夏蓮公《無量壽經》會集本、黃念老《大經註》、師父上人專修專弘此本此註普勸現在及當來一切有緣依止修學做證明,真是一佛出世,千佛擁護,阿彌陀佛早有安排,釋迦世尊早有安排。為蓮公會集本、為此無上甚深微妙之法,即信願持名,求生淨土一法作證!給我們增長無比的信心。

  由上三例,我們就能體會到這一句佛號的功德無比殊勝!佛在經中說,「此乃佛果地上的境界,唯佛與佛方能究竟」。我們是業障凡夫,只有仰信佛語,至誠恭敬,信受奉行,必能獲得如上諸位大德之大利!

  小本《阿彌陀經》裡面有說此經是「一切諸佛所護念經」。今此大本《無量壽經》第二十三品,有十方佛讚。又「勤修堅持第四十六」,世尊囑咐彌勒菩薩:「我今如理宣說如是廣大微妙法門,一切諸佛之所稱讚,付囑汝等,作大守護。」所以,我們讀誦《無量壽經》,必蒙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之所護念加持,信願持名,求生淨土,一生成就,證大涅槃!所以古德說:「讀誦《無量壽經》,對我們念佛求生淨土,有萬牛莫挽之力。」一萬頭牛都拉不回來,這是比喻讀誦本經之大利益!弟子現能體會一些了。真是感恩師父上人的教導啊!

  甲三、師父上人加持

  不久,師父上人在《淨土大經科註(第四回)》三七九集中斬釘截鐵的講到:「信願持名是大徹大悟,它的殊勝功德絕不亞於禪宗所標榜的、教下所標榜的大徹大悟、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淨宗這一句名號,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大徹大悟,那個功力不在大徹大悟、明心見性之下。這一點你要懂,你要明白,你就不懷疑了。」弟子過去聽經,聽到這些要緊的地方,可能有一點感動,很快也就忘掉了。可是今天聽來,確實如獅子吼!如大雷震!心靈深處被深深感動!弟子感到就像師父上人給弟子印證一樣。心中那分歡喜,得未曾有!所以,願心愈來愈切!念佛也愈來愈勤!是非人我等雜念、不善念自然減少!由此也對蓮公大士所開示的:「理明則信深,信深則願切,願切則行專,行專則功純,功純則妄消,妄消則真顯」,這幾句法語有了些真實的體會。可見,真實利益,一定是要從老實聽話真幹中得來。

  甲四、讀《科註》的心得

  師父上人在《科註》三七二集中為我們開示修學的方法:念滿三千部之後,肯定有悟處,再讀三遍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以此來印證。看我們所體會的跟念老講的一不一樣,一樣,正知正見;不一樣,邪知邪見,錯了。接下去再念三千部,就用這個方法一直下去。其義自見。於是弟子開始全力以赴讀《科註》。現在弟子剛好讀完二遍。每天十小時以上。結果愈看愈歡喜!一看就是幾個小時。法喜充滿!

  念老在註解裡,廣引經論,精彩絕倫,微妙難思。其要總是深明本經舉體是三種真實。即「彌陀如來住真實慧,欲惠予眾生真實之利,開化顯示真實之際」。而三種真實攝歸「入一法句,一法句者,清淨句,清淨句者,真實智慧無為法身」。而此清淨句、真實智慧無為法身最後還復攝於一句萬德洪名:南無阿彌陀佛!所以,念老慈示曰:「信願持名是一大藏教之綱宗!」可見信願持名,功德實在不可思議!玆略引幾小段明之。

  乙一、念老在釋「受菩提記第四十四」經文時引祖師註解曰:(《科註》第一O六O頁)「『攝取』者,《往生論》謂極樂依正一切莊嚴功德成就,『略說入一法句故。一法句者,謂清淨句。清淨句者,謂真實智慧無為法身故。』又《彌陀要解》曰:『一一莊嚴全體理性。』若能了達極樂一切莊嚴成就,入一法句,從事達理,即事而真,諦信萬德莊嚴,直入一句名號之中,淨念相繼,是為『攝取』之義也。蓋彌陀名號正是真實智慧無為法身,法身功德不可思議,故名號功德亦復不可思議。」又曰:「『受持』者,執持名號與持誦本經也。十地菩薩不離念佛,此一句佛號,唯佛與佛乃能究竟。是以等覺大士亦不離念佛。我等凡夫但當老實念去。《要解》云:『以持名善根福德同佛故。』靈峰大師此言,真得十方如來之髓。實應盡未來際頂禮膜拜此一句也!」

  乙二、本經「勤修堅持第四十六」,世尊勸導一切大眾「應勤修行,隨順我教。當孝於佛,常念師恩」;教導我們要「常念不絕,則得道捷。我法如是,作如是說。如來所行,亦應隨行。種修福善,求生淨剎。」念老釋曰:(《科註》第一O八五頁)「右經八句。實為全經之總結。淨宗修行之綱要……此八句理事齊彰,正助並顯。如來秘藏,和盤托出。首云『常念不絕』者。『常念』首指常念本經……究竟所指,則在常念此一句名號也。『不絕』者,淨念相繼也。行人果能真實發心,老實念佛,唯此一句,念念相繼。則必定『如染香人,身有香氣』。臨命終時,佛來接引。慈悲加佑,令心不亂。決定往生,逕登不退。圓生四土,究竟涅槃。故佛慈示『常念不絕,則得道捷』。『捷』者迅速捷疾也……老實持名則得道迅速也。蓋以信願持名之法,心作心是,果覺因心,故得道捷。因唯此持名念佛之法,是彌陀大願之本,最易下手,最易成就,故稱易行法,號徑中徑也。『我法如是,作如是說』,此兩句真是『佛語梵雷震』、『說法師子吼』。直似金剛王寶劍,割盡一切情見,全顯如來本心。以佛心印,印證本經。直截說來,此之二句即印證前之『常念不絕,則得道捷』……此『常念不絕,則得道捷』之慈示,正是如來稱性之流露,世尊心印所印記。皆是大悲慈父如理之說。故應至誠信受,於一切時處,常念阿彌陀佛。」持名功德如此殊勝,所以念老大慈勸我們:「要『截斷狐疑』,老實念去,驀直念去,拼命念去,直拼到死!花開見佛,悟無生忍。如是才是『大善』。」

  弟子在讀念老註解時,常常感動萬分。深感大士慈恩無極!同時又感受到師父上人的大智、大德、大能!苦口婆心,勸導我們,信受奉行,無非是惠予弟子眾等真實之利!此之大恩大德如何能報?!誠如念老在《後記》中所說:「愈報恩愈感佛恩之難報。」弟子業障深重!唯有依教奉行,改過去習,深入學習《大經》,信願念佛,求生淨土,並於此間發心弘揚此經、宣揚彌陀弘願,幫助釋迦、彌陀及諸佛世尊接引有緣,同生淨土,盡心盡力,才能說得報恩之萬一。

  以上是弟子讀經的心得體會,簡要向師父上人匯報到此。弟子業障深重,肯定有很多錯誤不足之處,恭請尊敬的師父上人及諸位大德、諸位仁者批評指正。弟子樂意接受!無盡感恩!

  恭祝師父上人法體安康,光壽無量,廣度眾生!

  阿彌陀佛!慚愧弟子妙音頂禮敬呈,二O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老法師:我們讀了妙音的學習報告,感想很多也很深。佛法傳到我們這個時代,這個時代,釋迦牟尼佛的末法時期,每個宗派都沒有傳人,所以現在人學佛到哪裡去學?學佛要有真實智慧、要有堅定的信願,要有智慧,要有耐心,這是一門很辛苦的事情。為什麼?世尊大法在今天,社會上許多人對它產生誤會,說它是宗教,宗教就意味著是迷信,把宗教跟迷信畫成等號,我們怎麼說他也不能接受。所以真佛弟子,真要靠佛陀保佑、護法,護持什麼?至少我學佛法,沒有餓著,沒有凍著,最簡單的供養衣食住行,還得要有法緣。學習要有同參道友、要有聽眾,沒有聽眾對誰講?這是一樁難事。怎樣能夠突破?這要靠智慧、要靠忍辱、要靠耐心。

  現代的社會真正能幫助別人、成就別人的人很少,所以遇到要感恩,要知道報恩。不知道感恩的人,不知道報恩的人,這一生可能遇不到一個善知識來護持你、來幫助你,沒有護持我們怎麼能成就?我這一生學佛,給大家做過多次報告,學佛的緣分是從方東美先生那裡說起,那一年我二十六歲。這一生失學,想讀書繳不起學費,伙食費就更不必說了,完全靠自修,自己看一些書,沒人指導。遇到方老師,我跟他不認識,知道他是桐城人,在桐城就是同鄉,我們老家居住在一起,距離很近。所以就寫封信試試看,把自己介紹給他,這位老鄉接受了,回了我一封信,約我到他家裡去面談,我就依照地址找到他。星期天他在家裡等我,他第一句話就問我,你寫的信都是真話嗎?沒有騙人嗎?我說我想跟老師請教,不敢欺騙老師,都是真話。我是初中畢業,高中念了半年遇到國共戰爭,我到台灣,台灣沒有親戚朋友,一個人到台灣遇到幾個同鄉,互相幫助,介紹一個工作,待遇僅僅維持最低的生活,實在是苦不堪言。老師問我,你寫的信我看到了,我們台灣大學的學生寫不出來。我還寫了一篇文章,一起寄給他看,文章大概兩千多字,想到學校旁聽他的課。老師告訴我,現在的學校(六十五年前,台灣大學),他說先生不像先生,學生不像學生,你要到學校去旁聽,你會大失所望。

  我知道老師完全拒絕,我想當時心裡一定很難過,表情一定很悲傷。最後,我們沉默了大概有十分鐘,老師開口說這樣好了,你真想學,每個星期天到我家裡來,我給你上一堂課。這是我們作夢都想不到的,約定星期天上午九點半到十一點半,兩個小時。我跟他學哲學,是在他家裡學的,學生只有我一個人,他給我講了一部哲學概論,分作四個單元。最後一個單元佛經哲學,我看到佛經我懷疑,我說老師,佛是宗教,而且佛教是多神教,多神教意味著是低級宗教,高級宗教只有一個真神,創世主,佛教沒有,什麼都拜,它怎麼會有哲學?老師告訴我,你還年輕,你不知道。真不知道,聞所未聞,從老師那裡我明白了,佛教是釋迦牟尼佛的教育。他告訴我,「釋迦牟尼佛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我們學哲學要跟哲學家,「佛經哲學是全世界哲學裡面的最高峰,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從這個單元認識了佛教,了解佛教,對佛教產生興趣、產生信心。

  第二個教導我的老師,章嘉大師。章嘉大師知道我學佛,他很歡喜,告訴我,學佛要認識釋迦牟尼佛,如果不認識這個人,你將來會走偏了、走邪了,那就很可惜;不偏不邪也會走彎路,走很多冤枉路,所以必須要認識釋迦牟尼佛。怎麼認識?教我讀《釋迦譜》,讀《釋迦方志》。這是古大德從《大藏經》裡面,關於釋迦牟尼佛一生的事蹟抄下來,好像是釋迦牟尼佛傳記一樣,要我從這入門。這兩本書念了之後才知道,釋迦牟尼佛很了不起,十九歲出家,給我們做了好榜樣,佛門叫表法。為我們示現的好學多聞,這今天講知識分子,知識分子好學多聞,十九歲出家之後,參訪印度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學派。古印度是世界上哲學最普遍,也是最多的一個地區,他都學了,學了十二年覺得不能解決問題,放棄了。以後我們學佛明白了,十九歲出家,放下煩惱障;三十歲開悟,放下所知障,把這個世間哲學、宗教放下了,在畢缽羅樹下入定開悟了。悟了之後才開始教學,教一輩子,教到七十九歲過世,整整教了四十九年。教學很像我們現在辦班,它有次第的,阿含好像小學,十二年;方等八年,好像中學,提升了;般若二十二年,好像大學,時間最長,暢佛本懷,前面二十年扎根教育,沒有這個根提不起來;最後法華、涅槃,那是研究所,把般若菩薩提升到法身菩薩境界,像是拿到最高的學位,博士。這個佛法裡頭叫佛事,釋迦牟尼佛的事業。釋迦牟尼佛幹什麼事?教學。今天佛門叫佛事叫經懺佛事,跟釋迦牟尼佛的佛事不相干。

  我們今天學佛,章嘉大師教我,勸我出家教我學釋迦牟尼佛,我就真的接受,依教奉行。可是現在釋迦牟尼佛這個佛學,沒人要了,口裡讚歎,事上排斥,真正學講經教的人走投無路,沒有一個道場接受你,我怎麼辦?幸虧韓鍈居士她護持我。她並不富有,家裡勉強能過日子,在台北一棟房子,兩層樓的房子,樓上有個房間可以給我用,我在她家裡住了十七年。十七年之後,我們才有一個圖書館,我就搬到圖書館去住了,我請她做館長。先後她一共護持我三十年,沒有這三十年的護持,我可能被逼還俗了。只有兩條路給我走,一個放棄講經教學,學經懺佛事,寺廟歡迎我;如果繼續講經教學,寺廟不歡迎,寺廟不要。我所遭遇到的。

  韓鍈居士往生之後,正好新加坡李木源居士邀請我去講經,我離開台灣。在新加坡住三年半,澳洲的緣成熟了,澳洲移民部長跟我見兩次面,邀請我到澳洲,因為他知道我在新加坡做了一樁比較特殊的事情,就是團結宗教,做成功了。所以澳洲政府找我,希望我幫助他們,做宗教團結、族群團結,做這兩個工作。我也就答應他走向澳洲,那是二OOO年。二OO一年,紐約雙子星的建築,被恐怖分子毀掉了,衝突變成恐怖戰爭。澳洲學校找我,希望我能夠代表澳洲、代表大學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這樣我走向學校。而且難得的是出家人參與聯合國的會議,我們是頭一個。而且我們把宗教團結帶到聯合國去。聯合國在過去排斥宗教,怕宗教糾紛,怕宗教衝突,結果看到我們宗教非常溫和,像兄弟姐妹一樣,他看到了,他才覺悟過來。我們的活動結束之後,聯合國正式成立一個宗教辦公室。所以這麼多年來,宗教在聯合國活動,希望宗教團結化解衝突,促進社會安定和諧。做這麼多年,現在有點影響力,愈來愈殊勝。緣,我們講機會!

  我們感到最痛苦,是佛門不給我們機會。我在香港,你們都知道沒有道場。為什麼?有道場跟出家人對立,他不會饒過我的。有道場意味什麼?競爭,信徒都到我這來,供養到我這來,他們是這麼說。所以我很清楚,我不建道場,我這裡沒有法會,沒有佛事,沒有信徒,也沒人供養,他們放心了,不容易。我們供養的一點錢,靠中國,靠台灣,靠外面。但是我們知道,佛法不復興不行,好東西!我們用什麼?我們用漢學院,我們用學校。所以去年緣成熟了,我到英國訪問,遇到威爾士大學校長,他來看我,我們第一次見面,談了三個半小時,談得很投緣。去年八月,他帶了他學校的董事會主席,帶了個副校長,主管課程的,三個人到我這來住了五天,我們談漢學,談宗教團結,談復興中國傳統文化,要辦學,要培養學生,他非常高興。所以我們的進展也是不可思議,今年九月我到倫敦去,我們就簽了合同,籌備英國漢學院。這個名稱是校長想出來的。漢學院就在這個大學裡面,是大學的一部分,半獨立。我們要用漢學授課,就是說教課不是用英文教,用中文教學,中文教學的科目佔百分之八十,英語課程只佔百分之二十。這個英語課程是怎樣把中國的漢學跟現代社會教育能夠結合成一起,研究這個工作,這很有意義,就是說漢學要現代化才能普及。

  我們的漢學院裡面佛學系、道學系、儒學系,儒、釋、道三教的學生我們都喜歡收,要把儒釋道復興起來,目的在此地。標準是要能讀漢字,要能讀文言文。我們的一個願景,基本的願景,就是這些學生將來有能力講授《四庫全書》,用《四庫全書》在學校裡頭開課。我們要培養這樣的老師,沒有任何目的。我年歲大了,什麼都不要,徹底放下,就希望年輕人發憤努力,把傳統文化繼承下來,把儒釋道興旺起來。

  報告裡頭證實一樁事情,多讀管用。中國古人讀書是遍數,一千遍是一個小段,三千遍,所謂「讀書千遍,其義自見」,就會開悟。古人能開悟,現在人不行,為什麼?環境太複雜,你的心不清淨。古人心清淨,有五倫、五常、四維、八德做基礎,這個基礎是戒學,有戒,清淨心屬於定學,所以一千遍管用。現在要三千遍、要六千遍、要一萬遍才管用。

  所以今天我是用我自己的十方的供養,我把這個錢拿去做漢學院的經費。英國人非常熱心,但是財力不足,辦一個漢學院,他沒有這個能力,所以希望我能在這一方面幫助他,我承擔了。我把這信息告訴大家,真正有願發心,要拯救中國傳統文化,拯救儒釋道的命脈、弘傳,我們真幹這個,希望我們都能在一起,認真學習,天天講經,各人講各人的,大家分享。將來希望一生我們能住在一起,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學習,在一起辦一樁大事,就是編一套《群書治要》續篇。唐太宗只從三皇五帝到前面晉代,他完成這一半,後面隋、唐、宋、元、明、清沒有,這在《四庫》裡頭,我們必須從《四庫》裡面,把這六朝的東西揀出來,編一套續篇。這樣子一百卷,一百萬字,就是《四庫全書》的精華,只要讀這部書,等於把《四庫》全都讀了,好處在這裡。我們看下面第二篇:

  學生:尊敬的師父上人:慈悲!

  尊敬的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德:慈悲!

  學生智揚今天恭敬向尊敬的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同修提出的心得報告的題目是:《我是誰?》

  有一年,一個特殊的機緣學生暫住在一個鄉下的寺院中,這是一個比海賢老和尚住的那個還要小的小寺院,一共不到二畝地,四周圍都是大片的麥地,離最近的村莊也有將近二、三里地的路,顯得真的很清靜;不過它太清靜了,聽說最蕭條的時候連初一、十五都很少有人去,只有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菩薩長年住守在那裡,一住就是十年,這的確是很大的功德。

  但是不幸的是這位老菩薩不懂得什麼佛理,所以十年當中在道場可能有一些不如法的行為。雖然學生提醒她:妳拜阿彌陀佛一尊佛,就相當於把十方所有佛都拜到了,以一佛代千佛,而且大冷的天晚上在院子裡拜也很容易著涼,要到教室或大殿去拜才好。可是她並不聽學生的勸告,認為只拜阿彌陀佛一尊佛不保險,還是要把十方佛都拜到才保險,所以繼續我行我素。有時候有人不無調侃的對她講「老菩薩妳再這樣下去,阿彌陀佛就不來接妳了」。結果她怎麼說?「阿彌陀佛不來接我,我讓我老頭子來接我。」她所說的「老頭子」是她已經病逝多年的老伴,她說這些話時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真是讓人哭笑不得無可奈何。

  更有甚者,有時早晨去上早課,打開教室門一看,講台前的地上被她擺了一大堆,一頂紅色的帽子,一根鉛筆,幾本書還有木棍等一些很凌亂的東西,聽說這叫「擺陣」,作用是可以驅走你所不喜歡的人。因為自從我們來了之後,她感到她的自由受到了很大限制,再不能像以前那樣一個人說了算了,所以她覺得要採取點行動捍衛自己的「自由」。剛開始對她這些近乎擾亂的行為,我們當然很是生氣,就說她、批評她,希望能制止住她的這些不當的行為,以免引起大家的不安,可是效果不彰,她還是我行我素,甚至是變本加厲。於是心裡不知不覺對這位老菩薩產生了厭惡感,不理她,也不與她說話,可是同住在一個道場又不得不天天見面,就這樣一直彆扭著,真是「怨憎會苦」。尊敬的師父上人常常在講經中提到「苦從哪裡來?苦從迷中來」。真的是這樣,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心被境轉陷入迷惑煩惱之中了,自己還不知道。

  有一天過完午齋,坐在齋堂裡聽著播經機裡放的師父上人的講經,當再次聽到師父上人常講的一句話「我們與一切眾生是一體,一切眾生就是自己」,心裡忽然靈光顯現,是呀,這位老菩薩不也是我自己嗎?我討厭她不是討厭自己嗎?自己何必要和自己過不去?一時間就像一縷陽光照進山洞,又像剛從睡夢中醒來心裡一下子豁亮開朗了許多。人一旦思想發生變化,行為語言自然也會隨之改變。

  有一次看到這位老菩薩一個人站在寺院門口,又是很難受的樣子,就主動走過去很溫和的對她說:「老菩薩,來我教妳一套保健操,妳天天堅持做,肯定身體會愈來愈好,心裡也會愈來愈舒坦。」於是就煞有其事的教老菩薩一邊拍著胸口一邊大聲的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又一邊跺腳一邊大聲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又一手捶後腰一手捶肩膀還是要大聲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下面的幾個動作也都是要一面做一面念「阿彌陀佛」。這一次老菩薩很聽話真的一邊做一邊跟著念阿彌陀佛,因為聽說這會對她身體有好處,還能讓她不難受,她很感興趣。出來曬太陽的兩位常住老菩薩也真以為我在傳授什麼密招,也跟著過來學,一時間這老老小小的歡笑聲、念佛聲響徹這個鄉間小寺院的上空。其實我對自己臨時現發明出來的這套「保健操」到底能有什麼效果根本不知道,只是想通過這種方法,督促老菩薩平時能多念一些佛,希望佛力加持能幫她多消除一些業障,因為我們知道這才是她難受的真正原因。雖然是使了一個小花招,但是當時自己的心真的就是想讓她好,因為自己已經明白了一個道理:她也是自己,她的難受就是自己的難受,她的快樂就是自己的快樂,幫助她就是幫助自己。

  當時自己能夠感受得到,做這些事情時,的確是發自內心的,學生的這分真心很快得到了「感應」。老菩薩也開始向學生投出橄欖枝,不過她表達友好的方式還是很特別,譬如聽說我的手帕不見了,她馬上到集上買來新的,不過不是一二個,而是一堆,裝在一個塑料袋裡,簡直可以用到我往生;又聽說我的襪子破了,又趕快到集上買,不是一二雙,還是一堆。而且還不大好意思直接交給我,不是掛在門上,就是從我房間的後窗中塞進來,但我一看就知道又是老菩薩送來的,因為她和別人的不一樣,她那是一堆。於是我就拿著這一堆堆的手帕、一堆堆的襪子去和大家結緣,還要特別告訴大家:這是某某老菩薩結緣給大家的。這可以一定程度緩解她已經和大家形成的緊張關係。

  這段經歷之後,學生總結出一個經驗,凡是遇到令自己難過的人,產生厭惡之心,過不去了,就馬上想到他也是我,我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我厭惡他就是厭惡自己,我恨他就是恨自己,同樣我能原諒他就是原諒自己,我能愛護他也是愛護我自己,這樣一想就好過多了,那個很難過去的也就能過得去了。這招的確很靈、很管用,能幫助我們過關。

  曾經在劉素雲老師的報告中聽劉老師講:有一次她和師父上人單獨在一起,師父老人家語重心長的對她講「現在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我恨的人,沒有一個我不愛的人,也沒有一個我不能原諒的人」,師父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這是我們大家有目共睹的,這是師父為我們表法,在教我們,我們要會學,真的學會了,就會像師父上人一樣一輩子快樂健康,獲得人生最高的享受。世間一般人總是認為擁有財富、擁有地位才是享受,而菩薩則是把自己的福報無條件分享給一切眾生,看到眾生快樂他就快樂,看到眾生幸福他就幸福,這是他的享受,因為菩薩知道事實真相「一切眾生就是自己」。既然是自己,怎麼能不愛,怎麼能不關心、照顧,又怎麼能忍心傷害?尤其是那些貧苦、疾病、衰老、正遭受種種痛苦折磨、處在危難中的眾生。就像是我們肌體上發生病變,已經老化的,或是受到外傷的那些部位,更需要多一些照顧好,讓它恢復健康,恢復正常。

  新加坡的許哲老居士就最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她發心一生專門照顧孤寡老人、貧苦人和無人照顧的病人,一百多歲還幫助照顧著三十多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定期給他(她)們送米、送錢,並給予精神上的安慰。正像她自己所說的「我沒有家庭,世界就是我的家,一切眾生就是我的眷屬,無私奉獻是我的信仰」、「我的宗教就是愛」,這和我們前面提到的老法師的思想理念同出一轍,共同的菩薩心懷---心繫天下,造福世間。「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身求安樂。」菩薩的同體大悲、無緣大慈,盡顯於日常的言行舉止當中,為世人表法。他(她)們才是真正知道「我是誰」;我是整個宇宙,我是一切萬法,我是所有眾生。「全他即自」、「自他不二」,完完全全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共同生命體。在佛的教學中,它被稱為自性、稱為本體、稱為法身、稱為第一義諦,它有許許多多的名字,其中還有一個最最響亮的名字就是——阿彌陀佛。所以阿彌陀佛被稱為自性的德號,我們念阿彌陀佛就是在念我們的本我,念我們的自性,念我們的真心,不知不覺與之融為一體,會找回真我,回歸自性,明顯真心,從惡夢中醒來。因為我們迷惑顛倒,生生世世都是把這個身體當作我,為這個假我生生世世造業,生生世世受苦報,總是不能得解脫。等哪一天終於明白了身體不是我,我們的苦就真的要受盡了,就真的要從惡夢中醒來了。佛的八萬四千法門,都是幫助我們醒來。

  而末法時期最有效、最安全、最可靠、最迅速、最直捷、最方便的方法,莫過於念佛。所以佛在《大集經》中為我們明確指出「末法時期淨土成就」,還說「億億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這是佛早在三千年前就為我們末法時期的眾生做出的正確選擇,我們得聽話,不能自以為是。所以勿用懷疑,不要猶豫,想從生死輪迴的惡夢中儘快醒來,就一定要死心塌地的念佛。正像夏蓮居老居士在他的《淨修捷要》中所說的「念阿彌陀佛就是聲聲喚醒自己」。

  尊敬的師父上人常常勸導我們要用真心,念佛要用真心,日常生活也要用真心,要放下假我,找回真我,要明瞭「我是誰」。真正明瞭了,自然會從心底產生一種愛,會主動去關心照顧你周圍的人。這種愛不同世間人所講的愛,它不摻雜任何利益,也不附加任何條件,完全是自自然然發自內心。它是基於對事實真相了解後的一種覺悟,佛家講的「同體大悲,無緣大慈」。這種愛是性德的體現,是宇宙的核心,同樣也是我們獲得幸福快樂的源泉,是離苦得樂的根本。正像許哲老居士的傳記上所描述的那樣「一個只懂得照顧自己的人,一定常受患得患失之苦,而懂得完全照顧別人的人,漸漸就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利害得失看得淡,隨緣自在,又能得到許多人照顧,當然健康快樂。所以我們要想得到健康快樂,又期望常常得到許許多多人的關懷愛護,就學許哲老居士一輩子只照顧別人,把自己忘掉。」愛,的確是貫穿著許哲老居士一生,就像她的瑜伽老師對她講的「愛是妳來到這個世間的任務,是妳生活的責任,妳去愛人,不管人家對妳好不好,都要去愛他(她),就算是人家罵妳,也要去愛他(她)。」他還給許哲老居士取了個梵文名字叫prema,意思就是「愛人」。

  師父上人也曾經說過:宗教的核心主題也都是講愛,基督教講「神愛世人」,我們佛家講「仁慈博愛」,伊斯蘭教「真主安拉的確是仁慈的」,那麼怎樣把神的愛、上帝的愛、真主的愛、佛菩薩的愛體現出來,師父說這需要所有的宗教信徒代表神、代表上帝、代表佛菩薩、代表真主去愛世人。而我們淨土宗學人更應把阿彌陀佛的愛傳播世間,令彌陀慈光普照世界,讓冷酷變得溫暖,使混亂恢復到和諧,使這個本已病態的「肌體」恢復健康。而要做到這些,都需要英國湯恩比教授所說的——中國傳統文化和大乘佛法,這是拯救世界危機的一劑良方。尊敬的師父上人九十高齡不辭辛勞四處奔波為的就是這樁事情。「福佑祖國傳統文化,救助全球苦難眾生」,我們應該跟隨師父,盡己所能,圓滿這一神聖的事業。以此功德求生淨土,做彌陀慈父好弟子。「相互攙扶向前走,緊握彌陀慈父手,不懼風雨與痛苦,只為證得無量壽。」

  感恩師父上人慈悲救度,感恩護法大德鼎力相助,感恩各位法師各位同修,學生智揚的學習心得報告至此。因學生學識淺陋,此次報告定有諸多不當疏漏之處,至誠恭請師父上人慈悲斧正,恭請各位法師、各位同修批評指正,阿彌陀佛!

  恭祝師父上人法體安康!恭祝各位法師福慧增長!恭祝各位同修六時吉祥!

  學生智揚頂禮敬呈,二O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老法師:智揚這篇報告很好,問題要堅持下去。我們在這一生當中,見過不少人,有在家的,有出家的,講得很好,可是遇到財色名利,問題出來了。有幾個很不幸,我們感到非常可惜,可能晚年一輩子,他都回不了頭來,聽他的話,說得不錯,但是看他的行為與所說的相違背。智揚的報告,我們聽了,自己勉勵自己,這是學佛一個階段的標準,我們希望達到,然後再希望提升。成功的人沒有別的,就在放下,肯放下就成功,不肯放下就造業,這是我們不能不知道的。怎麼樣才能保持初心?佛菩薩祖師大德教給我們的方法,讀經,用真誠心讀經。遍數念多了會開悟,開悟對於事實真相一目了然,不會被境界所轉,不會被境界誘惑,這才能成功,才能自利利他。下面還有幾個短篇的,好,我們看短篇的。

  學生:精簡往生報告之二

  一、父親生平

  父親梁寶林出生於相對富裕家庭,從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退休前一直從事財務管理工作。父親老實厚道,為人真誠,做事細緻認真,喜歡安靜,少言寡語;對比較窮困的親朋好友愛護有加,樂善好施。特別是對祖父祖母、外公外婆非常孝順。

  二、父親開始接觸佛法

  二O一一年,弟子有幸(第一次)看到師父上人講經的光盤。二O一三年春節,父親將近耄耋之年,為落實《弟子規》,我們姐妹四人和姐夫、妹夫們一起跪拜了父母親,同時給他們介紹佛法,並送了很多光盤請他們看。父親從不反對,也不拒絕,只要我們放上光盤,老人家就看一看。同年也將劉素雲老師姐姐往生的事蹟講給父親聽。那幾年我們請回家的播經機、阿彌陀佛畫像、佛書、光碟等法寶,家人都高興的接受,並反覆觀看;全家十四口人無不被師父老人家的慈悲智慧、安詳康寧的法相所攝受,父親也開始接受佛法。

  三、蒙佛接引,往生極樂

  二O一五年元旦開始,父親日漸消瘦,精神狀態逐漸衰退;三月九日,父親被確診為肺癌晚期。我們沒有把結果告訴父親,當時父親對念佛往生還不太相信,我們也不敢提。

  當時已在寺院以淨人身分修行的(弟子的)先生感應到老父親病危,就從寺院趕回家。直接到病房裡面和老父親談話,並且陪同父親三天三夜。三天下來,父親見人就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而且是按照印光大師的十念法來念。第五天,父親因念佛精神狀態有所好轉,便要求出院回家。

  回家後,父親仍然按照自己的作息時間起床、洗漱,但都需要家人幫助才能完成。每天只能喝一小碗菜粥(菜打碎和米煮粥),手拿碗的力氣也沒有,但仍堅持坐到餐桌前自己吃飯,從不讓別人幫助(餵食)。這一階段,我們四姐妹輪流帶著父親念佛,給父親講解極樂世界。等父親睡了,我們就念《阿彌陀經》、《地藏經》,佛號晝夜不間斷。父親也能望著對面牆壁上的阿彌陀佛法像。晚上有兩次,父親在夢中驚醒後,就大聲念出「阿彌陀佛」。

  父親往生前一天下午兩點,精神異常的好,說要和母親說話。母親信佛吃素幾十年,得知此事後穿戴非常整齊,頭髮梳理得很端莊,便來到父親床前。母親和父親講了三個話題:第一、老頭兒啊,你那麼聰明,知道自己的病吧(父親不說話),你的病在肺上,吸煙這麼多年,把肺吸壞了;第二、你生病這一個多月,孩子們一直陪伴,他們多孝順啊,都在身邊照顧,都請假不上班了!你滿意嗎?(父親點點頭);第三、咱倆過五十多年,你對我那麼好,我很感激,尤其這幾年我身體不好,照顧我這麼多年,沒想到你一下就病倒了,看來得先於我到極樂世界去。這也正常,不可能咱倆一起去,總得有先後,那你就先去那等我吧;我呢?再和孩子們待幾年,咱倆都走,孩子們受不了。你自己要是感覺要走,就上一下衛生間,把屎尿打掃乾淨,把給你準備好的衣服穿上(父親點點頭)。「你靈魂上極樂世界了,這個肉身也得有個地方,你看是撒到大海哪?還是買個墓地哪?」父親用微弱的聲音說:「都行,你們定吧。」母親說:「我跟孩子們商量了,孩子們想買個墓地,將來想了,好去看看(父親點點頭)。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父親搖搖頭。母親說:「那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們極樂世界見。」說完,母親便離開,這是父母親的最後一次長談。

  第二天,四月十二日下午一點三十分,父親睜開雙眼,非常高興的說:「來了,來了。」我說:「是阿彌陀佛來了嗎?」父親點點頭。我說:「您看到光了嗎?」父親又點點頭。「阿彌陀佛來了,您就跟著去吧。」父親微笑著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睜開,只有微弱的呼吸;兩點整,呼吸停止,我們四姐妹輕輕跪在床前,雙手合十,齊聲念起佛號。約四、五個小時後,弟子發現父親的頭皮有些發紅,不一會兒,姐妹們都發現了,我們念佛更有勁了。經我們四姊妹十二小時至誠念佛,父親頭皮變紅,渾身柔軟,面如嬰兒。八十一歲的老父親蒙阿彌陀佛接引,安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四、家人心得、感應

  從父親生病到往生,共三十三天。期間,我們姊妹吃素念佛,輪流持八關齋戒,為父親放生迴向。父親從始至終一直清醒,沒有病苦,沒有疼痛,心不貪戀,意不顛倒。

  父親往生四十九天內,兒女們都念佛誦經,迴向給父親。在第三天和第六天弟子兩次夢見父親紅光滿面,並且和身穿一樣藏藍色衣服、長得都一樣的人在端坐聽課。我堅信父親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因為父親走後,母親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家人都非常好,一定是父親在庇佑著我們。老父親往生的示現,給了我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如果不是自己的父親,不是親眼所見,真的很難相信。——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根據梁艷輝居士來函精簡編輯。

  老法師:好,我們剛才都聽了梁居士這個報告,他們一家人學佛,她父親可以說是自在往生,沒有病苦,生病期間一個多月都很安寧,這是很好的瑞相,就像她最終的末後的兩句話,不是親眼所見的,一般人很難相信,這是念佛往生,為我們所做的表法,給我們所做的榜樣。信願持名真有好處,好處是幫助我們消災免難,在病痛的時候,他得的癌症,沒有畏懼,一心求生淨土,這是最有智慧的選擇,最高明殊勝的抉擇,與阿彌陀佛聲聲感應道交,讓我們看到了。我們處今天的社會,社會不太平,每天都有許許多多災難的報告;我們是念佛,少接觸,不看新聞、不看報紙、不看電視。我們心裡知道,明白同修們大家都在說,眼所見的,耳所聞的,身所接觸的,告訴我們一樁大事,就是這個世間多災多難,哪有往生極樂世界好!極樂世界,想想名詞,極樂無量壽國,所以對這個世間不再有留戀,全心全意求生淨土。

  看看這些人不難,他們能做到我們也能做到,為什麼不幹?不幹,錯了。所以我們生活在現代的社會,要把念佛往生當作頭等大事,其他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對於眾善,遇到就行,遇不到,不去找,沒事。遇到是有緣,沒有遇到無緣,無緣再去找緣那就攀緣,那就錯了。不如老實念佛好,勸人念佛,不如做榜樣給人看好!你看看她的父親梁寶林,表演給家人看,表演給親戚朋友看,表演給大家看,在醫院裡表演給醫生護士看,這真實功德,比聽經的效果更殊勝,我們要明白這個道理。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