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點播-
本地點播-

  主持人:歡迎再次收看「仁愛和平講堂」,我是主持人蔡詩萍。很高興今天再次的跟楊 憲宏先生,一起來跟淨空老和尚來請示一些人生的智慧,我們今天要談的話題是關於「孝道 篇」。我就跟憲宏一起來跟各位介紹我們要跟他請示的,淨空老和尚。師父您好。

  淨空法師:您好。

  主持人:師父,我們今天談孝道,既然談孝道我就開始就先請教您,我們常說孝道孝道 ,「孝」跟「道」這兩個字為什麼要放在一起?孝道的含義在現代社會來講,它還有值得我們再 進一步去討論的意義嗎?

  淨空法師:外國人講真理,佛法裡面講自性,中國人講本性,其實都是講的一樁事情, 這個在道家就稱之為道。道的意思就是它是自然的,它不是人為的,不是創造的,也不是什麼 發明的,它是宇宙之間本來就有,就像佛法裡面所講的,它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來不去 ,永恆存在的,這稱之為「道」。那麼落在我們人事關係裡面有沒有這個現象?有。譬如夫婦, 這是自然的,絕不是哪個人發明的,連畜生牠都有配偶,所以這不是人為的,不是哪個力量創 造的,自然而然,夫婦就是道。父子是道,君臣是道,這一群一群,連動物裡頭也有帶頭的,有 領導、被領導的,兄弟是道、朋友是道,中國講「五倫」,五倫是道。

  可是五倫,講五倫的關係,應該如何去應對這關係,那就是德,隨順自然,這也不是勉 強的。你說父子的親愛,父子有親這個親是德,隨順就是德。如果父子要是不親愛了,那就是 違背了道,違背道要出亂子。夫婦有別,別是什麼?夫婦組成一個家庭,家庭裡面兩樁最重大 的事情,一個就是生活問題(經濟問題),所以在古時候男主外,就是他負責家庭經濟生活問 題;女主內,內是什麼?內就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傳宗接代。傳宗接代裡面特別講「無後 為大」,這個「後」不是說你有子孫,你有子孫這個不算,你子孫有沒有賢人,有沒有能夠將來 繼承家道、家業、家學、家訓,能不能繼承這個的?有繼承這個的,那你的家是代代相傳,會 永遠傳流下去。這個我們中國人很重視。所以婦女她要負這個責任,也就是家庭教育,教育小 孩的責任是非常重大的一個任務。

  君臣有義、朋友有信、長幼有序,這些是德,這是基本的德。演變到對整個社會來講, 我們中國總共就有十二個德目。十二個德目,這是你能夠遵守,不違背,這個人行道德,他一 生履行的是道德,那他就是個完人。如果違背了道德,這社會就出亂子,看你違背的角度多少 ,災難就有多大。十二個德目就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我們中國人常常講八德, 其實這就是八德。八德兩個講法,古人講的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以後有人講的是,他就講 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裡面有四個字重複,去掉重複,十二個德目。這十二個字好!如果這 十二個字我們人人都能遵守,你說這社會多和諧,天下太平。今天社會動亂,亂在哪裡?完全 違背了這十二個字,變成什麼?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出在這裡。總的來講,都是教育出了 問題。中國人,中國的古聖先賢最重視的就是教育,只要把人教好了,沒有一樣不好。制度是 次要,倫理道德是主要的,無論什麼制度,只要是個倫理道德的人他去做,沒有做不好的。

  主持人:所以師父剛剛在談的時候,其中有一段我覺得詮釋得應該很值得大家好好的 想想,過去比較錯誤的觀念,譬如說師父特別提到說「無後為大」,絕對不是指說你沒有子孫 這件事情是多麼嚴重的事,而是有沒有人來繼承你的整個的家道,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這邊要再進一步請教您,但是現代社會也碰到一個危機,就是我們說少子化,現在 很多的夫妻家庭恐怕就一個小孩,甚至還不生小孩。所以當這個社會有一點開始慢慢形成是 倒過來的,老人家愈來愈多,青少年、小孩愈來愈少,一個倒金字塔的時候,孝道這個觀念怎 麼辦?會不會將來會變成說難以為繼了?因為過去的孝道是建立在家大、業大,子孫多,所 以他必須重視孝道的一種互動的倫理關係建立起一些規範,現在倒過來了,這個孝道我們將 來會面對什麼樣的狀況?師父會做什麼樣的解釋?

  淨空法師:首先我們要認識「孝」字。這個字,在中國造字是有六書,就是有六個原則, 這是六書裡頭的會意,你看到這個字的形相,你想它的意思。你看它上面是個「老」,下面是個 「子」,這什麼意思?上一代跟下一代是一體。現在外國人講代溝,代溝孝就沒有了,代溝就不 孝,孝就沒有代溝。上面還有上面,下面還有下面,我們佛法裡面講「過去無始,未來無終」, 無始無終是一個整體,這是孝的意思。你知道上下是一體,然後你就知道擴張的時候橫的這 一面還是一體,所以佛家講「豎窮三際,橫遍十方」,那是講宇宙,實在講宇宙是一體,這個概 念了不起。

  我們中國人紀念祖先,外國人看到,怎麼看他也沒辦法體會,他看不懂。他說你老祖 宗幾百年、幾千年,你怎麼會知道他?你紀念他,他知道嗎?這有什麼意思?殊不知中國人 講的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社會風氣怎麼樣淳厚,祭祀就佔很大的一個教育。我們連老祖宗, 千百年老祖宗都還紀念他,眼前的父母哪有不盡孝的道理!能對父母孝,就能對領導盡忠, 就能對朋友信愛,所有德行就從孝裡面發揮出來。所以我們講十二個德目,十二個德目的核 心是孝。孝,用在兄弟上叫悌,用在朋友上叫信,用在夫妻上叫別,都是從這個字,這是根,這 個字是根。所以說是中國歷代帝王不管他怎麼樣,你看他諡號裡頭都有,以孝治天下。

  主持人:所以聽師父這樣講,我就想起來,我們的確像師父剛剛也引述了,就像《論語》 裡面所講的「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那個「厚」字用得真好,它是一層一層的堆起來,所以這 個「厚」字就告訴你說它的意義在什麼地方。憲宏怎麼看孝?因為我們這個世代對師父來講, 我們這個世代是滿尷尬的,我們前一輩的父母親還是很傳統的價值觀,可是等到我們的下一 輩,小孩子都完全用新世代的價值觀在面對我們,所以我們常說我們這個世代比較像夾心餅 乾。對上,上面覺得我們還不夠孝順;對下面,我們希望他們孝順我們也已經不太可能了。所 以你怎麼看待我們所處的這個環境的孝?

  楊憲宏先生:我們每次讀經典,每次看到「父母在,不遠遊」就覺得很過不去。

  主持人:父母在,早就已經不知道遠遊多少次了。

  楊憲宏先生:早就不知道遠遊多久,就是說這是很難做到。想請教師父,就是說「孝」這 個字,也有心、也願意侍奉父母,可是怎麼樣才能真正做到真正是孝?做表面也很多人,可是 真的做到,所以我剛剛特別提出來「父母在,不遠遊」,因為這個是孝的核心,但是我們都遠遊 ,所以又覺得過意不去。我相信我提的問題也是很多人,我們觀眾非常多的問題。那怎麼樣做 算是已經順孝,你剛剛說道,還順,孝順?

  主持人:恐怕我還再把憲宏的問題再擴大一點,還不只是形體上的不遠遊,我們現在 很多的孩子,即使住在一起,整天跟父母親唱反調、違逆、觀念不一樣,這個價值觀早就遠遊 了。所以師父怎麼看待?這難道真的就是一個時代的宿命嗎?還是說其實是有些方向走岔了 ,還有機會拉回來?

  淨空法師:方向確實走岔了,差距太大了,這是什麼原因?要記住《三字經》上前面幾 句話,「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問題在哪裡?問題我們在教育上疏忽了。在中國 古時候能夠承傳五千年,我們可以算到民國初年,也就是說中日戰爭之前,傳統的倫理道德 在社會上還相當普遍,八年抗戰之後沒有了,整個把它打亂了。所以日本人八年戰爭給我們 最大的破壞是把我們的傳統破壞掉了,這個損失沒有法子估計的。你說殺多少人,生命財產 那小事,傳統的喪失實在是非常可惜。傳統的家打破了,所以中國人的家跟現在不一樣,現在 人沒有家了。從前的家是大家族,五代同堂,這是正規的,現在家沒有了,這個家是中國傳統 文化的核心,孝是核心的核心。

  主持人:傳統中國文化的核心,家庭、孝,我想這個毫無疑問,在二十一世紀的確也面 對很大的挑戰。不要說二十一世紀,回顧二十世紀一百年,整個中國在晚清,然後接受西方的 衝擊,然後再到五四運動,然後接下來的八年抗戰,再到中國共產黨的上台,就是這一連串的 整個過程來看,其實傳統文化都一再受到很多的挑戰。但是問題就是說,既然文化有它一個 非常淳厚的部分,到二十一世紀以後,我們重新再來談孝道,它能不能有新的價值和意涵? 待會回來我們舉一些例子,再來請師父幫我們開示。

  主持人:回來現場,我繼續跟憲宏一起來跟師父來請示。談到孝道,我們常常好像認為 孝道大部分都是過去很長年以來都是下對上的關係,可是我們現在看到一個台灣社會也出現 一些滿反諷的,不管是有錢的豪門巨室在分財產的,過世以後兒孫們搶財產的問題,讓他們 傷透腦筋。還是倒過來講,一般的家庭他也會想到說,以前的觀念是養兒來防老,可是現在我 們也許可以把這詞彙調換一下位置,現在是防兒才能養老,你害怕小孩子把你的財產統統拿 光了、敗光了以後,自己反而落得完全沒辦法養老。所以現在上下關係變得很奇怪,這樣的一 種價值觀的扭曲,師父會怎麼看?又有什麼樣的對策?

  淨空法師:這是古時候(古代)確實人生觀、價值觀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中國古代的家 現在沒有了。所以我們讀書讀到像《大學》裡面講的「齊家治國平天下」,能齊家就能治國,能 治國,天下就得太平,可是現在人讀的這句話,實際上什麼叫家不懂得。

  主持人:很難領會了。

  淨空法師:無法領會,因為現在都是小家庭。在從前的家是大家庭,不是小家庭,所以 家庭,你看看《紅樓夢》不就是大家庭?家庭裡面人丁不興旺的也有一、二百人,三、四百人的 這樣一個家庭是非常正常的,而且是很普遍的,家族興旺的到七、八百人,你看這麼大的一個 團體。

  主持人:一個小公司、小社團、小國家了。

  淨空法師:它是社會組織,家庭是社會組織。所以它非常重視道,家道、家學、家規,最 後才是事業,它家業擺到最後,為什麼?你沒有道,沒有規矩,沒有學,你的事業就垮掉了, 你維持不了。家道就是倫理道德。家規,共同的家規,我們講中國各個族群家規的集大成,就 是必須要修的科目,就是現在講的《弟子規》,那是家規裡面必修的一部分;除這部分之外,每 個家族他從事的行業不相同,他還有他這個行業裡面的規矩必須要遵守的,他也得放進去。 所以《弟子規》不放這些附帶的,它是主要的、必須要遵守的做人的一個基本規矩。所以它非 常重視這個。

  家學從哪裡學?剛才我們講過,母親負責教導子女,所以小孩,我們在一生當中第一 任的老師就是母親,從什麼時候開始教?從出生就開始教,還有好的母親是懷孕的時候就開 始教,叫胎教。沒有能從胎教,至少也是出生就開始。怎麼教法?是把《弟子規》自己落實在生 活當中,讓小孩、嬰兒他天天看,你看從出生看到三歲,一千天,這一千天叫什麼?叫紮根教 育。她不是教他念,不是教他認識字,就是父母所表現的他都看熟了。父母,他怎麼樣孝順他 的父母,怎麼樣友愛他的兄弟,怎麼樣對待這些朋友,怎麼樣治家、處世,小孩都看到了。所 以中國諺語有所謂「三歲看八十」,三歲這個根紮得好,這個基礎教育紮得好,一輩子不會改 變,他就有聖賢的基礎、聖賢的底蘊,他到以後讀聖賢書,他自然就走聖賢的道路。這是在家 學,家學以前是私塾,這一個大家族。

  家的功能,當然第一個是傳宗接代,就是我們講代代家裡頭要有賢人出來,有這些懂 得倫理道德的聖賢出來,這是很重要的一樁大事。第二個,家族養老,所以從前老,不怕,我 自己兒女不能養我,我這個大家族會養我,他那個家族也就像養老院一樣,他不操這個心。小 孩,家族有家學來教,最初在三歲之前是父母教,大概到,聰明的四、五歲就上學了,就家學, 私塾裡面,就上家學了。由整個族群來擔負這個事情。所以這麼大的家,你說家和不就是社會 安定?社會怎麼會出事情?所以叫家和萬事興,家和社會就安定。

  所以古時候,你看我們讀古人的書,很多這些文學作品都是從前做官人做的,做過縣 市長的,知縣、知州、太守,你看像蘇東坡、白居易他們都是地方官員,他們有很悠閒的時間, 遊山玩水,寫文章,作詩作詞,他有樂趣。現在做官一天到晚忙著開會,會不了。什麼原因? 就是他社會上沒有出事情,很難得有一、二個案件發生,哪裡像現在一天那麼多的案件處理 不完?從前沒有,為什麼?社會安定,人人都是好人,人人都懂得禮讓,都不會有跟人相爭的 ,這麼好的社會,這個社會是一般人所羨慕的。所以中國人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長治久安的局 面?這麼良好的社會出現?殊不知都靠教育。我們中國古人這兩句話是世世代代沒有一個不 遵守的,「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建一個家,立一個家也是教學為先。你不教,他就會學壞;你 要教,他就能守住本性,完全發展的是性德,不會扭曲。

  現在我們的社會是把倫理道德因果丟掉了。倫理道德,人能夠受過倫理道德的教育, 恥於作惡,羞於作惡,他覺得作不善的,他感覺到丟人、恥辱,不但外面人瞧不起你,你家裡 人都瞧不起你,所以不敢作惡。懂得因果,那就更不敢了,為什麼?他有報應,善有善果,惡 有惡報,誰願意做壞事?所以這個比法律的效果大太多了,法律是外面,這從內心的,他不願 意作惡。

  所以這家的功能太大、太好了。現在這個家沒有了,怎麼辦?家的傳統、功能這麼好, 確實可以安定社會,給社會帶來長治久安,帶來世界和平,所以我就想了很久,這個家的精神 ,家沒有了,但是家道、家的精神、家的功能必須要傳下去。怎麼傳?團體來接著傳就行了。 一個公司,公司裡面有幾百個員工,上千的員工,老闆是家長,下面所有員工都是你自己子弟 ,你要把他看作一家人,他們的父母,我公司養他;他們的小孩,我辦子弟學校教他,這個員 工變成你家的一員,他會死心塌地對你公司盡忠。這樣一繼承過來,我們中國這個家就又復 興了。從前是一個家族血緣的關係,現在我們這個家庭是道義的關係。

  主持人:血緣變成道義關係。

  淨空法師:變成道義。這是我在國內宣傳這個,現在有個胡小林先生他在實驗,他是有 個公司,他把他這個公司就用家道,所以他要辦一個養老院,養老院不是接外,就是自己員工 的老人來養老;辦子弟學校,他員工的子女都能在子弟學校受到最良好的教育,這個很有意 義。

  主持人:我覺得師父講到一個重點,也就是說你談孝道,當然有它新的意義,可是時代 環境真的改變了,大家庭的環境幾乎已經不復可見了,對不對?你幾乎很難得看到了。既然 是小家庭的環境,要繼續把孝道宣揚下去的話,師父剛剛講的,我覺得有一句關鍵的詞彙,就 是從過去的孝道是以血緣做為一個根基,現在你要怎麼轉換到現代社會的道義做一個根基。 而且師父剛才講這個部分,其實某些部分也跟我們管理學上的很多觀念是有點接近的。也就 是說像日本,有段時間大家稱頌他的管理模式,就是一個大家長開一個公司,做一個企業,他 就把所有公司的員工當成是自家人一樣,所以他有很好的福利,有很好的內部升遷,有很好 的照顧他們,讓他們無後顧之憂。譬如辦托兒所,讓他們結了婚的員工可以在他們公司裡面 認真的做事,小孩就交給公司的托兒所去做、幼稚園去做;老人家交給公司的,像您剛剛所提 到老人院一樣。我覺得這其實是一種可以考量的部分。也就是說你怎麼樣把一個血緣的關係 擴大到一個道義的關係,而把孝道放到現代社會裡面還有一個新的意涵。我覺得這是今天我 們談這個可能滿重要的一段。憲宏對這段有沒有什麼補充的想法?

  楊憲宏先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一個社會制度要形成,但是 它核心還是在於說,最基本的,自己的老要自己能夠孝。這個問題就來了,也許這個社會制度 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因為在很多的國家,的確往所謂接近大同世界去走的時候,很多社會 福利制度是這樣做,那年輕人反而覺得說好像養老人是變成國家的事情,因為你老吾老以及 人之老,那我就可以不必養自己的老,就偏差了。所以核心價值可能還是要回過頭來處理。這 個還是我剛剛也在請教師父的道理,做到什麼程度稱之為孝?這其實是一個很多人都想問的 一個問題。

  主持人:我們待會回來就繼續來討論這個話題,同時我們增加一個話題請師父來討論 的,也就是說談到孝道的時候,談到道義的時候,其實都有一種價值觀的一種傳遞。可是我們 看到現在社會最麻煩的是物欲,物質的欲望,然後追求表面的成功,就是金錢愈多叫愈成功, 官愈大可能叫愈成功,社會地位愈高可能叫愈成功,反而回頭少掉了很多很樸實的價值觀, 特別是大眾媒體在這上面扮演一個推波助瀾的角色。我們待會回來請教師父,在這樣的一個 環境裡面,怎麼樣來傳遞一個孝道的觀念,把它擴散到公司,擴散到各個不同的領域,我們該 怎麼做?

  主持人:剛才我在上一段的時候,我特別留了一個話題請教師父,就是大眾傳播媒介 扮演的角色。我們有沒有機會,或者說像師父這樣,其實透過我們的「仁愛和平講堂」也是一 種透過大眾媒介,可是它就勢必要面對一個壓力,也就是說一般的商業台,它大概不會花這 麼多的時間願意來談這個話題,因為它覺得談這個話題不容易有商業市場。可是如果是在別 的頻道談,可能因為它不是商業頻道,所以一般人也不會那麼留意,所以我想請教師父,就是 說我們將來應該用什麼方法透過大眾媒介,來把孝道這個觀念能夠更深入淺出的、更生活化 的,甚至可以透過不同的形式,譬如說戲劇或者是娛樂的節目去表達,這個方面師父會不會 覺得有什麼建議?您在國外住那麼久,也知道大眾傳播影響力是非常大的,怎麼善用大眾傳 播媒介,把它跟孝道這個觀念來做結合?

  淨空法師:對。這個也需要很大的勇氣,沒有勇氣是做不到的。我過去跟劉長樂初次見 面的時候,這是鳳凰的董事長,我就告訴他,我說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他可以救世界也可以 毀滅世界。他說哪兩種人?我說第一種是國家領導人,第二種就是幹你這個行業的人。

  主持人:媒體領導人。

  淨空法師:我說你們的影響太大了,你每天在從事於社會大眾教育工作,你教的是什 麼?你播出去的內容,就是教化整個社會大眾。如果這個內容是暴力色情、殺盜淫妄,你就毀 滅這個世界;如果你轉過來,你這個節目的內容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那你就是救了這個世 界。可是你現在有一個疑慮,就是說我如果要播正面的傳統倫理道德,沒人看,沒有廣告,沒 有收入,所以你不敢做,怕這個;每天還去拉廣告也很辛苦,我覺得很累。我就告訴他,如果 真的你有勇氣回過頭來,你把商業東西統統把它拋棄掉,你來救世界,用你這個電視台來救 世界,我相信全世界那些愛好和平、愛好倫理道德的人會全力支持你,比你現在的收入,我相 信超過十倍都不止,你敢不敢做?他聽了我的話,點頭,不敢做。他懷疑,他不敢做。這是真 的,所以這個東西要有勇氣。

  國家領導人也要拿出勇氣出來,為什麼?你能夠邀請一些專家學者真正談到傳統倫 理道德因果的教育,你能帶著你的重要官員到現場來聽,讓這個鏡頭傳播到全世界,那就成 功了,那個影響力就太大了。從前帝王在宮廷裡面禮請這些專家學者在宮廷裡上課,沒有這 種傳播的方法傳播出去,只是這些大臣們出去之後,「皇上不錯,皇上邀請這專家,我們在這 裡學習」,這是傳出去而已,口傳。現在這現場你讓人看見,你說你這個國家領導人多麼受人 尊敬,你跟其他國家領導人不一樣,在古人一定被選為天子。像周朝時候那些都是諸侯,為什 麼選他?你是我們的模範,是我們的典型,我們國家領導人都應該向你學習,這就變成天子。 所以這是很重要的,實實在在不是做不到,就是缺乏勇氣。為什麼沒有這個勇氣?缺乏了智 慧,缺乏了仁慈。如果真的有智慧、有仁慈,這個勇氣自然表現出來。

  主持人:師父在過去一再的曾經提過,像《弟子規》這樣的觀念,您也回到大陸您的故 鄉去試著用一個小鎮來做一個實驗。剛才在談到從孝道的血緣這個概念延伸到孝道的道義的 概念,您也特別提到一家公司。所以換句話說,我們還是有可能透過一個地方,或透過一個企 業來把孝道的觀念試著推展,這個努力是不是在未來會試著去做?

  淨空法師:已經在做。

  主持人:已經在做。這個部分會不會,譬如說,我還要再問一個問題,有很多人會說, 會不會在中國大陸,因為它的傳統文化、傳統的社會,或是說我們華人的社會的根基還在,所 以容易推動。假如把這個東西拿到一個比如說像台灣,一個可能更西方一點的華人社會,或 者是拿到像澳洲,完全是一個西方背景的社會的話,它可以做類似的嘗試和實驗嗎?

  淨空法師:可以,會做得成功,為什麼做得成功?既然是人,他有人性,所以性本善, 他有人性。我們在澳洲,在一個小城裡面辦了一個淨宗學院,我們辦了很多的活動,當地的人 看到非常歡喜、非常讚歎,也跟我們學習。那個地方多半都是學基督教的,我們跟基督教也相 處得很好,居然有很多當地人參加我們道場的早晚課。這就說明,它是屬於人性的東西都能 接受。我們跟世界上許許多多宗教接觸、往來,他們也都能接受,人性!你說人,核心,實在 講就是一個字,就是「愛」字。誰沒有愛心?誰不希望別人愛我?誰不希望我能夠愛人?你說 基督教的經典,《新舊約》裡面的核心就是「上帝愛世人,神愛世人」,這是它核心。佛教的核心 ,「慈悲為本,方便為門」,它就是愛。《古蘭經》你看重要的經文,前面第一段一定是「安拉確 實是仁慈的」。所以整個宇宙的核心就是個愛,你把「愛」字放出去就擺平了,什麼問題都解決 了。所以中國的教育就是愛的教育,父子有親,親愛的教育,把親愛擴大,沒有人不願意接受 ,沒有人會反對。

  我們早年做過這個事情,鄭和下西洋,不止下西洋,現在看看這些歷史,鄭和發現了 全世界,他的船隊。發現全世界各個大洲、大陸的都是中國人,就是他們船隊,沒有侵犯任何 一個國家一寸土地,沒有做殖民地。跟人家往來,我們都是貿易,買他的東西,我們自己東西 是加倍送給他作禮物,所以外交關係就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所以換句話說,師父的意思就是說這些價值觀最核心的部分都是從孝來出發 的。憲宏對這方面還有沒有問題要請教師父?

  楊憲宏先生:過去都是稱孝廉,舉孝廉。

  淨空法師:對,不錯,這是漢武帝舉孝廉。

  楊憲宏先生:師父一講,想起來廉之前還孝。我們現在常常都只講說要清廉,忘記說要 孝廉,應該要要求國家領導人要表現出孝,廉是更基本的。孝,在這裡請教師父的是說,看起 來孝是天性,怎麼被蒙蔽了?

  淨空法師:被利,中國人也講「利令智昏」,所以見利忘義,這都是什麼?都是教育上的 問題。

  楊憲宏先生:所以才會有這一句話,這一句話今天聽起來就格外有警惕,「樹欲靜而風 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子欲養,為什麼會子欲養?他老早就已經想要孝,可是沒做到,然 後一再蹉跎,一再遮蔽,一再蒙蔽,等到親不在的時候,那個孝心也就油然而生。

  主持人:憲宏這一句話,也許我們可以再拿來做進一步的引申,也就是說「利令智昏」, 像師父說的,其實也的確我們看到太多的新聞,父子不和,上下兩代失和,到最後都是為了個 「利」字,對不對?做下一代的覺得說你上面的不公平,錢沒有分給我們,或者是沒有全部留 給我們,上一代的人就覺得說你整天處心積慮就是要我的錢,所以我才說以前是養兒防老, 現在是防兒才能養老。另外一部分就是憲宏剛剛講的,孝的時機也很關鍵,你不能說我孝我 孝,我很孝順,可是時機稍縱即逝,父母親年紀大了,也許就往生了,就這個時機拿捏是很關 鍵的。所以待會回來,我們的最後一點點時間,我們請教師父來告訴我們,這個孝要怎麼樣來 超越利益,孝要怎麼樣來把握準確的時機,才能夠讓這個孝真正的成為華人社會、中國社會 的一個核心價值。

  主持人:這邊就要請教師父,在親子關係裡頭,家庭關係裡頭,怎麼樣把這個利字想辦 法把它割捨掉?或者說割捨很難,但至少把它的優先順序放得比較低一點,這個能做得到嗎 ?在您的人生的見解裡頭,或者在佛經的智慧裡面,有辦法來提供一些參考嗎?

  淨空法師:能,智慧開了,自然就轉變了。開智慧還是要學,最基本的如果能夠把《弟 子規》落實,這問題應該可以解決百分之八十,所以《弟子規》的教學很重要。《弟子規》從哪裡 做起?要從自己本身做起。我沒有做到,我教小孩,這不可能的,小孩不相信,你騙我。在學 校裡面,老師教學生,老師沒有做到,學生不會相信,這一點在目前困難就在這個地方;如果 我們以身作則就一點都不難。我們在湯池小鎮做的實驗成功,沒有別的,就是要求老師以身 作則,不是言教,是身教,這樣才能夠感動別人。

  主持人:這句話應該是個關鍵了,因為其實師父您剛剛這段談話,也跟現在親子教育 很多的核心觀念是不謀而合的。現在親子觀念教育裡面也告訴你說父母親要用身教,就是你 要親身去給孩子看到你希望他做的事情,你要自己做;你不希望他做的事情,你就不能做。其 實我想我們可以講一個小故事,就是說我們過去也常看到包括戲劇裡面,或者是小說裡面寫 這樣的題材,就是說一個孩子如果整天聽到父母親說你將來要孝順我,我對你很好,你要對 我好,可是他看到你對自己的爸爸或媽媽,對奶奶,對爺爺,對外公、外婆就非常兇、非常兇 的話,這孩子一定會價值錯亂,對不對?他會覺得說為什麼你對爺爺、奶奶就可以這麼兇,可 是我對你就應該要和顏悅色?所以我想師父這段談話,其實從這個例子也可以看出來,身教 之所以重要是孩子的感受力是很清楚的,他會從你的一言一行裡面去感覺到這是真誠的還是 假的,所以這個是很關鍵的。好,另外一個問題,剛才我們也請教師父,我想這邊再提出來一 次,就是時機的掌握,對不對?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甚至憲宏剛才也提到說父 母在不遠遊,這其實都牽扯到一個孝順時機的掌握,這個部分師父有什麼樣的開示嗎?

  淨空法師:時代在變,必須要能夠隨順時代的變化。父母在不遠遊,在古時候跟現在不 同,古時候那個社會父母需要照顧,而且他還有族群的照顧。當然這是親情,這是一分孝心。 可是現在這個社會跟從前不一樣,現在你就是環繞地球,你每天電話,有的電話還看到形象, 你沒有遠遊,是不是?你時時刻刻都在一起。這是從前做不到的,現在可以做到。以前去遠遊 ,父母擔心,提心弔膽,為什麼?走路艱難,時間長,他都是行路,都是騎馬、乘船,時間久確 實是怕路上遇到危險。現在交通工具發達,而且都很安全,時時刻刻保持聯繫,家裡人不會提 心弔膽,所以這個跟過去的環境不一樣了,我們要了解。

  孝順最重要的,不僅僅是養父母之身,這在中國人是不算孝順,要養父母的心,能夠 叫父母生活得很快樂,這才叫孝。最重要的是養父母之志,父母希望你能夠作聖人、作賢人, 能夠流芳千古,古時候志這個。現在做父母不行了,現在父母都希望你升官發財,這個觀念就 錯誤了。他的觀念錯誤了,我們隨順他的觀念不是盡孝,那是陷父母於不義。所以說是真正能 夠盡到孝道,你必須要回歸到自性、要回歸到性德。雖然生活艱苦一點,可是你確確實實是替 社會、替人類做了好事,這是父母雖然現在不曉得,將來他會知道。

  主持人:師父這段談話我覺得非常棒,因為替「孝道篇」等於在最後的時候抓到一個很 核心的觀念,把它做一個總結。也就是說如果我們重視親子關係要身教、要言教,身教、言教 裡面其實傳遞的是一個正確的價值觀,以我們現在的說法,用師父的說法也許就是一個道, 自然的道。也就是說它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加上自然的道理,人類本性的一種道理來看,它就 是一個關鍵,也就是說你要傳遞什麼價值觀給你的孩子,孩子自然會用這個價值觀回頭來對 照、對應他對父母的愛。如果像師父講的,如果整天叫小孩子就是要升官、要發財,這小孩子 回過頭來,他怎麼會不用升官發財的這種觀念回頭來看我跟你的關係?所以我覺得這個今天 對我個人來講,這個收穫是非常清楚的。最後一點點時間,師父來幫我們做個小結論,面對散 布在海內外所有收看我們這個頻道的,我想華人最多,但是也許還有一些外國的朋友,怎麼 樣子把孝道發揮到最極致,但是用最簡單的方法,從日常生活做起,師父給一點建議好嗎?

  淨空法師:這個最重要的、最關鍵的、最有效果的,就是把《弟子規》、《感應篇》、《十善 業道》從自己本身落實,完全在日常生活當中,工作裡面,處事待人接物做出來,我們就盡孝 了,我們對得起祖宗,我們也對得起兒女,也對得起老師,對得起天下人。

  主持人:而且《弟子規》並不難懂,對不對?我記得師父過去曾經一再說過,它的字數 也不長,道理也不深,但是它最難懂的地方是你要身體力行,這個最難。如果各位朋友真的覺 得身體力行也不容易的話,其實常常收看我們的頻道,你自然就知道什麼叫做身體力行了。

  今天非常的謝謝師父在一連串的課程裡面幫我們在孝道這部分,我覺得對我跟憲宏 來講我們的感觸是最深的。還是一句老話,我們是夾處在傳統跟未來二十一世紀的新世代中 間的人,我們太清楚孝這個觀念,從我們身上跟我們的父母親,還有我們下一代的差別。但不 管怎麼說,今天的收穫讓我們知道了孝要從生活做起,孝是所有文化、所有道德的最根本的 部分。再次的謝謝各位觀眾朋友,也謝謝憲宏,也謝謝師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