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大家好!請掀開《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科會》第二十八頁,經文第六行看起:

  轉眾徒聚。禽獸六畜形。為人所屠割。剝皮視其喉。歸償宿怨對。以肉給還人。】

  這首偈是「轉畜受苦」,這就是墮落在畜生道還債。這些經文,我們學習首先要具備的條件是真誠的信心,佛的話真實不虛,一定要記住。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如語」就是所說的完全是事實真相,佛沒有加一點意思,也不少說一些,事實怎樣,就老老實實的為我們說出來。我們相信這都是事實。大乘經上我們也常念到,「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互相食啖」,如果了解三世因果,我們就曉得這是錯誤的行為,非常殘酷,冤冤相報沒完沒了。『展轉』,這就是說明六道輪迴,人會淪落到畜生道,畜生道也會輾轉得人身,我們了解這個事實,自然看一切畜生跟看我們自己沒有兩樣,這就對了。

  諸佛如來看一切眾生都是佛,為什麼?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既有佛性,皆當作佛。又何況如來在《無量壽經》上說「一切皆成佛」,在《華嚴》、《圓覺》裡面說「一切眾生本來成佛」,這個意思很深很深。不僅畜生如是,餓鬼、地獄又何嘗不如是?事實真相我們要細心去體會,依照佛陀的教誨,恢復我們的清淨心,十法界依正莊嚴的障礙自然就消除了,於是事實真相才能讓我們親見親聞,變成自己的現量境界。孔夫子在《易經繫辭傳》裡面說過兩句話,「人以類聚,物以群分」,至於到哪一道去投胎,不是閻羅王做主宰,也不是上帝的意思,更與佛菩薩不相干,誰去主宰這個事情?是自己的業力。

  什麼叫業力?我們說得明白一點,就是自己的習慣、習氣。譬如我們是學佛的人,學佛的人自自然然就找學佛的這些朋友,這一群、這一類,他不會找別人做朋友。日常生活到哪裡去?喜歡聽經,一定到講堂來;喜歡念佛,一定到念佛堂來。他絕對不會到歌舞場合當中去,為什麼?他對那個沒興趣,他覺得念佛聞法是很高尚的享受,很快樂、很自在的享受,他自然就來了。

  我們到人道來,就是跟人道有共同的樂趣;到畜生道,他跟畜生道有共同的習氣。畜生道是什麼?佛講因緣複雜,一塵、一滴,因緣都非常複雜。佛說法,把這個複雜的因緣歸納到一個重要的因素來跟我們說。畜生道第一個業因是愚痴,沒有智慧。對於宇宙人生的現象,真妄、邪正、理事、是非、善惡,他顛倒了,他不懂得,這叫愚痴,愚痴變畜生。貪愛變餓鬼,嫉妒、瞋恚是地獄。來生還能得人身,他的習性愛好倫理道德,喜歡倫理道德,來生才能得人身。能夠修上品十善、「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來生果報在天堂,佛經裡面講在二十八層天。所以墮畜生是愚痴的果報。

  『輾轉眾徒聚,禽獸六畜形』,這是說投胎,輾轉投胎,投胎到哪裡?投胎到「禽獸」,這是野生的;「六畜」,是家裡面養的,《左傳》裡面記載的,牛、馬、羊、狗、雞、豬這六種畜生,為人所畜養。現代不管是在中國、外國,飼養畜生這種事業還是有。人養這些東西幹什麼?最後都被人吃了。一種是為人服勞役,但是到最後總是不免被人吃掉。野生的禽獸,世間人常說弱肉強食,我們現在常常在電視裡面看到「動物奇觀」,你就看到,野生的動物牠每天出去覓食,不定被別人吃掉、被別的動物吃掉了。所以畜生這一道,在三途裡面是血途,就是牠死的時候一定流血,不得好死。野生的常常被別的動物吃掉,家裡養的最後也被殺,也被人吃掉。

  『剝皮視其喉』,這是說家養的這些畜生被殺的時候這種狀況。我們看過殺豬的、看過殺雞的,這是最普遍的。宰殺的時候,刀手總是看看那個喉嚨有沒有斷,血有沒有流盡。這一句是講牠死的時候的狀況。『歸償宿怨對』,還債。末後這句,『以肉給還人』,所謂是吃牠半斤,還牠八兩。恩仇報復這樁事情,有可思議的,有不可思議的。要是知其恩怨而報,這是可以思議的;有不知恩怨報復的,這是不可思議的。這裡面情形也非常的複雜,包括整個六道,上從色界天、欲界天。色界天去我們遠,欲界天跟我們近,一般人與天神往來多半都是欲界天。神仙,神裡頭有天神、有鬼神,層次很多,恩仇果報都不能夠避免,三界生到天道還是不能避免。

  我們在佛經上看到,中國人講玉皇大帝,佛家講忉利天主,這福報相當大了,他的生活安穩不安穩?也不怎麼安穩。為什麼?他有冤家債主來找麻煩。哪些人?天上的羅剎、天上的阿修羅,福報跟忉利天主差不多,忉利天主仁慈,阿修羅凶暴。我們在經上看到,世尊跟我們說阿修羅跟忉利天戰爭。人間有這些事情,天上也有。總得要到色界天,戰爭才都可以避免,忉利天還有戰爭。所以四王天造的形像都是穿著盔甲,現將軍相。大概到夜摩天以上,空居天,我們看到那些天人的造像就很慈祥,競爭的心沒有了。

  回過頭來想想我們世間的人,天天講競爭,好像不競爭就活不下去,這是一個極大錯誤的思想。我這一生沒有競爭的念頭,從小就是這樣的。我的老師現在還有在的,九十多歲了,是在南京的老師。我的老師對我很了解,從小不爭。我小時候也相當聰明,書也念得很好。考試我只要六十分,及格就可以,年年升級就好了,我不會留級,不會被淘汰。所以考試卷到我手上,我答幾個題,算一算分數,算到多少?算到六十五分。也許有錯了,老師扣一、兩分,總有六十分。我答到六十五分,我就交卷。我總是第一個交卷,會答也不答。沒有競爭的心,一生都沒有競爭。諸位要曉得,競爭發展到最後是鬥爭,鬥爭再發展就變成戰爭,這個罪業造得太重太重了。

  我喜歡讀書,我從小讀的書就比我同學超出很多倍,喜歡讀書。在學校裡面除了課堂之外,我的活動空間是圖書館,學校裡面圖書館。所以我的一般常識比同學們豐富太多了,看的東西多,讀的東西多。考試我只要最後一名就行,只要及格就可以了。一生不競爭,我也活得很好,也活得很自在,活得很快樂。說不競爭就活不下去,哪有這種道理?這個見解在佛法裡面講是邪知邪見,錯誤的見解,誤導許許多多人。但是,現在這個誤導成了風氣。我們看看許許多多所謂先進的國家、開發的地區,大人教小孩,小孩才懂事,就教他競爭,這成什麼話!家長以為兒女會競爭,就以為光榮,都是錯誤觀念。古時候做父母對兒女不是這樣的,兒女有德行、守規矩、有智慧,以此為榮;不是跟人競爭拿到第一、拿到第二是榮耀,不以這個為榮,而是以品德、學問。現在人跟從前人不一樣了。

  「歸償」,歸結到冤冤相報,欠命的還命,欠債的還債。「以肉給還人」,這是很悲慘的。我們看到這種果報,當然就想到業因。前一世吃牠的肉,今天這一世也要變畜生用肉去還人。用肉還人,那就叫還命了。過去你殺生吃肉,來世你變畜生被人屠殺,人家來吃你的肉。所以這些經文,我剛才說過了,第一個要有清淨的信心。一般人聽到這個話他不相信,不相信有六道輪迴,不相信有因果報應。從前人容易相信,為什麼?從小老人教,我們一般人講先入為主。像我這個年齡,小時候老人還教,小我十幾歲的人,大概接受這種教育的少了,現代學校完全沒有了。做父母、做老師都沒有這個概念,現在年輕的學生他怎麼會懂?你跟他講,他兩個字回你,「迷信!」就把你否定掉了,排斥你。但是無論你怎麼樣否定,你怎麼樣排斥,你怎麼樣不承認,事實存在,到果報現前的時候,後悔莫及。這個我們要懂得。

  佛法裡面常說,「欲知前世因」,想想我過去生中造的業,做了些什麼,「今生受者是」,我這一生當中的際遇、果報就是;過去生中造的因,感這一生的果報。「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我來世的果報是什麼?那你就好好想想這一生所作所為,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來世的果報。所以因果報應確實自作自受,誰都不能改變,誰也不能代替。這個佛在大小乘經論裡面講得太多了。再看下面這首偈:

  道墮惡道。求脫甚為難。人身既難得。佛經難得聞。】

  佛這幾句話的開示,也就是阿難講的,阿難講跟佛說的是一個道理,我們要牢牢的記住,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無道』。世間法裡面,「仁、義、禮、智、信」五常,五倫、八德,這是人道。八德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還有一種說法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兩個說法都好。在中國古代,可以說從堯舜禹湯一直到清朝,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都是以這個為宗旨,從小教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五倫是講人與人天然的關係,這關係不是人為的,是天然的。「夫婦、父子、兄弟、君臣、朋友」,這個關係是天道,天然之道,不是人建立的,是自自然然,就像春夏秋冬的運行一樣。聖人明瞭,教導人都是依自然之道,這稱為聖人,不是他自己的意思。

  五倫則有十義,義是義務,應盡的義務。「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做父親的對於子女一定是慈愛,做兒女對父親一定要孝順,天然之道,這是講世間法。佛法基本的五戒十善,人道。「無道」,這些道丟掉了,不講了,完全違背,那就變成人倫亂掉了。現在社會就是如此,古人所謂是「父不父,子不子」,父親不像父親,兒子不像兒子,不懂得倫理道德的重要性,把它完全拋棄掉了,社會怎麼會不亂!社會亂從哪裡亂起?倫理毀掉了。所以變成現在,我們常常聽到的,中國、外國,兒子殺父親、殺母親,兄弟相殺。在美國,我們常常聽到學生殺老師、殺同學,這成什麼社會?無道。無道必定墮惡道,惡道是三途。三途造的業因是愚痴、嫉妒、瞋恚、貪欲,貪而無厭。

  現在這個世間,貪財、貪色、貪名、貪利養,無所不貪,他往哪裡去?鬼道去。如果這個貪裡面再加上嫉妒、瞋恚,阿鼻地獄去了。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聰明人會想想:我這個行為,造這個因,將來果報在哪裡?果報不好,這個念頭不能起。不要以為動念頭不要緊、沒有關係,關係可大了,問題非常嚴重,哪裡說沒有關係?我們總結原因,為什麼他會這麼做?不讀聖賢書,沒有接受過聖賢的教誨,真正的原因在這裡。

  從民國以來,對於聖賢教誨逐漸逐漸淡忘了,到今天整個廢棄掉了,好像這些東西都是古老的東西、舊東西,不適合時代,應當被時代所淘汰了。時代把古聖先賢的真正智慧、經驗的結晶拋棄丟掉了。現在社會狀況又如何?現前這個狀況,在佛家講是「花報」。古聖先賢那些教訓經驗,如果能夠奉行,天下大治,國泰民安。現在在今天全世界,可以說人心都不安,人心沒有歸宿,生活在恐怖當中。上到國家領導人,全世界哪個國家都一樣,下至平民百姓,沒有安全感,你說這個多可悲!我們讀古書,古時候的人,我們看到他文字裡描述,文章、詩歌,生活在詩情畫意當中,心是定的,情緒是定的,那是人生。現在人心不定,情緒不穩定,動作慌慌張張,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問他忙什麼,他都不知道,為誰忙的更不知道,你說這個可悲不可悲?仔細一觀察,雖然現在還沒有墮惡道,形象是惡道,今天社會太可怕了。

  中國古代文學,藝術、詩歌、繪畫、戲劇這些陶冶性情的,它最高指導的原則是孔老夫子提倡的「思無邪」。文藝的內容,從詩歌到小說,你仔細去看,仔細去研究,都是教忠孝節義,結歸到最後都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能夠端正人心,端正社會風氣。現在的社會,你仔細看看年輕人,你觀察他想什麼,他說的是什麼,他幹了些什麼。你要是仔細觀察,你會寒毛直豎。

  我們今天走在街頭,雖然坐在車上,你看看兩旁邊那些廣告,畫的是什麼?年輕人穿的衣服,衣服上也印了些圖案,那圖案是什麼?妖魔鬼怪,不是人。心裡面完全都印上妖魔鬼怪的印象,他將來到哪裡去?就到那裡去。「人以類聚,物以群分」,他自自然然就到那裡去了,不是閻王小鬼抓去的,不是的,自己去。喜歡跟鬼搞在一起、鬼混,他就變鬼了;喜歡幹地獄的把戲,他自然就到地獄去了。『無道墮惡道』,墮到惡道之後可麻煩了,『求脫甚為難』,這一句話佛常說。

  佛講「人身難得」,人身最可貴,六道裡頭人身最可貴,什麼原因?人容易接近道,聖賢的大道容易接近。現在人不容易接近,是沒有緣;如果有緣,你就會發現容易接近。我們這些年來提倡教小朋友讀古書,我在台灣、在新加坡、在澳洲,我勸我們同修教小朋友。你家裡有小孩,還沒上學,五、六歲教他念《弟子規》,教他念《三字經》,很管用。不但他能背誦,而且把這意思講給他聽,他會用在日常生活當中,很懂規矩,很有禮貌。教,不是難事情。今天做大人的疏忽了,沒有去教小朋友。

  現在在中國,江主席提倡以德治國,提倡小學裡面要讀《四書五經》,這一個舉動不但是救了中國,也救了全世界。這個政策要是落實,他的功德無量無邊,他的成就可以說只有中國堯舜禹湯聖王才能跟他相比,我們清楚、明瞭。人容易近道,容易覺悟,容易解脫,所以菩薩成佛,在六道裡頭一定在人間示現,沒有說哪一個菩薩成佛在天道裡頭示現的,沒有,在天道裡頭多半是菩薩身、聲聞身。這是我們應當細心觀察的。

  佛在經上也把這個事實透露給我們,人道多苦少樂。多苦,容易覺悟;少樂,就有能力修道。這是人道可貴之處。看看其他的五道,天上樂多苦少,天人把修行這樁事情給疏忽了,為什麼?生活很快樂,何必再修?修什麼?享樂去了。佛法裡頭常講「富貴學道難」,天人富貴,所以修行疏忽、大意了。三途太苦,所謂是「貧窮學道難」,他三餐飯都混不到,你叫他來聽經、來念佛,他哪有興趣?不可能的事情。三惡道太苦了,難!難接受佛法。修羅的心,瞋恚心重,貢高我慢,嫉妒、瞋恚,很不容易接近。這才顯示出為什麼人身這樣可貴,道理在此。

  「人身難得」,佛在經上常講。用比喻來說,機緣的比喻,佛講「須彌穿針」。這些故事,常常聽經的同修都能夠耳熟。須彌山高,從那個高山上,放一條線下來,山下放一個繡花針。這個線從山上放下來,剛剛好就穿到繡花針的針孔上去,你們想想,這個機率有多少?不要說這個須彌山,我們住的這個大樓,這十一樓,我們在樓下放個繡花針,樓上吊一根線,你去穿穿看。你穿一年,看看能不能有一次穿進去?機會太難太難了。古人常講「萬劫難逢」、「百千萬劫難遭遇」,這個話是真的,一點都不假。無量劫來希有的一次,我們碰到了。真的無量劫來希有的一次,我們這一次碰到了。你才曉得這個機會太難太難,不能錯過。錯過了,你後悔莫及。其他道也有往生,比例太少了,沒有人道多。

  我們得人身又遇到佛法,「佛法難聞」,佛法是寶。為什麼把它比喻「寶」?只有佛法能夠幫助我們真正破迷開悟,真正幫助我們離苦得樂,真樂。世間人沒有樂,今天世間人享受五欲六塵之樂,我常常用比喻話來說,那個樂不是真的,就像我們一些年輕人吸毒、打嗎啡那種樂,他是找外面的刺激。五欲六塵就是毒,享受這種樂,增長貪瞋痴慢。增長三毒,增長貪瞋痴,這個比吸毒還可怕。吸毒最後毀掉你的生命,今天享受五欲六塵之樂,增長貪瞋痴慢,把你的慧命都斷掉了,這個問題多嚴重!能提醒警覺的是佛法,而佛法難聞。為什麼?第一個,不容易遇到。今天全世界將近七十億人,幾分之幾的人聞到佛法、接觸到?接觸到之後,假的多,真的少。接觸不是真正的佛法,等於沒有接觸到。縱然遇到真正的佛法,也不理解、不懂得。接觸到真佛法,又能夠正確理解,那人數愈來愈少了。理解之後,你相不相信?信了之後,你肯不肯做?一層一層的淘汰,淘汰到最後沒有幾個人了。跟諸位說,在這個世界上七十億人,淘汰到最後,全世界大概找一千個都找不到,你才知道佛講「佛法難聞」的意思。

  真正聞佛法,決定依教奉行,他才得佛法真實的受用,得佛法真實的利益。墮到惡道,可麻煩了,你要想脫離不容易,惡道的壽命多長!畜生道愚痴,執著它的根身。佛在經上講的,講一樁公案。當年祇樹給孤獨園蓋房子,房子旁邊有一窩螞蟻,佛看了笑笑。旁邊那些弟子看到佛笑這個螞蟻,問佛為什麼笑牠。佛就講了,七佛出世,牠還沒有離螞蟻身。不是螞蟻壽命那麼長,是牠死了以後還作螞蟻,牠執著那個身就是牠,不肯離開,愚痴到這個程度!不肯換牠的身體,不肯換牠的境界。七尊佛過世那個時間多長?沒有法子計算。所以墮到三惡道想出來,太難太難了。

  所以得人身、聞佛法,難!難就可貴。世間什麼可貴?這是最可貴的。名聞利養不可貴,五欲六塵不可貴,這些東西我們要把它捨得乾乾淨淨,決定不染著。我們知道佛法可貴,牢牢的抓住,一時一刻我都不放鬆,我這一生一定要從六道走出去,不但出離六道,還要出離十法界。做得到做不到?做得到!佛法確確實實是知難行易。《華嚴經》善財一生成佛,沒有到第二生;《法華經》大家念過,龍女八歲成佛。龍女是畜生道,還不是人道,八歲是說牠年歲小。所以作佛、作菩薩不難,難在什麼?難在你不懂理論、不懂方法、不認識境界。世尊當年在世,四十九年為我們講經說法,他知道難在此地,一定要講清楚、講明白,讓我們豁然覺悟過來,這問題就解決了。今天時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