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大家好!請掀開《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科會》第二十六面,經文第一行。

  【亂酒無禮節。迷惑失人道。死入地獄中。洋銅沃其口。】

  我們上一節講到這首偈。這一樁事情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關係非常密切,所以不能不多說說。酒這一條戒,最重要的是亂、是無禮,引起其他不善的造作,所以佛將它訂為重戒,僅次於殺盜淫妄。但是我們一定要明瞭,佛制戒的精神、用意之所在,我們就懂得怎樣受持,不能夠死在戒條之中。戒律條條都有開緣,開緣裡面最重要的精神是利他,不是自利,如果開這一條戒對眾生有利益,我們可以做。

  前面我們說過,年歲大的時候體力衰了,血液循環緩慢,這個有開緣。經典裡面說的,七十歲以上體力衰退,可以飲酒幫助血液循環。另外就是在生病的時候,需要用酒來調藥、來調身,這個可以有開緣的。這樣說起來是不是為自己?好像是為自己,實際上還是為眾生。為什麼?我們自己即使不講經說法,也利益眾生,自己把自己修好,依照佛陀教誨去生活、去工作,去幫助一切苦難眾生,這個身體有用處,不能夠有意去糟蹋這個身體,那你就錯了。希求早一天往生,不顧別人,這是自私自利。你看看菩薩的精神,地藏菩薩是個代表,「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先幫助人,最後才成就自己。自己成不成就無所謂,成就別人重要,所以一切都是利他。自利,把這個身體養好,還是利他,現在說為眾生服務。為眾生服務,你沒有好的身體怎麼行?調身不是自己享福的,是要用這個身體作工具,去為一切眾生服務的,這就可以。由此可知,戒行裡面最重要的是心,心為自己那就造業,那就錯了,為眾生就對了。所以這個開緣,什麼時候該開要懂得。

  我有一年,九0年初,好像是第三次到北京,住在國際飯店,我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在樓梯上碰到一個徐居士,這是住在美國一位華僑,在美國見過好幾次面,很熟,一家人虔誠的佛教徒,沒有想到在旅館裡面碰到他們夫妻兩個,非常歡喜,他也特別高興。他告訴我:「今天他兒子娶媳婦,這是大喜事,偶然碰到。」他說:「法師你來得太好了,你去給我兒子做證婚人。」把我拉去做證婚人,我還有一點為難,我說:「新娘是中國人嗎?」因為他們在北京舉行婚禮。兒子跟媳婦是同學,北大的同學,他說媳婦是日本人,不是中國人是日本人。他說:「這是一個國際的婚宴,今天邀請的嘉賓是日本外交部的一些官員、主管對外貿易的官員,還有一些在中國做生意的商人。」在中國這一邊,他也請了國務院一些高幹。我這一聽說,這個很難得,這是機會,我們利用這個機會把佛法介紹給大家,所以我就答應了。

  我說:「你總不是臨時找我做證婚人,你總還找別人。」他說:「有,是請了一位,程思遠。」程思遠那個時候好像是國家政協副主席,這也是很有名的一位老先生,在過去大概是在六0年代、七0年代,電影有個明星很紅的叫林黛,我們在海外都常常看,林黛是程思遠的女兒。我見到老先生我就想到他的女兒,他女兒長得很像他。所以這樣答應了,咱們就一僧一俗,一個出家、一個在家,證婚席上我們兩個人坐在那裡。因為證婚人一定要給新郎新娘祝福,要說幾句話,我就抓這個機會,大概講了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已經相當長了,在婚禮上十五分鐘把佛法介紹給大家,當時來參與這個婚禮的中外嘉賓個個都歡喜。

  那一天的酒席當然都是葷菜,我們是在樓梯口上碰到,被他拉進去,準備素菜也來不及,我也坐下來,陪他們大家吃,吃肉邊菜。他們面前也有一杯酒,我就跟大家說:「我陪大家喝一杯,你們斟酒不要替我斟。」我陪他們喝一杯,他們看到說:「法師,酒不是你們佛教戒嗎?」我說:「有開緣,只要不喝醉就可以。」這個好,這個很難得!

  你要讓大家真正認識佛教,覺得佛教並不可怕。往往很多人為什麼不敢學佛?佛家的戒律太多了,這樣又犯戒,那樣又有罪,算了!不學了,把人嚇住了。我們這樣一表演,表演得活活潑潑,他看到這樣的佛教,我們也可以學。所以這種機會是能夠讓這些人有緣接觸佛法,這些做大官的人,說老實話他們沒有機會接觸佛法,有這麼一個機會太好了。我們念念幫助眾生、念念希望把佛法介紹給他們,這就是開緣,我們只是開戒,不是破戒。

  還有一個故事,這是我很好的一個朋友,去年往生了,也是我們家鄉人,也住在東鄉。我在外國遇到同鄉,這個真的是同鄉,我們的村莊能看得見、望得見,他好像住在東鄉陸岡這一帶,距離我們很近,大概也就是五、六里路的樣子。這個人在抗戰期間,他是做特務工作的,做地下工作的,對日本人,在南京。那個時候南京已經被日本人佔領了。有一天日本人發現他們三個人,發現這三個人是做地下工作的,那個時候要是被抓到,不僅是死,那是很悽慘的死,日本人不是好好的對付這些地下工作人員的。他是戴笠的部下,那麼就逃了,日本憲兵隊在後面追,他逃到城外,雨花臺那邊有座廟,他就跑到廟裡去,求老和尚救他們。老和尚很聰明,馬上把他的頭髮剃掉,給他穿上海青,廟裡正好做法會,叫他參加,一起到裡頭去。那些日本憲兵到這裡來搜查,結果搜不到,沒有找到,他們這是保住一條命。抗戰勝利之後,這三個人不錯,念念不忘老和尚救命之恩,所以就辦了一桌非常豐盛的酒席來供養老和尚,謝老和尚救命之恩,非常虔誠,到雨花臺廟裡把老和尚請出來了。請來之後,他們忽然想到和尚吃素,我們今天一點素菜都沒有,這怎麼辦?感覺得非常難堪。老和尚了不起!大家請坐,一樣照吃。這三個人佩服得五體投地,沒有想到老和尚這麼慈悲,他們對於佛教產生非常好的印象。這不是老和尚貪吃,你們要做些大魚大肉給我吃,不是的。所以在這種情形之下,這個老和尚有智慧,這個不叫破戒,不叫破齋,叫開戒,開齋開戒度化眾生,跟眾生說明佛法一些大道理。

  所以持戒不是個容易事情,對於佛制定戒律的用意要懂,佛為什麼要制這一條戒?這一條戒作用是什麼?有什麼好處?不持這一條戒有什麼不好處?要搞清楚、搞明白。制戒的因緣,戒相、戒行,開遮持犯你要是搞不清楚,你這個戒怎麼持?但是現在我看傳戒戒壇好像一年都有幾次,沒有人講解了。只有傳戒的這些儀式,這些儀規還有,精神沒有了。傳戒如是,連授三皈也如是,三皈、傳戒不如法,佛教就衰了。

  所以我在海外有不少在家居士來找我傳授三皈,我一定把三皈依講得很清楚、很明白。我記得我講過四次,都留著有錄像帶,現在製成光碟。還有同修很難得,照錄像帶把它寫成文字,有三皈傳授的小冊子,這個小冊子我看過,我修改過的,可以流通,彌補這個缺陷。受持三皈,在儀式上任何法師主持都可以,因為我們是皈依三寶,不是皈依某個法師,法師是傳授三皈給我們的,傳授的人給我們做證明,我們皈依是皈依三寶,三寶弟子,這個一定要曉得,而不是某一個法師的弟子,說「我皈依某某人」,這個錯誤了。「某某人為我做三皈證明」,這個對,某某法師為我做三皈證明,為我傳授三皈,這個正確,這話講得對了,我們以三寶為師。

  見到佛,佛像提醒我們覺而不迷。見到法,法是經典,看到經典就想到我們要正知正見。看到出家人,我們立刻就想到我要六根清淨、一塵不染。所以這個住持的三寶,佛像、經書、出家人功德很大。這個形相提醒你,他自己造不造罪業那個無所謂,我們不要看他造業不造業、看他修行不修行,我們不管這些。我們看到這個形相,提醒自己淨而不染,那自己就得受用。所以住持三寶我們要恭敬,沒有住持三寶沒有人提醒我們,沒有人提醒我們很容易迷惑。

  佛弟子家裡面供佛像、供養經書、供養菩薩像,菩薩是僧寶,菩薩僧,三寶具足。如果一切都不了解,糊裡糊塗就這麼受了,受了之後又不懂得持戒,這個過失就沒有法子避免。至少犯個什麼過失?把佛教形象給破壞了,在社會上人家一看,出家人是這個樣子的!你自己犯過無所謂,人家罵佛,把所有出家人都罵了。結罪是這樣結法,不是在你一個人,是在你的行為對社會的影響。如果影響的層面愈大,影響的時間愈長,你的罪過就愈重。因此佛的戒不能不遵守,酒這一條戒,非有必要不能隨便開,它雖有開緣,那不是開,那是犯戒,開戒跟犯戒自己一定要辨別得非常清楚。所以亂酒造前面殺盜淫妄,造這個罪業。最常見的,一喝醉酒就亂說話,發酒瘋亂批評人,這不是造業嗎?這是造業最輕的,我們看到很多很多人喝醉了。「迷惑失人道」,這是真的,一點都不假。

  『死入地獄中,洋銅沃其口。』這個「洋銅」,是銅在高溫之下燒成銅汁,這個造作罪業的人,地獄裡頭那些牛頭馬面阿傍拿這個灌他的口,他不是喜歡喝酒嗎?叫你喝洋銅。再看底下一首,下面這一首是總結,「結破五戒毒痛」。

  【遭逢眾厄難。毒痛不可言。若生還為人。下賤貧窮中。】

  阿難在此地給我們做一個總結,犯五戒的人,這個人不是別人,他在佛法當中受了五戒不能受持,受了五戒又破戒,就造這個罪業。學佛的同修有一些人好心,專門勸人去受戒,這是錯誤的。我過去跟李炳南老居士十年,老居士常常教誡我們,可以勸人皈依,不要勸人受戒。受戒是自動自發的,他學佛學了一段時期,他覺得受戒有好處,自己發心,不能勸。你要是勸他來受戒,將來他守不了,犯戒了,你不是把他送到地獄裡去嗎?你不是害了他嗎?

  所以李老師一生,他勸人皈依,勸人學佛,勸人皈依,不勸人出家,不勸人受戒,很有道理。出家也要自己發心,如果出了家不能給佛法增光,反而讓佛法受侮辱,這個罪過就重。出家的時候自己不謹慎,破壞出家人的形象,這還得了!真正有智慧、有道行的人他明白,你發心出家,堅定的信心,出家為什麼?出家為修行。我當時在他老人家會下,發心出家,向他老人家報告,他就多次的勸我不要出家。為什麼要出家?我把我的理由說出來,他才同意。李老師在台中講經教學十年後我才認識他,我跟他老人家說:「同學們所學的都比我好,我要怎麼能夠趕上?我不出家就要工作,每天要八小時上班工作,我出家我不要再工作,我全心全力來修學。他們跟老師十年,我只需要兩年就趕上。」老師聽聽有道理,這就同意。我的話兌現了,果然兩年追上他們,超過了他們。

  出家為弘法,經論這麼好,沒有人講,你說多可惜!我們發心出家沒有別的事情,好好的把經教學好,介紹給一切大眾,讓一切大眾真正認識佛法,這就對了,這個就沒有錯誤。出家的目的純正,決不是為名聞利養。我出家,說實在的話,物質生活很辛苦,前面十五年我的生活的狀況,一般出家人也有認識我的,看了之後都搖頭,都不敢想像,生活怎麼會過得這麼苦!為什麼?沒有收入。做經懺佛事有收入,那個會發財。我們學經教,初出來講經也未必講得很好,沒有人供養。這幾十年來講出名了,供養的才多,以前沒有。我們心裡面對於物質生活,沒有這個概念,「明天日子怎麼過?」明天日子還沒到想它幹什麼!到了明天,它自然也就過去了。年歲輕,有體力,物質生活再苦也無所謂,精神生活豐富,在佛法裡真的學到好多好多東西,在世法裡學不到的。

  但是修學,實在講,我學佛的根基是章嘉大師給我奠定的,我非常感激他老人家。我跟他三年,那時候做居士,頭一天見面就教我「看破放下」。我們有個最大的好處就是聽話,尊師重道,尊師重道是從小父母教的,我們對老師真的有十分的恭敬心,老師看得出來,所以對我們這樣的學生非常愛護,時時關照,我們這條路走通了。教導我們的方法,一般初學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們肯定老師年歲比我們大,我跟李老師的時候三十一、二歲,他老人家那個時候七十多歲,經驗比我們豐富,學問好,他怎麼會把路帶錯?不可能。確實在經教裡面,他所講的他都能做到,我們佩服。如果遇不到這些好老師,我們自己過去生中善根福德再深厚,也免不了造業,免不了迷惑顛倒。

  我出家這條路,是章嘉大師替我選擇的。我年輕的時候對政治很有興趣,章嘉大師問我:「你從政目的何在?」救度眾生。你的地位愈高、權力愈大,幫助眾生愈方便。他聽了以後冷靜了半天告訴我:「不如出家。」我說:「為什麼?」他說:「出家你的理想、目的才能真正達到,出家是為幫助苦難眾生。假如你從政,如果一個政策有錯誤,多少人受害。這個事情,任何從政的政治家都不敢保證自己一生沒有犯過錯誤,一個念頭、一個政策錯誤,害死人。出家有百利而無一害,只有正面的,沒有負面的。」我想想很有道理,這一條路章嘉大師給我決定的,好!我選擇這條路之後,真的剃頭出了家,再去看方東美先生,方東美先生一看,怎麼做了和尚?他說:「你真幹了?」我說:「是,是真幹了。」「好!」我出家只有方東美先生讚歎,別的人,那些朋友們、過去這些長官同學都替我惋惜,你學佛可以,你為什麼去出家?沒有一個贊成的,只有方東美先生贊成,跟我講「你的路走對了」。真正有智慧的人跟凡夫的見解不一樣。

  出家一定要受持戒律,換句話說,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要與「覺正淨」相應,不再去搞「迷邪染」,一定要持戒,而且還要懂得廣義的教誡,佛在經上許許多多的教誨統統要遵守、統統要落實,不僅僅限於幾個條文,這才是真正的佛弟子。果然學佛、出家了,違背了三皈,日常生活當中還是迷惑顛倒,還是邪知邪見,還是身心污染,那還得了!戒律有名無實,這個不得了!這個罪過太重太重了。阿難在此地講的不過分,『死入地獄中』,我並沒有做什麼壞事情,我也沒有害人,不過就是戒律沒做到就是了,沒有害人,為什麼有這麼重的罪?你不出家、不受戒沒有這麼重罪,你這一出家,你把佛教形象破壞了。社會大眾一看,出家人這樣子的!從這個地方結罪,破壞佛教的形象,讓社會大眾看到你罵佛教,他不是罵你一個,你一個人做得不善,整個佛教都倒霉,都受你的連累,所以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遭逢眾厄難』,眾是多,你的災難太多太多了。這個報有現報,現報是你這一生你就受到果報,那個罪業很重的人,確實!佛在這部經上跟我們講得很清楚,前面讀過「積財喪道」,李木源居士告訴我:「在中國有一些出家人積財,收信徒們的供養據為己有。」錢財也不像在外國的這些人,外國這些人有錢都放在銀行裡,中國沒有這個習慣,不放在銀行裡,裝在麻布袋、裝在箱子裡頭,放在自己床鋪底下,久而久之總會被人發現,人家一發現就有謀財害命的念頭起來了。謀財害命是哪些人?還是廟裡出家人,把這個老和尚殺掉,把這個錢財拐了,逃走了。為了愛財把命丟了,拐帶財物的這個出家人逃掉之後,過不了多久也被人抓到,判了死刑,這叫現世報。現報裡面,如果這一生你能夠倖免,倖免是什麼原因?過去生中修了一些福,你那個福還沒有享完,你還有餘福,但是你造作這些罪業、破戒的這些罪業,來生有果報,死了以後則入地獄。所以佛家講有生報、有後報。「生」是來生,「後」是第三世以後,不一定是哪一生,遇到了緣果報一定現前,正是所謂「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你那個緣沒有遇到,不是不報。現報,跟諸位說都是花報,果報還在後頭。花報已經非常苦了,那個果報就可想而知,果報比現世報重十倍也不止。

  阿難在此地感嘆,『毒痛不可言』。說實在的話,我們六道眾生,包括我們自己本人,哪一個沒有墮過地獄?過去生中,生生世世時間太長了,所以我們每一個人也去過天堂,說不定也當過天王,也墮過阿鼻地獄,也變過畜生,六道輪迴,現在又搞個人身。但是人非常健忘,到人道裡面來了,過去生中的事情忘得乾乾淨淨,於是又膽大妄為,敢造惡業。我們在經典上讀到,阿羅漢(這是得道的高人)六種神通他都得到,他有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宿命通是知道自己過去五百世,過去五百世當中曾經墮過地獄,有人跟他提起地獄,他還是心有餘悸,身上流血汗,還是害怕,你就想到地獄裡頭「毒痛不可言」。

  我們也在一些資訊裡面聽到,這是惡報報到了極點,三途之苦在地獄裡頭總報。《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婆羅門女度她的母親,光目女的母親由於孝女給她追薦超度修福,她從地獄裡脫身,生到他們家裡面佣人,家裡佣人生一個女孩子。這部經大家念得很熟,光目女仔細問她地獄裡面的狀況,那個苦的狀況不忍心說。我們讀這些經文要多想想、要多去體會,自自然然就不敢造罪業。念佛的人要是不斷這些罪業,只能跟阿彌陀佛結個善緣,這一生不能往生。

  後面這兩句:『若生還為人,下賤貧窮中。』這是屬於後報,又到人間來了,光目女的母親不就是這樣的嗎?《地藏經》可以做證明,光目女的母親壽命只有十三歲,十三歲就死了,短命。她求她的女兒:「妳有什麼方法幫助我?」她的女兒發大心大願,她母親(這個十三歲的女孩)死了之後生忉利天,不再墮惡道。所以要怎樣超度自己已經過去的父母尊長?他們在三惡道當中,行,不是不能超度,你能夠學光目女、學婆羅門女就行。她們用什麼方法?真修,真幹,而且自己證果了。這裡頭的道理我們要搞清楚。

  婆羅門女她在定中遊地獄,她知道母親所造的罪業一定墮地獄,得佛菩薩的指點教導她,她用的是什麼法門?還是用念佛法門。救母親的心切,菩薩告訴她:「你的母親在地獄,受極大的苦難。」怎麼幫助她?你一心念佛。她就真的一心念佛,晝夜不間斷,真正做到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念到一心不亂。怎麼知道?如果不是一心不亂,沒有資格參觀地獄。地獄裡頭只有兩種人能去,前面跟諸位講了,章太炎見不到,一種是受罪的人他見到了,另外一種是菩薩。念佛念到事一心不亂,那就是菩薩,事一心不亂跟小乘阿羅漢相等。她為什麼能夠念佛念到這麼好的功夫?為救母親心切。她母親要不墮地獄,她就不念了,她也沒有那麼懇切,她就證不了阿羅漢果。所以她修行證果是她母親給她做的增上緣,她果然證果了,她母親就有功德,是憑這個超生的,鬼神道裡頭不講人情的。

  光目女的功夫比婆羅門女就差一等,所以她是夢中見到的,她不是在定中,那個功夫我們很清楚,她修行的功夫是功夫成片,功夫不成片她的母親得不到任何利益。所以婆羅門女的母親生忉利天,直接生忉利天;光目女的母親還要生到人間來,受十三年下賤貧窮,然後託她女兒修行的功夫才生天。所以超度要懂得,超度為什麼會有效果,為什麼沒有效果,道理在此地。我們是凡夫身,超度是竭盡真誠它就有效。如果沒有誠心,像現在一般人講的經懺佛事,當買賣做的,一絲毫誠意都沒有,跟你談價錢,這一堂經要多少錢,講價錢的,裨販如來,那是有罪過的。從前講超度從來沒有說是講價錢的,出家人大慈大悲,誠心誠意給你做,供養隨意。你家裡面富有多供養一點,家裡頭貧窮少供養一點,對法師表示一點敬意就可以,哪裡可以說討價還價的?哪有這種道理!這不是佛心,我們一定要懂這個道理。

  我出家之後,實在說,被寺廟趕出來,趕到我走投無路。說良心話,老和尚也對我不錯,但是就是不希望我去學講經。他說:「你出家跟一般人一樣趕經懺、做佛事不是很好嗎?」「我不是為這個來出家的,為賺錢,我在社會上找一份工作也能維持自己生活,我不是為這個出家的。」所以這樣意見不合,這廟就不能住了,就離開了。我曾經跟老和尚提過,如果我們做經懺佛事、做法會,不收信徒一分錢,我幹,我聽話;如果做法會、做經懺佛事跟信徒拿價錢,一堂多少錢,這事情我不幹。老和尚聽到我這個話生氣,道理在此地。我堅持我自己的方向,堅持我自己的這一條道路,苦吃得很多。一直到今天,我講經說法四十三年了,學佛整整五十年了,嫉妒障礙還是有,想回老家還是回不去,這是障礙。落葉歸根念了多少年,看看緣沒有辦法成熟,真的沒有想到,大概也是佛菩薩的安排,把我安排到澳洲去了。意想不到,佛菩薩把我安排在澳洲。

  我這一生遵守老師的教誨,所以逆境惡緣我都能夠平安度過。當年老師教導我,那個時候我還沒出家,我學佛第七年出家的,章嘉大師往生之後第四年。大師告訴我好幾遍,真正發心為佛法、為眾生,你的一生佛菩薩都照顧你,我聽了他這句話,我相信這句話,一生佛菩薩照顧,不用自己操一點心。所以順境善緣是佛菩薩安排的,逆境惡緣還是佛菩薩安排的,統統是佛菩薩安排的。於是我們的心是定的,什麼樣的境界心都不動,想一想這個境界現前,我應該這個路怎麼走。所以每一次遇到逆境惡緣,結果都是好的,我對這些人感激。要不是遭遇這個惡劣的環境,我們自己境界不能向上提升,一個惡境把自己又升了一級。

  這一次我們又遭遇到了,在中國、在臺灣許多人反對會集本,實在講我很清楚,他不是反對會集本,他是反對淨空法師,淨空法師搞哪一門他都反對。因為這個強烈的反對,我回來一想,落葉歸根沒指望了,這才下定決心到澳洲去辦學。我們到澳洲去辦一所淨宗學院,更好了,澳洲政府承認我們的學校。我安排十月份到美國,我們想在美國辦一所分校,美國那邊的緣也已經成熟,美加地區過去我在那裡跟他們結緣有十五年這麼長的時間,緣都成熟了。好,時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