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點播-
本地點播-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我們今天要談的主題是「如何立法,強化倫理的道德教育」,今天的主講人是淨空老和尚,與我們一起對談的是立法院的大家長,王金平王先生。我們都知道所謂的世道人心,世道是形諸於外各式各樣的行為準則,但這些東西,其實就是人心的聚集所在。過去這幾個月來,台灣在整個國際媒體上面,或者社會上所發生的事情,其實有好的,但是令人更觸目驚心的,不是軍中的買官傳聞,要不然就是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些傳統的倫理道德規範都破壞了。尤其驚悚的是,竟然還有父親把自己的親生孩子丟到鍋子裡面去煮,這幾乎都是非常逆倫的行為。這些世道人心應該如何去逆轉?能不能透過立法的方式,讓台灣這塊土地上面,能夠讓道德和倫理有效的開始紮根?今天非常高興的請到我們的淨空老和尚,來首先為我們開示,究竟立法跟法律道德之間,能不能做一個有效的結合,而透過立法的方式,能夠讓道德和法律有效的改變我們現在的世道人心。首先請我們的淨空老和尚為我們做一個開示。

  淨空法師:好,謝謝大家,院長好。

  王院長:是,您好!

  淨空法師:在中國五千年來,古聖先賢、歷代帝王把這個工作做得很好,所以在世界歷史上,明白的人,研究這門學問的人,對中國都非常的敬仰、佩服。這麼大的一個國家,歷史悠久,五千年來獲得長治久安,靠什麼?就是靠法跟學術的結合,結合得非常的圓滿。中國人是以教學為主,就是教育,「建國君民,教學為先」,法律補助教學之不足,所以他才能做得圓滿。這是現在大家都肯定、都承認的,中國人的智慧、中國人的經驗、中國人的方式、中國人的成就。非常惋惜的,就是滿清亡國之後,我們的社會一直在動亂不安,軍閥割據,以後是八年抗戰,一直到現在都沒能獲得安定。我們的傳統教育至少斷掉將近一個世紀,也就是四代以上,我們現在年輕人不知道,父母也不知道,再問到祖父母也不知道,大概曾祖父母曉得一點。今天全世界的動亂,我們都很清楚,原因在哪裡?原因在東方就是把傳統教學忽略了,在西方是把宗教教育忽略了。西方從科學技術發達之後,大家不再相信上帝,不再相信宗教的教誨,都向著科學技術,這是西方倫理道德衰微,造成社會動亂的因素。今天我們想要恢復,除了團結宗教,團結宗教還一定要大力去推行、發展宗教教育,才能夠挽救這個社會。在東方一定要恢復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因果的教育?我們能夠恢復到長治久安。

  主持人:是,剛剛老和尚給我們開示,就是說,如果世人都知道因果,知道因果就會敬天愛人。但問題是,這是屬於內在的個人修為,但是對一個現代的民主法治社會,坦白講,屬於這種道德的修為,需要長時間的紮根、漸進式的教育,才有辦法克奏膚功。最具體的方式,當然除了教育長時間之外,就是透過立法的方式,能夠豎立一種典範與規範,成為社會各界所遵守的一種行為準繩。身為立法院的大家長,我們要請王金平王院長來跟我們開示一下,透過立法的方式,道德跟法律要如何界定?整個倫理道德在法律的修法或者立法上面,它的位階跟彼此之間的契合,應該如何能夠有效的融合,讓我們法律當中有比較深厚的倫理跟道德基礎,而能夠挽救現在的世道人心?

  王院長:立法院從事立法的工作,當然對於我們教育基本的一個宗旨要立法來規範,而怎樣來發展教育,我們也有法律的規範。但是如何在法律中讓我們傳統的固有文化、固有道德倫理的一些理念,把它融入在法律條文裡面,我看可能在技術上有所不便的地方。但是我們也可以把這個宗旨列進去,像「教育基本法」,怎樣把我們傳統的這些文化、道德倫理的理念,把它清楚的能夠闡述出來。從我們的學校教育裡面,看怎樣實際上安排一些相關的課程,還有我們的社會教育裡面,現在流行的很多都是社區大學,社區大學裡面可以影響更廣泛的一些社會民眾來參與。然後透過他們的體系,能夠將家庭教育,把這些倫理道德的觀念灌輸在我們的年輕一代、小孩一代,我想這樣可能比較具體可行。否則立法工作,把一些相關的課程條文列進去,可能在立法的技巧上也有所不便。

  主持人:是。其實我們知道,王院長從小在一個非常注重倫理道德的家庭長大,在這裡能不能給我們講講您的幼年經驗?而這些倫理道德的幼年經驗,如何影響您?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現在社會上普遍認為,我們的倫理教育似乎有逐漸倒退的趨勢,您認為真正出現這種亂源的原因在哪裡?最後一個小的問題是,您對您的子女跟現代的年輕人,有關倫理道德方面,您有哪些期許?從您的家庭開始,你對你的子女有哪些要求?因為我們都知道,從你的子女身上,我們彷彿就看到一個傳統教育的典範展現,您是怎麼辦到的?

  王院長:我從小就生長在一個農村裡面,而我們是一個大家庭,大家庭,我們一定要長幼有序,從小就培養這樣一個理念跟做法。我們從小的時候對於長輩,看到長輩一定要跟他請安,也稱呼我們該稱呼的一個名稱出來,像是阿公、阿嬤、幾叔、幾嬸,像這些我們都是天天在做,而且很自然、很習慣的就在做。我們一個大家庭裡面要融和在一起,彼此間一定要長幼有序以外,還要大家都有一顆無私的心,怎樣為這個大家庭來著想,不是為我個人來著想,也要共同維護這個大家庭的團結、和諧跟尊嚴。所以彼此間要互相能夠包容、能夠忍讓,才能夠在這麼多人的大家庭裡面達成和諧。大家有共同為大家庭的發展來著想,所以大家更能夠團結,更能夠無私的奉獻。像這些,我們在小時候都已經有這樣的一個理念。

  何況我們小時候,因為家裡的旁邊有的是廟,還有的是寺院,我們在廟裡面也可以學到一些歷史的這些典故,因為廟堂裡面大概都有很多這些歷史的壁畫,這些都是給我們一些啟示。在寺院裡面因為出家眾很多,他很喜歡我們,也疼愛我們,從小就教我們一些佛教的禮儀,或者是講述一些佛教的故事。像這些都是會讓我們學習到所謂因緣果報的一些觀念,就誠如剛才 淨空長老所談因果的一個問題,所以因果理念我們從小就已經培養了。那今天整個社會由於科學的發展,由於社會的多元化,大家理念不同,功利主義盛行,社會價值觀有相當大的不同、差異跟錯亂,可能利己主義就多了、就盛行。人的最高價值,實質上不是在求自己的安樂,是要怎樣奉獻自己,讓其他人受益、讓社會受益、讓國家受益、讓人類受益,我想這才是一個很實際,而不是理想,是你可以做得到的,只是你的觀念怎樣而已,你的價值觀怎樣而已。那是因為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可能愈來愈偏離基本的傳統價值,所以社會的亂象就愈多,每個人都顧自己的一個家庭,顧自己的利益,連他自己的上一代、上上代,所謂三代同堂、四代同堂的理念也幾乎沒有了。

  鄰居,過去我們在鄉下的時候,幾乎每個人的家裡門都不關,我可以到你家去,你也可以到我家來,小孩子可以到廳堂裡面那邊亂跑、亂闖。今天不是,已經是一個都會型的社會,我的家門都關得緊緊的,甚至於把一些所謂的鐵窗都加進來,小孩子隨便串別人門子的這種事、這種機會太少了。人彼此間的互動一少,彼此間能夠互相交流合作的機會就少,因此整個社會會這樣錯亂掉,所以才會造成這麼多的社會亂象。但是整個社會來講,由於有很多宗教界力量的發揮,還有有心人士也對於中華的傳統文化、倫理的觀念一直都在散播,都在教育大眾,只不是絕大部分有受到這樣一個機會而已。我想這些都是維護中華傳統的一個基本倫理價值,我想這些作為,對我們社會秩序的維護,對我們整個社會的和樂美滿,都有很大的貢獻。所以我們要肯定這些機構,究竟社會還是有相當的愛心,只是我們沒有把它做更大的發揮跟效能的一個影響而已。我想這就是淨空法師,或者是很多宗教界的人士,或者是很多社會的人士,都一再在努力的一個方向。

  至於我的家庭,我們小孩子從小接受的也是一個大家庭的理念,所以他能夠跟在國外的一些堂兄、堂弟、堂兄妹、表兄弟等等,大家仍然都能夠維持很好的聯繫,而且很好的交流,彼此間也能夠多作溝通,互相關照、互相幫助,這個理念都有。而我們的小孩子怎樣來敬重長輩,怎樣也來對這個大家庭,要怎麼樣來付出,怎麼樣來兄友弟恭,我想我們這個小家庭裡面倒還是維持住這樣一個理念跟做法。我們身為父母親的,我們除了必要的一個管教以外,幾乎我們都讓他們自由去發揮。而我們的小孩子老實講,他們也是滿自重自愛,而且也能夠相機、隨機來做很多學習的工作,對社會有利於人群的和諧,有利於各種,等於互相幫助的這些理念跟作為,他們也都在做、在學習,而且都在努力。

  像我的大女兒,現在她在一個教育基金會裡面來做執行長,她天天都是在跑我們的一些比較偏遠地區的學校,去了解他們的困難,去了解學生的需求,然後這個基金會盡量去配合他們,讓他們從出發點上就不要落後於都市的一些學生,讓偏遠地區這些弱勢的學子能夠有獲得一些補救的機會。像這些都是社會愛心的一個展現,也是另外一種教育平衡的做法,所以他們也都是往這方面在做努力。觀世音菩薩的最基本精神也就是在那裡,就是在「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所以希望社會大眾共同來努力,強勢的不要那麼強勢,能夠讓自己低姿態一點,多關懷、多俯視眾生的一些苦難,多加支援、多加幫助,我相信這個社會就能夠化解很多不平的事。不平則鳴,不平的事愈少,這個社會就會愈和諧,就會愈和樂。

  主持人:是,院長剛剛講的其實非常的好,但是我們都知道,荀子在「勸學篇」裡面談過,「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也就是說,如果白沙放在黑泥裡面,它也會變成黑的;如果是蓬生在麻當中,你不用去扶它,它就直了。剛剛王院長提到,科學理性的發達讓過去傳統文化受到若干的衝擊,確實現代科技的發達讓大家天涯若比鄰,手機、電話拿起來就馬上可以溝通。但是在地理上面雖然是天涯若比鄰,可是心理上,現代人經常是比鄰若天涯,彼此都變成一座孤島。王院長在立法院當中主持院務這麼多年,但是我從報紙上看到的是,幾乎社會各界對立法院的形象反應都不是那麼的好,認為今天的亂源之一,除了媒體、名嘴以外,其中之一就是立法院。面對這個情況,其實我們也想請 淨空老和尚為我們開示,面對立法院,也許大家是誤會,也許事實就是如此,動不動立法院就是做一個不好的示範,或者是言語上有粗暴的行為,或者是在行動上有肢體上的不文明現象,這幾乎都代表一種倫理道德的退卻。所以我想請 淨空老和尚來為我們開示,如果要扭轉那樣的形象,光靠王院長一個人應該是不夠,立法院它應該有的作為,跟扭轉那樣的一個道德倒退的形象的方式,應該如何有效的逆轉?

  淨空法師: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我們在許多場合當中談得很多,很多人問我這問題。我說我的看法,這是正常現象。為什麼是正常現象?因為我們把傳統的倫理道德已經疏忽了,不但是沒有這種行持,連言語都沒有,現在這種所有呈現在面前的現象,那當然就是正常的。如果他還能夠像從前那樣,那這些都是佛菩薩再來的,是聖人,聖賢人,那不是凡人。如果是凡人,那都是正常的,所以我們決定不能有責備的心,不能有輕視,或者是慢心來看他們,我們應當要了解這就是現代的文化,二十一世紀的文化,當然是造成社會大眾痛苦。可是現在真的有許多志士仁人,我也見過許多國家領導人真有這個慈悲心,希望能把社會上種種衝突都能化解,讓社會回歸到安定和平。我接觸之後,我對他們很佩服,但是始終找不出一個好方法。我從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之後,先後有十幾次,我就看到很多,我做了多次的主題報告,我就是把我們中國傳統的五千年這種經驗,向與會的大眾來說明。他們聽了之後都很歡喜,最後提出一個問題,我們在聊天吃飯的時候,大家說:法師,你講得很好,那是理想,不能落實。這才是真正嚴重的問題,才是真正信心危機。

  所以我就想,如果要讓他們能夠相信倫理道德、因果宗教教育可以拯救世界,那必須要做樣子給他看,要做個榜樣給他看。這就是科學,科學是講證據的,拿證據來,所以我在這些年來到處找地方。在二00五年我回到老家,把這些事情告訴家鄉的父老兄弟們,家鄉的這些領導聽了也很歡喜,一鼓作氣,我們來做,我們做一個示範點。他就給我一個小鎮,這個小鎮十二個村莊,有一個街道,居民有四萬八千人,我就想推動《弟子規》的教學,把《弟子規》來落實,做個實驗看看。中國傳統三個根,儒的根就是《弟子規》,道的根是《感應篇》,佛的根是《十善業道》。我們從前的社會說實在話,至少歷史記載兩千年來,從漢朝,中國統一了,一直到現在,這兩千年來的教育都是紮儒釋道三個根,特別是大家庭。所以中國人現在沒有家,什麼叫家?沒有家的觀念。中國人的家是大家庭,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所以現在跟大家講家的時候,家的概念沒有了。

  大家庭,人少的也有二、三百人,那是很少的;興旺的,七、八百人;普通家庭,五百人口是正常,是很普遍的。這麼多人,那是個社會組織,如果沒有規矩,那行嗎?那家就亂了,所以家齊而後國治。在過去我們的社會,各行各業哪個行業裡頭事最少、最清閒、最快樂?就是從政的,他沒事幹。家教教得好,人人都是好人,事事都是好事,沒有案子辦。你看看古時候文學裡面這些詩詞歌賦,哪些人做的?都是做官的,沒事幹,天天幹這個,遊山玩水,所以這是最輕鬆的工作。現在全世界,社會上各行各業,哪一行最辛苦?做官的,辦不完的案子,這從哪裡來的?都從教育上出了問題,所以中國的家對於社會安定的貢獻太大了。我們的家在中日戰爭的時候毀掉,這是我們最大的損失,生命、財產是小事情,把我們的家毀掉了。抗戰之前有,我們在鄉村裡面都是大家庭,放在這裡的是我家的一套家譜,你看每一行都是五代同堂,你都能看到。現在家譜也沒有,祠堂也沒有,所以孝道沒有了;孝道沒有,師道就沒有了,這是社會動亂真正的一個根本。

  所以我回去談到這個事情,就在家裡做這個實驗,在安徽廬江做這個實驗,這個試驗使我意想不到,做成功了。我們培養一批種子老師三十七個人,希望老師以身作則。我告訴老師,釋迦牟尼佛教學成功了,孔子教學成功了,為什麼?他們為什麼成功?他自己做到然後再教別人,人家服了。我說這叫聖人,這是佛菩薩;如果我們講出來,自己決定會做到,這是賢人,二等;如果自己說出來,教人做,自己做不到,那叫騙人,這個教育是肯定會失敗的。所以我要求他們作聖人、作佛菩薩,來拯救這個苦難的世界,我說都得靠你們了。這些老師我很佩服,我很讚歎,我要求他們四個月把《弟子規》落實,沒有想到他們兩個月就落實了,我們看到這些流眼淚,真感動!

  我說好,既然大家都落實了,我們就下鄉入戶來教,不是言教,是身教,我們做到。就是到人家農民家庭裡面,我們是他家的一份子,看到他的老人是我們的父母,我要怎樣稱呼他,要怎樣接待他,要怎樣侍候他;家裡面看到的事情,我就要動手去做,真正把它做出來,把《弟子規》做出來,這樣子這個家庭感動。老人覺得什麼?你們這些老師比我兒孫孝順多了。他家裡小孩看到老師這樣做法,良心發現,覺得我對不起父母,我對父母沒照顧到。這樣教學產生很大的效果,然後我們再開班教學,人家一聽,自動就來了,不要去勸他,自動就來了。三個月,我原來想得兩年到三年社會風氣能夠一百八十度的轉過來,真正把這個小鎮做到什麼?和諧社會,禮義之邦,夜不閉戶,路不拾遺,人的良心都發現了。我想兩年到三年能做到,沒有想到三個月就做到,這真出乎我意料之外。我說人怎麼是這麼好教的!這說明什麼?證明了我們古大德教給我們,「人之初,性本善」,那是真的,人性本善,只要你一喚,他就回頭。所以就證明這句話是真的,人性本善,證明人是很容易教得好的。

  這個成績出來之後,我就想到我怎樣把這個成果介紹給聯合國,讓聯合國這些與會的人員信心生起來,宗教教育,倫理、道德、因果教育可以拯救這個世界。這我覺得都是祖宗之德。我們找聯合國不容易,他找我就好辦,兩個月,在五月,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就來找我,邀我跟他們合作主辦一個活動,不是協辦,是主辦,參加主辦單位。那這事情就容易。所以我就想到聯合國找人是找會員國,我們在澳洲只是一個很小規模的淨宗學院,他怎麼會找到我?我就派三個人到巴黎去看一看。看他是真的,不是假的,他找的是泰國,辦這個活動是紀念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五十週年,主題是「佛教徒對世界的貢獻」,這麼一個題目,所以我就接受了。是泰國大使提議邀請我。我第一次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是在曼谷大學,所以跟泰國就結了這個緣分,他們對我很了解,所以他來邀請我,我就一口答應。我說有機會了,我要做兩樁事情,第一個,向他介紹宗教是可以團結的;第二個,人民是可以教得好的,我說就這兩句話。所以我就參加這個活動,活動三天,做得非常成功。

  會後,駐教科文組織各國的代表,也是大使,一百九十二個國家都希望到廬江去參觀、去考察,有這麼樣的後續,非常之難得,這個影響就很大。我們辦了三年,到去年年底交給中國政府,希望政府繼續辦。我常常講,世界要能夠恢復安定和平,那一定要懂得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每個人把自己本分的事情做好,與社會各個團體互助合作,天下就太平了。我這個行業是講經、教學,我要回歸到我這個崗位上來。我現在年歲也大了,所以國際、國內所有一切活動,我也是盡量減少參加;如果說很重要的,我可以參加出出席,一般的我就退下來,好好的來講經。這次回到台灣是治牙周病,醫師告訴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牙齒全部治好,我還是繼續講《華嚴經》,用宗教教學勸導大家斷惡修善、破迷開悟。這是個根本,這是從學術、教學上下手。這是我們要做出樣子來給人看。這次回來很難得,台灣很多縣市長跟我見面,我都把這個事情勸導他,做得好,如果說台灣每個縣市都有個小點做實驗點,做好了,會影響全世界。

  主持人:是,其實剛剛老和尚講的就是「萬古長空,一朝風月」,就是全世界的黑暗加起來,都抵不過一枝火柴的光亮。

  淨空法師:對!

  主持人:雖然我們說,「雲在青天,水在瓶」,不過實踐確實是將倫理道德發揮到淋漓盡致最好的辦法。剛剛 淨空老和尚所說的《弟子規》,其實這真是經典,《弟子規》它說,「首孝弟,次謹信」,首重孝悌,其次就是謹信。剛剛老和尚講得非常的好,在許多地方。但問題我們要回歸重點,在台灣立法院,做為立法院的大家長,我們還是要請教一下王院長,王院長您怎麼看?要求自己比較容易,可是要求立法院有這麼多同仁,好像也沒有一個法律規定,男的委員不能罵女的委員潑婦,你也不能規範女的委員就賞一巴掌給男的委員。這種行為只有在情人之間才會出現,因為打是情,罵是愛,但立法院不是,他給我們做的社會示範,基本上是不夠好的。尤其很多學生,或者是小孩子,看到電視,大人可以這樣子,為什麼我們不可以?難免產生所謂的蝴蝶效應,它會擴散。王院長您看,做為立法院的大家長,您怎麼來看待立法院的委員應該自己有的倫理跟道德規範,如何能夠讓這些似乎跟社會上的期待有所偏離的,能夠讓它回到正軌上面來?

  王院長:我想還是在自己的一個修養跟體認的問題。你基本上要有一些禮儀規範的概念,人跟人互動之間應該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互相體諒,常常會為別人設身處地來著想,我想這樣衝突就會減少。而且本身也要自己認為,他自己在整個社會上要負一個言行典範的責任,我想我們做了很多一些超乎尋常的言行,可能會引來社會不良的效法、學習,我想這個影響都是深遠的。所以我一直認為說,我們基本的傳統文化、倫理的這些教育,一定要好好的去實行,最起碼讓年輕的一代,讓社會的這些民眾都能夠有一個基本的概念。因此在大概七、八年前,有一次我特別請教育部的政務次長,還有十大宗教的這些負責人到立法院來。這些十大宗教包括佛教、道教、一貫道、天主教、回教,還有基督教,以及天理教、理教、天地教,還有軒轅教,他們這十大門派都來了。我特別希望大家要把這些最起碼宗教的勸人為善、教人為善的這些理念,要給我們的年輕一代,所以希望不分宗派,能夠在學校裡面每禮拜開一堂,那等於課外讀物,每個教自己盡量叫一些義工前去向這些學生、老師做一個演講,做一個教學。這個理念剛好我想跟 淨空長老在安徽所實施的所謂湯池的經驗,應該也滿契合、滿一致的。

  淨空法師:對!

  王院長:能夠有這樣,大家最起碼對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或者是仁義禮智信這些基本的傳統概念,一有的話,以後他體認了。體認以後,在未來任何場合、任何機會裡面,他就自然會發出這些概念出來,他的行為、他的言行就不至於會偏離正道太遠,那這樣子社會就不至於引發太多的衝突。所以一切還是事在教育,還要加人的一個體驗,然後再加上他本身的奉行、本身的實踐,對這些觀念的一個具體作為。我想大家有這樣一個觀念、概念以後,自自然然這個社會偏離軌道的人就會愈少,這樣應該是很實際可以改善目前功利主義的盛行。我們當然希望在教育相關法規裡面,能夠規範這類的課程進去,但是目前可能還有一些困難,當然我們還在尋求看有沒有這個機會。

  所以十年前我就要求那個政務次長趕快,是不是能夠用我們相關的宗教的課程,當作是學校裡面很重要的一個公民教育的一環。到今天為止,很可惜這方面還沒有出現好的一個具體作為出來。所以大概在上星期,十大宗派的這些宗教的領袖都到立法院來看我,我還是把這個理念再度要求他們怎麼做。我們很敬佩淨空長老,他在他的故鄉安徽能夠有這樣一個具體的示範作為,這作為是非常成功的。但是也希望這些孩子們用心的體認這些傳統的家庭觀念、社會觀念、國家觀念,能夠體認到以後,他在那個地方可以守這些規範,但是一走到都市裡面去,受到現代很多人事物的一些引誘、刺激,他也不偏離軌道,這樣才是接受考驗。我們佛教來講是接受魔考,通過魔考,展現出來才是最優質的國民,也是最優質的這些所謂社會的公民,我想這個應該好好去努力做。

  主持人:是,其實王院長過去寫過非常著名的詩句,說他在孤峰頂上,但是身仍然放在紅塵浪裡。可是佛家告訴我們說,人生如果要活得比較平安順遂,煩惱平息,身心安頓,要戒、定、慧。可是我們看到多數的世人都跟我一樣,貪、瞋、痴,二00九年的亞洲政經風險報告出爐,貪第一步,台灣的貪污竟然比大陸還更嚴重。我們再想請教一下淨空老和尚,就是「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金銀忘不了」,那些用的、吃的、穿的都有限,貪真正的心是從哪裡來?這些根源如果不能解決的話,台灣目前看到這種政治上的貪污在整個外界形象上是如此之差,如何才能夠更改這樣的一個形象,或者逆轉這樣的形象?接下來就是能不能有效的把這個問題做開示之後,進一步的讓全民能夠了解倫理道德教育應該如何繼續的擴張、紮根?

  淨空法師:《論語》上頭一句話說得非常好,意義非常深刻,「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人生在世,求的是什麼?幸福美滿。幸福美滿、法喜充滿,從哪裡來的?從學習來的,學什麼?學聖賢之道。貪瞋痴,我們自性裡頭沒有,它跟自性不相應,它帶來的是煩惱,縱然得到許多的財富,或者是這些地位,你的心不平衡,你並不快樂,所以富而不樂,貴而不樂,不如貧而樂。孔子清貧,顏回是更貧苦,但是他們那種快樂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得到的。釋迦牟尼佛他是王子出身,把王位捨棄,榮華富貴捨棄,去做為一個修道人,而且是個苦行僧。我們說他苦行僧,他樂得不得了,天上人間沒有一個比他更快樂的。所以說,他在樂中,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看到物質上享受,認為這個是樂;不是的,是精神上之樂,絕對不是物質。

  如果真正懂得這個道理,「學而時習之」,習是什麼?你要做到,你把你學的東西都做到。我對這句話,學佛五十八年,愈來愈體會得深,所以我感覺到我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我一無所有,但是我樣樣都不缺。生活是日食三餐,夜眠六尺,那你就夠了,還要幹什麼!要的東西都是假的,所謂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何必搞這些累贅!一個人要放下,輕輕鬆鬆,那就是神仙生活,佛菩薩的生活。所以這是要教學,要你真正懂得人生的意義、人生的價值,不要為帶不去的那些,去在那上操心,那你就錯了。煩惱,自性裡頭沒有煩惱,自性裡頭沒有貪瞋痴慢,所以聖賢人沒有別的,他回歸自性,他所想的、所做的完全與性德相應,這是本有的。在中國古聖先賢提供我們倫常八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是性德的、自然的,你只要把煩惱丟掉,表現出來就是,這才是真正幸福美滿。

  主持人:是,老和尚剛剛跟我們講,布袋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可是多數人寧願不自在,也要背著布袋,那就是凡人。好,但是我有一個想法是非常深刻的,其實老和尚對台灣的政界講話當中曾提到說要族群團結,要政黨派系團結、宗教團結、學術團結,為一家人服務,為全人類服務。坦白講,這個概念就是要立法院去落實的,目前立法院非藍即綠,剛好我們立法院的大家長王院長在這裡。王院長,老和尚所講的這種族群團結、政黨派系團結、宗教團結、學術團結,為一家人服務,為全人類服務,一般如果連藍綠之間的歧見都不能消弭的話,那老和尚所揭示的、所開示的這些理想,坦白說就是空中樓閣,就是空谷足音。

  王院長:事實上兩個概念,我來稍微講一下,第一個概念就是我們常講的,「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所以一切還是以個人的觀念為主,你自己想到貪,我了解到貪的不當、貪的危害,瞋、痴也一樣,慢、疑也一樣,貪瞋痴慢疑,你了解到它惡毒的情況,你體認到了,那心知肚明。而且像剛才淨空長老所言,為什麼顏回會安貧樂道?他就是心裡面安定,他自己心裡認為說我這是最快樂,他有這個體認的時候,他就做得出來,就能夠反映在他真正的生活上。所以當你這些政治人物都體認到我也一定要怎麼樣,要互相敬愛、要互相合作團結,造成一個安定和平的大環境,我想這都是你我的責任,大家體認到這樣的話,自自然然到時候踰矩的動作他做不出來。

  第二,因為立法院有它造成這些紛亂局面的一些背景因素。這背景因素,因為每個委員他代表的是他政黨的利益、他政黨的主張,他這邊要伸張、要維護,他代表的是選區的利益,他代表的是個人的理念、問政的理念,所以再再在議事的場合裡面,可能因為彼此間的差異,會造成他意見上的對立;可能他情緒性,自己沒有辦法管理好,因此造成衝突,造成肢體、語言的一些動作出來。我想如果他事先也有一個體認,我在這裡要做一個最模範的示範者,在國會裡面有這麼多的機會,能夠展現給我們國人一個了解、一個學習的話,我相信一切唯心造,最後他們會相當程度控制自己,相當程度來表現自己,展現出優質的一面。所以一切還是以教育為本,教育之中以能夠接受教育以外,要體認教育、實踐教育、奉行教育,我想這樣子才能夠達成真正的成果。

  主持人:是

  王院長:所以在院裡面,我們當然希望每位委員大家都能夠遵守我們的議事、議場的規範,大家不要再做出一些衝突的事情出來,有不同的意見可以透過彼此間的協商、討論、意見的交流,好好的共同理出一個頭緒出來,這就能夠做到議事和諧。否則的話,這種亂象難免經常還是會演出,這不是大家所樂意看見的。

  主持人:是,非常謝謝院長。其實所有道德教育如同北辰星拱,雖然眾星拱月,最後一定有像北辰一樣的概念要出現。所以在節目的最後,我們想請淨空老和尚為我們做一個簡單的結論,跟語重心長的開示。

  淨空法師:這個問題就是我們老祖宗告訴我們的因果教育,如果人人,這古人講的,人人都明白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明因果,天下大亂之道也。這話怎麼說?明因果,知道我這一生有多少財富是命裡注定的,你就是用方法貪來,還是你命裡注定的,那你何必去貪!如果說你命裡頭沒有這個,錢還沒有到手,自己也許就遭難了,他命裡沒有。升官也是如此,我過去看到有個朋友,他少將升中將,命令還沒有發布,那是因為我也在政府機關,那時候在革命實踐研究院,我們就曉得總統批出來了,所以把這個訊息就告訴他。他高興得不得了,請朋友吃飯,吃這餐飯的時候,他就死在桌上。我們說他沒有這個命,兩顆星就把他壓死了。所以說,命裡有時,他終需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主持人:是。

  淨空法師:人要懂得因果的話,絕對不做非分之事,安分守己,這個人多麼快樂、多麼自在!

  主持人:非常謝謝師父。其實安分守己,明白自己的格局,命裡有時終需有,命裡無時莫強求。今天非常謝謝淨空老和尚跟王金平王院長,謝謝。

  淨空法師:好,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