騾說 劉大櫆

  乘騎者皆賤騾而貴馬。

  夫煦之以恩,任其然而不然,迫之以威使之然,而不得不然者,世之所謂賤者也。煦之以恩,任其然而然,迫之以威使之然,而愈不然;行止出於其心,而堅不可拔者,世之所謂貴者也,然則馬賤而騾貴矣。

  雖然,今夫軼之而不善,檟楚以威之而可以入之善者,非人耶?人豈賤於騾哉?然則騾之剛愎自用,而自以為不屈也久矣。嗚呼!此騾之所以賤於馬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