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同學,大家好!古時候國家有災難,地方上有凶災,國王與地方的官員都知道用佛法來教化眾生,上下都能夠依教奉行,蒙佛的感化消除災難,我們在歷史上看到很多的例子。到底有沒有效果?史實可以給我們做證明。為什麼會有效果?這個道理很深很深。佛教大乘經典裡面講得很清楚,儒家跟其他宗教也有講,但是沒有佛法講得清楚,這是佛法典籍豐富。

  佛告訴我們,虛空法界諸佛剎土一切眾生,是同一個因生的;這個因,就是佛法講的心性,同一個心性生的。就像我們人的身體一樣,它是一個身體;這個身體許許多多的細胞,我們現在知道細胞並不是最小的,細胞是由原子、電子組合的,近代科學家告訴我們,原子、電子也不是最小的,還有比電子更小的,億萬分之一的,稱為「夸克」;我們世界所有一切眾生就像最小的物質一樣,不知道整個身體是自己,執著那個小粒子以為是自己。他什麼時候知道整個身體是自己,然後就曉得,任何一個粒子都能影響全身。就像我們身體一樣,任何一個細胞、任何部位,你用針扎一下子,全身感覺到疼痛,我們懂這個道理。

  所以佛教導我們,當有災難的時候,一定要反省、要改過、要自新,這樣就能夠化解災難。所以它有很深的道理在。佛陀的教育,確確實實是世出世間究竟圓滿至善的智慧教育,世出世間所有問題都能幫助我們解決。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遇到一些不祥的災變,我們常常聽到的水災、旱災、地震、風災,這一些確確實實都是我們有情眾生所做不善業感召的。如果要是說這些自然災害與我們思想行為不相關,這是錯誤的,這個觀念錯誤。

  過去的人,在中國過去兩千年當中,帝王的時代,可以說很少帝王是沒有接受過佛法的,幾乎是沒有。佛法從漢朝時候傳到中國,我們知道是後漢明帝永平十年傳到中國來的,公元六十七年。傳到中國來之後,中國士大夫階級,現在講的是知識分子,古時候講士大夫階級,現在就是講的知識分子,無論他相不相信,沒有不讀佛書的,多多少少都讀,影響很深。年輕,血氣方剛、成見很深,不能接受,晚年的時候,很多都接受了。最具代表的人物,韓愈。韓愈在年輕的時候排斥佛法,晚年的時候皈依大顛和尚,認真學佛,知道過去見解思想錯誤了。所以從前讀書人有個好處,他知道自己過失,他能懺悔、他能改過,這是很難得的。現在有一些人非常頑固,雖然知道錯了,錯了也不承認,也不肯改,這個果報就很悽慘。我們不能不懂這些道理,不能不細細觀察過去現在這些事實,從這個地方建立信心。

  佛法是從日常點點滴滴生活教育,一直到你徹底明瞭虛空法界真相,所以它是一個圓滿的教學,我們應當理解,遇到是大幸。許多政治家,對於宗教產生懷疑,這是他認識不夠。為什麼中國古代幾千年來改朝換代,每一個帝王都尊崇佛教?原因是他了解、他認識佛、菩薩、自身以及他教化的所有眾生。對國家來說,《梵網經》裡面有兩條。第一條,「不作國賊」,這是佛法決定不許可的,這個國主歡迎,對國家有大利益了。第二,「不謗國主」,國家領導人縱然有過失,不可以毀謗。為什麼?他是全國人信賴的中心,如果對於國家領導人毀謗,引起全國人的猜疑,這個國家就危險了。所以可以規勸,不可以毀謗。我們想,這是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民族領導人所歡迎的。

  儒家教人,譬如世間報仇,「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這個大仇一定要報;可是你殺父之仇這個仇人,現在他是政府的官員,你就不能報。為什麼?他為人民服務,你要是把他殺掉,報了仇,他服務得很好,做得很好,你讓許許多多百姓沒福了,你這個罪過重了。什麼時候報仇?等他退休了再報。很有道理。他沒有退休,他現在所做為人民、為社會、為公益事情在獻身,這個不能報,殺父之仇都不可以報。我們想想,聖人教人真的是合情、合理、合法。

  《瓔珞經》裡面也有兩條。佛教導我們第一條,「不漏國稅」。現在多少人想盡方法逃稅,這是佛法不許可的。佛弟子不盡義務納稅,這錯了,犯戒了。納稅,是人民應盡的義務。國家靠稅收,以這個收入來建設國家。政府國庫空虛,沒有錢從事許多建設的事業,人民就沒福了。所以納稅是什麼?納稅是造福社會、造福人群,這是慈善事業裡面第一個,我們應盡的義務。第二條,「不犯國制」,國制是國家法律,一定要守法。

  你們想想這四條戒,政治領袖如果讀佛經,知道這四條戒,他一定歡迎,他一定主動來推行佛陀教育。許多人問:什麼是正法?什麼是邪法?這四條戒就是界訂邪正的標準。不知道愛國家、愛民族,傾向外國,欺負自己的國家,這是國賊,這個不是佛法。毀謗國家領導人,批判國家的行政,分離人民的感情,挑撥族群的糾紛,這不是佛弟子,佛從來沒有這樣教學過的。

  逃稅,全世界,中國、外國。外國人從前老實。方東美先生那個時候,我跟他學習的時候,這是在四十多年前。他曾經告訴我,五十年前,那個時候講五十年前,現在再加上四十年,九十年前,他說那個時候的美國人很可愛,美國人有正義感。現在美國人被東方人同化了,東方人逃稅種種聰明技巧,美國人學會了。文化交流,我們把他們的壞東西學會了,他們把我們壞東西也學會了。好的不學,專學壞的。也學著逃稅,也學著貪污了。一味講求利害,講求自私自利,道義沒有了。鑽法律漏洞,這就是犯法。佛教導我們的,「不作國賊」、「不謗國主」、「不漏國稅」、「不犯國制」,這都是佛教化一切眾生如何愛護國家。你這四條做到了才叫愛國;你這四條做不到,愛國是假的不是真的。佛陀字字句句教導我們,含義都深遠無盡。

  《大集經》裡還告訴我們,他說世間要是沒有佛,這也是假設的話,而實際上也是真的,釋迦牟尼佛的法運一萬二千年,一萬二千年過去了,世間沒有佛了,賢劫第五尊佛是彌勒菩薩示現成佛。這個時間很長,《彌勒下生經》上告訴我們,他什麼時候再來?五十六億萬年之後。換句話說,五十六億萬年,釋迦牟尼佛法運過去之後,有這麼長的時間這個世間沒有佛,要等彌勒佛下生講經說法,這個時候佛法才出現。所以佛在經上常講:「人身難得,佛法難聞。」真不容易!我們恰恰好能夠生在這一萬二千年當中,你才遇到佛法。沒有佛法的時候,佛說了,「善事父母即是事佛」。於是我們就曉得,佛法在這個世間消滅之後,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把度化眾生的事情交給地藏菩薩。觀音菩薩他不交,文殊、普賢這些大菩薩他都不付託,單單付託地藏菩薩。是什麼意思?地藏菩薩代表孝親尊師,世間沒有佛法的時候,你懂得孝親尊師,就是跟事奉佛陀沒有兩樣。這是個表法的義趣,我們都要懂。

  佛陀的教誨,始於事親。淨業三福第一句話,「孝養父母,奉事師長」,佛教人從這裡開始,也是到這裡圓滿。千經萬論,長劫修行,到最後就是這兩樁事情圓滿,圓滿就成佛了。你把孝親尊師的道理搞清楚了,圓圓滿滿落實在你生活當中,落實在你處事待人之處,你就叫成佛了。由此可知,千經萬論、四十九年的說法,說什麼?無非是說孝道跟師道的大道理,孝道與師道的落實,佛就說這個。

  說到究竟處,佛指示我們,虛空法界一切眾生皆是我們的父母、皆是我們的老師。這個話初學的人很難體會,愈深入你就愈發現佛這兩句話有道理。到什麼時候你能夠肯定接受?覺悟。大乘圓教初住菩薩接受了,完全沒有疑惑了,認真奉行。從初住到等覺,這個菩薩位次四十一個階級,他修什麼?無非是落實這個理念而已。十法界裡面的人,只能說是聽佛有這個說法,縱然不反對,沒有法子證實。為什麼?妄想分別執著放不下。還是有分別,還是有執著,所以只能是聽說而已,「聽佛有這個說法,是不是事實,我還不敢肯定」,這是我們凡夫,因為對佛尊重,不敢反駁。不是佛教徒,對佛沒有這個尊重心,就提出批判了。佛說的是真話,要用智慧、要用實踐去證實。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講到此地。