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大家好!請掀開《十善業道經》第十五面,經文第二行看起:

  莊嚴故,能生念慧,慚愧輕安。】

  這是說明將十善業道落實在六度的第五禪定波羅蜜,他所得到的殊勝功德利益。十善每一條,從不殺生、不偷盜一直到不貪、不瞋、不痴,與禪定相應。從上來我們讀過的經文,一定能夠體會到,像《華嚴經》上所說的,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隨拈一法,八萬四千法門一條都不漏,每一法裡都圓滿具足一切法,這是菩薩行。回過頭來再看看我們凡夫,法法好像全部都脫節了,沒有辦法像佛菩薩一樣,任何一法與一切法都密切緊緊的融合在一起。這是性德,自性本具,本來如此。

  六度裡面的禪定,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胸有主宰,決定不為外境所動,這個人修行功夫才會得力,才會有成就。古時候社會風氣淳樸,人心善良;換句話說,外界誘惑的機會比較少,現在末法時期人心不善,有意無意總想去影響別人。往往我們自己不謹慎,信心就動搖了,所以這是我們怎樣努力修行都不能夠成就。

  那要怎樣修行能夠快速保證成就?我想這是我們每一個同學都希求的一樁事,這一樁事情並不是妄想,「佛氏門中,有求必應」,確實能求得到的。諸佛如來大慈大悲,賜給我們淨宗法門,滿足我們這個希求,希望在一生當中快速的圓滿無上菩提。能不能得到?關鍵的因素就是三資糧:信、願、行。信願行裡面,尤其重要的是信心。我們今天有沒有建立信心?對阿彌陀佛相信,對淨宗經論相信,能不能成就?未必。為什麼?你的心不定,你的心還會被社會一切人事物影響,你就不能成就,這是我們菩提道上最嚴重的一個障礙、魔障。讓你喪失信心,信心喪失了,願力就脆弱了,所以常常改修其他法門,常常要去跑其他的道場,這叫亂修雜進,怎麼會成就?

  我們看看世出世間有成就的人,你只要仔細去觀察,他為什麼能成就?信心。他的信心愈堅定、信心愈不動搖,愈不受外界的影響,這個人成就愈大,決定與信心成正比例。我們要學佛,佛是世出世間第一等大師,你沒有超過一切人的信心,你怎麼會成就?這個事情難!太難太難了,非常不容易建立,於是障礙我們念佛,障礙我們往生,障礙我們修福,連世間小小的福報都被它障礙住。

  我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來說,救濟一切苦難眾生,這是福報、好事,救濟的財物會不會被中間人,這一般講的被他們拿去了,真正災民得不到,有沒有這個情形?有。於是看到這個情形,我們救災的事情不做了。學佛的人心裡想,我拿財物去救災,被這些中間人剝削了,那豈不是我提供機會叫他們去造作惡業嗎?於是愈想愈不敢發心,連修福的機會斷掉了。這種人自以為聰明,自以為做的是正確的,而佛在經典上怎麼教我們的?跟他的想法不一樣。《楞嚴經》上講:「發意圓成,圓滿功德。」不要說是你拿財物去救濟別人,你動了這個念頭,你的功德就圓滿了,你是真心,你是誠意。各人有各人的因果,各人有各人的福德因緣,決不可以因噎廢食,這是大錯特錯。世間法,尤其生活在這個時代,聖賢人的教誨完全沒有了,眾生作惡非常普遍,不能因為眾生作惡,我們就不行善,我們就不幫助人,那麼我們將來的前途很可怖,不是往上升,是往下墜落。我修我的福,他造他的業,各人有各人的果報。

  譬如早年我們在台北放生,曾經有一次我們邀請道安法師一道,他老人家很歡喜,帶領著我們一塊去,我們在上游放生,下游那邊人在打魚,有同修看到了,向老和尚報告,怎麼辦?老和尚說照放,我們放生是修我們的福,他打魚是他造的業,我並不是這裡放了故意給他打,不是。我們放生的時候,預先也沒有想到他在那裡打魚。各人造各人的業,各人受各人的報,這就對了。不能看到這個河裡頭、這個湖裡頭有人打魚,在這裡不能放生,把我們一點善念、善行全部都送掉了。這是我們做事沒有定力,會受外界環境影響。

  有定力的人,你看看前面佛講的那一句話,那是總綱領:「菩薩晝夜常念善法、思惟善法、觀察善法」,這是總說、總綱領。你相不相信?如果抓住總綱領,世間有沒有惡?沒有。諸佛菩薩只看到善的一面,沒有把眾生惡放在自己心上,純善無惡。我們沒有辦法修,我們念念還有:這個人造業、那個人不如法。「不容毫分不善間雜」,我們夾雜太多太多的不善。自己的不善不知道,這叫無明、無明煩惱。把外面所有的不善,統統蒐集起來放在自己心裡,於是我們的善念少,不善念多。不善念是大幅度超過了善念,我們怎麼能成就?怎麼能夠生念慧?念慧就是五根五力,信、進、念、定、慧。

  『慚愧』是兩個善心所,慚是我們中國人常講的良心,王陽明講的良知;愧是對外面大眾。慚是對得起自己良心,愧是對得起社會大眾,這是善心所。『輕安』是自在,身心放下煩惱的重擔,你在日常生活當中,無論是對人對事對物,自在快樂,充滿智慧,這是過佛菩薩的生活,決定不為外面環境所動搖。

  現在有些同修想在中國大陸做一點好事,心很好,可是誰幫你去做?自己又沒有時間,也不能進去,尤其是到邊遠落後貧困的地區。居士林李木源居士發慈悲心,他去。我們在今年五月,新加坡九大宗教訪問中國,我們到四川重慶、成都這一邊,接近貧困的地區,我們發心替這個地區建一百間小學,這是好事情。那一邊建一個小學,偏遠農村的地區,只需要人民幣十幾萬,生活真是很苦。這一次李居士來告訴我,學生沒有鞋子穿,都是打赤腳。老師一個月的待遇只有人民幣七十塊,你就想到他們的生活艱難。一家人只有一床被子。李木源去參觀,流眼淚,他說他是很不容易流眼淚,到那個地方沒有法子。李居士去做。可是有些人說李木源靠得住靠不住?我們錢給他,他會不會自己裝到荷包裡去?尤其是彌陀村講了這麼久,收了這麼多錢,好像連消息都沒有,大家對於居士林做這些善事信心逐漸在衰退。這個年頭,讚歎別人做好事情的人不多,障礙別人做好事的人很多。很多人來跟我講,我說那好,李木源靠得住靠不住?你靠得住嗎?你還不如他!那我對他還是有信心。這麼多錢給你,恐怕你比李木源變得更快,所謂是見錢眼開。

  這一次李居士在那邊拍了些照片拿來給我看,落實了五個小學、兩個中學。所以我們接受貧困地區的申請,我們接受到了之後,一定要到那邊實際去看,所以李居士要去看,看確實是個事實,我們錢就送給他。內地相當艱難。送去之後,他們建造,建造一半的時候,李木源還要去看一次,落成的時候再去看一次,這都是盡義務。往返到中國這些旅費是自己拿的,不是從這個錢裡頭扣出來的。李木源做不放心,你去做別人放心嗎?所以決定不能夠因外面這些閒言閒語,我們的信心就動搖,甚至於信心就喪失,這是毫無定力。就是修世間小善都不能成就,何況學佛?

  由此可知,佛法的成就要有堅定的信心,毫不動搖,對一切人都有信心,你造惡業,我對你還是有信心。我付託你這些財物,讓你去救濟這些窮苦的人,你全部把它吞沒了,我對你還有信心。這怎麼說?因果不會錯的,你現前把這些財物吞沒,將來你還是要還眾生的,一飲一啄都逃不掉。欠命的要還命,欠錢的要還錢,因果通三世。你要是明白這個道理,你的信心就圓滿、就具足了。你騙我的,我也給你,為什麼?來生會還;這一生不還,來生會還。來生不還,後生遇到了還是要還,絕對不吃虧。所以懂得這個大道理,對於一切人信心具足,再也不會有絲毫的懷疑,全心全力去修善、去行善,成就自己圓滿的善心、圓滿的善行。真的像佛所說的「令此善法念念圓滿」,善法之不能成就都是沒有定力,所以「疑」是菩薩大煩惱,貪瞋痴慢下面就是疑。

  這個「疑」,特別是對善知識,對善知識要是一有疑心,道業全部毀掉了,這個損害是最重的。我往年親近李炳南老居士、親近章嘉大師,無論什麼人在我面前對老師的批評,我什麼態度?我立刻就退席、就離開,我不聽,我也不會跟他反駁,我決定保持對老師的信心,遵守老師的教法,這才會有成就。批評的人不一定是很公道的,有很多造謠生事,有許多無根謠言,我們沒有智慧不能辨別,避開就好了,決定不與爭論。我們還有一點智慧,想想老師所說的、所教的是正確的,決定不是邪道,依教奉行,一定得好處。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講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