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請掀開《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科會》第二十七面,經文第五行看起:

  【蔽聖毀正覺。死入大鐵城。識神處其中。頭上戴鐵輪。】

  這首偈前面我們說的意思還沒有盡,在這裡做一點補充。我們曾經講到,《易經》註解裡面,孔夫子告訴我們宇宙之間種種現象的來源,夫子說了兩句話:「遊魂為變,精氣為物」。這確確實實是講的人道,我們人間所能夠接觸到的一切動物、植物、礦物以及自然現象,這些動物都是靈變現的,就是夫子講的「遊魂」變現的;植物、礦物是「精氣」變現的,這種精氣就是過分的執著。男女相愛,過分的執著都會變成石頭,哪個地方講的望夫石,女子對她丈夫那種愛情到堅固的時候,丈夫出去了,她在那裡觀看,自己就變成石頭,「精氣為物」。確確實實「一切法從心想生」,佛講得透徹。

  佛講整個宇宙的來源,孔老夫子講我們人間、人道。釋迦牟尼佛講十法界依正莊嚴「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夫子講的「遊魂」就是識,佛家講的「識神」就是遊魂。識神墮在地獄,不是肉身。肉身,我們能不能知道痛癢?給諸位說,不知道。人死了,他的神識離開身體,剛離開,他身體還沒有壞,他不知道痛癢;他要知道痛癢他就是活人了,他就不叫死人。所以知道痛癢的、知道苦樂的不是這個身體,是識神。也就是說,我們人、一切動物是精神跟物質混合的這麼一個身體;植物、礦物只有物質的身體,沒有識神。在佛法裡面稱為「有情」跟「無情」,有情眾生是動物,無情的眾生是植物、礦物,用這個來區別。這些事跟理,都要搞得清楚、搞得明白。

  我們當年親近李炳南老居士,他是在家的佛弟子,一生也是從事於弘揚佛法、護持佛法,他是兩門都兼著搞,所以相當辛苦,要講經,又要教學,還要管事。慈光圖書館剛剛創辦,他是董事長兼館長,我們那時是館員;台中蓮社初辦,他是蓮社董事長兼蓮社社長。他的工作繁忙,真的是累,世出世間事都要兼顧。因為居士弘法,實在講比出家人弘法要艱難。因為人穿上這個衣服,居士(在家人)他就會對你尊敬;你要是居士,你不是真比人高一等,他不相信你。出家人只要有三分,馬馬虎虎就能得到居士擁護;在家人必須有十分本事,沒有十分本事,居士很難接受。所以他在行持上,點點滴滴真的都做出榜樣。

  他講經說法完全是法布施,不接受一分錢的供養。到哪裡去,路費坐車都自己拿錢,不受人家一切招待。到那邊去講經,茶水自己帶去,不給人家添一點麻煩,做到這樣的地步。那是做給我們看,教導我們學習。平常人家送的禮物,最輕的禮物是送點茶葉,他都不接受。他教導我們:「學佛,無論在家、出家,一定要放下五欲六塵的享受,一定要真正做到法布施,一定要多替學佛同修們去想。學佛可以不要花錢。一學佛就要花錢,就變成生意買賣了,會障礙許許多多人入佛門。」他不接受供養,老的學生供養他,這都懂得規矩了,尊重老師,他接受。供養多少?一個紅包裡頭一塊錢,象徵性的。他說:「這是禮,我們要有。」學生對老師供養,禮要有;錢不接受,所以象徵性的一塊錢。初學的絕對不接受,一塊錢也不接受。他怎麼教你?「你把供養我的錢拿回家去孝順你的父母」,他這樣教法,「勸你的父母學佛,那你就是上上功德」。

  有很多人父母不學佛的,看到小孩學佛,對法師那麼恭敬、那麼供養,他在旁邊氣死了,發脾氣罵人:「那是你什麼人?我是你老子,是你爸爸,你都不供養我,你對我都不恭敬。怎麼見到外頭人,見一下就給他磕頭?」不服氣!於是毀謗三寶。李老師這個教得好:「你回家去,你不必恭敬我,回家去恭敬你的爸爸媽媽。」學佛之後,你也跟爸爸媽媽磕頭,你也天天供養他,爸爸媽媽覺得好,「學佛好!」他就讚歎三寶,他就不毀謗了。李老師教人用這個方法。我們對三寶的這個恭敬心,回過頭來要對你的父母,對你的兄弟姊妹,對你的家親眷屬;在外面,對社會的時候,對你的長官,對你的同事,對你的朋友,讓大家知道學佛有這麼好。我們不能搞錯。如果我們學佛貪圖那點小小的利養,斷絕許許多多人學佛的因緣,你這個罪過重不重?

  前面我們提到,我們要相信韋馱菩薩,相信護法神,我們有什麼需要的,我們不求人,我們絕不向人化緣,絕不向人開口,求誰?求韋馱菩薩,護法的,「我現在需要什麼,你要趕快給我準備」。「只要我們這個是為正法、為利益眾生,護法神會照顧」,這是我初學佛的時候,章嘉大師教給我的,我很相信。一切我們有所施為遇到困惑,都求佛菩薩替我解決。

  這幾天我遇到一個很困難的事情,我們達拉斯那邊有一個同學,也是悟字輩的,不守規矩,讓住眾個個人都為難。悟通法師把這個事情詳詳細細寫了個傳真給我,我也沒辦法。我求佛菩薩,求佛菩薩幫我解決,我求韓館長,「現在這個事情發生,你們看怎麼替我解決。」果然有效,第二天打電話來,這個同修他離開道場回台灣去了。真有效,真靈!

  在過去,這是很多年前,我們台北佛陀教育基金會剛剛成立的時候,也有個同修在我們那裡做義工,很發心。到最後發現情形不對,他在裡頭也不守清規,招來許多女孩子,關著房門不知道幹什麼,外面譏嫌毀謗的人很多。這個時候總幹事簡豐文居士把這個事情告訴我,問我怎麼處理。如果我們叫他走路,得罪人,這種東西結下冤仇,冤冤相報,麻煩大了;你不趕他走,影響我們道場的名譽。他來問我,我說:「求佛菩薩。」他說:「行嗎?」我說:「行,你真心懇切去求佛菩薩。」他真聽我。好像過兩個星期之後,他自動來辭職。簡豐文說:「有效果了。」我說:「好了,他辭職你不要挽留,你就讓他去了,這問題不就解決了嗎?」佛菩薩真保佑這個道場。問題是我們自己做得正不正,關鍵在這裡。自己做得正,有這些人來找麻煩,實在講也是對我們自己一種考驗。我們處理方法是決定不結冤仇,決定不說他一句不好聽的話。他毀謗我們,可以,他罵我們,可以,我們絕對沒有一句惡言相向。自動離開,他給我打電話,我感謝他,我說:「你很慈悲。」我們佛弟子對待一切眾生,要知道用什麼樣的態度。

  身是假的,不是真的,古德常講「幻身無常」,很快就消失了。人生縱然活上一百歲,也是剎那間的事情,何必要貪求五欲六塵的享受?何必要造那些種種罪業,感受惡報?一個有智慧的人、聰明人,決定不幹這個傻事。所以,不可以障礙聖教流通,不可以毀壞眾生得度的機緣。你要能夠促成、幫助,無量無邊功德,真正得到諸佛護念,龍天善神保佑你。為什麼不求福?為什麼要找這些災難、找這些苦來受?這是說,這個果報重點的意思,就是障礙正法,破壞人修學正法,死墮地獄。受什麼樣的罪罰?『頭上戴鐵輪』,這是地獄裡面一種刑罰,這個鐵輪是火燒得紅紅的,從你頭上進去,從你腳底下出來。你想想看這是什麼罪?苦不堪言,無法想像,這是五無間罪,地獄裡面最苦的刑罰。

  【求死不得死。須臾已變形。矛戟相毒刺。軀體恆殘截。】

  這是地獄果報的苦況,在地獄裡真的都求死,他死不了;受刑罰的時候立刻就死了,風一吹又活過來了。地獄是化生,這一句就是說的五無間地獄裡頭的「命無間」。『須臾』是指時間短暫,剎那之間他又『變形』,這是說的「形無間」,他所感受的地獄有多大,他的身體就多大。地獄是化生,所有一切刑具同時都要受,不是一樁一樁的受,同時受。「頭上戴鐵輪」,這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矛戟相毒刺』,這是我們一般人所咒罵人的「碎屍萬段」,這一句就是說的這個意思,五無間裡面「苦無間」。『軀體』是講你的身形,『恆』是講時間長,「時無間」。你從墮地獄那一天,必須等你的罪受滿。什麼時候受滿?這個事情麻煩大了,你毀謗正法影響的力量完全消失了,你就離開地獄;如果還有影響,還有人受你的影響,你就出不了地獄。假如你要是寫成文字,那個麻煩可大了,你所寫毀謗佛法的文字統統燒乾淨,世間沒有了,你出地獄了;如果世間還有一本在,你就出不了地獄。我們想到這個真可怕!寫文字不能不負責任。現在圖書館收藏書,不管好的壞的他統統收藏,他要是幫你收藏,永遠給你保存,你在地獄裡永遠不能出頭,你就離不開了。現在麻煩很大,如果再做成光碟、錄像帶,影響的面很大,哪個人聽到受到你的影響,就加深你一分罪業。你影響的人愈多,你的罪業就愈重,你受這個刑罰就受得愈苦。影響的時間愈長,你在地獄時間愈長,這個事情太可怕了,這是事實真相。我們敢做嗎?毀謗世間一個普通人,受害人不多,頂多是他一個人,甚至於他的家庭受你的損害,那個面小;如果是社會公共的事業,這個麻煩就大了。為什麼?受害的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家人,是這個社會裡頭的一群人,這個罪就重,多少人受了不好的影響。

  世間人不懂得因果報應,確確實實胡作妄為。現在這個社會上大家提心吊膽的金融風暴,有人在裡頭操縱,讓你這個地區、國家經濟不穩定,貨幣貶值,許許多多投資人受極其嚴重的損害,百業蕭條。操縱這一種局面的人,他將來果報就在地獄。你看他這種影響面有多大,影響時間有多長,果報不可思議,苦果說之不盡。現在人他真有膽子,他真敢幹!我們今天膽很小,傷害一個人都不敢,傷害一個螞蟻都不敢,我們膽變成這麼小。蚊蟲來咬的時候,我們不敢把牠打死,甚至於還不敢趕走,讓牠咬。為什麼?我們布施供養牠,我們做一樁好事。趕走牠,雖然不殺牠,吝嗇不肯布施,不肯供養。一巴掌打死牠,那還得了?我們學佛的人在這一方面變成這麼膽小,不敢傷害一切眾生,不敢佔別人絲毫便宜,不敢偷盜。人家有再多的財物放在這裡,我再貧窮,我也不敢拿人家一塊錢。為什麼?因果報應不可思議。學佛有什麼不好?

  偷盜,也是看影響的面與時間的長短。如果這個錢是私人的,結罪是跟他一個人結罪,這個事情好辦,還債也好還,一個債主。如果這個財物是公家的,這個事情就麻煩了。這個財物是屬於國家的,是屬於這個地方的,你要是盜用了,債主是全國的人民。那要在中國不得了,中國人有十三億,你有十三億的債主,你到哪一輩子才能還得清?像新加坡還不錯,小國只有三、四百萬人,還有還清的時候。中國國家的財物,你要是偷盜,不管你用什麼手段,你得到的都是偷盜。

  偷盜裡面還有一種,你有權有勢,人家來賄賂、巴結你,送禮不是他甘心情願的,都算偷盜。不義之財,不義是你不應該接受的,不應該得的,你得到了,用你的地位、用你的權勢,逼著他不敢不巴結你,還是偷盜的行為,影響的面、影響的時間非常深廣。都是迷惑顛倒,貪圖一時的享受。你能享受幾年?你在有權有勢的時候,在你這一生當中很短暫。說個長的,乾隆、康熙也只做了六十年皇帝,那是長的。一般人哪有這個權勢、有這麼長的?多半都是十幾年,甚至於短的幾年,四、五年,六、七年就下了台。可是將來果報,那是要論劫算的,不是論年算的。墮落在三途容易、出來難,哪一天你才能出得來?出來之後還要還債,欠錢的還錢,欠命的還命。「一飲一啄,莫非前定」,誰定的?自己定的。所以真的了解道理,了解事實真相,不會怨天尤人,自作自受。

  享福,是過去生中做的善業;受持佛陀的三皈五戒,守得很嚴,你是善業,你得善果。你的果報不善是你造作的惡業,佛的五條戒你全都犯了,殺盜淫妄酒全犯了。地獄出來之後,變畜生還債。縱然得人身,還有地獄餘罪,那個罪報,果報在人中貧窮下賤,得這個果報。宇宙之間事實真相,只有佛能說得出來。

  過去的社會有聖賢人教誨,世間人決定有貧富貴賤不同,它有個道理在。為什麼會有這個不同?各人造的業不一樣。聖賢人教誨什麼?富人安於富貴,貧賤安於貧賤,他都能夠明白這個道理,道理明白了,心就安了。理得,心就安了;心安,理就明白了,理就更清楚了。所以貧窮人並不羡慕富貴人,好好認真努力修福,知道什麼?「我將來會富起來,我會修到」。富貴人知道富貴是前生修的善報,自己有這個能力更應當修善報,他會布施照顧窮人;他有福,他不會獨享,他要讓自己的福報大家共享,他的福報生生世世享用無盡。佛教給我們這個方法,這才是正理,這才是正道。

  我學佛的時候明白了,過去生中沒修福,所以這一生當中真的是貧窮下賤。下賤是在社會上沒有地位,貧窮是沒有財富,生活過得非常艱難。逐漸學教,慢慢這個道理懂得了,就會修了。福報怎麼修來的?布施修來的。所以別人對我的供養,我全都布施掉。我要不布施,我的供養就這麼多,想再多一點,不可能,為什麼?命裡頭沒有福報、沒有財富。財富是修財布施得來的,所以別人供養我點點滴滴,我都拿去布施。

  我跟諸位同修講過,我布施是只做三樁事情。第一個「放生」,因為小時候殺生,殺業太重,這是我修的懺悔法,放生、素食、不再殺生,果報就不是短命,從短命變成長壽,我現世就得到。這是正法所賜,善友所賜,我們知恩報恩。第二個「布施醫藥」,很多貧苦的人生病沒有錢買醫藥,這個事情我會做。為什麼?我布施醫藥,我就不生病。所以有人問,很多人都要準備一筆錢,將來老的時候身體不好要醫藥費,他要準備一筆醫藥費自己用。那個人將來肯定生病,為什麼?他醫藥費準備好了。我跟大家說,我一生不會生病,為什麼?我沒有醫藥費;我的醫藥費布施掉了,我沒有醫藥費。準備醫藥費的,準備生病。「一切法從心想生」,他天天準備生病,他怎麼會不生病?病根已經埋下了。我把我的醫藥費統統布施掉,希望別人病好,我不生病。我懂得這個方法,懂得這個道理,我就這麼做法。

  第三項,那是我跟印光法師學的,「印經布施」,幾乎所有的供養統統印經布施。所以我自己不建道場,任何地方建道場跟我化緣,我是一毛不拔,我沒有,我不能開這個例子。要經書、要光碟有,我會供養你,我修法布施。法布施是我這一生修學的重點,講經說法是法布施,流通經書是法布施,現在流通這些光碟、VCD都是屬於法布施,我們在幹這個。一直到今天我都住別人的道場。澳洲這個道場,學院一建立,馬上成立一個董事會交給他們,我不聞不問了。這些人過去在圖書館出家,跟我這麼多年,我給你搞一個安身立命之處,提供你一個修行道場,你們的事情與我就不相干了。你們做得好,歡迎我去住,我就多住幾天;你們覺得我討厭,我就趕快走路。

  馬來西亞古晉,我在那邊建了一個報恩念佛堂。報誰的恩?報施主之恩,報護法之恩。那個念佛堂形狀像一個旅館,裡面有五十個房間,一個房間兩張床鋪,共一百張床鋪。四層,樓上是念佛堂,二樓、三樓是房間,下面這一層是餐廳、活動中心。我這個道場不是賣的,也不是租的,專門提供同修們,在家、出家都可以,你有時間、有假期,到那裡去念佛,那邊免費供應你。可能吃飯要付錢,因為是旅館的方式來管理,那邊工作人員還是要開銷的。所以不要付房間費,因為那個地方有一個高級旅館,收的費用太高了,我一想,我自己要在那裡搞這麼一個道場。他那個旅館每天美金三百塊,太高了,一般人沒法子去,所以我在那裡也建一個旅館不收費,這裡面完全是素食。素食非常之好,生菜都是自己種的,我上山三餐都吃生菜,都給我一大盤生菜,非常新鮮,沒有農藥,真正是健康的食品。歡迎四眾同修有假期的到那邊去念佛,在我想,他們會收一點服務費,收一點伙食費,這個收費很低。

  所以我們仔細觀察,現代的佛法需要什麼?如何能夠擴大聽經、學佛的影響面。我們想到,早年我就說過了,我沒有能力;我要有能力,建什麼樣的道場?建衛星廣播電台。我在這裡講經,全世界的人在電視裡頭都能看到,把講經說法送到每一個人的家庭,這是我幾十年當中的願望。用電視錄像,我們是第一個;那個時候所有這些佛教團體都沒有用這個設備,我們是頭一個用的。我們在台北建華藏圖書館,是華藏佛教視聽圖書館,我們第一個有的。

  我們的福報不夠,後來的人比我們福報大,他們的視聽圖書館的設備比我們要超過太多太多了,我們沒有法子相比。但是我們的視聽圖書館天天講經,這還是第一殊勝,我們講經沒中斷。現在我們留下的錄像帶、錄音帶、VCD,要是算小時,大概總超過三千小時以上。所以現在我們要辦一個佛學院,可以不要請老師,我們用電視,像遠程教學,這些都夠了,種類大概有好幾十種,時間有幾千個小時。所以今天我們辦淨宗學院,我不操心,我的東西全部給你就夠了,你都不要請老師了。好好的從電視上學習,每天用電視上課,上完課之後,希望同學們研究討論,各人提出各人的心得報告。最重要的,經典裡面講的這些道理,怎樣把這些道理變成自己的思想,怎樣把經典裡面這些教訓變成我們的行為,這叫真的學佛,這是真幹,真正得利益了。

  大家得的利益不能比我少。你看我的利益,一生不生病,這是我得的利益。年歲雖然這麼大了,不衰老,這是我得的利益。如果這個利益得不到,那你們不行。我今天的體力跟四、五十歲的人差不多;二、三十歲,我不敢跟他相比,四、五十歲的人我可以跟他相比。你們現在這張桌子這麼高,我一步還能踏得上去,我還有這個能力,這是學佛學得來的。沒有妄想,心裡頭沒有牽掛、沒有憂慮,樣樣放得下。功夫還差一點,生死自在,但是這個也不難,我要認真努力一點,我相信絕不會超過兩年我就得到了。為什麼?理論方法我都熟、我都懂得,我只要真幹幾個月就行了,一點都不困難。佛法的功德,真實殊勝的利益我們要能得到,這樣我們這一生就沒有白過,對得起自己,對得起父母養育之恩,對得起老師教誨之恩,對得起佛菩薩。我們如果不真幹就是罪人,頭一個對不起自己,自己來生還要搞六道輪迴,那成什麼話!你這個佛不是白學了?來生還在六道的三善道,已經是錯了,要搞到三惡道,那你是大錯特錯!

  我們今天有把握超越六道輪迴,有把握往生西方淨土,憑什麼?憑心清淨、行清淨,淨宗法門所講的「心淨則佛土淨」,我們真正學到了不受污染。這個世間雖然是一個大染缸,它染不了我,我在這裡頭不染。心裡頭決定沒有名聞利養,決定沒有五欲六塵,決定沒有貪瞋痴慢,這是我們修學的保證,我們這一生肯定得生。我自己能成就,我就相信每一個人都能成就,就是你肯不肯幹,你肯不肯放下。頭一樁事情,人家罵你、你不生氣,就要學這個本事,從這裡學。別人毀謗你、侮辱你、陷害你,不生氣;讚歎你,也不會歡喜。讚歎什麼?我們所修的功德太小了,不值得讚歎。人家毀謗,我生氣;我立刻提高警覺,我生氣會墮地獄,會墮三途。我不生氣,我不墮落,罵我的人也不墮落,自度度他,現在講雙贏。要知道輸不是一方輸,一定兩個都輸;贏絕對不是一個贏,是兩個都贏。我們為什麼不搞雙贏,要搞雙輸?

  遵從佛陀的教誨,放棄自己的習氣,放棄自己的成見,一切都隨順佛陀。佛陀的教誨都在經典上,天天讀經,接受佛陀教誨。讀完之後,這一天當中依教奉行,起心動念、言語造作想想佛在經上怎麼教我的,不可以違背,這裡頭有無量無邊殊勝的利益,說之不盡。如果依舊隨順自己煩惱習氣,苦報不可思議。一失人身再要想得人身,不是容易事情,太難太難了。我們一定要有高度的警覺,決定不能把這個事情看輕。

  所以我們供養佛菩薩的形像,什麼意思?不是把他當神明膜拜,是讓這些佛菩薩形像時時刻刻提醒我高度警覺,我要像佛一樣不迷、不邪、不染,這是供養佛像真實的功德。我天天對著佛像禮拜,這不是迷信,是感謝他提醒我。沒有他,誰提醒我?他提醒我覺、正、凈,我早晚要禮拜,知恩報恩。一般人說我們迷信,他無知,要原諒他,他很可憐,他不知道;他要知道這個道理,知道事實真相,他跟我一樣早晚要頂禮三拜。

  所以這一段經文是講造作這些罪業所得的苦報。我們在科題寫得很清楚,疑罪的果報。經本「疑罪福果」,恐怕不是「福」,「疑罪惡果」才是對的;不是「福果」是「惡果」,這個字把它改掉,這是「惡果」,就是貪瞋痴慢疑,「疑」這個罪報的惡果。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